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武俠仙俠 » 玄渾道章 » 第93章 沉淀

  • 玄渾道章 - 第93章 沉淀字體大小: A+
     
        張御從玄府出來,這一次直接就返回了開陽學宮。

        回轉之后,他也是得知了莫若華被征召去了北方前線,只是因為軍營規矩嚴苛,所以還沒有什么音訊傳回。

        實際在戰場之上,有時候沒有音訊反而是一樁好事。

        不過據他了解,似這般初次被征召的學子,正常情況下是不會第一時間投入戰場的,除非是戰場局勢到了萬分危急的關頭,但現在顯然還沒到那個時候。

        故是他思索過后,讓李青禾去了一封書信問詢近況。

        他再處理了一些外出之后遺落下來的雜事后,就獨自一人來至頂層之上,親手喂了妙丹君一些丹散,隨后便來至平臺邊緣,負袖看著外面的景物。

        在成就了第四章書,他曾想過是否要辭去眼下的職位,不過仔細一想,覺得教長職位還是有必要留著的,因為這是一個溝通上層乃至兩府的渠道。

        而且有什么消息和變動,他也能第一時間得到。

        以往玄府就是因為與兩府割離的太開,才導致后來各種問題。

        還有那些學子,經過他的指點之后,每一個都可以算是他的學生,將來此輩走上軍中高位,這種聯系這也可以讓玄府的影響力在軍府之中繼續保持下去。

        其實學宮方面也有相類似的認識,特別是他在成為玄正之后,學宮上層根本不拿學宮的規矩來約束他,

        故是他往往一走十天半月,學宮里也沒人來過問這件事。

        不過他也是考慮到,自己還是需要在學宮之外再另立一個居所,不僅是方便往來,而且不至于讓人了解到他的行蹤去留。

        武澤居住的那個飛舟給了他一個啟發。

        他或許可以借用一艘飛舟來當自己的居處,最好是斗戰飛舟,這樣不但可以四處往來,還能攜帶各種威能宏大的兵器。

        考慮下來后,他自頂層下來,步入書房,在案上攤開紙張,執筆蘸墨,寫了下一封書信。

        這是向桃定符問詢,靈妙玄境之內現如今是否可以打造飛舟。再有一事,就是向桃定符打聽,在靈妙玄境內是否有聽說過那位上修的弟子。

        雖然那位上修的名姓他并不清楚,可這位的弟子曾受竺玄首教導過一段時日,后來犯了錯才進入靈妙玄境,這么一個身份特殊的人,不會默默無聞。

        盡管金梁鼎遺落在外的事不見的一定與此人有關,可這是眼前唯一可供他追查的線索。

        把信寫完之后,他將之封入信封之中,把李青禾喚來,叮囑他依舊把書信送至上回的石渠觀中。

        吩咐過后,他又開始考慮起如何統合玄府的事情來。

        現在洲域之內,只剩下洪山、彌光這兩個道派了,這兩派仗著派主皆是觀讀到第四章書的修士,至今仍然維持著過去道派的格局。

        按照正常的路數,應該先把這兩派拿下,然而再到外面收拾那些域外道派。

        可他覺得現在洲內的局面不太對,自身恰恰不能用尋常的路數去做事。

        洪山、彌光兩派一旦重新并歸玄府,那就代表著玄府明面上力量已然重新歸一,那樣可能很會刺激到一些人的敏感神經,或許還有可能會導致此輩加快某些動作。

        故他思量下來,認為還是應該先從域外道派那里打開局面。

        這些道派能在域外生存,修士功行足夠高,若是能使之重歸玄府,那么玄府的力量無疑會大大得到加強,有利于他接下來的動作。

        而域外道派一旦降順,那么洪山、彌光兩派用不著他再去多費什么力氣,自然而然就可將之壓服。

        在這些道派之后,那就該輪到霜洲了。

        霜洲現在是玄府主要的對手,而從武澤那里得來的消息來看,霜洲的天機部與洲內某些人是有某種聯系,并且很可能參與了造物人一事。

        關于造物人,由于現在洲內是戰時,還有著各種各樣的限制,所以十分不好查,所以他要想辦法從霜洲人那里打開缺口。

        心思定下后,他并沒有急著動手,而是依舊停留在學宮之中,每日調和氣息,拂拭劍刃。

        隨著他踏入第四章書,心光力量也是得到了相當大的提升,如此蟬鳴劍就需要重作適應。

        在與賈洛敵對時,他便感覺到自己御使飛劍時稍稍有些不諧,所以在出發前,他要盡量使得自身心神與蟬鳴劍完美合契,再無一點瑕疵。

        西面荒原之上,某處地下洞窟之內,萬明道人走入曹方定的居處,在其對面的石案前坐了下來,道:“曹道友,你的弟子我都已是按照你的要求安排妥當了,今后他們可以在荒原上修行,也能回去洲內加入玄府。”

        曹方定問道:“那些霜洲人現在在干什么?”

        萬明道人言道:“道友若問的是上回那些霜洲人,他們退回去后一直沒有什么動靜,現在應該是在補充休整,不過我近來聽到一些消息,據說方臺道派已是投靠了霜洲。”

        曹方定眉頭一皺,道:“道友從何處聽說的?”

        萬明道人回道:“方臺道派的弟子,也并不都是愿意投靠霜洲人的。”

        曹方定沉聲道:“何派主非是那等人。”

        萬明道人看了看他,認真道:“域外局勢復雜,人心更是易被扭曲,現在的那位,并不見得就是道友以前認識的那位了。”

        曹方定沉默了一會兒,抬頭道:“萬明道友,我欲去方臺道派一行。”

        萬明道人看著他道:“曹道友何必如此,若是消息為真,就算你去了,也挽回不了什么,反還會把自己陷進去。”

        曹方定沉聲道:“我知結果可能不如人意,可是我與何派主有著百余年的交情,這件事我無法做到視而不見。”

        萬明道人見他態度堅決,考慮片刻,點頭道:“道友既然欲去,那我便隨道友走一趟吧。”

        營州,靠近北方戰線的一處軍事營壘之內,莫若華正與許多女軍士一起進行著艱苦的訓練。

        這些女軍士全都從青陽上洲各個州郡學宮之中挑選出來的英銳,每一個人都在進入軍營之前依靠神袍激發出了靈性力量。

        一名軍中教長在眾人完成必要的訓練之后,就安排她們彼此之間進行對練。

        莫若華被分到的對手是一名身材粗壯不亞于男人的女子,其人肩膀和胳膊極為寬闊,站在那里如同一頭巨熊,稱得上是“雄壯魁梧”了。

        或許別人站到這位面前時心中會有所畏懼,可她卻能淡然處之,早在神尉軍中的時候,她披上神袍后所增顯的個頭也不亞于對面多少。

        她也知道該如何面對這樣的對手。

        她的鎮定似乎讓對手感到自己被小看了,怒吼一聲,渾身騰起一陣刺目的光芒,腳下重重一踏,帶著轟然聲響就朝著她沖了過來。

        這樣的動靜頓時引起了那名軍教長和場中其他女軍士的注意。

        莫若華冷靜分辨了一下,對方力量很強,但是技巧方面卻略顯粗糙,不過她并沒有因此輕敵,能出現在這里的人,都有自己的獨到之處,不能從表面上輕易下結論。

        她這個時候沒有退,也沒有選擇躲閃,反而在眾人目光中出人意料的一個前沖,迅快無倫的一掌按在了對方的腹部上,而后輕輕一發力,就把對方托的雙腳向上離地而起。

        對方頓時一驚,馬上試圖伸手去抓她,可她這個時候卻又快速的向前移動幾步,雙手探出,一把抱住對方的一條腿,輕喝了一聲,腰腹一發力,猛然一個旋轉,轟然一聲,竟然將對手狠狠摜在了旁側的鋼柱上!

        心光與鋼鐵的碰撞讓這個大廳發出一聲巨大的震響,讓人胸中發悶。

        那軍中教長這時大聲道:“停!”

        莫若華及時松手,挪到了一邊。

        而她的對手從地上爬了起來的時候神情卻是有些沮喪,有著心光的護持,她并沒有受到什么傷害,可是她也明白,要是莫若華剛才不停手,那么不難將她來回摔打,直到心光崩潰為止,所以這一場對練是她輸了。

        就在一墻之隔外,兩個身著銀色袍服的人正透過琉璃壁觀察所有人,莫若華這一次干凈利落的收拾了對手,頓把他們注意力吸引過去。

        其中一名個頭較高的中年男子看了眼手中的玉板,道:“從幾天的情況來看,這個莫若華的心理狀況最好,從進入營地之后,無論是戰場觀摩,還是與對手對練,都沒有出現什么太大的波動,我很看好她。”

        旁邊的人則道:“她以前應該上過戰場。”

        中年男子搖頭道:“我們不用了解她以前的經歷,我們只要她的現在對我們有用。”

        旁邊的人提醒他道:“可她不是純血天夏人。”

        中年男子低頭想了想,道:“這是一個問題,不過可以克服,或許還更好……”說話之間,他似乎陷入了沉思中。

        旁邊的人沒有開口說話。

        過了一會兒,中年男子終于回過神來,吩咐道:“過幾天再進行一次檢驗,如果她通過,把她放入后備人選之中。”

        旁邊的人拿著筆在手中玉板劃寫了幾下,道:“我會安排的、”

        “對了,”中年男子交代完后,就要離去,可他仿佛想到了什么,回頭又問了一句,“這個女軍士有沒有什么背景?我可不希望到時候出問題惹到什么大麻煩。”

        可沒待同伴開口,他又搖了搖頭,一揮手,“算了,一個混血天夏人,又會有什么背景呢?嗯,記得把這件事安妥當。”

        旁邊那人嘴巴張動了一下,只是看見中年男子已經快步離去了,最后卻是什么也沒能說出來。

        ……

        ……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