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武俠仙俠 » 玄渾道章 » 第120章 發動

  • 玄渾道章 - 第120章 發動字體大小: A+
     
        隆隆震響聲在荒原上一處地坑之中響起,兩名晶玉巨人從地下倉皇躍出,往高空沖去,只是未曾飛出多遠,就有兩道如錘氣光自地下飛出,兩人頓在天空之中爆碎開來。

        田江自下方緩緩升起,懸停于空中。

        過了一會兒,隨著一道道遁光閃爍,十余名修士也是自下方一一飛騰上來,其中一名年輕修士抱拳道:“老師,下面的霜洲人已經清除干凈了。”

        田江看著下面那些地坑,搖了搖頭,道:“這些霜洲人真是如同老鼠,倒處都是。”

        那名弟子言道:“老師,我們已是檢查過了,這應該是千里之內最后一個霜洲人營地了。”

        田江道:“出來一月,也該是回去向玄正復命了,陳寒他們怎么還不見?”

        那弟子道:“陳師弟正在收拾整理駐地留下的東西,說不定還能發現一些有用的線索,想來一會兒就該出來了。”

        田江嗯了一聲,這么天來,他也是發現這些霜洲人哨所之間有時候是會互相聯絡的,由于他們清剿發動的很突然,還有一些未曾及時銷毀的文字記錄保存著,有時候往往能一下牽出好幾個哨所。

        眾人等有半刻后,一道遁光自里飛出,現出一名年輕修士來,上來一抱拳,拿出一個以心光包裹的東西,興沖沖道:“老師,我發現了這個東西,我們沖進去的時候,他們還沒來得及完全銷毀。”

        田江看了看,眼瞳一凝,冷笑幾聲,伸手一拿,同樣以心力裹好,收入了袖中,道:“我們回去。”

        張御此刻站在方臺駐地的大臺之上,看著各處呈送上來的報書和戰果。

        經過一個多月的清剿,駐地周圍基本肅清了霜洲人的眼線,并且這一次動作的范圍很大,連南域也未曾放過。

        可以說,青陽上洲域外之地由南到西,幾乎沒有什么霜洲人的據點留下了。

        不過只要霜洲人繼續往這里派遣人手,這些仍是可以重新建立起來的,畢竟相對廣大的荒原來說,修士的人數太少,也不可能全部看顧的過來。

        但是他僅僅也只需要這一段空白時間便可,在這個時段之內,足夠他完成一次突襲了。

        此刻又一名弟子步入進來,對他一揖,小心遞上一個以心光包裹的物事,道:“玄正,這是田玄修方才送來的。”

        張御目光一轉,這東西便落至案上,他示意那弟子下去,伸手一拂,那心光散去,顯露出來的是一堆殘破的文書。

        看去被火焚燒過,但是還有小半殘留下來,依舊可以清晰看出原來的筆記痕跡,而從這些書信的紙張、格式乃至筆墨上來看,很明顯是出自洲內。

        他眸光微閃,在他的眼中,那些尚還保存完整的焦紙開始“恢復”,上面陸陸續續顯現出了一個個的殘缺文字。

        憑著留下來的殘句和詞意之間聯系,他很快推斷出來這些書信是出自平州,而且是出某個負責后方物資調運的衙署。

        書信大部分都是同一格式的文書,記載的大多數都是物資調運和出入庫的記錄。

        這般看來,送出書信的人,應該是把衙署內的記錄原封不動照樣謄抄了一份,并將之交送給了霜洲人。

        因為霜洲人很大可能與泰博神怪有所勾結,所以這些東西被霜洲人得知,那么也就等于被泰博神怪知道了。

        他轉下了念,執筆寫了下一封書信,然后喚過來一名弟子,道:“你把書信送去平州檢正司,你不用急著回來,等有結果出來再回來報與我知。”

        那弟子領命而去。

        不過僅是兩日之后,這名弟子便就轉回來了,同時還帶回了一封平州檢正司的回書。

        張御拿過來一看,書信上言,檢正司調查下來,發現通敵之人是一名負責物資調運倉吏,這個人半年前被人用金錢收買,專門向外販賣轉運物庫之中的各類公文。

        此人仗著自己有過目不忘之能,每次物資調運只是看上幾眼,就能全數記下,而后回去復寫出來,并且連句讀都可一字不差,半年以來,已是賣出去了千余份文書了,現在這個人已是被緝拿起來,正在審訊調查之中。

        張御看完之后,就把書信放到了一邊,他很清楚,能把消息送到域外,牽連之人肯定不止一個。

        內部應該還有更多霜洲人的眼線存在,不過這些自有檢正司和洲內的專以負責此事的察閱司去負責處置,他不必再去多作理會。

        現在他的重點不在于青陽兩府內部,而是霜洲。

        又是十余日過去后,兩道遁光自西而來,落入方臺道派之中,卻是萬明道人和溫良二人折返回來,并言稱已是將玄兵妥善安置在了霜洲附近。

        張御見一切已是準備妥當,決定不再等下去,當即下達諭令,把眾修都是喚了過來,待人到齊,他便命人將一幅繪制好的輿圖在琉璃壁上展開。

        他行至近前,掃了一眼上方特意用鮮紅色澤標注出來的地點,道:“這一次突襲,密州武庫、軍營和泊舟天臺是我們著重要摧毀的目標。

        根據溫度道友和曹道友探查出來的情況來看,密州境內大致有泊舟天臺二十六處,武庫三座,軍營十二個,分別位于不同的方向,彼此距離相隔較遠,且每一處都有厚重壁壘用以防護,故是我們要分頭擊破。”

        這一次突襲主要針對的是軍事要地,至于糧庫、廠坊等地只是次要目標,倒不是這些地方不重要,而是他手中玄兵有限,只能有所取舍。

        而且這次主要目的,是為了迫使密州在短時間內無法再集結太多的力量再來進攻青陽,同時也是震懾整個霜洲,讓其不敢再輕舉妄動。

        等到北方關鍵的那場的戰事一過,就算霜洲再聚集起力量反擊,那威脅也沒有之前那么大了。

        當然,這里也不排除霜洲遭受襲擊后,會發動另一座州郡的力量進行報復。

        不過一州之力總比兩州之力容易對付,現在先發制人,總比等到對方從容布置好再來強的多。

        此回張御準備一次調用百名中位修士,而且全部是從域外調選,域內修士他一個不用。

        以現在洲內的情況來看,洲內修士一旦轉移至域外,那么極其容易走漏消息,而且現在還有修士在不斷支持北方戰事,也不適合調用。

        盡管兩府給予的物資少缺了一半,可是支援北方的修士并沒有減少,這是他與惲塵共同商量下來的結果。

        一件事歸一件事,物資少缺,可以再另行設法,玄府畢竟在位在禮制之上,想給兩府以壓力,那總是有辦法的,可在以后再一并算賬,可若是抽調參與戰事人手的回來,那么有理也將會變得沒理了。

        大約用了半日時間,他把事情都是安排交代好后,就讓眾修下去準備,并爭取在三日之內出發。

        只是眾人陸續離去,他見溫良還留在那里,他心下一轉念,道:“溫道友可是有什么話要說?”

        溫良抬袖一拱,道:“玄正,這一次我與萬明道友埋下玄兵后,卻是無意中發現了兩條地下暗河,我懷疑密州主要的水源是來自于這里,如果我們也把這兩條河納入玄兵轟擊范圍之內,使之受到罡煞污穢,那說不定能對霜洲造成更大打擊。”

        張御思索了一下,點頭道:“可以考慮。”

        其實根據武澤的看法,霜洲人的體質已經發生了根本上改變,每一個霜洲人都能夠直接暴露在罡煞之氣彌漫的地界中。

        實際上此輩平日飲水和用食就充滿了各種天夏人所排斥的“污穢”。

        霜洲人已經不能再當作純粹人來看待,而完全是另一種生靈了,只是他們從天夏人蛻變而來的,故是天夏的一些東西還保留著罷了。

        他認為這么做或許能給霜洲帶來一些麻煩,但作用不會太大,不過可以嘗試一下。

        就在眾修這邊傾力準備的時候,霜洲這邊還對此一無所知,他們此時并不知道自己本洲所在已然暴露了,更不知道張御正在謀劃一次突襲。

        霜洲布置在荒原中的哨所和駐地被大量破壞,這令他們不但失去對域外修士動向的把握,也影響了他們與青陽上洲之間信息的交換。

        現在霜洲內部還在討論是繼續往荒原派遣人手,還是再次對域外修士發動一次規模足夠大的進攻,雙方各執一見,看去短時間沒可能得出結果。

        而方臺駐地這邊,兩天時間一晃而過。

        高臺內堂之中,張御將手中最后一份文書放下,將手中之筆擱在了一邊,他一展衣袖,站了起來,往琉璃玉璧上的霜洲輿圖凝視片刻,便自里走了出來。

        而此刻外間,眾修已是等候在此,見他出來,都是肅容抬手一揖。

        張御在此站定,也是抬袖還有一禮。

        此時他感受到背后暖光,回頭望了一眼,見此刻東方大日高居于上,大青榕那龐大的輪廓隱隱約約可以看見,使得青陽上洲如同籠罩在一片青氣之中。

        他回轉首來,身上燦爛星光一閃,已是化一道云光玉霧環繞的青虹飛騰而起,而在他背后,百余道遁光齊齊遁空縱起,往西空飛去!

        ……

        ……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