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武俠仙俠 » 玄渾道章 » 第165章 前線

  • 玄渾道章 - 第165章 前線字體大小: A+
     

    最新網址:    張御正在內室之中調息氣息,聽到了外面動靜之后,他雙目睜開,眸中銳利光芒一閃而逝,他伸手一拿,蟬鳴劍已是飛入了手中,而他站了起來,持劍走到了大堂之上。

        萬明此刻正等候在外面,見他出來,拱手一揖,道:“玄正,軍府的大軍已然出發了,我們什時候動身?”

        張御看向外間,大堂四面的通透琉璃壁有著無比開闊的視界,讓他一眼就看到了外面成千上萬飛騰遠走的飛舟。

        在白晝明亮的光芒下,銀色的飛舟舟身俱是反映著明光,遠去的同時在天穹劃出一道道奪目的光束,這場景可謂異常之壯闊。

        他目注了一會兒,便往大堂外走去,而所有參與此次征伐的修士早已是等在了外面。

        他看了一眼眾人,道:“可以出發了。”

        眾修齊聲應是,拱手一禮后,便各自往事先準備好的飛舟行去。

        去往前線的路上因是與大軍同行,且這次乃是正攻,非是突襲,自然無需再憑空飛遁,這樣也可節省一些心力。

        張御下了大臺,來至駐地的泊舟天臺之前,這里停駐一艘梭形大舟,舟身長約二十五丈左右,比一般飛舟大了許多,外殼為玄赤二色,看去非常醒目,腹部則是繪著清晰的玄渾蟬翼紋。

        時悅言道:“玄正,這是軍府特意為玄正準備座駕,這座飛舟外殼堅實,且前后四周皆有艙門出入。”

        張御一點頭,沿著上方垂落下來的流水般的梯階走入了飛舟內部,并來在主艙之內坐定下來。

        待得進入飛舟的修士都是在艙室之后,他便覺飛舟一震,緩緩上升,視線也是漸漸移高,方臺駐地在視界中逐漸縮小。

        大舟到了半空之中后,舟身上流轉出一圈圈流光,而后轟然一聲,便撞開稀疏的云霧,向著遠處那一線地平飛馳而去。

        而大舟的后方,玄府修士所乘坐的一眾飛舟也是跟了上來,并很快匯入到了前往霜洲的飛舟洪流之中。

        行在半途之上,那些隨舟弟子開始不斷與周圍的飛舟往來傳訊,以確認彼此訊光交流沒有問題。

        芒光傳訊之術雖然較為復雜,可是對修士來說卻是一點也不難,一些弟子只是學了幾天就掌握了平常人用數月時間乃至一年時間才能熟練操作的技巧。

        艦隊總體行進并不快,外圍還有大量巡游飛舟,以確保不出意外,大約五天之后,一條如海潮浪沫一樣白線出現在了前方。

        張御認為那是白色矮山所在,過去此間之后,差不多再有兩三千里,那就是密州所在了。

        而此刻在矮山之后,卻是分布一座座的軍壘,看起來很是稀疏,所占據的范圍也并不大,可實際上這只是軍壘地上部分,還有更大的空間是在地底修筑的。這是為了防備霜洲那邊的玄兵轟爆。

        艦隊將在此休整幾日,等待后軍到來,并在此期間做好最后的部署,待正式發動進攻,那是要到初十之后了。

        就在這個時候,遠遠見到一艘飛舟從軍壘打開的金屬頂門之中飛出,并往他們這里飛馳過來,同時傳遞出一陣陣的芒光。

        張御看了一眼,這時出聲道:“那是什么人?”

        負責收訊的弟子言道:“玄正,那是前面來接應我們的飛舟。”

        張御目注片刻,道:“加快速度上去。”

        駕馭飛舟的修士不知這么做的原因,可既然是玄正的吩咐,他自然是不折不扣的執行。

        隨后便見他的座駕驟然一快,后面的玄修舟隊也自然是跟了上來。

        很快,數十艘飛舟從整個大艦隊的前部突出,并向著前方迎去。

        這等異狀自然引起了軍方這邊的注意,消息很快就報到了位于主舟之內的曹度這里,他道:“告訴全隊,不許妄動。”同時他叫來了一名參軍過來,問道:“過來的那駕飛舟有沒有問題?”

        那參軍道:“我們已經反復確認過了,訊光是正確的,舟上前來接應的人都是干凈出身,而且我們的人也在那里面。”

        此刻那艘前來接應的飛舟之中,一名披甲軍士和數名軍卒正站在那里,其中一人看著對面過來的飛舟,很是奇怪道:“主座,那好像不是軍府的飛舟?”

        雖然對面的大舟與軍府飛舟的式樣差不多,可是舟身卻是大了一圈,而且沒有可辨認的徽號。

        那軍士言道:“既然是大艦隊里過來的,那也應該是自己人,我們迎上去。”

        而幾人不曾察覺,那看起來空蕩蕩的艙室之內,此刻正站著十余人,只是他們的身形處于隱沒的狀態之中,雖然時不時有士卒和役從從他們身邊走過,可卻沒有一人能發現他們的存在。

        此時他們之中的一人用靈性傳聲對為首男子道:“隊長,看起來有些不對勁。”

        那隊長沉聲道:“或許我們已經被發現了。”

        那人一驚,道:“那怎么辦,我們撤退么?”

        那隊長冷聲道:“既然到了這里,就別想著再走了,況且對面那么多飛舟,我們也不可能當著他們的面撤走,諸位,別忘了我們的使命,既然無法襲擊曹度的中軍,那么我們就只能拿面前的人動手了。”

        眾人對視了幾眼,齊齊道了一聲是。

        他們每一人身上都是準備好了玄兵,本來在與艦隊前鋒接觸的時候看準時機以最快速度突入大艦隊之內,而后轟爆掉青陽方面的一部分中軍,若是能傷到曹度那是最好。

        當然,這種可能性很低。

        其實就算毀掉了一部分飛舟,那也改變不了什么,他們只是想用這種方來損傷對面的士氣,并告訴青陽軍府,霜洲并不是他們可以輕易拿捏的。

        這時這艘接應飛舟又收到了一個傳訊,一名軍卒對著軍士說道:“主座,對面要我們停下來。”

        那名軍士本是想讓飛舟停下,可是不知道為什么,好像有一股意識侵入到了腦海之中,口中說出的話就變成了:“除非有正式軍令,我們只遵照之前的命令行事,給我加快速度迎上去!”

        眾軍卒隱隱感覺到了不對,但在飛舟之上,舟長的命令無疑最大,而且不知為什么,他們此刻不到提不起任何反對的念頭,甚至還有一絲絲的期待。

        此刻若有人站在他們的面前,當可以發現,他們的眼眸已然變成了一片赤紅之色。

        而張御這一邊,舟上傳訊弟子見到那接應飛舟根本不為所動,不僅連回訊都沒有,甚至還在往前加速,道:“玄正,他們不肯停下。”

        張御凝視著前方,方才他在后面的時候就察覺到一陣警兆,雖然并不是很強烈,可也足以讓他作出判斷了,現在對面做出了這個反應,那絕然是有問題的,他道:“讓后面的人散開,你們也一起走。”

        他命令這一下,所有修士都是毫不猶豫扔下手中的東西,開始往外撤走。

        待得眾人都是離開,張御往前一步,就從那位于正前方的艙門之中走了出來。

        那隊長一直后面釋放意念,催迫駕馭飛舟人,試圖盡量接近大艦隊,然而在看到張御的身影從飛舟之中浮現出來,立刻感覺不妙,知道已是不可能再等下去了,于是高喝一聲道:“就是現在!”

        只是還未等他和他的同伴做出什么動作,忽然有一道明耀無比的光芒在對面升起,隨后照入了他們所有人的心神之中。

        這一剎那間,他們的意識思維頓被消殺干凈,腦海之中剩下了一片空白,已是無法做出任何事情。

        然而這并不能阻止他們的破壞。

        因為他們來此之前就已經做好了安排,所有人的意識感應都已經是和玄兵牽連到了一起,一旦出現異動,或者遭受到外來的攻擊,那么玄兵立刻就會爆裂。

        所以他這里方才意識一失,玄兵立刻就被引動了。

        一團極度耀眼閃光在天穹之中爆開,霎時將整個荒原都是籠罩了在一片白茫茫的耀光之中,而隨著天塌般的響聲傳出,一股煙塵云直沖高空,再往四方翻滾而去,天地一下黯淡了下來。

        一共十二玄兵同時爆開,其所產生強烈的沖擊氣浪讓整個大艦隊都是往后退去。

        張御的那艘座駕由于位于最前方,于剎那間就被爆散成了無數碎片,在隨后過來的沖擊之中卷帶了出去,連半點殘渣都不曾剩下。

        曹度不覺瞇起了眼睛,即便有著艙壁的隔阻,他仍是覺得那光芒異常刺眼。

        從副的聲音略帶一絲急促道:“將軍,玄府的張玄正似乎方才就在那里。”

        曹度沒有說話,只是盯著前方,可是那里現在只有一片遮蔽視線的塵埃云團。

        在過了似乎很長一段時間后,便見一點亮光閃起,看去好似是存在于烏云之中的雷霆電光,而后便見一個渾身閃耀著玉色光芒的人影撞破煙塵,自里飄飛出來。

        曹度本來嚴肅的表情不由得放松了一些,道:“讓人去下方駐地察看一下。”

        張御一路回到了大艦隊之中,萬明道人則是遁空過來,對他拱手一揖,隨后側身一讓,道:“玄正,可上我的飛舟。”

        張御撇了一眼那飛舟,便就轉回目光,道:“不必了,告知諸人,要他們小心戒備。”

        ……

        ……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