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武俠仙俠 » 玄渾道章 » 第28章 檢正

  • 玄渾道章 - 第28章 檢正字體大小: A+
     
    張御聽了兩人的話,他并沒有立刻答應,而是說對此事要慎重考慮一下。

      齊羽和惠元武二人也是表示理解,如此重要的事情,任誰都不可能一下接受。

      不過他們之所以敢于將自己的謀劃對張御和盤托出,那是因為他們打聽到張御是一名夏士,所以愿意相信他的人品,相信他不會將此事泄露出去。

      其實拉攏張御一起建立道派,除了看重他的實力,也有一半是因為他有夏士這個名頭,認為有他在的話,定然能吸引更多人來加入他們。

      下來三人就不再談論此事,而是說起了各地逸聞,還有各個道派之間的了得人物。

      “洪山道派的謝晃,這個人值得注意,這是派主的大弟子,據說很快就要觀讀到第四章書了,如果一旦成功,洪山道派的實力又會提升一大截。”

      齊羽神情有些凝重,一個強大修士帶來的威懾力是無與倫比的,如果他們建立起道派,那么洪山道派無疑將會是他們最大的對手,多一個第四章書的修士,對他們來說可不是什么好事。

      惠元武相比較下來就樂觀的多,“想這么多干什么,說不定他早就能觀讀到第四章書了,只是顧慮太多,才不敢踏出那一步罷了。”

      齊羽想了想,贊同道:“這也是有可能的。”

      至于那謝晃是出于何種顧慮,又為什么不敢踏出這一步,他們兩個人卻沒有明說。

      張御也沒有去多問,這明顯是兩人有意透露給他的,想要知道這里的答案,那么唯有答應與兩人一起建立道派。

      在此與兩人又攀談了一會兒,他便告辭離去。

      等回到了飛舟之上,他開始認真在思索起這件事。

      兩人想法其實很好,我無法從正面打倒你,那么我就加入你,然而再想辦法從內部擊敗你。

      這樣不止可以避免太多因為同道相爭引起的傷亡,且還完美的繞開了上層的掣肘,玄首也不會為此來說什么,軍府和洲府也只會以為是玄修之間的內斗。

      只是這里面還有一個疑問,他畢竟對兩個人不熟悉,那么兩個人所說的話究竟是真是假?

      他們是真的準備在此事成功之后完成自己的諾言,還是準備以這個名義為借口,從而聚攏起一批人來,并從里面獲得自己想要的東西?

      就算他們真是這么想的,可人隨著局面發展,人也是會隨之而變的,面對龐大利益,有幾個人能經得住誘惑,屆時他們真會舍得放手么?

      這一切都很難說。

      除了這些之外,還有一個關鍵的問題。

      那就是法理。

      雖然沒有明確的律令規定,但實際上天夏是不承認道派的。

      所以現在的道派,只是在玄修之間存在,在某些事務官吏口中存在,但放到洲府、軍府之中,就從來沒有真正存在過,在任何往來文書和卷宗上都是找不到的。

      軍府、洲府與玄修合作時,文書上從來都是以玄府的名義,同樣也是不存在什么道派的。

      兩府在文書往來上就如此謹慎,那么什么時候青陽上洲出一個律令,說是要禁絕道派,那他一點也不會覺得奇怪。

      這是一個跳下去就無法脫身出來的大坑。

      便不提這個,光說他身為夏士,又是正經的玄府玄修,自然也是不可能去加入什么道派。

      所以他與這兩位是注定走不到一起的,但是這兩個人的想法,從目前看來還是值得鼓勵的,他可以有限度的幫助這兩個人,可卻不會完完全全的去相信他們。

      倘若這兩位真把這件事做成功了,并且完成了自己的諾言,那是最好,若是他們有所猶豫或者產生了別的心思,那么就由他來推動那最后一步。

      在有了決定后,他就沒有再去多想這件事。

      今日的午飯,依舊吃的是青曦烹煮的飯菜,她的廚藝似乎比昨天還好了一點,她還提出去品嘗一下各州的美食,這樣她可以通過觀摩學習,做出更合張御口味也更為豐富的菜色來。

      張御欣然同意了,他并不拒絕在嚴苛修煉之中享受生活,況且他還有剩下八天的休沐日,既然有小型飛舟,那不妨在青陽上洲內游覽一番,在品嘗一下各地風味美食的同時,順便還能觀賞一下各地的風光景物。

      不過在此之前,需先給惠、齊二人一個明確回復。

      第二天,他再次來到流觴閣,將自己的想法說了一下,并著重強調,只要是不違反天夏律令的事,他可以出手幫忙,但他身為玄府玄修,是不會加入任何道派的。

      待他走后,惠元武道:“老齊,你如何看?”

      齊羽嘆了一聲,道:“張道友現在是開陽學宮的教長,又是一位夏士,哪怕他不去修行,也有著更好的出路,也難怪他不愿上我們這艘船。”

      惠元武搖頭道:“我覺得不是這個緣故,似乎是張道友心里不太認可我們的做法。”

      齊羽低頭想了想,隨即抬起頭來,目光堅定道:“我知道,我們的計劃中雖然有很多不妥當的地方,可這是目前最好的做法了,而且我們還可以慢慢改正,但如果不是去做,那就永遠不可能成功。”

      惠元武較為豁達,道:“別去想這個了,至少張道友還愿意幫我們。”

      齊羽點了點頭,道:“那就如此吧,有些事也是勉強不來的。哦,對了,剛才忘了提……”

      他拿出一枚放有洗心丹的丹瓶,道:“你什么時候再見到張道友,幫我把這個贈給他吧,畢竟我們是請他來幫忙的,不能讓他覺得我們失禮。”

      惠元武將丹瓶收了起來,道:“好,下次碰到他我再給他。”

      同一時刻,密州檢正司司署之內。

      鄭糾正在翻看各地檢正司送報上來的公文,這時從副來到面前,抱拳道:“司查,人已經拿到了。”

      鄭糾放下公文,道:“證實他身上有魘魔了么?”

      從副道:“的確有,我們先前的探驗沒錯,”他冷笑一聲,“這人被抓之前還說什么自己身玄府玄修,我們無權緝拿他。”

      鄭糾坐直身軀,雙手分開擺在臺案兩側,道:“我記得沒錯的話,他是梁中道派的人?”

      從副道:“是的。”

      鄭糾目光深沉,道:“魘魔的出現,從來不會只有一例,這個道派里面一定還有人有問題。”

      從副提醒道:“司查,梁中道派有一百多名玄修,雖然大多數是低位,可是門中還有三位中位,派主胥鑒更是有名的能手,十分難對付,他們可能還有真修的法器護持駐地,如果要強行沖進去檢查,動靜太大不說,萬一驚動那位竺玄首,事情就不好辦了。”

      鄭糾神情轉冷,哼了一聲,道:“現在那些道派的修士,完全不肯接受我們查驗,可偏偏又自身出了太多問題,這件事不能放任,不管多困難我也要查下去!”

      這時外面跑進來一位隨侍,躬身道:“司查,主事喚你過去。”

      鄭糾對著從副關照道:“等我回來再安排。”

      從副揖禮而退。

      鄭糾整了整身上的衣袍,就出了公堂,沿著走廊往主事府而來,走了一段路后,到了門前,不由站住了腳,里面傳出來一個老者的聲音道:“進來吧,別站在那里了。”

      鄭糾再是一整衣冠,跨過門檻,踏步入內,堂上坐著一名六旬上下,身著府正公服,頭戴獬豸冠的老者,此為現如今檢正司的司主薛治,其人目光一直半瞇著,面上表情似笑非笑,讓人很難捉摸到他的心思。

      鄭糾上來一抱拳,道:“見過主事。”

      薛治道:“喚你來這里,是你上次呈上的報書,蒙監御使已是看了,有鑒于近日形勢,使君已是同意你的作法,你可以去放手一為了。”

      鄭糾心中一震,躬身道:“是,屬下定會辦好此事!”

      薛治道:“你的能力我放心,但是你要拿捏好分寸,我們縱然遭人恨,但也要恨的有意義,事情辦成了,別人怎么恨我們都沒關系,平白讓人恨,你答應么?我不答應,想來你也是不肯答應的。”

      鄭糾一低頭,道:“是屬下無能,讓主事為難了。”

      薛治道:“我不為難,我為難什么?只要站住道理,我說話就理直氣壯。”他自上方走了下來,拍了拍鄭糾的肩膀,飯要一口口吃,別想著一口氣全吃下去,把自己吃撐了。”

      鄭糾道:“屬下懂了。”

      薛治看他一眼,道:“真懂還是假懂?”

      鄭糾果斷道:“真懂!”

      薛治拿回手,負袖看向堂外,道:“最近絮兒問起我,說你怎么總不著家,抽個空回家看一下吧,處理不好內宅,你又怎么處理的好外面的事?”

      鄭糾道:“是,岳父。”

      薛治看了看他,嗯了一聲,“看來是真懂了,”他一揮袖,作驅趕狀,“行了,我這里沒留你的飯,你自己回去吃吧。”

      薛治道了聲是,躬身往后退,到了門檻前,才是豎直身軀,轉身出來。

      到了外面,他松了口氣,感覺背后不自覺出了一些冷汗,薛治盡管是他的岳父,可面對其人時,他總感覺到有一股無形壓力。

      他定了定神,回到了自己的公堂內,才是一腳踏進來,從副就迎上來道:“司查,方才報上來的文書,這里面涉及到一位名叫張御的玄修,似是司查上次要求查找下落的人。”

      鄭糾接過來一看,道:“此人在開陽學宮任教長?”

      從副道:“是的。”

      鄭糾看了下去,下面是關于張御到達開陽學宮的一系列評述,里面詳細記下了他與唐馳之間發生過一場斗戰,還有幫助駐守營地處理來犯之敵人的記錄。

      從副見他看得認真,道:“司查,我們是不是要……”

      “等一下。”鄭糾對他做了一個手勢,他往前走了幾步,過了一會兒,猛回頭道:“準備一下,我親自去見他一面。”

      ……

      ……

      :。: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