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武俠仙俠 » 玄渾道章 » 第143章 血祭

  • 玄渾道章 - 第143章 血祭字體大小: A+
     
    方臺駐地東南方向某處崗哨之中,此刻里外圍著二十余名修士,在一名干練修士的帶領之下正四處仔細查看著。
      
      這時有人言道:“玄正來了。”
      
      眾人抬頭一看,就見天邊飛馳來數道遁光,幾個呼吸便至近處,而后落定下來,張御自里走了出來,身后則是跟著萬明和時悅二人。
      
      那名干練修士忙是迎了上來,恭敬執禮道:“玄正。”
      
      張御看了一眼崗哨,道:“事情我已經知道了,現在情形如何?”
      
      那修士言道:“稟玄正,我們暫時還未找到這六名弟子,周圍也沒有什么痕跡,他們好像是憑空消失了,”他猶豫了一下,“也或許是他們自行離去的。”
      
      時悅這時開口道:“玄正,崗哨布置我和溫良道友都有參與,每一個人都不會面朝同一個方向,還有一個人只是負責看守琉璃玉,即便荒原上有人用幻惑之術,也不可能同時遭了算計,反會有所警醒。”
      
      張御道:“我們進去看看。”他當即邁步,往崗哨之中走入進去,眾人忙是跟了上來。
      
      到了里面之后,他打量了一下四周。
      
      為了有騰挪守御的空間,荒原上這些哨點的空間比較大,差不多有七八來丈長寬,高也有六丈許,共是分為三層,有三分之一在地下,旋轉的石階靠在厚實的墻面上,上下通透,里面所有的東西都是一覽無余。
      
      用于芒光傳訊的琉璃玉一共兩個,上下各有一個,但是并沒有遭受到任何破壞。
      
      他看了幾眼后,眸光微閃,而后他面前出現了六個仿佛煙霧般模糊的人影,每一個人都守駐在自己的位置上,看去一切如常。
      
      可是變化很快發生了,很是突然的,六個人幾乎是不分先后的倒下,而后所有人身軀離地飄起,而后突兀的消失不見。
      
      事情發生在一瞬之間,所有人連半點反應都未來得及做出。
      
      張御思索了一下,來到幾人所在位置轉了一圈,而后又往哨點的石墻之上看去,而那些本來沒有痕跡的地方忽然顯現出了許多淡淡,散發靈性光芒的爪痕,爪痕的主人身軀一團模糊,但是并不大,看去似乎是什么四肢著地攀爬的生靈。
      
      可以看到這些是從爪痕從東面的哨點開口進來,而后又從西面開口出去,并往荒原深處延伸出去。
      
      他來至開口邊沿,心意一動,身上的蟬鳴劍化光騰起,往后往那個方向飛了出去,他開口道:“時道友,找幾個人跟上去。”
      
      時悅一點頭,回頭吩咐了一聲,帶著數名修士追著那飛劍而去。
      
      大約半刻之后,一道劍光飛來,張御伸手一拿,將之歸入了劍鞘之中,而后便見時悅等人也是歸返回來。
      
      時悅對他一拱手,他神色嚴肅道:“玄正,找到了。”他示意了一下,將心光承托的六具骸骨送了上來。
      
      眾人神色一凜,這六具骨骸血肉都是化為烏有,隨身的衣物倒還是保留著,身上東西也是一件沒少。
      
      時悅道:“他們被掩埋在地下三丈處,埋的非常深,但并沒有見到周圍的挖掘的痕跡,像是被憑空送入進去的。”
      
      張御目光凝注了一會兒,才道:“驗明身份后,讓他們的師長親友把尸骸帶回去。”
      
      吩咐過后,他在這處哨崗之中又停留了半個夏時,這才動身回返。
      
      回到駐地之后,張御吩咐了一聲,把萬明道人喚來,把大致情況說了一下,道:“根據眼前情形來看,下手之人當是一個修士,其人應該精擅變化之術,且道行絕然不低,若是他一味針對我們外圍的崗哨,那么我們很難防備住,所以我決定,把千里之外的哨點都是撤回。”
      
      他又對旁邊一個負責記事的修士言道:“代我向常先生知會一句,說建立軍壘之事要稍微晚一些了。”
      
      那修士點頭應下。
      
      萬明道人想了想,道:“玄正,崗哨若是撤回,若是那霜洲處有異動該是如何?“
      
      張御道:“此事不必擔心,有曹道友在前面察看霜洲動向,不至于有問題,再在崗哨之外留下一些造物,每日再讓一兩位道友負責周沿的巡查,便是霜洲人出現,那我們也足可反應得過來。”
      
      萬明道人也是點頭,從天機院駐地的舉動來看,分明是兩府就要展開對霜洲的進攻,很明顯北方的戰士進行的很順利。
      
      正常來看,霜洲這個時候應該是想著如何收縮自保,而不太可能再把力量浪費在沒有意義的事情上了。
      
      就在兩人正商議之時,弟子來報,說是杏川道人求見。
      
      張御一點頭,道:“請杏川道友進來。”
      
      不一會兒,杏川道人走了進來,他對著張御一拱手,便道:“玄正,我方才也去崗哨那里察看過了,那些手段殘忍惡毒,我敢斷定,出手之人便然是邪修,若是留著此輩不除,那還不知道有多少弟子受損,我特來向玄正請命,讓我去斬了彼輩!”
      
      張御并沒有立刻回應,荒原上一直存在不少邪修,他都是知道的。
      
      此輩修行之法不外是殺戮掠奪,不過只要不是去屠殺天夏子民,只是針對那些靈性生物和神怪的話,那也算是有些用處。
      
      在玄府歸一后,這些邪修也是盡量避開了眾修所在之地,從來不敢在他們面前露頭,故是此輩雖有嫌疑,可他不認為今回之事一定與其等有關。
      
      萬明道人這時言道:“杏川道友,稍安勿躁,這件事情沒有這么簡單。”
      
      杏川道人卻是毫不客氣道:“怎么?萬明道友莫非想為那些邪修開脫么?
      
      萬明道人道:“道友說是邪修所為,可此輩如此做目的又何在呢?只是為了激怒我等么?好讓我等對他下手么?”
      
      杏川道人嗤了一聲,他豈會看不出來這些疑點,不過在他看來,哪用得著去考慮這么多,不管這件事是不是邪修所為,斬了此輩總是不會錯的。
      
      萬明道人道:“杏川道友,現在北方正在大戰,我們眼下還需防備霜洲,若是有人故意挑動我輩與邪修相爭,那我們絕不能就這么被牽著鼻子走。”
      
      就說話之間,又有弟子走了進來,拱手遞上一封文書,道:“玄正,底下方才送來的呈報。”
      
      張御拿了過來一看,片刻之后放下,道:“兩位道友隨我走一趟。”
      
      半個夏時之后,三人走入了一處位于荒域之上的百丈天坑之中,在最中心的位置擺著著一個法壇,而法壇周圍,則是堆疊著許多靈性生靈的骸骨。
      
      此間周圍的修士見他們進來,都是上來見禮。
      
      張御道:“什么時候發現的?”
      
      為首修士言道:“回稟玄正,這幾日來我等總是看到有修士遁光自頂上飛過,因為飛遁方向是全都是由東往西而去,一開始還以為是域內的真修,可是后來發現此輩來總是去往一地,我等才有所懷疑。
      
      昨天半夜時分,我等發現荒原上有血光騰升,在發出報信之后,便先行來察看了一番,最找到了這個地方。”
      
      杏川道人上前幾步,把袖一掃,法壇中間灰燼飄散開來,可以看到下方是一個凹槽,里面還有一層暗黑色的痕跡。
      
      他抬頭道:“玄正,是血祭!這定然是那些邪修所為!”
      
      張御看了一眼,那的確是血祭的痕跡,看情形,這個法壇是這幾日才搭建的。
      
      邪修的修煉辦法多數就是吞奪生靈彌補自身,而血祭是一個最為殘惡的辦法,就是提取生靈的生命精粹,而后利用這些修行或者祭煉寶物。
      
      而血祭是必然是要用到智慧生靈的,越是與修士自身同出一源的生靈,則越是合適做血祭的引子,數目越多,所得收獲也就越大。
      
      毫無疑問,這里面一定是有天夏人的性命的。
      
      涉及到這種事,他不可能視而不見。
      
      他道:“血祭違反玄府規令,之前我曾命司武彰道友暗中查探過這些邪修的洞府,杏川道友,這件事你就與司道友一同去辦,你們若是缺少人手,可來跟我說。”
      
      杏川道人一拱手,正聲道:“是,玄正。”
      
      張御交代過后,目光往前看有一眼,霎時一道璀璨星光在此間晃過,再看去時,整座法壇包括周圍的那些靈性生靈的骸骨都是化為了一堆碎末。
      
      他讓余下修士在收拾一下,便自天坑之中走了出來。
      
      萬明道人此刻走了過來,道:“玄正,這件事很蹊蹺,此間距離眾修所見相差百余里,血祭之時縱有聲光,也絕無可能透照如此之遠,何況這些邪修也不可能不做掩飾,當是有人在刻意引他們到此。”
      
      張御點了點頭,他能感覺到,這里的事情與崗哨的發生事并非不是分開的,而是有人在有意引導他們,讓他們往邪修方向上去想。
      
      對方的目的尚不清楚,不過他并不會因此縛住自己手腳,該如何做還當如何做,只要自己不露出太多破綻,不給對方可趁之機,那就沒有什么妨礙。
      
      而此刻天坑的天頂上空,一個紅睛白膚的少年人站在那里,身上是團繡芍藥紋道袍,看去如云花朵正瓣瓣綻放著,他目注了下方一會兒,一旋身,便又消失不見了。
      
      ……
      
      ……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