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武俠仙俠 » 玄渾道章 » 第239章 奪法

  • 玄渾道章 - 第239章 奪法字體大小: A+
     
        烏子午自洞窟之中出來后,他沒有再去理會靈妙玄境之內其他人,而是縱光飛馳,直接出了靈妙玄境,到了外間之后,就毫不停留往天穹之中遁走。

        海島天機院工坊內,烏制院睜開了眼睛,方才那場斗戰因為他怕自己被波及,所以沒有去看,不知具體如何,不過看到烏子午安然無恙,這一戰應當是其人贏了,只是他還不敢完全確定。

        他轉向魏護衛問道:“魏護衛,你是斗戰方面的行家,卻要請教,方才那一戰,你可曾看清楚了么?”

        魏護衛尋思了一下,篤定道:“應該是那復體贏了,不然那真修絕無可能放了他出來。”

        此刻他心中也是覺得有些不可思議,沒想到這一戰復體還當真是贏了,說實話方才那戰斗他也未曾看明白,只是見到光芒一閃,雙方便已是各自分開,那道人到底是生是死,他也并不清楚。

        不過只要贏了便好。

        他道:“方才那名道人,應該就是那內應所說的靈妙玄境之中最強的一位修道人了吧?”

        烏制院點頭道:“應該是了。”

        魏護衛道:“這么說,勝了此人,靈妙玄境已是無有對手了。那么烏制院,那你們下來準備怎么做呢?”

        烏制院沒有立刻回答他,過了好一會兒,他才用刻意壓抑的語氣緩緩說道:“我們借助靈妙玄境的真修之手,已經完成了復體的補全,現在他的斗戰能力應該已經達到了我們的預期了。

        下來便是那第二步了,也就是整個計劃之中最為關鍵的一步了。”

        魏護衛道:“這么看來,你們是想要對付什么人么?你們這般慎重,莫非對方比方才那些真修還難對付么?”

        烏制院忽然笑了一笑。

        魏護衛不難看出,此時這位的神情之中充滿了亢奮,好像什么期待已久的東西就要實現了一般。

        烏制院伸手對著那光幕一指,道:“魏護衛,你能分辨出他去的是什么方向么?

        “方向?”

        魏護衛轉頭看去,口中道:“他這是往東南方向去,往前面去應是光州,光州是洲治所在,衛軍云集,還有大青榕護持,你們想來不會把目標選在那里的,嗯,那么下來是望州?還是觀州?

        這兩州除了商貿繁盛一些,并無有什么特別之處,那么再往西南……”

        他說到這里,忽然語聲一頓,烏子巳若是維持此刻遁光不變,那么其勢所指之地,極可能就是巨州了!

        巨州安壽郡,青陽玄府所在!

        在意識到這一點之后,他猛然望向烏制院,驚疑不定道:“青陽玄府?你們要去青陽玄府?你們想干什么?想干什么?”

        要說之前天機院針對靈妙玄境還好說,左右不涉及洲內局勢,死的修道人也不多,還不至于驚動玄廷,洲內也可以設法遮擋過去,牽連不了太多。

        可青陽玄府是什么地方?

        那是玄廷設在青陽上洲的駐府,是居于一洲禮制最高位的所在!

        要是這里出了什么問題,玄廷又豈會不追究?

        想到這等后果,他神色數變,這一瞬間,他心中想到了很多,甚至想到了天機院是不是準備想要謀奪整個青陽上洲?可要真是這樣,自己該跟著走么?

        這一刻,他不禁有些慌亂。

        魏護衛身邊的那名男師匠笑了笑,道:“魏護衛,放心吧,我們沒瘋,我們知道自己的份量,并也沒打算對青陽玄府如何,只是這計劃的第二步,正好需通過玄府罷了。”

        魏護衛看了看他,低聲道:“計劃到底是什么?”

        那男師匠再次笑了笑,道:“現在告訴魏護衛也是無妨了,魏護衛當是知曉前幾日竺玄首為了應付一位大敵,已然離開了我青陽上洲,而這位走后,現在青陽玄府的玄首乃是竺玄首原來的弟子惲塵。

        這位惲玄首的實力自然是大大不如竺玄首的,所以竺玄首為了補足他這個缺陷,必會將青陽玄府的至寶青陽輪交予他守持。

        現在竺玄首為了與強敵交戰,將這件至寶帶在了身上,可是在戰后,竺玄首就會將此寶還了回來,由惲玄首接手。

        而這一段時間,就是一個空隙。”

        魏護衛悚然一驚,道:“這么說,你們的目標是青陽輪?”

        男師匠笑道:“是,也不是。”

        魏護衛看了看他,道:“怎么說?”

        男師匠這時一轉頭,目光望向一處玉璧臺案,他走了過去,伸手一按,玉臺上方頓時透出一道明光,過了一會兒,一個青色的光輪的影子顯現出來。

        他倒退了兩步,凝視著說道:“這青陽輪中隱藏著一門極為上乘的法門,指向了道途的更高境界,這也便是竺玄首那等境界了,若是我們能將這法寶奪來,我們的造物修士再照著這法門修持,那就能沖至更上一層境關!”

        烏制院這時也是拄著拐杖來至那光影之前,接口道:“一旦我們的造物修士突破境界,到時候我們就會向玄廷提出,由造物修士來代替惲塵鎮守青陽洲,而這等的境界修士,每一個都有翻覆洲陸的手段,即便玄廷也不會輕忽。”

        男師匠道:“到時候上面自有大能會替我們申言配合,所以玄廷會極可能會同意此請,那么造物修士就能由此鎮守在青陽上洲了!”

        烏制院此時神情之中滿是狂熱,道:“而自此之后,我們就可以利用青陽上洲的人力物力,造出更多的造物修士,若是接下來我們能為玉京和洲提供更多更強的戰力,那么我們或許就能以造物修士替代玄修一脈,一如數百年前玄修替代真修一般!”

        魏護衛聽得心驚不已,他沒想到這背后居然是這么大一個計劃,可是旋即又感覺到不對,他道:“我雖不懂真法、玄法,可也是明白,真法與玄法是完全不同的路數,造物修士是玄法修士,你們就算將青陽輪拿到手,那里面的真法又如何為他所用?”

        男師匠看了眼那青陽輪的光影,笑道:“誰說青陽輪中是藏得是真法了?”

        魏護衛疑道:“難道不是么?”

        男師匠道:“惲玄首的功行,要想短時間往上層的境界去,按正常路數走,或許要數百上千年方能有所成就,想要在較為短的時間的突破,那么唯有一法,那就是轉修玄法,向大道渾章求取,借助大混沌之力突破境關,”他頓了下,“而在那青陽輪里面,就蘊藏有這么一門法訣!”

        魏護衛對玄、真兩法的了解也是泛泛,到了這個時候,他已經聽不太懂了,只大致能理解這是個什么意思。

        他不由望了那男師匠一眼,他對這位也不怎么了解,只是臨行之時方諭中讓其與另一名女師匠一同跟來,現在看起來,這位也絕不止師匠身份這么簡單。

        烏制院神情興奮,在那里繼續道:“所以我們的造物修士也可以走此路數,因為他修的是玄法,反而更是容易,只要能拿到青陽輪,那么這一切也就水到渠成了。”

        魏護衛想了想,仍是覺得有個地方不妥,沉聲道:“竺玄首可是還在,那一戰也未必會輸了,造物修士若是過去奪了青陽輪,又侵占了他弟子的機緣,難道竺玄首會善罷甘休么?”

        烏制院手中拐杖輕輕點了點,道:“我們也的確有此憂慮,不過雖然不知道竺玄首是如何想的,可是竺玄首自有上面那位大人物來應對,這就無需我們來多想了。”

        男師匠意味深長道:“魏護衛,這些事若不是上面的授意和安排,你們以為我們我們能做到么?”

        魏護衛卻是看向兩人,道:“可你們是不是還漏了一個人,如今玄府之中還有一位張玄正,這位可不是那么容易對付的。”

        烏制院露出無比慎重神色,道:“這位的確很厲害,我們也考慮到了這位的威脅,不過現在這位正被那些造物人替身的事拖住,暫時還顧不到其他。”

        他頓了下,“可能是我們那位盟友的手筆,現在這位玄正可不在洲內,而是去了洲域之外,這段時間,也正是我們的機會。”

        他看著那光幕之中那急速飛馳的遁光,道:“現在我們只需在此靜候結果便是了。”

        同一時刻,當州一處普通宅邸之內,中年文士坐在席上,他的手中是方才底下人送來的傳報,上面言稱靈妙玄境遇襲,多名修士被殺,說是什么疑似奉玄府之命所為。

        他搖了搖頭。

        玄府玄修哪有可能去進攻靈妙玄境?現在惲塵方才成為玄首,位置還未坐穩,張御更是忙著徹查洲內不在錄冊上的造物人,又哪里會有閑心來理會一群避世的真修?

        況且以張御的本事,真要對付這些人,逐個過去約斗也就是了,還能讓人無話可說,又何必去憑空制造殺戮?

        所以這分明就是那些人開始動手了,只是他沒想到此輩手段如此激烈,讓他心中十分不喜。

        不過他此回到來只是負責觀察和記錄洲中的諸般事宜,并沒有處置和插手青陽上洲事務之權,所以也只能坐視不動。

        他嘆道:“此輩行事,激進偏狹,若是青陽上洲真被這一群人所掌執,還不知道會如何模樣。”

        就在這時,有一名役從匆匆進來,將新的一封書報呈遞上來。

        中年文士接來看過后,不由一皺眉,他隱隱想到了什么,神情變得凝重起來,道:“他們……這是要做什么?

        ……

        ……

        
    高速文字手打 玄渾道章章節列表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