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武俠仙俠 » 玄渾道章 » 第153章 問詢

  • 玄渾道章 - 第153章 問詢字體大小: A+
     
    張御這一劍斬落下來,元童老祖神魂還未得復還,便被徹底殺滅,那兩道位于他身后的精煞此時也是一同爆散開來。

      精煞是元童老祖神魂能在外活動的最大寄托,而他的神魂,則是統合精煞的主宰,兩者缺一不可,現在少去了一環,就如一個天平失去了一端,另一端徹底沒了束縛。

      而隨著精煞之內力量向外宣泄出來,他所站立的地方頓時向外掀起了一陣狂猛的颶風。

      他站在最中心處,形如焰火的玉色心光飄蕩不已。

      他仰頭看去,那所有的煞氣塵埃都在這氣浪之中被排蕩至外,溫暖明亮的大日光芒毫無阻礙的灑落而來。

      他口中吟道:“魔霧妖云豈遮眼,天陽一起俱澄清。”

      鏘的一聲,他還劍歸鞘。

      他意念一轉,剩余的紫星辰砂飛落而來,全數回至紫星袋中。

      他心意入內察看了一下,由于方才最后的交戰十分迅速,不過就在一二呼吸之內,所以這東西耗用并沒有他之前預計那么多。

      其實方才到了最后,若是紫星辰砂提前耗盡,或者那元童老祖還有什么手段,他還有一招,那便是在辰砂籠罩范圍之內扔下上次剩下的兩枚玄兵。

      他自己可用尺步天虛之術遁至外間,而元童老祖被紫星辰砂所困,只能在一片小區域內承受玄兵威能,若是這樣還不死,那么他再重新殺回來,想來也能將之滅去了。

      不過那樣一來,這辰砂估計也是保不住了。

      這時他又往地上看有一眼,便見不遠處鋪散著一層煥發著七彩的晶瑩之物,他略作思忖,便伸手一拿,此物徐徐收攏而來,最后在他掌心之中匯聚成一團柔軟的紗球。

      他能感覺到上面還彌散著濃郁的血煞之氣,這應該是元童老祖用血精祭煉的法寶,這東西肯定是不能留在外面的。

      他考慮了一下,沒有收到紫星袋里,而是將之收入袖中,準備帶了回去再作處置。

      外面那因外精煞鼓蕩的狂風在持續了好一陣后,這會終于稍稍安歇下來。

      不過那更外面的狂風卻并沒有因此停下,反而有愈演愈烈的趨勢,這樣的風勢至少要持續幾天到十幾天。

      張御再是觀察了一下,見周圍并無什么東西遺落,便縱光一道,自風沙之中沖破出來,一直來到了天穹之上。

      這里天高云闊,天地萬物一望無余。他辨了一下方向,就往方臺駐地轉回。

      一刻之后,他便回了駐地,并在最高處的大臺之上落下,萬明道人之前已是看到了他的遁光,此刻也是趕來,對他一拱手,而后關切道:“玄正,不知此行如何?”

      張御道:“那邪魔已為我所斬殺,外間當已無擾,近日可恢復在外哨崗了。”

      萬明道人得聞此訊,心中倒很平靜,因為在他看來,既然張御親自出手,那有這結果豈不是理所當然的么?

      他口中則是道:“是,在下這便安排下去。”

      張御這時一思,道:“也通傳天機院駐地那邊一聲吧。”

      待萬明應下,他看向東面,道:“我有事需往玄府一行,這里還要勞煩道友再費心些許時日。”

      萬明忙道:“玄正言重了,我與諸位道友必當看好此處。”

      張御點了下頭,再度騰空而起,駕遁光往洲內而行。這一次雖然成功斬殺了元童老祖,可他心中有幾個疑問,需要向去玄首那里求一個答案。

      天機院駐地之內,莫若華與明校尉二人此刻正接待一位自軍府到來的陳姓校尉。

      這位是收到了她寄送過去的書信后才受軍府之命到此的。

      據說這位人緣十分不好,明校尉這幾天本來已經恢復了,可是聽到軍府來人是這位,當即借口還有傷,想縮回去里面不露面。

      最后還是被他的從副勸說了出來。理由是陳校尉為人十分刻板,說要見他,那就一定會見他,他要不去,那勢必會尋來,明校尉這才勉勉強強跟著一起出迎。

      莫若華進入軍府時間尚短,和這位陳校尉平時沒什么太多交集,只是聽說過這位的一些傳聞,對他談不上有什么惡劣印象。

      而一開始接觸,這陳校尉表現的一板一眼,十分嚴肅,也實在看不出什么太過特殊的地方。

      請了此人到了里廳后,莫若華道:“陳校尉,軍府有什么命令傳下么?”

      陳校尉肅聲道:“莫校尉,軍府收到了你的書信,很是重視,并擬定了一個計劃,只是需要你和明校尉的配合。”

      莫若華道:“什么計劃?”

      陳校尉表情嚴肅,道:“我這次帶來了一批善于隱遁的斗戰飛舟,之前已是請人驗過了,隱遁之時,短時間內就算修道人也發覺不了其存在。

      軍府的計劃,就是由你和明校尉作餌,將那個邪魔引了出來,你們需要盡量拖住這個人,然后我們會用飛舟上所攜帶的玄兵將此人轟殺。”

      莫若華道:“從各方面得來的情報來看,那個邪魔實力不俗,軍府這一回準備了多少玄兵?”

      陳校尉道:“我這次一共只帶來了四枚玄兵,不過都是為此次行動特意打造的,數目雖然不多,但足以炸死那個邪魔。”

      明校尉這時插嘴道:“這個玄兵威力這么大,那我們呢,到時候我們怎么防備?”

      陳校尉道:“我不知道。”

      明校尉瞪著他道:“什么叫你不知道?”

      陳校尉平靜說道:“我只是負責投放玄兵,但涉及到具體怎么做,該有兩位校尉自己安排,而不是由我來告訴兩位,而我也不對兩位的性命負責,除非兩位陣亡,那么兩位的譽冊當會由我來書寫。”

      明校尉捏了捏拳頭,他有種給對方一拳的沖動。

      莫若華這個時候總算知道這個人為什么人緣這么差了,但是話不好聽,道理卻是對的,軍府的確沒辦法事先交代清楚具體的計劃安排,這需要他們自己來擬定。

      正想著如何做時,大堂之外傳來了一陣喧嘩。

      明校尉道:“外面什么動靜?”

      莫若華道:“去看看。”她的從副一點頭,立刻走了出去,過了一會兒,就有轉了回來,并在她耳邊低聲說了幾句。

      莫若華點了點頭,而后抬頭道:“兩位,看來我們不必要再繼續了。”

      陳校尉看著她道:“為什么?”

      莫若華道:“方才玄府傳來消息,張玄正親自出手,已經將那個邪魔斬殺在了荒原之上,我們的威脅已經解除了。”

      陳校尉嚴肅道:“這個消息我需要去確認一下,但在結果明確之前,我還是希望兩位能繼續準備。”

      他行了一個軍禮,轉身邁著規正的步伐走了出去。

      明校尉嗤了一聲,道:“假正經。”他露出一絲鄙夷之色,道:“知道么?別看他這么一本正經的,可他在外面養了五個外室。”

      他的從副不由驚呼一聲,滿臉羨慕。

      莫若華的那位女從副聽了,面色卻是一紅。

      莫若華表情淡淡,沒有接這個話茬。倒不是她不好意思,而是她認為在公開場合談論他人的道德隱私,這本身不是什么有道德的事情。

      明校尉這時一拍案,道:“走吧,別在這待著了。”說著他就往外走。

      他的從副道:“校尉,不用再繼續商議么?”

      明校尉沖他一揮手,道:“商議個什么勁?玄府那位張玄正的本事我是見識過的,若說我們這里有誰能勝那邪魔,也只有這一位了,而且玄府也犯不著拿這等損害聲譽的話來騙我們。我還不如趁早回去睡覺,養足精神準備和霜洲開仗。”

      剩下之人此時不由都看向莫若華,在他們心里,這位可比明校尉可靠多了。

      莫若華也是點頭道:“大家都散了吧,這事應該是真的,明校尉說得對,這些天養足精神,我們下來還有硬仗要打。”

      張御離了駐地后,一路疾馳,很快行至玄府,待落下身形,與前來相迎的明善道人打過招呼,就行至大殿之中,身往上行,來至鶴殿頂上,在站定之后,抬手對站在那里竺玄首一禮,道:“玄首有禮。”

      竺玄首點頭回禮,又看他一眼,道:“玄正身上殺機未退,煞氣暗藏,可是與哪個邪祟之輩方才斗過法么?”

      張御道:“正要與玄首說及此事,我所斬之人自言是‘元童老祖’。”

      “元童老祖?”

      竺玄首神情難得嚴肅了幾分,“是如何一回事,還請玄正詳言。”

      張御便將從其人出現,直到被他斬殺的經過說了一遍,他又從袖中取出那“煉絕天紗”,托在掌中,“此是當日這邪魔所留。”

      竺玄首看了一眼,此物飄至他面前,他點點頭,道:“煉絕天紗,這祭煉手法的確是元童老祖的手段。”

      張御道:“卻要請教玄首,我觀玄府道冊,這元童老祖當是早被斬殺,卻不知為何今日又能出來興妖作怪?”

      竺玄首思忖片刻,“看玄正言語,那因是一縷寄托神魂,元童老祖當年極擅變化存身之道,許是當年被斬殺之時在外殘留下來的一縷分魂。”

      ……

      ……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