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武俠仙俠 » 玄渾道章 » 第195章 縱氣斗云霄,揮劍蕩天青

  • 玄渾道章 - 第195章 縱氣斗云霄,揮劍蕩天青字體大小: A+
     
    張御在坐下之后,緩緩收拾心緒,調整自身狀態,大約有半天過去,他覺身心已寧,氣意皆定,這才退出定坐,并于心下一喚,隨著一道明亮光幕浮起,大道玄章已是現于眼前。
      
      他目光一轉,注落在玄章之上的“靈空之印”上,凝定片刻之后,就緩緩運轉起這個章印來,而與此同時,他自身的神元開始了緩慢的削減。
      
      他此時能感覺到,這個過程完全是由自己來掌握的,只需意念一轉,就可以隨時隨地中止這個過程。
      
      不過他有著還算充沛的神元,自是不會去如此做。
      
      他能感覺到,自己的意識似乎沉入了一片虛空之中,而且可以看到,隨著神元的投入,一點亮光便在虛黯之中誕生出來,但是極細極微,似乎一不小心就可忽視過去,不過在靈空之印的不停運轉之下,其似在緩慢增長之中,在一點一點的明亮起來。
      
      值得一說的是,按照前人秘法章法修行的話,那么塑造出來的神異器官可以有多個,但若用靈空之印,那么就只有一個。
      
      不過這兩者之間比較,并不是以神異器官的多寡來定高下的。
      
      實際上最早的玄修都是以“靈空之印”來塑造神異器官的,只是這個章印一旦用上,那么就沒有改換的可能了。一個錯處就有可能導致修士再無攀渡大道的希望,加上一次所需付出的神元過多,十分不合眾用,有鑒于此,前賢才總結出了各種秘傳章法,不是去求一次便就功成,而是分而化之,逐個塑造,再最后統合為一。
      
      兩種方法路數,到最后是殊途同歸的,實際上要是修煉之人神元足夠,那么用靈空之印塑造出來的神異器官才是最為適合自身的。
      
      但缺陷也不是沒有,那就是這個法門只有一次機會,修士以后沒有重筑根基的機會,成就之后不管好與壞,只能循此而前了。
      
      而若用前賢傳下的章法,那在最后把所有神異器官統合為一之前,依舊還是有機會去填補根基。
      
      張御卻是不必去管這些,因為他的六大正印早在此前就全部推到了第二章書所能達到的頂點了,根基已是穩固的不能再穩固了。
      
      可是凡事有一利必有一弊,他并沒有忘記自己在突破第二章書時因為六印皆滿,之后導致了物性一面太過牢固,自身神異化的過程差點無法完成一事。
      
      所以若說他還有什么有顧慮的地方,那就是自身根基太固,所需耗用的神元很可能會超出他的想象。
      
      不過此前所有的積蓄就是這一刻。
      
      在他神元的持續投入之下,那團光亮在持續積累之下已是越來越是耀目,到了最后,終是大放光明,并且填補了整個目光所見得虛空。
      
      這個時候有一種感覺告訴他,行至此一步,已是可以停下了,可以就此退出了。
      
      玄玉之中那縷傳遞給他的意念內容有限,上面只是說了契機自便知曉,現在他明顯是察覺到了,可心中卻又覺得哪里有些不妥。
      
      他思索了一下,卻是決定繼續下去。
      
      因為靈空之印就是本我與大道之章的溝通,這正如第一章時的“存我”之印,一切都是以我為延伸的,“我”才是第一位的。
      
      而這個時候,他表面上的感官雖然告訴他已可到此為止,然而“我”卻還沒有發出回應。
      
      他判斷這或許就是靈性和物性差異所造成的。
      
      因為在對待同一種物事時,有時候用自身物性認知是一種結果,而用自身靈性認知或許又是另一種結果,雙方并非是定然重合的。
      
      唯有擁有了神異器官,在統合心力的之時,使得兩者能夠緊密聯系在一起,才能真正達到心身若一,內外合契。
      
      既然“我”此時認為時機未到,那么就說明真正的契機還未有到來,所以他并沒有因此而停止,仍舊在那里推動靈空之印。
      
      好在這次收獲的神元足夠多,到這時用去的連積蓄的三分之一都沒有,所以他還有足夠的底氣去堅持。
      
      就在他繼續下去后,變化很快又再次出現了,只見那團金光之上,又有一道光亮顯現出來,若說之前的光芒可稱凝合穩固,堅不可移,那么這光亮就是變化來去,散而不失。
      
      兩道光芒很快相互融合在了一起,并各據半邊,彼此你進我退,忽起忽落,似時時在變動之中,但又始終渾然一體。
      
      他心頭忽生明悟,這應該是自己玄、渾二章同修,后又以心光貫通兩章,所以在塑造神異器官的時候,同樣也是二章同映。
      
      而在這個時候,他感覺從自心神之中涌現上來一種奇異感覺,那似是從沉悶水下浮起,抬升至水面之上,一時呼吸暢順,氣意和舒。
      
      他立時知曉,當是自己的神異器官已然塑造成功,可以就此罷手了,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冥冥之中似乎又有另一股存在在吸引著他,并且希望他能繼續下去,如此便能獲得更大更多的回報。
      
      他沒有貿然聽從,而是十分冷靜的起心意一辨,發現這股呼喚非是來于自我,也非來自于大道玄章,反而是從自大道渾章之上傳來的,心下頓時意識到,這或許是大混沌的影響。
      
      大混沌回應人心之中的欲望,顯然是因為他在連通了大道渾章后,心中那股奮進向上,不悔求道的心念也是被大混沌所察覺,故是欲引他投入進來。
      
      有這么一瞬間,心中有一個聲音告訴他,既然現下神元仍是足夠,那么又為什么不可一作嘗試呢?或許就能塑造出一個更為完滿,更為上乘的神異器官。
      
      可他知道,修行是在自我與大道溝通,但“我”始終是主御之人,是我去尋道,而非道來制我,一旦顛倒過來,那我就不再是我了。
      
      大道無限,又不是一時就可窺盡,當止則止,不可貪求,故是他沒有去理睬那個呼喚,果斷收回了神元,不再繼續往下行走。
      
      靈空之印這一停下,神異器官就從那一片浮現出來,那一團光亮似從無限高空落下,而后沉降到他心神之中,并牢牢在此間占據住了一個位置。
      
      他反觀內視,見到神異器官與之前在靈空之印中見到的并沒有任何兩樣,看去似稱不上“器官”二字。
      
      這是因為神異器官并不是真正存在的實物,只是用來統合身心的,是故是什么形體并不重要,若是用秘傳章法修行之人,那么這里面如何模樣除非是受章法本身約束的,一般完全取決于修士自身的心意認知。
      
      因為神異化歸根到底就是心力之發揮,縱然此心非彼心,可大多數人修道人都是會將自己第一個神異器官化作己心模樣。
      
      要是往后再有,那或可能化成與五臟六腑相合契的模樣,就是變化成腦顱、周身血脈樣子的也有,這反正除了修煉之人自己可以內視照見之外,外人是看不到的。
      
      此刻神異器官修成,因為他的神異器官只有一個,不似前人所傳章法,還要再設法聚心化一,可謂直接省卻這個步驟,不過想要踏入第三道章,卻仍需要做最后一件事。
      
      那就是激發神異器官,完全統合自身的靈性與物性,這一步一旦達成,那便能一舉進窺第三章書!
      
      他沒再猶豫,當即以心力將此催動。
      
      這一剎那間,無邊神異靈光從他身上綻放出來,他頓覺自身好似前所未有的通透,一切維持己身生機運轉的玄妙都是呈現于眼前。
      
      這一刻,大道之章的光幕微微一晃,他又一次生出了突破第二章書時那種視線上升的感覺。
      
      此時心中有感,頓知該為何事,意念一落,已是在大道之章中渡下了神元,可見在“存我”、“知物”兩印之上,又有一朱文陽刻的“見心”之印浮現出來。
      
      “見心”是見我之心,亦是見萬物之心,存我方能知物,知物方能見心,而這一印落定,則便意味著他已然站在了第三道章之上了。
      
      他能感覺到,自己身軀之上正在慢慢發生著某種細微的變化,這是在又突破一層界限之后,神異力量帶動著身體繼續向神異化方向前進一步。
      
      此時蟬鳴劍發出一聲清脆鳴響,似也是在為他功行更上一層而歡呼雀躍。
      
      他將劍拿起,撫上劍脊,手指過處,就有光華隨之溢出。他抬首往天空望去,此刻的神城在他眼前再無遮擋,目光直接透過重障,望到了無限天地之中,意感氣生,風云忽至,拂動袍袖,他不覺于口中吟道:“道印落心影,摩光呼蟬鳴。縱氣斗云霄,揮劍蕩天青!”
      
      ……
      
      ……
      
      ()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