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武俠仙俠 » 玄渾道章 » 第220章 距離

  • 玄渾道章 - 第220章 距離字體大小: A+
     
    由于需要重新改造烽火臺,所以光燁營在這里停留的時間會比較長,這也使得都護府和玄府上下能夠從容安排諸多事宜。

      “玄首,這是要求返回本土的弟子遞交上來的申書,我已做過了篩選。”

      張御從項淳手中接過一本名冊,上面大概有三百來個名字,其中各地分府和本府的人都有,其中有五十人被圈畫了出來。

      只是玄府作為護持都護府的存在,不可能一次讓這么多人離開,只能是分批前往,而且時間間隔不能太短。

      項淳擬定的條件,一些年紀較大的,在修行上也無有什么潛力之人,可以第一批走,并且沒什么要求,因為玄府也不指望他們能夠回來了。

      而年輕弟子,允許你去本土增廣見聞,但是必得在兩年之內回返,這是寫進文冊中的,你不遵守,除非直接叛府,不然也不會有玄府再接納你。

      張御看下來后,他并沒有去做什么改動,對于玄府內的情況,項淳比他更是熟悉,所以瀏覽一遍后,便提筆在上面勾準。

      項淳收起名冊,道:“玄首,都護府那里發來函書,那一位想見你一面。”

      張御知道他說的是誰,道:“可以,告訴她我在這里等她。”

      項淳一拱手,就退出去了。

      張御則是從旁拿過一封下面呈遞上來的貼書翻看起來,這是范瀾遞交上來的,這里面說的是另行請派一些經驗豐富的玄修去往本土玄府修業,好把六十年中缺失的功課補回來。

      他也是認同這個看法的,并且已經在著手準備了。

      六十年過去,玄府之中法門肯定也有了相當大的變化,因為章印這東西本就是人總結開發出來的,是一代又一代前人經驗的匯聚。

      所以理論上說,玄修越多,道路也就越多,大道之章上所擁有的變化也同會因此而增加。而且本土“玄、渾”并立,并非只有一條路可選,這里面可以探討的東西就更多了。

      可惜的是,東廷玄府因為當年一戰損失了太多東西,這六十年下來,玄法上面不但沒有任何進展,反而還衰退了許多,若不是后來找回了章印,恐怕連六十年前的水準都達不到。

      而東廷玄府若想要拉近與本土之間的差距,這件事也是勢在必行的,也需要在出發之前盡快安排好。

      在他看了幾封貼書后,門外役從道:“玄首,都府的人到了。”

      張御抬起頭,對外言道:“既然來了,就進來吧。”

      大門一開,役從做了一個請的手勢,雅秋女神便大步自外走了進來,到了堂中站定后,就對座上行了一個天夏禮。

      張御在座上還有一禮,道:“坐下說吧。”

      雅秋女神站著沒動,她姿態放的很低,微微躬身道:“張玄首,我這次想送楊瓔去往內陸看一看,她的祖父生前最希望的事就自己的子嗣后代能回到天夏本土,只是那邊畢竟不是都護府,我也無力保護她,若是有什么事,懇請玄首能稍加照拂。”

      張御心下一思,道:“這件事我可以應下。”

      雅秋女神感激一禮,道:“多謝了。”

      張御道:“楊衛尉雖是你的后輩,但同樣也是我的學生,只要不去做違背天夏律令之事,能幫的忙我一定會幫,所以你不必謝。”

      雅秋女神道:“玄首身邊有一只幼年豹貓?”

      張御點了下頭。

      雅秋女神將一枚泛著靈光的寶石拿了出來,走上幾步,放在案上,她道:“這枚東西,就算是我贈送給它的吧。”

      張御看了一眼,不難察覺到里面蘊藏的一縷靈性與妙丹君十分相契,他對雅秋女神道:“多謝了,我收下了。”

      雅秋女神再躬身行了一個天夏禮后,就退出去了。

      張御伸手拿起寶石,將之收了起來。

      在雅秋女神現身之后,一直有人奇怪,為什么她身為一名異神要投向天夏。

      可他以為,不需要問什么。

      這不是理所當然的么?

      看看那些異神的下場,自然就明白了。

      在將案上所有貼書看過后,他坐了一會兒,隨后站了起來,通過事務堂的廊道,一直來到了位于啟山之中的庫藏內。

      這里擺放了很多玄府近來收繳上來的神像古物。

      這全是這一月內重建后的神尉軍收繳上來的。

      事實證明,神尉軍這支力量若是運用好,對抗周圍的靈性生物和異神根本不是問題。

      他把玄玉拿起,放在一旁的石凹槽上,片刻之后,這些東西上面的金紋鎮符便就逐漸消散,隨后在此盤膝坐下,片刻之后,就有一縷縷的熱量從某些古物神像之上向他傳遞過來。

      在天夏本土他不知道是否能像過去一般收獲到源能,所以他在離開之前,要盡可能的積蓄足夠多的神元。

      此刻另一邊,蘇芊在收到秋苒的申書后,就親自帶隊,在安山附近游走了一圈,不過她并沒有貿然深入密林,只是就近觀察了一番。

      而就在她準備回返飛舟的時候,卻被趕來的霍治攔下了,后者明言,想向她討教一番。

      蘇芊挑眉道:“你要想我挑戰?”

      霍治語聲誠懇道:“蘇校尉不要誤會,我這次來并非是來挑戰的,只是聽說你們光燁營穿戴的也是神袍,所以只是想試試看,我與你們之間到底有什么差別。”

      蘇芊拒絕道:“我不會和你比的。”

      霍治訝道:“為什么?”

      蘇芊道:“不為什么,軍中禁制私斗,這軍法在此,我身為校尉,一營之長,自不會帶頭違反。”

      她雙臂環抱,身后長發飄揚,“只是我這么說你肯定覺得不服氣,霍副尉主,我可以明確告訴你,如果是現在你的和我比,那將是一場極不公平的戰斗。”

      霍治鄭重問道:“是因為你比我多了一層外甲么?”

      蘇芊道:“不止這個原因,我對現在的你一清二楚,而你卻對我一無所知,身為一軍主將,你應該懂得知己知彼這句話,如果在發起斗戰之前你連你的對手的大致情形都不知曉,那所謂的戰斗就是一場兒戲,我可沒有興趣陪你玩這種游戲。”

      就在兩人說話之際,她的身外漂浮著一團如同星屑匯聚的人影,那是阿沫,是她的觀察者,但是除她自己之外,沒有人這個奇異生靈。

      而通過阿沫的觀察,現在霍治身上的許多的東西都是不知不覺暴露了出來,包括的靈性厚重程度,大致能發揮出什么樣的力量,速度和反應程度處于哪個層次,大概會偏向于什么樣的戰斗方法,又有著什么樣的缺點和破綻,她此刻都是一清二楚,甚至比起霍治本人還要了解他。

      而有了這些,她哪怕不披上沖陽玄甲,只靠著身上這層神袍,也可以于一瞬間制服其人。

      這并非是單純實力上的壓制,而是霍治從戰斗理念到戰斗方式、從察敵手段再到身上所披的袍甲,都落后她太多了,而且是全方面的落后。

      正如她所言,兩人真要斗戰,對她而言那就是一場游戲。

      霍治想了想,誠心請教道:“蘇校尉是說熟悉我,而我們才是第一次見面,校尉是有什么特殊的觀察方法么?”

      蘇芊看他一眼,思索了一下,畢竟是天夏同袍,她還是決定多說幾句,道:“霍副尉主,你反應不慢,不過你得到神袍還沒多久,與你契合度不高,靈性力量并不能完全發揮出來,最重要的是,你依舊習慣用原本自身的感官去判斷事物,還不曾學會運用靈性力量去觀察你的對手。”

      霍治深思了一下,當他想再度開口的時候,卻愕然發現,蘇芊聲音居然從自己身側傳了出來,可其本人明明還站在自己的身前。

      他不由一凜,在這一瞬間,他居然無法判斷出對方真正身處的位置,也不知道到底哪一個才是自己的錯覺。

      “霍副尉主,在你還沒有糾正這個習慣之前,你還不具備和我斗戰的資格。”

      霍治此刻發覺,那聲音又來到了自己的另一邊,在知曉了自己的錯處在哪里后,他便立刻試著去改正,當即降低原本的感官,而運用靈性的力量去感知,可這一看下來,不由神情一凜。

      他的面前,只剩下一個空蕩蕩的山頭,而蘇芊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離開了,可其人聲音卻是依舊在四處回響著。

      “霍副尉主,我和你之間的差距,是六十年的差距,希望你能盡早追上。”

      霍治一抬頭,見上方那一艘銀色飛舟驟然一疾,就劃空飛去了。

      ……

      ……

      ()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