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武俠仙俠 » 玄渾道章 » 第144章 邪祟

  • 玄渾道章 - 第144章 邪祟字體大小: A+
     
    三天之后,張御收到了底下遞交上來的呈報,說是那司武彰和杏川道人前往早前查到的洞府搜尋邪修,那是此輩卻是先一步撤離了。
      
      對這個結果他其實已經有了心理準備。
      
      這些邪修自知不招同道待見,這些年來一直躲在荒原之上,不知道在地下修筑了多少藏身用的洞窟,不化大力氣的話,絕沒這么容易找到。
      
      可在等到北方戰事的結果出來之前,他還無法將把所有力量投入到此間。
      
      現在只要那些邪修被逼著銷聲匿跡,不再去做血祭之事,那也算是達到了一半目的。
      
      不過他心下認為事情恐怕不會這么簡單結束。
      
      既然這件事背后既是有人有意引導的,那么一直沒有什么結果的話,那背后之人說不定又會弄出什么手段來。
      
      又是幾日之后,時悅過來稟報的時候說道:“玄正,最近自靈妙玄境來了一名的姓莫的同道,他不知道收到了什么消息,也是來追查這些邪修的,他希望我們能提供一些較為準確消息,不知道此事該是如何處置?”
      
      張御思考了一下,邪修多是舊修,之前玄府力量分散,各道派只管自家之事,沒誰會去平白去樹敵,所這幾十年就是一直那些靈妙玄境的修士在追殺邪修,雙方也各有死傷,可以說彼此積怨甚深。
      
      只是這個時候忽然找上來,他感覺未免有些湊巧了。可對方既是按照禮數登門相求,這事情也不好回絕。
      
      他道:“消息可以提供給這位道友,順帶提醒這位道友一聲,這次之事,或許有人在暗中弄鬼,讓他自家多加小心。”
      
      荒原地下某處洞窟之內,龐道人看著案臺上玉盤之內的血色砂礫,他用拂塵撥弄了一下,問道:“趙師弟,就只有這么多了么?”
      
      站在他身后的趙道人抱怨道:“師兄,最近玄府那些人追查的太緊,我們費盡力氣也只攢到了這許多血精,看來到月底是無可能上繳足數了。”
      
      龐道人面無表情看了看他,道:“這些話就不用對我說了,我豈不知你還有不少私藏,若是都拿了出來,定然能補足缺余。”
      
      趙道人急忙分辨道:“師兄,小弟……”
      
      龐道人伸手一擺,打斷他道:“好了,你不用和我辯解,我也沒打算讓你把自己的私藏交出來。”
      
      他用手中的拂塵點了點那玉盤,道:“這些年來,我們每次送去洲內的血精數目都是有定數,每次我們也都言明已是竭盡全力了,可現在要是突然有多得送出來,那豈不是說我們這些年里都是在故意欺瞞么?所以你便是愿意,我也不會讓你交上去的。”
      
      聽到不用自己取拿私藏,趙道人放下心來,可轉瞬他又免不了擔心起來,道:“師兄,那現在怎么辦?
      
      說實話,這些年若是沒有白秀伸手照拂和暗中傳遞的消息,靈妙玄境那些人早就尋到我們了,我們也沒法和洲內交換所需之物,這條路若是斷了,我們很難在荒原上存身下去了。只玄府那些玄修就足以收拾我們了。”
      
      龐道人言道:“我們這些年來為白秀出力,也算是對得起他了,而此人心思深沉,若是我們不能為他所用,那下場必然堪憂,何況我們知道他許多事,所以這里不能再留了。”
      
      趙道人言道:“可是我們去哪里呢?”
      
      龐道人緩緩道:“去霜洲。”
      
      “霜洲?”
      
      龐道人言道:“我得到了消息,那些神怪已經快要撐不住了,而青陽兩府下一步要對付的,必然就是霜洲。”
      
      “那我們為何去……”龐道人話到一半,便反應過來,露出意動之色,道:“師兄是說……”
      
      龐道人呵呵笑了一聲,道:“霜洲在失落之前人口便有不少,這五、六十年下來,想來數目只會多不會少,而戰事一起,不知道要死傷多少人,我們若在那用血祭之法,那根本不會有人察覺。”
      
      “妙啊!”
      
      趙道人也是覺得這個主意不錯,“這些霜洲人雖原本就是天夏人,現在卻是異類,無論殺多少想來也是無礙。”
      
      龐道人道:“有了足夠血精,我們也能祭煉出趁手的法寶,到時候就算再遇上靈妙玄境的修士,或是白秀本人,我們也就無需畏懼了,只是此事還需拉上幾位同道一同行事。”
      
      趙道人也道:“是極是極,多得些人手,才是穩妥。”
      
      兩人商議了一會兒,有弟子自外面進來,躬身稟告道:“師祖,諸位前輩都是到了。”
      
      龐道人揮動拂塵讓他退下,而后與趙道人一同走了出來。
      
      外面或坐或站著二十余名修士,不過能修倒元神照影這個層次的,包括他們師兄弟二人在內,卻也只有四個罷了。
      
      見他們出來,所有人都是站起執禮,盡管此輩俱是邪修,可只從外表看來,一個個俱是仙風道骨,儀容不凡。
      
      龐道人請了諸人坐下,道:“今請諸位來此,是因為荒原絕非久留之地,我等該是尋覓一個去處了。”
      
      說著,他示意了一下,趙道人立時上前,將他方才所言之語一說。
      
      眾修聽罷,也是各自商量了一下,都是覺得這個主意甚好,最主要的是,霜洲那里能肆無忌憚的用血祭,這個疑惑他們根本抵擋不住。
      
      有一人這時出聲道:“龐道友,趙道友,既然要去霜洲,那我們之前搜集的那血精,可還用得著再上繳么?”
      
      龐道人還曾來得及開口,卻有一個聲音自上方傳來:“我這里正缺少幾件趁手法寶,你們的東西不如交給我如何?”
      
      眾人不覺一驚,抬頭看去,卻見一個紅睛白膚的少年人站在上空,身上穿著芍藥紋團繡道袍,看著鮮麗異常。
      
      龐道人看了這少年人幾眼,眼中露出驚疑不定之色,這樣的服色形貌,在他的記憶中只有一個人是這樣的。他試著問道:“尊駕……可是元童老祖?”
      
      元童老祖看了過來,負手道:“沒想到還有后輩識得我,你是誰的門下?”
      
      龐道人猶豫了一下,別他們這么多人聚在一起,可邪修之間卻很少講交情的,互相算計才是常事,可是現在這個情況,在場不止一人知道他來歷,他也隱瞞不住,于是打一個稽首,謹慎言道:“晚輩是‘妄殊山’門下。”
      
      元童老祖點頭道:“原來合淵道友的弟子,說來他和我還有一些交情。
      
      龐道人可沒敢把這話當真,若有另一個邪修忽然和人攀交情,那保準沒什么好事,果然,他聽得元童老祖下一句就言道:“合淵道友當年可是欠了我一盤‘武離果’,至今未還我,你既然是他徒弟,那么你就替他還了吧。”
      
      龐道人暗罵一聲,什么欠了武離果?按天夏之諧音,“武離”即“無理”,對方這就是明擺著告訴他,我就是要跟你不講道理。
      
      可他卻很克制,整了整衣袖,道:“既是如此,我愿意把血精都奉送給前輩。”
      
      雖然這個老魔只是一個神魂,可是不到沒得選,他也不想和其人相爭,一個不好,還可能引來那些玄修,少些血精也沒什么,到了霜洲再設法多血祭一點就是了。
      
      元童老祖看著他,淡然道:“你倒是能屈能伸,不過我實和你說了吧,老祖我從不欠人東西,為了不欠你們的,我也只好送你們超脫了。”
      
      龐道人面對這等言語,也是知道對方鐵了心要和他們為難,當即后退幾步,放聲言道:“諸位,這老魔早死了五十余年了,如今也不過是一具神魂化身罷了,我們也無需懼他!”
      
      元童老祖站在那里沒有阻止龐道人說話,而是看著上方,道:“來了。”
      
      “什么來了?”
      
      眾邪修正疑惑之間,忽然一道劍光倏地飛下,而后場中出現一個白衫道人,背后一把玉劍,渾身靈光通透,如披明耀月光,仙家氣象十足。
      
      “莫光辰!”
      
      龐道人回頭再看,發現元童老祖已經不見了蹤影,顯然方才只是有意拖延他們一會兒,根本就沒打算和他們死斗。
      
      白衫道人一掃下方,眼中精芒外溢,道:“好,你們這些邪魔外道俱在此地,也省得我一一去找了。”
      
      他一叩劍柄,背后飛劍倏地飛出,化若流虹,沖著眾人殺了下來。地窟之內頓時卷起一片湛然光亮!
      
      元童老祖離了洞窟之后,趁著夜色來至上空,淡然看著下方激戰。
      
      在差不多斗戰了有半個夏時之后,便見數道遁光從地下飛出,并朝著不同方向飛去。
      
      過了一會兒,又有一道劍光也是自里追了出來,只是遠不及先前那般鋒銳明亮。
      
      元童老祖眸中有黑赤兩色煞氣涌動了一下,而后他身軀一晃,就追著那劍光而去。
      
      而眾修于此爭斗,動靜不可謂不大,在荒原上巡查的司武彰等人很快尋了過來,并發現了這一處位于地下的邪修洞窟,在察看了一番后,他一邊命人追查,一邊將此事擬成書信,送去方臺駐地。
      
      張御是在第二天清晨收到消息的,他正準備動身前往那處的時候,忽然有弟子來報,道:“玄正,那位靈妙玄境來的莫道友來了,他說是有事想要面見玄正。”
      
      ……
      
      ……
      
      ()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