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武俠仙俠 » 玄渾道章 » 第37章 守正

  • 玄渾道章 - 第37章 守正字體大小: A+
     
    小半天之后,飛舟到了衛縣停下,張御一人遁空而行,沒用多久就進入安壽邑,并在湖泊中心的青陽玄府之前飄落下來。

      明善道人已是早早等候在了這里,他看著那自天中而來的身影,心中無比感慨。他猶記得不久之前,自己才為這一位錄名造冊。

      可沒想到,僅僅才過去了數月,對方就以一洲玄正的身份再次登門了。

      他待張御在地面之上落定,便主動上前一禮,道:“明善見過玄正。”

      張御還有一禮,道:“明善道友,我今來此,是想與玄首見上一面。”

      明善道人道:“玄首已知玄正到來,正在鶴殿相候,請玄正隨我來。”

      他在前相引,帶張御來至中庭大殿之中,明善道人這時腳步立住,伸手朝上一指,道:“玄首便在那鶴殿之上,那處非尋常修士可入,請恕明善無法相陪了。”

      張御仰首看去,見這是一個形如長塔的地方,四壁上是一圈圈的環廊,在中間自是留下了一個較大的空洞,并直直通向最上方。

      可以看到,那里有一個團亮光。

      他一點頭,身形憑空飄起,沿著那空洞向上而去,在經過那團亮光之后,發現自己最后到了一個四下無有著落的寬大平臺之上。

      一名身著道袍的男子正一個人佇立此間,他看不出具體的年紀,眼神滄桑無比,站在那里時,就如嵌入天地間的一個剪影。

      張御抬袖起來,覆掌一禮,道:“竺玄首。”

      竺玄首點頭回禮,他朝四下一示意,道:“你看這里如何?”

      張御往外看了一眼,道:“高處不勝寒。”

      竺玄首評價道:“倒也貼切。”

      他走了過來,在一個蒲團之上坐定,并對前方的蒲團示意了一下,道:“坐吧。”

      張御再是抬手一禮,邁步上前,就在他對面蒲團上落座下來。

      竺玄首道:“我本以為你是不會來的。”

      張御認真言道:“我雖得玄廷賜授青陽上洲玄正,責有查驗諸修之權,可玄首才是這一府之主,我行事之前,又怎么能不來拜見呢?”

      竺玄首微微點頭,道:“那你現在已是見過我了,你下來又要如何做呢?”

      張御在座上一拱手,道:“我今日來此,除卻拜見玄首,還有一事想向玄首請教。”

      竺玄首道:“說來聽聽。”

      張御道:“檢正司之法,采血觀心,若設身處地去想,我自家也是不愿的,試問那些修士又如何情愿接受?故我向玄首請教,可有一穩妥之法,肅清那些道派之中沾染魘魔的修士?”

      竺玄首見他問的一點都不客氣,失笑道:“你是玄正,你來問我?”

      張御回應道:“君是玄首,自當問君。”

      竺易生看了看他,道:“你為何會認為我有此法?”

      張御道:“玄首一人鎮守青陽上洲五十余載,期間不知阻擋了多少外敵來犯,足見公心,四十二年前,一名玄府修士受魘魔侵染屠戮民眾,我相信玄首不會看不到這其中之危害。

      可接下來數十載,玄首對魘魔之事卻似是不聞不問,這與玄首以往作為大為不同,故我大膽推測,玄首一定是有辦法收拾局面的,遲遲未動,那或是在靜候某一個時機。”

      他之前設法了解過這位的作為,在濁潮到來前,其人就是鎮守青陽上洲的高位修士之一了,而在濁潮到來后,更是一人獨守此處,五十多年從未有過改變,要說這位對魘魔之害無動于衷,那他也沒必要再待在青陽上洲了。

      所以要么這位有更深層次的考慮,要么就是在等待什么。

      若是真有這等辦法,那么肯定是琢磨了許久的,必是比他自己所想更為穩妥長遠,也更貼合青陽上洲內部的實際情況,這樣的話,他也不必再卻不費心思量,直接拿來就用,豈不更好?

      竺玄首默然片刻,才道:“你方才所言雖然有些偏差,但也大致說中了一些。你可知曉,在你未得玄廷傳詔之前,我正打算讓我的弟子攜我諭令去往諸派,與檢正司一并查驗此輩。”

      張御心下一轉念,已是反應了過來,道:“玄首是想用此養威于弟子?”他頓了一下,又言:“玄首屬意自家弟子接替玄首之位?”

      竺玄首半點不作遮掩,道:“不錯,可是你的出現,卻于無形中打亂了這一步。”

      張御思索了一下,道:“那為什么不繼續做呢?”

      竺玄首看向他道:“哦?你意如何?”

      張御道:“如果竺玄首認為可以,不妨令貴徒與我一并前往,功績威望都可以歸于貴徒,而我所求者,無非是解決這件事罷了,與玄首所愿并無沖突。”

      竺玄首看了看他,神色和緩了一些,道:“玄廷還真是選對了人。”

      他思量片刻,“我徒惲塵現正在祭煉一件法器,待他功成之后,我可令他與你同往,該如何做我已與他交代過了,你有什么疑問問他便可。”

      張御抬手一禮,道:“多謝竺玄首。”

      竺玄首坦言道:“你不必謝我,我也是為了我這弟子能安然繼我之位。”

      張御這時問了一句,“竺玄首,你為何要讓自己的弟子替繼此位呢?“

      他做過代玄首,知道玄首表面風光,可從來不是那么好做的,事物繁雜不說,還需兼顧各方,并常年被拘束在一個地方不得離開。

      竺玄首的弟子當也是一名真修,真修修行講究的是一個隨心自在,大多數人都對俗務避之不及,而這位卻偏偏要讓自己的弟子去做玄首,這就有些奇怪了。

      竺玄首沉思片刻,道:“你既為玄正,這事也無需瞞你,不久之后,我就要卸位他去了。

      而我走之后,洲中暫無合適人可以鎮守玄府,好在青陽玄府有一法寶,名為‘青陽輪’,駕馭此寶,再得青榕相助,當能護御一洲,只因為此寶威能太大,我不放心交托外人,只有傳給自家弟子了。”

      張御道:“玄首從未考慮過府內修士么?”

      竺玄首搖頭道:“彼輩不可信任。”

      張御問道:“竺玄首為何如此說,只是因為他們非是你自家弟子么?”

      竺玄首沒有多作解釋,而是道:“你是玄正,這里緣由無需我來言說,你可自行去觀。”

      張御眸光微動,若有所思。

      竺玄首這時道:“張玄正,以你觀來,我這個玄首做得如何?

      張御一思,道:“玄首鎮守五十余年間,洲內從來沒有遭受過一次大敵入侵,而今億萬子民能安享太平,有玄首莫大功勞,至少玄首是稱職的。”

      竺玄首道:“可是如今玄府之下道派林立,難道不是我的過錯么?”

      張御毫不諱言道:“只眼前來看,確實是玄首之過,可我輩之道,乃在長遠,功過之論,實非我眼前所能言。”

      竺玄首沉默片刻,道:“你這句話尚算公允。”他抬頭看向天頂之上的大青榕,“只我雖盡自身之力,但我做不到如他一般。”

      張御見他久久看著上空不言,知道自己該走了,他自蒲團之上站了起來,抬手一禮,便從此間飄身而下。

      明善道人一直站在下方相候,見他下來,迎上來道:“玄正可是見過玄首了?”

      張御看向他道:“明善道友,我雖為玄正,可我與玄首之間卻從來不是對抗的。”

      明善道人聽他這么說,似是放松了一些,他想了想,道:“玄正可知道,玄首當初為什么要放開玄柱,任人觀望么?”

      張御道:“可是因為小印興盛么?”

      明善道人搖頭道:“那是后來的事了。”

      他頓了下,嘆道:“當年為了對抗外敵,洲中之人紛紛披上了神袍玄甲對敵,可是既然只需披上神袍玄甲就能獲得飛天遁地,長壽延生之能,那又何必去費心思辛苦修煉呢?

      玄首當年如果不這么做,那么就洲中恐怕就再無人拜入玄府了。

      玄正或許不解玄首為何要放任那些道派,可在我觀來,各家自立道派之后,無不是想方設法擴充自身勢力,并廣納弟子門人,卻反而因此延續了玄修一脈,并有了眼下之興盛,玄首此舉是無為而為,非不為也,實在不當苛責。”

      張御明白他為什么和自己說這些話,因為玄正負有監察之權,縱無辦法將玄首如何,但卻可將玄首一言一行上報玄廷。

      明善這是怕他所呈之言會對竺玄首造成什么不利影響。

      竺玄首放開玄柱,任人觀摩一事,他也是認可此舉的,可若涉及那些道派,他卻覺得事情并不像明善道人說得那么簡單。

      通過方才接觸,他感覺玄首好像一直是在冷眼旁觀著什么,尤其那一句彼輩不可信任,更是讓他放大了這個觀點。

      他私下推斷,這或可能這些玄修與外洲修士的交通有些關聯,而到底是怎么回事,則需要他自己下來慢慢查證了。

      在與明善道人道別之后,他就騰空而起,離了玄府,往衛縣回返,可遁去不過十來呼吸,忽然間,前方就有一道灼灼火芒向他閃來!

      ……

      ……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