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武俠仙俠 » 玄渾道章 » 第24章 封鎖

  • 玄渾道章 - 第24章 封鎖字體大小: A+
     
    張御隨著那軍士經過一道道嚴密關驗,最后來到一處位于山腹深處的金屬與血肉相結合的造物建筑之內。

      這是這座駐守營地的主營所在,自外看來,其外型整個就如一個放大的鯪鯉,上面是一片片光滑緊密的金屬甲殼。

      那軍士上前通稟了一聲,他就被請入進去。

      到了里面之后,他目光一掃,見寬大的內廳之中已然來了不少人,除了湯營管外、負責此次學宮歷練的馮學令,還有今回隨同到來的十余名軍府軍士,此刻都是坐在這里,毫無疑問,一定是有意外事情發生了。

      在與眾人見過禮后,他也是在座中坐下。

      湯營管道:“既然人都到齊了,那我把情形大致說一說。”

      他拿出一封文書,放在身前案上,道:“兩天前,西北面最遠端的駐守營地傳信過來,說是疑似有一小隊不知來路的敵人往我等這處過來,看去意圖是由此進入青陽上洲之內。

      我們懷疑這是泰博神怪,因為以往每隔一段時間,這些神怪都會試圖繞過北方戰場,派遣小隊從西北面繞道過來,我們與他們交手的次數極多,不過這一次有些不一樣。”

      他對自己的從副示意了一下,后來站了起來道:“這一次情況有些嚴重,前面三座營地派遣出去攔截探查的人都是不見了影蹤。”

      他走到前方,在那里懸掛的大幅輿圖上用朱筆畫了一道線出來,眾人看過去,很明顯可以看出對方是由西北往東南方向移動的。

      湯營管此時也是站起,用筆在路線的用力末端點了一點,肅然道:“我們就在這個位置,我們也是駐守在這里的最后一個營地,如果我們不能在這里截住他們,那么他們就有可能突入洲中。”

      在座大部分人都是露出嚴肅之色,青陽上洲內雖然有大青榕護持,但主要防備的是濁潮和一些高層次的力量,對于相對低層次的生靈,這就需要他們自己來解決了。

      以這些神怪的力量,哪怕只是一個,也足以在后方造成巨大的破壞,更麻煩的是,很可能還會留下什么更深層次的隱患。

      湯營管看了看張御,又看了看馮學令,肅聲道:“兩天之內,前面三座營地失蹤了十八名精銳披甲軍士,這次到來的敵人可謂十分棘手,我們營地的力量并不比前面幾個駐守營地強多少,就算派遣人手出去,恐怕也是一樣的結果,所以我們思來想去,這次只能依靠貴學宮的幾位玄修出手了。”

      馮學令考慮了一下,看向張御,道:“張教長,不知你的意思是什么?”

      張御一思,道:“最后一個消息什么時候傳來的?”

      從副回道:“是一個時辰前通過一路上的設立照壁傳光送過來的消息,那時來人應該剛才前面一座營地的守戒范圍內穿過,如果他們速度不變,那么在今日早上或者中午時分就有可能經過我們的營地。”

      張御道:“關于這些敵人,此前可有什么詳細一點的判斷么?”

      前面幾個營地既然與來敵接觸和交戰過,就算軍士失蹤了,那么不可能一點線索都沒有留下。

      湯營管道:“從留下的戰斗痕跡看,來人應該也是一支小隊,最多不會超過三人,而且應該屬于高等神怪,但不排除里面有異神存在。”

      馮學令有些奇怪道:“泰博神怪會和異神合作么?”

      異神和泰博神怪雖然都是青陽上洲的敵人,但是彼此不是一個來路,利益訴求也不同,甚至兩者也是有嚴重沖突的。

      從副道:“之前雖然沒有見過相類似的事情,但不排除這個可能,尤其是現場還有神性力量的殘留。”他又看向張御,“抱歉了,張玄修,照壁傳光所能表達的內容有限,我們現在所知道的就只有這些了。”

      張御看向眾人,道:“這件事就交由我來處理吧。”

      現在青陽上洲正和泰博神怪戰爭之中,雖然洲中內部較為安寧,可實際上北方的戰事從來沒有停過,若是有需要的時候,每一個玄府修士都是有可能征調去戰場之上,且他身為夏士,這件事也自是責無旁貸。

      他站了起來,抬手一禮后,就行步往外走去。

      湯營管這時道:“張教長,聽聞加入學宮不久,是不是還沒有‘觀察者’?”

      張御道:“是如此。”

      湯營管鄭重道:“雖然我知道你們修士并不見得一定需要那東西,但還是要提醒一句,千萬要小心了,從現在開始,營地會全力配合你,你需要什么可以隨時和我的人說。”

      張御點了點頭,就在先前那名軍士引路之下走了出去。

      他走了之后,座中一名軍士雙手扣緊,擺在案上,開口道:“也不知道張教長他們這一次能不能阻擋這支泰博神怪。”

      馮學令冷靜言道:“從小規模斗戰上說,修士毫無疑問是勝過披甲軍士的,張教長雖然進入學宮的時間不長,但他實力不俗,且還有周、常兩位教長相助,應能與敵一戰,如果他們也攔不住,那么只有好請那些道派出手了,盡量把來敵阻截在洲疆之外,我稍候就去安排。”

      在座之人大多數都是點頭,倒不是他們不信任張御,而是但凡涉及到洲中子民的性命安危,任何事情都要有一個后備方案。

      湯營管考慮片刻,道:“可以稍等一下,相信很快就會消息傳回的。”

      眾人相互看了看,都是點了下頭,下來他們一個也不曾離去,都是坐在這里,默默等待著結果。

      營地之中的變化,也是引起了一些學子的注意,尤其是每日獵殺直接取消,隨行軍府軍士也是一個不見,這很明顯是出了什么事了。

      不過經過一月磨練,他們已經不是最初時候的樣子了,也是學會了忍耐和服從命令,每個人都是規規矩矩待在宿處之中,沒有出來胡亂打聽的。

      張御回到宿處后,立刻把周、常二人喊了過來,并把事情告知了他們。

      常姓修士嘿然一聲,道:“還不是要靠我們。”

      周姓修士謹慎道:“張教長,不知道我們具體該如何做?”

      張御道:“稍候我自有安排,只是我有一件事想提醒兩位,雖說湯營管等人認為這可能是泰博神怪,可他們自己也無法確定,既然這樣,那來敵說不定是在模仿泰博神怪,讓我們產生某種錯判,故而我們也不能大意。”

      周、常二人都是點頭。

      張御又道:“這些來敵之前到來的速度未必是真正的速度,在這最后一段路很可能全力爆發,故兩位回去準備一下,我們稍候便就出發。”

      周、常二人一拱手,便就下去準備了。

      半刻之后,張御三人就各自乘坐一駕寒江蟲離開了營地,這么做一來是為節省心力,二來也是不讓敵方分辨出他們真正的身份。

      到了外間之后,張御關照周、常二人稍候各自負責一片空域,并告訴過他們,一旦遇到敵人,立刻發出訊傳,不要硬拼,盡量等待他人來援。

      兩人得了吩咐之后,便是各自分開行動。

      張御駕馭寒江來至于高空之上,負責自己守御這一片空域,他看向前方無盡荒原,在濁潮影響之下,他無法望到太過遙遠的地方,不然只靠他一個人就能監察這一片地界了。

      至于對方會不會采取繞道的方式,那基本不用考慮。

      來敵為什么非要冒著被駐屯營地發現的風險也要走這條路線?這不是沒有原因的,曠野之中遍布著各種危險生靈,其中也有不少異常強大的,譬如之前見過的那“棄生魔魚”就是一種,若是肆意橫穿過來,那很可能就會一頭撞上去。

      而駐屯營地這條路線縱然也有這些東西,可是每過一段時間軍士就會進行適度的清理,故而走這里是最為穩妥,也是速度最快的。

      只要看好這片區域,那就是守住了道路。

      此時遠處的荒原之上,正有兩道疾光正在急速向前飛馳著。

      這是兩個人形巨人,他們身上全被晶玉狀的物體所覆蓋,面上也是一對赤紅色的晶眼。

      一個冰冷的聲音忽自一個晶玉巨人身上傳出,即便在高速飛馳中也能清晰傳到同伴感官之中:“前面就是最后一個營地,要是遇到青陽的披甲軍士,如前幾次一樣,直接殺死,盡量不要多作停留,進入環護帶就安全了,那里幾乎沒有任何駐守軍卒。”

      就在這時,兩人前方忽然出現了一只寒江蟲,那晶玉巨人眼中一閃,道:“注意了,是青陽的造物,消滅它。”

      說話之間,他身軀驟然一疾,化作一道泛著七彩的晶色光芒直接沖上去,砰的一聲,整個寒江蟲頓被撞得爆碎,無數甲片和金屬從空中散落下來。

      然而令晶玉巨人詫異的是,寒江蟲里并沒有看見人影。

      周姓修士此刻正立在一旁,他正被一團盤繞的蛇影裹在其中,整個人完全隱沒入了大氣之中,他看著那晶玉巨人,目中驚異萬分。

      “這是……玄甲?”

      這個時候,那晶玉巨人那雙赤紅色的晶眼一掃,忽然轉過頭來,盯到了他的身上。

      周姓修士頓時一陣悚然,之前在道派時他曾試過,在被觀想圖籠罩的時候幾乎沒人能發現自己,而對方……莫非能夠看到他?

      ……

      ……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