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武俠仙俠 » 玄渾道章 » 第158章 前夕

  • 玄渾道章 - 第158章 前夕字體大小: A+
     

    最新網址:    張御回到駐地中時,得知這次前往突襲霜洲的人也是回來了,他便拿起呈報看了一下,見軍府為此次行功一共是出動了三百來艘斗戰飛舟。

        這一次曹度本是準備采取他上次所做的辦法,亦即是在霜洲附近先備好玄兵,而后再進行近程突襲。

        只是后來通過試探和觀察,發現此法已是很難再用了。

        霜洲吃過一次大虧后,也是很快推斷出了上回眾修所用的方式,所以不惜人力在數千里外放出了巡邏隊和安排了更多的造物,并且在州內又重新修筑了大量的堡壘和護壁。

        在這樣的布置下,任何突襲都有可能會變成強攻。

        曹度有鑒于此,做了一個決定,就是將飛舟的駕馭者全部換成無有心智的造物人,而后在萬里之外就開始發動快速突襲。

        三百多艘飛舟,最后只有不到一百艘沖到了密州境內,其余不是半途之中自行爆裂就是被提前擊落了,而這些飛舟最后全部帶著玄兵轟落在了霜洲之中。

        不過曹度從一開始就沒有讓他們回來的打算,并且他認為這個損失是可以接受的。

        霜洲遭受這樣的進攻后,勢必會對其正在進行修筑各種工事造成影響,并且還要拿出更多的人力物力來防備下一次突襲。

        而青陽兩府在迫退泰博神怪后,各方面的物資可謂充沛,也有這個底氣來和霜洲拼消耗。

        此次突襲修士一方也是出了大力,正是由于他們的維護和指引,才使得艦隊避免了更多損失,所攻擊的目標也十分準確,曹度為此還送來了不少謝禮。

        不過這一次,一直在前方負責窺探霜洲虛實的曹方定也是跟著一起回來了,此刻正等候在駐地之中。

        張御知道他定然是有事,不然不至于這個時候回轉,于是在看完報書之后,就立刻命人去請他過來。

        曹方定很快到來,在與他見禮之后,道:“玄正先前讓曹某留意霜洲制院等地,由于霜洲一直防備嚴密,我始終沒能找到,但這一次突襲霜洲,我卻是趁亂找尋到了幾處可疑之地。”

        說話之間,他拿出一塊玉板,對著前方的大壁一照,他所勾勒的地圖就立刻在上面顯現出來,上面有幾分部分用了赤筆描圈了出來。

        張御走到前方,仔細看了下,又把目光往旁處一掃,指著道:“這里有一處并不在州內?”

        曹方定道:“是的,曹某也試著去那里探過,但是內部埋藏較深,且有層層護御,觀想圖也難以深入,故是那邊就算不是制院,也是極為重要的地界。”

        張御點了點頭,道:“曹道友辛苦了,你帶回來的這幾個消息十分有用。”

        有了這些目標,下來在攻打霜洲之時,他就可以直接找上這幾處地界,而不必再去四處搜尋了。

        他又道:“軍府發動攻勢,大約也就在五六月份左右,距離那時也沒有多久了,下來恐還要勞煩曹道友一段時日。”

        曹方定拱手道:“此當效命。”

        張御在曹方定退下去之后,便入了內室定坐,呼吸吐納一刻之后,便將蟬鳴劍拿了起來,不一會兒,劍刃之上閃爍起了瑩瑩光亮。

        這些時日以來,他除了搜尋源能和加強神通之上的修行外,他也是在專注加強劍器的威能。

        其中一個,就是讓飛劍亦可遠擊千里之外,其實現在他就可以做到這一點,但是劍器并非是觀想圖,可是相距一遠,上面所附著的威能勢必會有所減弱,飛轉起來也不及在近處那般迅捷。

        故是他現在就在試圖克服這一缺點,不過這可能需要一個長久過程。

        他閉關數日之后,便出得關來,這時有弟子來稟道:“玄正,天機院駐地那邊送來了一件東西,說是交給玄正的,弟子已經擺在了玄正案上。”

        張御來至案臺之前,看了一下上方的信帖署名,發現原來是英老送來的,下方則是一只看去造型古樸的木匣。

        他一拂袖,便將匣蓋打了開來,里面頓時閃過一道光氣,隨后一個半人高的小東西蹦跳出來,看見了他也不害怕,蹲在那里瞪大著眼睛看著他。

        這小東西模樣如同鼠兔,只是耳朵短小,且渾身是由一團細密的白色霧光組成的,當然在普通人眼里就像是一團白色的茸毛。

        “舊靈?”

        張御看了一眼,便知這東西的來歷了。

        舊靈是一種喜歡寄藏在古老物品中的靈性生靈,它不但能夠維護古物的完好,且對于一些古老東西有著天然的敏感。有時候還會被人拿來找尋一些隱秘之地的珍奇,他之前在延臺學宮下方就見過類似的這生靈。

        英老把這個東西送給他,顯然也是聽說了他喜好古物的名聲,所以用此來表達此回救命的恩謝。

        他伸手出去,在舊靈腦袋上一放,霎時心意溝通了起來,并賦予了它一個“寶君”的名號。

        舊靈得他賜名,眼睛眨了眨,眼神忽然變得靈動了幾分。

        張御點了點頭,伸手一拂,這舊靈又化一道光回到了匣子之中。

        這舊靈的智慧就如同一個小兒,在普通人一般溝通的時候,只能用最基本的手勢比劃。

        而在他這里,卻是能直接用心光與之交流,并且還能設法壯大其力量和智慧,在達到一定程度之后,他便可以放出去讓其自行尋找古物,而不必去拘在身側了。

        密州城內觀臺之上,高冠老者站在高處觀臺之上,正看著那些在這次襲擊之中被破壞的建筑,他雖然背脊依然筆挺,精神依然十足,可比年前,身形卻是瘦削了不少。

        他的一名親信侍從走了過來,躬身道:“相國,這次損失已然清點出來了,還是相國還是料得準,早早做好了防備,損折不及上回三分之一。”

        高冠老者看著那些殘破的地界,沉聲道:“這難道還是什么好事么?”

        親信侍從不知道該說什么,只能垂首不言。

        高冠老者嘆道:“青陽那邊是不想讓我們有喘息的機會啊,他們在發起正式進攻之前,絕不會只做這么一次,你那邊一定要留意外間的動向。“

        親信侍從躬身道:“屬下隨時留意著。”

        高冠老者道:“還有,你可曾查清楚了么?為什么這一次青陽動用數百艘飛舟,事先青陽那邊居然沒有任何消息傳遞過來?”

        親信侍從回答道:“相國,曹度這個人十分謹慎小心,所選用的飛舟都是從后方不同地方調上來的,而且這次還有許多修士隨行,監視嚴密,事先根本傳遞不出任何消息。”

        高冠老者想了想,搖頭道:“不是這個緣故,再是如何困難,這么大的行動,總有蛛絲馬跡的。”

        親信侍從一驚,道:“相國是說……”

        高冠老者冷聲道:“看來某些人看到我們勢衰,已是想放棄我們了。”

        他哼了一聲,道:“去把陳紹喚來。“

        親信侍從道:“屬下這就去。”

        許久之后,一名身披道服的人走了過來,他拱手一禮,道:“相國尋我?”

        高冠老者道:“陳道長,你那手下那些修士,大約多少人可用?”

        陳紹道:“目前完全受我們制束的,中位修士有五十余人,低位修士三百余人。”

        高冠老者道:“我料青陽必還會來攻打我們,這里便需你出力了。”

        霜洲以往同樣是存在修士的,除了與他們一樣魘魔感染的修士之外,其余人俱被他們用特殊手段改造了。

        只是這樣的修士因為心智受損,難免過于呆板,不知變通,再加上霜洲畢竟以甲士為主,故是平日沒什么人去使用他們。

        先前張御率領百余修士突襲密州,這也讓他們得到了啟發,也曾試想過用攜帶玄兵的修士突襲方臺駐地。

        只是用這種方法是對付不了修士的,就算方臺駐地被轟去了,轉頭又可以回來重立。

        而且后來張御大肆破壞霜洲哨點,又在外廣設崗哨,隨著時間推移防備也越來越嚴密,就算他們想這樣做都沒可能,這個計劃也就擱淺了。

        而這一次曹度對霜洲再度發動攻擊后,霜洲這邊便決定,若是對方再來,那便利用修士于半途之中去防備截擊那些斗戰飛舟。

        陳紹道:“相國既然吩咐了,那我自然照做,可我也需說一句,以青陽的底蘊,就算我們成功了一次也沒什么用,等到下一次,玄府那里必會增加人手,再想這么做就沒什么太大機會了,相國還是早早想好退路為好。”

        高冠老者道:“盡力而為吧。”

        陳紹道:“好,那若無它事,在下就告退了。”

        高冠老者等他離去之后,便下了觀臺,通過一條特殊的密道一路來到了霜洲中域,并再次來到了位于百里深處的地下洞窟之內。

        他小心踩著在熔巖之上的破碎板巖,走到了把枚巨大的幽藍色晶玉之前,對著里面那高大人影躬身一拜,道:“拜見正國。”

        晶玉之中的人影醒了過來,道:“家相有什么事么?“

        高冠老者道:“啟稟正國,青陽軍府已經在在荒原屯駐了數十萬大軍,前幾天又派飛舟再次突襲了密州,按此動靜來看,至多一至兩月,青陽必然來攻打我們,并且這一次一定還有修士隨行,純憑我們目前手中的軍力,是無論如何擋不住的,故是……”

        他深深一揖,道:“這次我們恐需做好最后的打算了。”

        那人影沉默片刻,道:“我已知曉,家相就按那計議下去安排吧。”

        高冠老者再是一揖,未再言語,就躬身退了下去,而那晶玉中高大人影一直目注他離去,方才又一次沉寂下去。

        ……

        ……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