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武俠仙俠 » 玄渾道章 » 第34章 玄廷傳詔

  • 玄渾道章 - 第34章 玄廷傳詔字體大小: A+
     
    青陽玄府,鶴殿。

      這是玄府主殿的最高處,望去如高聳之鶴首,周圍一無遮掩,只有青空一片。

      玄首竺易生站在此間,道袍隨風飄拂,他遙望著上空,看著那遮蓋在天幕之上的大青榕,言道:“你倒是省力了,留我在此獨守五十余載,不過……也快了。”

      佇立許久,他方才從上走了下來,行至一面光華湛湛的玉鏡之前,拿過拂塵只是一掃,等有片刻之后,那玉鏡表面便蕩漾了起來,過去幾個呼吸,鏡面之上憑空洞開了一扇門戶。

      虛虛霧氣之中,似有人影晃動,片刻之后,自里走了出來一名秀逸灑脫的年輕道人,他見到竺易生,恭敬一揖,口中道:“弟子拜見老師。”

      竺易生看他幾眼,微微點頭,道:“隨我來。”

      年輕道人隨他到了一間靜室內,這里擺有兩只蒲團,竺易生先是坐定,示意一下,年輕道人便在他對面的蒲團之上老實跪坐下來。

      竺易生道:“近來修行可有不明之處?”

      年輕道人道:“姚師待我甚好,有問必答,倒也沒什么礙難。”

      竺易生道:“你悟性非凡,功行上的事只是小事,我也不來操心,只我輩真修,除卻資質稟賦,道心最是重要,你要守住了。”

      年輕道人在座上一揖,肅容道:“弟子謹記。”

      竺易生道:“我已是為你安排好了一切,下個月你與檢正司的人一道,攜帶我的手令,讓諸道派配合你的查驗,這其中分寸拿捏你自己掌握。只要你完成了這件事,便能贏得足夠聲望,那樣我才好在臨走之前,把‘青陽輪’和整個青陽玄府交托給你。”

      年輕道人怔了一下,雖然這些年一直在靈妙玄境之中修行,可對外界的事也不是一無所知,一聽此言,立刻反應了過來,不由看向竺易生,試探問道:“老師此前不讓檢正司去查驗那些道派,莫非就給為了弟子鋪路?”

      竺易生淡聲道:“不錯,他們就是我留給你上位用的。”

      年輕道人沉默了一會兒,才鼓起勇氣道:“師父,那些玄修也一樣是我們的同道,師父為何要這般做?”

      竺易生向他看來,目中似有冷電閃過,道:“你是對我的安排不滿?”

      年輕道人不由一低頭,惶恐道:“弟子不敢,只是弟子心中有疑。”

      竺易生道:“我之所以如此做,那是因為彼輩不可信任,個中原因,以后你自會知曉,你只要照著我說的話去做便可。”

      年輕道人只能道了聲是。

      竺易生還待說什么,只是他忽然有所感應,目光透過殿宇往上空看去,少頃,便見一道流光自東而來,越過玄府,往西北而去,他目光一凝,站了起來,“玄廷傳詔?”

      觀州某處殘破了半邊的道觀之內,惠元武與齊羽兩人臉上都是一片欣喜。

      惠元武看著手中書信,笑道:“老齊,真沒想到,我們就是試著寫了一封書信,萬明道友居然就真的就回書了。”

      齊羽感慨道:“是啊,我也不曾想到。”

      他們所說的這位萬明道人并不是簡單人物,在諸道派中也是聲名赫赫,早年玄法興盛之時崛起那一批人中,就有此人一席之地,只是其人并沒有如許多同時期的人物一般選擇建立道派,而是選擇了閉關潛修,直到最近再有重新出現,并且公開表明不滿如今道派林立的格局。

      他們二人聽聞之后,便試著去書,并闡明自身理念,沒想到沒過幾天就得到了回應,并且這位言明,他愿意將自己所學分享給那些與他志同道合之人的。

      齊羽道:“如果有這位幫忙,那我們也不必再去勞煩張道友了。”

      惠元武一想,不確定道:“是吧。”

      齊羽搖頭道:“張道友若是愿意加入我們,想來下不難到萬明道友的指點傳授吧?可惜他還太過惜身,卻錯過了這個機會。”

      惠元武想說什么,卻又感覺無從說起,這個時候,他忽見天中一道光芒劃天而過,不由吃驚一指,道:“老齊,那是什么?”

      那道光芒能光明正大的在青陽上洲的上方飛空而過,那絕對不是什么簡單的物事。

      齊羽有些遲疑道:“那似乎是……”他心中有一個猜測,但又感覺有些荒謬。

      惠元武琢磨道:“看那個方向,似是往西北方向,平州、營州還是高州?話說,張道友此刻便是在高州吧?”

      齊羽不知道為什么,忽然間有些心煩意亂,道:“許是洲中有了什么變故,先不管這些,我們明日就出發,早日見到萬明道友為上。”

      當州守關郡,梁中道派駐地。

      派主胥鑒正召聚派中兩位與同輩玄修一同議事。

      這兩人一姓向,一人姓李,當初在建立梁中派時,兩人也是出了大力的,梁中派能在青陽上洲中有一席之地,他們二人也是功不可沒。

      胥鑒拿起一封書信,在手中晃了晃,道:“檢正司昨日又發來了一封問書,加上前面所發來的,這已是近來發過來的第四封問書了。”

      他把書信往案上一扔,“看來我們必須要給一個回復了,不然檢正司這次恐怕不會輕易善罷甘休。”

      向玄修是個脾氣比較烈的,他惱道:“有問題的人又不是只有我們梁中道派只,洪山、彌光哪一個都不干凈,可偏偏他們就盯著我們不放,這是看我們好欺負吧?”

      胥鑒倒是冷靜,道:“誰叫我們派小力弱呢,若是我們也有洪山、彌光兩位派主那樣的修為,檢正司又哪里會欺到頭上來?”

      李玄修道:“派主不知是何想法?”

      胥鑒看著兩人,道:“兩位以為我等可以退讓么?”

      向玄修一急,喊道:“萬萬不可!派主,我們一旦開了這個口子,那日后怕不得受制于檢正司?我不答應!我絕不答應!”

      李玄修也道:“派主,檢正司說是查驗魘魔,可既要采血,又要用觀想圖察看我輩心神,這是實在是太過了,能否再與他們商量一下?”

      修士精血涉及到自身安危,采血他們是萬萬不愿的,而以觀想圖察看他們心神,那等于是把自己內心的東西全都暴露出去,又有哪個修士肯這么做?

      向玄修道:“不如我們去請洪山、彌光出面斡旋,要是我們被查,下一個就是他們,在這件事上,他們應該不會坐視不理的。”

      胥鑒搖頭道:“要是以往或許有用,可這一次檢正司措辭強硬,目前看來,他們不達目的不會放手,”他沉吟一下,“看來我們必須要有所取舍了。

      “舍?”

      向、李二人心里一驚。

      胥鑒自袖子里拿出一份書信,道:“這是明善送來的,兩位道友不妨一觀。”

      “明善?”

      向、李二人對視一眼,將書信拿起來,兩人看下來后,神色都是變化不定。

      向玄修惱道:“這么說來,玄首是要我們順從他的弟子了?聽憑他弟子查驗了?”

      胥鑒道:“檢正司那邊我們不從,玄首那里我們若再違抗,那洲中將再無我等容身之處,不過往好處想,玄首這位弟子未來極可能是下一位玄首,我們若是能靠上他,這個結果卻也不算太壞。且由得他查驗,總好過讓檢正司的人來查,他是真修,也不會貪圖我們什么。”

      向、李二人這時也想不出什么太好辦法,李玄修道:“既是如此……”

      他話至一半,天中卻有破空之聲傳來,三人立刻運起心力往上觀去,可看到那一道耀目無比的金色光虹時,都是不自覺露出了驚容,在六十年前,那時洲中大戰紛起,他們也是見過一次類似的景象的。

      李玄修指著言道:“派主,這,這恐怕是……”

      胥鑒點了點頭,沉聲道:“當是玄廷傳詔無疑了。”

      李玄修再看了看,不解道:“奇怪,那個方向似乎并非是往玄府去的,而像是往西北方向的……”

      胥鑒一辨,發現果然如此,他思索許久,看向兩人道:“玄廷傳詔不去玄府,而去他處,這里面定有文章,方才議計之事,便先緩上一緩吧。”

      開陽學宮之內,曹梁看著手中那一團飄忽不定的灰黑霧沙,光是以目觀視,便覺有一股刺疼之感。

      衛學令道:“給我此物的真修曾言,此是惡金煞沙,可克制劍器,具體如何用,他說到了修士手中自會知曉。”

      曹梁道:“劍器是通透澄澈之物,容不得任何外物沾染,而這東西乃是煞氣所煉,卻是可以污穢劍器,進而感染玄修心光,雖然在斗戰之后可以設法化解,可斗戰之中卻能起到大用。”

      衛學令道:“有用就好啊。”

      曹梁此刻將心光照去,就把這一團惡金煞沙粗粗祭煉了。

      衛學令這時道:“何時方便動手?”

      曹梁思考了一下,道:“我既得此物,拖延無益,便就這幾日吧,只是學宮之內施展不開,可約他到宮外一戰。”

      衛學令應道:“好,我稍候就去安排。”

      兩人商量完畢,就從金臺之中走了出來,正要返回各自居處,卻忽覺天地驟然一亮,漆黑夜幕竟是忽然化作了白晝,兩人大驚抬頭,便見一團耀目無比的金色光團正高懸于頭頂上方,其光烈烈,盛如火陽,四方皆照。

      片刻之后,那光團之中有一道光柱落下,竟是一下將整個開陽學宮都是籠罩其中,隨后一宏大聲音隨之傳了下來,滾滾震動四方,道:“玄廷詔至,青陽玄府玄修,夏士張御接詔!”

      ……

      ……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