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武俠仙俠 » 玄渾道章 » 第202章 秘府

  • 玄渾道章 - 第202章 秘府字體大小: A+
     
    都護府的治署大廳內,鄧明青、姚弘義、托洛提,朱闕,以及一個戴著銀色面具的人站在環形廳的臺階之上。
      
      姚弘義道:“他們答應了我們的條件,但是說在簽貼之前有一個要求,需要我們讓城中不愿侍奉神國的天夏人離開,讓他們去海外諸島生存。”
      
      鄧明青淡聲道:“和我們談條件,他們的倚仗是什么?”
      
      托洛提往都督府那里看去,道:“我能感覺到,那里有一個強大的神性力量存在,應該有一位神明在庇佑他們。”
      
      鄧明青看向朱闕,后者回答道:“尉主,他說得沒錯。”
      
      鄧明青想了想,道:“托洛提神,你和朱闕合力,能壓制住這位神明么?”
      
      托洛提道:“我這個身體才獲得沒多久,雖然身軀的來源不錯,但還需要再過幾天才能適應并擁有足夠的力量。”
      
      朱闕回答道:“尉主,那個神性力量非常強大,如果我一個人,現在并沒有十足的把握。”
      
      鄧明青知道朱闕的意思,他才剛和戚毖戰過一場,實力也還沒有恢復,很多手段都還用不出來,他又看向那個戴著銀色面具的男子,道:“那么銀先生,你的意思是什么?”
      
      戴面具的男子道:“我覺得可以答應他們。”
      
      鄧明青道:“可以說下理由么?”
      
      戴著面具的男子面朝著空曠的環形廳,略帶磁性的聲音響起道:“諸位不要忘記我們的第一目的,那是建立我們的神國,我們需要的是能夠服侍我們,順從我們,膜拜我們的信徒,那些純粹的天夏人是不會崇信我們的,也不會真正受我們控制,我們讓他們走,反而更有利用統御余下的人。”
      
      托洛提很隨意說道:“那還不如把他們殺死,讓他們成為祭品。”
      
      銀色面具的男子看著他,道:“獻祭是要的,但不是現在,殺戮和暴虐只會使得整個城市陷入混亂,只會使得他們恐懼和抗拒我們,建立一個秩序很難,而破壞它只需要一瞬間,過后我們還需要再花力氣撫平他們,這是太過多余的事情。
      
      現在我們需要引導他們,并讓他們之中的管理者替我們去管理他們,讓他們覺得與原來沒有什么變化,這樣就可以潛移默化的改造他們,這也是我們為什么選擇用柔和手段,而不是上來就大肆殺戮的原因。”
      
      托洛提道:“可如果所有人都跟著那些天夏人一起走呢?”
      
      姚弘義撫須言道:“這是不可能的,瑞光城有一百余萬人,但是海外諸島所能容納的人口是有上限的,且我可以讓都府不提供船只,這么一來,這種事就只能依靠安巡會,他們的運力有限,短時間內能轉移出去兩三萬人就算不錯了,而這個組織是純血天夏人組成的,那他們肯定也會先運走純血的天夏人,而剩下的人只會感到被拋棄,這樣的話,對我們更有利。”
      
      托洛提思索了一下,道:“說的很有道理,也很有意思,那些部落的凡人都是很簡單的,奴役他們從來不用去考慮太過復雜的問題,看來我要迎來一批不一樣的信徒了,秩序是必要的,我同意你們的意見。”
      
      鄧明青思索了一下,他總覺得自己似乎忽略了什么,可一時又想不及起來,但是他并沒有提出反對。
      
      等到他從大廳中走出來之后,一名親信侍從走過來道:“尉主,玄府的人正在撤離之中,他們正在召喚各地的人手,放棄各個分府。”
      
      鄧明青道:“我知道了。”他再是一思,吩咐道:“去發信,把齊巔叫回來。”
      
      親信隨從道:“那尉主,洪河隘口那邊?”
      
      鄧明青道:“少他一個不少,他在那里沒有多少力可出,回到這里,我感覺更能用的上他。”
      
      此刻被困在都督府莊園之內的諸人也很快收到了回復。
      
      姚先生道:“雅秋女神,他們答應了,那么按照你的看法,我們現在需要等待?”
      
      雅秋女神道:“是的,濁潮正在消退,這幾天消退的特別快,拖延的越長,點燃烽火后,成功的可能就越大。”
      
      王恭道:“可是他們不會給我們的太長時間的。”
      
      雅秋女神道:“最少需要三天。”
      
      柳奉全提議道:“我們不能就這么等著,什么都不做,在簽立貼書之前,我們要提出更多建立神國之后的要求,要求越多,他們越弄不清楚我們的目的,也能讓他們以為我們真心接受了,在為自己以后的利益考慮了。”
      
      姚先生看向楊玨,道:“大都督,你覺得呢?”
      
      楊玨想了一想,道:“我覺得柳先生的建議很好。”
      
      姚先生微笑一下,道:“大都督,以后有什么事,多請教下柳先生。”他看向在座幾人,道:“那這件事就由我來與姚弘義交涉吧。”
      
      他站了起來,拱手一揖,道:“柳公,王玄修,還有雅秋女神,下來就勞煩你們在此照顧大都督了,我就在外面等著,等著烽火點燃那一刻。”
      
      幾人連忙還禮。
      
      姚先生一點頭,就往外走出去。
      
      雅秋女神看著他的背影,道:“姚先生,你會看到的。”
      
      姚先生沒有回頭,就這么推開門,在外面投射過來的陽光之中走了出去。
      
      玄府之中,項淳正在事務堂中安排撤退的事宜,忽然大門被自外推開,許英闖了進來,急切問道:“師兄,你要帶著玄府上下離開這里?”
      
      項淳頭也不抬道:“老師不在了,我們沒法對抗神尉軍了,不走又能怎么樣?”
      
      許英激動道:“可你怎么可以在這個時候離開?我們走了,都護府誰來守御?”
      
      項淳動作一頓,隨即繼續簽著手中文書,道:“都護府?都護府和我們有什么關系么?按照天夏禮制,都護府本該在玄府之下,現在他們不遵夏制,我棄他們而去,又有什么過錯?”
      
      許英道:“那不一樣,不一樣的。”
      
      項淳道:“沒什么不一樣。”
      
      許英走上來道:“師兄,老師雖然不再了,可還有季師侄,季師侄要可能修煉到第三章書,難道你不能再等一等嗎?”
      
      項淳道:“來不及了,現在局面,就算多他一個也沒用了,而且他一個從來沒有參與斗戰的人,就算有了修為,又能如何?”
      
      許英脖子一梗,道:“師兄,我是不會走的。”
      
      項淳看了看他,點頭道:“隨你。”
      
      許英捏緊了拳頭,一轉身,就疾步離去了。
      
      一個用罩衣遮住頭臉的黑袍的人忽然出現在了項淳身后,笑道:“項師侄,需要我留下他么?其實你只要把所有人喊道一起,我能把所有人都留下來。”
      
      項淳道:“不必了,愿意走就走,愿意留就留,我不會勉強他們的。”
      
      他知道自己沒有辦法說服所有人,但是只要保留下玄府的火種,玄府就不會滅亡。
      
      而且他與安巡會已經談妥了,會在海外選一個無人島嶼,作為玄府的新駐地,在那里,他會重新建立起一個新的玄府,護持海外諸島,等到濁潮消退,再派人出去找尋本土的消息。
      
      許英離開正殿之后,沿著啟山密道,一口氣來到了一間密室之中,戴著面具的年輕文士正這里看著什么,后者見他進來,連忙恭敬行禮,道:“師伯。”
      
      許英急急問道:“師侄,給你的功法,你可修煉成功了么?”
      
      年輕文士低下頭,沒有回答。
      
      許英急道:“問你話呢?”
      
      年輕文士低聲道:“還未曾修煉好。”
      
      許英追問道:“那還需要多久?”
      
      年輕文士沉默了一會兒,一下抬起頭,道:“師侄沒有開始修煉。”
      
      “什么?”許英眼睛一下睜大,道:“你說什么?你再說一遍?”
      
      年輕文士大聲說道:“師侄是說,師侄還沒有開始修煉。”
      
      許英露出不可置信之色,用手一指,怒火盈胸道:“你,你怎么敢?你說,你為什么不肯修煉?”
      
      年輕文士又低下頭去,道:“我就是不想修煉。”
      
      許英不由氣急,道:“我冒著危險把你從外面帶回來,我每天為你的事情操勞,我去求老師把最好的功法傳給你,為了你,我不得不讓府里的玄修替你去吸引危險,你居然說不想修煉了?你就是這么回報我的,回報玄府的?你對的起你故去的老師么?”
      
      年輕文士在他這番劈頭蓋臉的怒斥之下,也是忽然爆發了,沖他吼道:“可我就是不想修煉啊!”
      
      他一把將自己面具扯下,露出一張非常稚嫩,至多十四五歲的臉龐,他大聲道:“你們把我裝扮起來,每天都穿這些撐起來的衣物和鞋子,說是不讓人發現年齡!”
      
      他一指地上,“還給我戴上這個面具,說是怕人發現,我都照做了,可是為什么,為什么我整天都只能待在這暗無天日的地方不能出去?你知道么?我感覺自己像是一個囚犯,每天被逼著做自己不想做的事情,我不要修煉!我想出去,我想回家!”
      
      許英手指顫抖著指著他,道:“你,你……你難道不想報自己的老師報仇了?
      
      年輕文士低聲道:“我不記得了他。”
      
      “你說什么?”
      
      年輕文士提高聲音道:“我說我都不記得他了!他只是指點過我一個半月就離開了,后來你來了,說是要報仇,我不懂,阿爹讓我來,關照我要聽你的話,說你讓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我聽了,可是師伯你知道么,我一點也不喜歡這里,不喜歡這樣日復一日看不到盡頭的日子!”
      
      許英渾身顫抖,道:“好,好,你不愿意在這里,”他對外指了指,“你走,你走,我不攔著你……”
      
      年輕文士看了看他,就從他身邊擦過,就這么跑了出去。
      
      許英倒退幾步,雙目失神,無力的坐在了石凳上。
      
      過了一會兒,他抬起頭,看見年輕文士站在自己面前,問道:“你回來干什么?不是叫你走了么?”
      
      年輕文士猶豫了一下,低聲道:“師伯,你沒事吧?剛才是我太無禮了,我不該這樣對師伯大吼大叫的。”
      
      許英搖頭道:“不,你說的對,以前我對你太苛刻了,”他苦笑一聲,“我自己做不到的事,憑什么非要強加在你身上呢?”
      
      他抬頭道:“你去吧,去做你喜歡的事去吧。”
      
      年輕文士猶豫了一下,抬手對他恭敬一揖,他走到門邊,回頭道:“師伯,我知道我是玄府的弟子,我回家看看爹娘,我就回來。”言畢,再是一禮,就疾步離開了。
      
      許英似想到什么,一下站了起來,來到門口,對著他關照道:“外面不太平,一路小心。”
      
      年輕文士聲音在通道那頭遠遠傳來,“我知道了,謝謝師伯。”
      
      許英看他離去,默立良久,就轉身往玄府回轉。
      
      都護府南方荒原,一座荒僻的土丘之外,一道赤光落下,桃定符拂開光芒,自里走了出來,他目光微微泛動著火芒,看著地表。
      
      不一會兒,地上出現了一絲絲獨特的痕跡,一直向著前方的土丘延伸過去,他暗自思量:“這些復神會的人來這里干什么?”
      
      隨著那些痕跡走了過去,他在土丘背面發現了一個狹小的洞窟,可是在進去之后,他發現這里面竟然存在著一個巨大的洞窟,上面刻著各種金色的線紋。
      
      他看了一眼,道:“這是……玄修設立的秘府?”
      
      只是這里看去此刻殘破不堪,好似經歷過一場激烈的斗戰,地上有好幾具玄修的尸體,他一直走到里間,看見地面之上有一個巨大的類似井口一樣的洞坑。
      
      而一個身著玄府道袍的人就斜靠在井壁之上,看去胸口塌陷,四肢斷折。
      
      桃定符打量了一下,卻發現這個人還有一口氣,他立刻走上前,伸手一按這人額頭,并將一縷生機送渡進去。
      
      這個玄修得了生機滋養,過了一會兒,緩緩睜開眼睛,只是重創在身,視線模糊,只是依稀看到是一個道人打扮的人在眼前,他立時用心光裹住自己粉碎的手掌,一把抓住桃定符的手。
      
      桃定符看他這模樣,道:“道友,你再用心光我可救你不回來。”
      
      那玄修卻是不放,死死抓住他的手,道:“北方、隘口、鎮元點,拜托了。”說完之后,他的手驟然松開。
      
      桃定符怔了一下,唉了一聲,無奈道:“玄修的事我真不想管啊。”他將所有玄修的尸身收斂了一下,這才從里走了出來,到了外面,他抬起頭道:“北方是吧。”
      
      轟然一聲,一道赤色光芒從平地縱起,劃出一道經天長虹,往北方遙遙飛去。
      
      ……
      
      ……
      
      ()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