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武俠仙俠 » 玄渾道章 » 第219章 泊舟

  • 玄渾道章 - 第219章 泊舟字體大小: A+
     
    蘇芊在與玄府一眾人等談過話,就又轉去與都府的諸官吏會面。

      在她離開之后,項淳對張御道:“玄首,此次到來之人,沒有一個算得上是真正的玄修,而且那蘇校尉也是語焉不詳,這里面是不是……”

      張御道:“只要是天夏人,不必太過區分來者是玄修還是尋常人,況且本土望見烽火臺后,也是來救援我們了,不是么?”

      項淳道:“我只是有些擔憂。”

      張御看了看他,道:“我知道項師兄在擔憂什么,不過例來大勢變動,絕非個人之意愿可以違逆,除非能以一人之力改天換地,所幸我輩修士,也并不是無此上進之路,只要道心不移,余者紛擾,又有何懼?”

      項淳點了點,感慨道:“玄首說的是,是我心胸狹隘了。”

      張御看了一眼在上方盤旋,似在守御這一方疆域的玄龍,道:“回去吧,準備一下,看有多少人要離開東廷,一同返回本土的。”

      而另一邊,蘇芊在面對都府之人的時候,顯然就沒有對待玄府諸人那么熱情了,她本人只是在露了一面,禮貌交代了一些話后,具體的事情就交由自己的副手去與治署接觸了。

      都護府本還準備給她安置一個住所,不過被她婉言謝絕了。

      這倒不是她看不上,而是天夏軍中有定規,凡是軍中將領,不得命令,不得在任何地方治所內留宿。

      她要是不嚴格執行,那么隨營監軍有權立刻將她拿下,并令副尉接替整個光燁營的指揮。

      所以她與都護眾人別過之后,眉心之中光芒一閃,一身優美的銀色甲胄就又重新覆蓋到了身上,她足下只是一點,飛升上天,就又重新回到了屬于自己的那艘銀光飛舟之上。

      待雙足站在了踏臺之上,飛舟上有一道門戶螺旋狀移開,她便走了進去。

      到了里面之后,霎時有陣陣氣霧飄起,將她整個裹住,片刻之后,她身上外甲如溶解般分開,又一次回到了眉心之中。

      再是過有一會兒,那氣霧方才散去。

      這是為了隔絕各種微小生靈和不屬于自身的氣光聲色,也并非單純只是為了清理,而是天夏諸軍在長期與外敵交戰后所總結出來的必要步驟。

      她沿著長長的艙道往前走去,飛舟之中有不少軍卒和隨從,見她回來,立刻靠壁站立,紛紛恭敬行禮。

      她目不斜視,一直來到了位于舟首部位屬于自己的營艙之內。

      這里布置十分簡單,除了必要的休眠和坐臥部分之外,只是邊門上掛了幾個護符和一個墜著長穗的赤色蟬翼結。

      她可不像那些軍將世家出身的人,非要把自己的營艙布置的舒適愜意,華麗美觀,只要簡單實用就夠了。

      她走到艙室中間一個光柱之下,伸手按在了高立案臺處一枚弧線優美的白玉之上,頃刻間,就有許多畫面映入了她的腦海中。

      她現在看的東西,是六十年前東廷都護府最后一次送遞來的文卷和名冊,里面大部分都是關于都護府上層人士的記載,不過涉及到玄府,卻是只有最為簡單的名姓和職位,具體信息一概無有。

      這是因為玄府是歸于玄廷統屬,屬于禮制上的最高位,但凡玄修的文冊,都不是軍府或者政署可以隨意調用查閱的。

      除非是涉及到嚴重的叛謀之事,不過這也需要事先報于玄庭知曉,得允準之后,才能調看。

      此前往東廷來的時候她就看過了這些文冊,不過也只注意了一下玄首,其他人只有一個名字,也沒有形貌,她也懶得去記。

      只是她這時翻閱了一下,卻發現這里面沒有張御這位代玄首的名字,說明這位是在這六十年中成長起來的。

      她想了想,喚了一聲:“阿沫。”

      “我在。”

      一個清脆而平和的女聲出現在了她身旁,隨之一同出來的,是一道如由星屑聚合的人影。

      這是她的觀察者,負責在戰斗之時觀察她自身無法注意到的人或事物,甚至是敵人的破綻。

      蘇芊問道:“阿沫,你能看出那位張玄首力量層次么?”

      阿沫清脆的聲音在艙內回響著,道:“那位玄首的氣息較為深邃,收斂的很好,難以觀察到什么,初步推斷,應該是一位中位修士。”

      蘇芊點點頭,絲毫不覺意外。

      東廷都護府是百年前層級較高的大都護府,巔峰時期中位玄修的數目曾達到二十名,甚至還有過高位修士的蹤跡。

      能統御這樣的玄府,那么玄首至少也是一位中位修士。

      她又問道:“其他人呢?”

      “沒有了。”

      “嗯?”蘇芊有些意外,“什么?”

      阿沫語聲平和道:“除了這一位張玄首,沒有一個人達到中位修士的層次。”

      蘇芊先是訝然,隨即沉默了下去,她能想到這是為什么。

      “校尉。”

      隨從的聲音在艙門外響起。

      蘇芊問道:“什么事?”

      “校尉,方才副尉拿到了都護府遞送過來的卷宗,里面有這六十年里發生的大事,我們稍加整理了一下,請校尉過目。”

      蘇芊道:“拿進來。”

      艙門打開,一個女隨從抱著一沓文冊走了進來,不過其人對于站在一旁的“阿沫”卻似并無察覺,在把文冊放下后,她恭敬一禮,就退了出去。

      蘇芊把卷宗打開看了起來,這里面記錄了東廷都護府這六十年來主要事機,大致翻了下來,她對東廷情形已是大致有了一個了解,她嘆道:“這東廷都府,能堅持下來還真是不易。”

      不過她也留意到,卷冊最后一段是新加上去的,主要記錄的,就是代玄首張御所做的事。

      在東廷都護府苦苦堅持了六十年后,還是遭遇到了幾盡面崩塌的局面,最后完全可以說是張御以一人之力硬生生給翻過來的。

      蘇芊合起卷冊,她站了起來,把手一揮,面前的艙壁似如化開一般消去,下方的瑞光城、遠處地陸山川,以及遼闊的海面一下呈現于眼前。

      隨后她又望到安山方向,可以看到,在那之后是無邊無際的地陸,迄今為止還是被濁潮籠罩著,似是披著一層神秘的迷霧。

      她看了卷冊上的描述,心中對那里充滿了好奇,很想去那里一探究竟。

      可即便是光燁營,在沒有指引的前提下也無法深入濁潮,而且軍令也不容許她如此做,所以她只能遺憾放棄了。

      此刻瑞光內城臺地的望夏臺前,一個戴著眼鏡的嬌俏少女站這里,她的頭發只是在后面隨意一束,手臂上抱擱著一塊光潔玉板,她時不時在上面點點劃劃,隨后拿紙上來一按,就形成了文字,再分發下去。

      她的身邊,還站著不少治署的事務官吏幾名泰陽學宮的師教。

      柳光此時也在其中,他看了看少女手中的玉板,認出這種東西當是名為“拓玉”,本來應該只有玄府的玄修能使,沒想到現在軍中也用上了。

      少女在諸人陪同之下在望夏臺內部走了一圈后,出來對眾人道:“這座烽火臺已經是百年前的老物了,需要再重新加固和修繕一下,哦,不必用貴方的財貨,我們帶來了不少物資,用多了也沒關系,嗯,都是可以回頭補報的。”

      一名事務官吏聽到這句話,試著問了一下,才知道失落在外的都護府要是守土用功,不但不用不補稅,天夏本土還回給予一些補免,不過并非是金錢形式,而是幫忙替換各種落后的生產用物,而停泊港口、礦場、工坊之類的東西也一樣是包含在內的。

      少女看著烽火臺,拿筆支了支自己的下巴,道:“對了,這里還需另行建立一個‘望儀’。”

      柳光開口問道:“什么是‘望儀’?”

      少女道:“一下解釋不太清楚,大致可以看作是在濁潮之內傳訊的橋梁。比如青陽洲從看到東廷烽火,再到我們來到這里,用了整整六十六天,這是因為濁潮影響,我們不得不反復調整方向,可要情勢危急,那肯定是來不及的,但是有了‘望儀’的話,那最快的飛舟,來這里或許只需要幾天時間。”

      柳光點頭道:“那是要建一個。”

      少女抬手一遮頂上的光芒,看了看遠處的乞格里斯峰,“不過以整座高峰為烽火臺還真有意思,應該是當年郭大師的手筆了。”

      說到這里,她又似記起什么,道:“唔,還有,我們要建立一個天舟泊臺,用于停泊我們所有的飛舟,”她纖指向前一指,“我看那里就不錯。”

      眾人望了過去,見那是安山方向,那事務官吏猶豫了一下,道:“那是安山,在那里有不少土著,還有不少異神。”

      少女道:“沒關系,我可以遞申書,讓光燁營幫忙清理一下。”

      “光燁營很厲害么?”一個童聲忽然傳出來。

      少女低頭一看,見識一個十歲不到的小童,不自覺托了托眼鏡,小孩子?

      她奇怪道:“怎么會有小孩子在這里啊?”

      小童身邊隨行之人不悅道:“無禮,這是大都督。”

      “大都督?”

      少女嚇了一跳,大都督從階位上來說,可是比蘇芊還高一級,她手忙腳亂的放下東西,萬福一禮,道:“秋苒見過大都督。”

      楊玨道:“不必多禮。”他看著那些懸浮在天空之中的飛舟,眼中露出好奇之色,指著道:“那里,我可以上去看一看么?”

      秋苒遺憾道:“恐怕不能。”

      在看到楊玨露出失望之色后,她又狡黠一笑,道:“不過大都督若是以都府的名義慰撫光燁營的將士,那就另當別論咯,他們總不會攔著你上去,對吧?”

      ……

      ……

      :。: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