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武俠仙俠 » 玄渾道章 » 第176章 吞環

  • 玄渾道章 - 第176章 吞環字體大小: A+
     
        張御從英雄之神的神廟出來之后,借助過往留痕,直接來到了月神婀尤納的神廟之中。

        走入到最上層的臺階后,他見到的神像是一個帶著金樹葉頭冠的美麗女子,她身材略顯豐腴,閉著雙目,手肘抬起,斜斜倚靠在一頭半躺在那里的白色麋鹿身上,黑色的頭發如流瀑一樣披散下來,而渾身卻散發著朦朧的白光。

        白鹿的脖子回轉過來,親昵的湊到她的臉頰上,似在安撫她的夢境。

        與英雄之神那里的情況不同,這座神像外表上已經不存在任何傷痕,看去就宛如一個活生生的真人。

        張御能感覺到,這座神像已經快要修復完成了,實際上若是這個時候有人舉行祭祀儀式,這個異神說不定就能醒轉過來。

        他往上看了一眼,那個金色閃耀的神符看去已是通過阿奇扎瑪的補充恢復了一半,但是上面依舊盤踞著四股靈性氣息,仍在竭力壓制著神性。

        他目光移開,就在神像前方,兩名身著玄府道袍的道人一左一右,分別坐在東南角和西南角上,他們仍然保持著生前的神情的容貌。

        當時的玄修之中,除了玄首翁顧有畫像留下來,其余人也僅僅是有名姓在錄冊上,沒法通過面容對照,不過這幾位身邊應該是帶有私印的,只要不曾損壞,就不難辨認身份。

        隨著他到來,這兩名玄修似也如盡到了最后的職責一般,身軀也是忽然為一陣煙霧,飄散不見,只有身上最外層的玄府道袍掉落下來。

        他又分別往角和西角上看去,見到那里有兩件破碎玄府道袍落在地上,應該是當時就已然身隕了,當初應該就是這四位玄修聯手將這個月神殺死的,只是也未能將其徹底消滅。

        心意一動,四人衣冠都是一并飛起疊好,放到了旁邊平臺之上,四位玄府前輩除了自己衣冠之外,這些也是一樣妥善放到一邊。

        就在這個時候,其中一個衣袍之中,傳出一聲落玉之聲,卻是一枚玉簡落在了地上。

        張御看了看,玉簡便飛入了他手中,他看了一眼,上面寫著“留待有緣”四個字,這不像是正經玄府傳下的章印,不過他也知道,有些修為高深的玄修會將自己領悟的一些東西化為章印傳下。

        他沉吟一下,便往額頭上一貼,霎時間,就有一股意念傳入進來。

        在了解這個章印內容后,他微微一訝,這位前輩還真有閑心,也是一個會玩的,想了想,就將這玉簡收了起來。

        這時他又抬頭看向那神像,在走入進來的時候,并沒有感受到半分熱流,表面看起來,那神像之上似是沒有源能的存在。

        不過他卻覺得這里應是另有緣故。

        婀尤納身為月之神,血陽之神烏托的妻子,她的傳說和史詩可謂非常之多,而且因為她同時又是英雄之神波克利特的姐姐,所以在血陽古國的的詩篇中,她的名字是出場率是最高的。

        以他之前的經驗來看,這樣一個神明,不可能一絲一毫的源能都沒有。

        他走上前去,摘下手套,便按在神像的肩膀之上。

        他立刻感覺到,神像之上著一層淡淡神性力量在流轉著,這隔絕了他與神像本身的接觸,所以神像上即便蘊藏有源能,他也沒法接觸到。

        這種神性力量與神像幾乎就是一體的,除非的他力量高過對方,否則沒有辦法破開這一層守御,即便真能打開,恐怕也會破壞整個神像。

        其實若是能消滅異神,哪怕不吸攝里面的源能,他也會是毫不猶豫去做的,好在此刻他還有其他辦法。

        他伸手入衣兜之中,將那一枚“封金之環”拿了出來,而后雙手輕輕一分,將環上的蛇頭蛇尾拔開,而后將之搭在了神像的手臂之上。

        只是過去片刻,神像表面的神性力量如波浪一樣涌動著,而后一絲一縷的源能自里滲透出來,被封金之環強行吸攝過去。

        封金之環吞吸外面的源能是很緩慢的,但是張御并不需要它全部吸攝,只要將神像表面的神性凝態打破就可。

        只要破壞了那整體的平衡,那就有了一個缺口,那么他就可以直接接觸到雕像本身。

        見到神像上的神性波動越來越是加劇,他再次伸手按上。

        這一次,一股比方才在英雄之神神像上還要強烈得多的熱流被他牽引出來。

        而他在不斷的吸攝過程中,籠罩在神像外的朦朧白光先是消失,而后神像原本鮮麗的外表開始逐漸褪色。

        同一時刻,那神廟之上的神符開始綻放光亮,似乎在試圖修復神像,而一股巨大的白色光芒也是照落在神殿之內。

        張御神情不變,早就料到對方會反抗,所以他身上的心光也是升騰起來,白光照落在他的心光之上,像是雨滴落在水面之上,不斷擊打起一圈圈漣漪。

        這個時候,這個神像眼簾動了動,而后猛地睜開,一雙血紅色眸子向他看了過來。而不知什么時候,那頭白鹿也是抬起頭,用兇厲獰厲的眼神盯著他。

        張御淡然看著,如果對方有別的辦法,那大可用出來,想用這種方式撼動他的心神那是根本不可能的。

        隨著源能不斷被抽走,神像的顏色此刻已是轉變成了灰白之色,神像的面容上露出了一絲人性化的慌亂,最后張嘴放出一聲無聲哀嚎,身軀如腐爛的朽木塌陷了下去,頭顱也是一同埋入了進去,連帶那頭白鹿化為了一地泥塵。

        張御抬頭看去,那神符忽明忽暗,最后倏地一下崩散了無數星塵,飄忽一會兒之后,就完全黯淡下去。

        就在這個神符消失的同時,整個神城忽然產生了一場巨大的變化,至少有一小半天空陷入了黑暗之中,在沒有光線籠罩的地方,那里草木花朵一瞬間全部枯萎而死。

        這是因為月神的神力是這里主要的支柱之一,她的神性消失,神城也就等于坍塌了一部分。

        張御看了看腳下的泥灰,將手套重新戴上,意識一動,封金之環已是從里飄了上來,他伸手拿住,將蛇頭蛇尾對準,咔嗒一聲重新合上,待吞環上有一道淡淡的光華流轉過后,就將之重新放入了衣兜內。

        而就在這個時候,他忽然聽到了一聲巨響,整個神城發生了一次微小的震動,那些依舊存在的神符也是接連閃爍了幾下。

        他神情微肅,這等動靜,分明是有人自外強行闖入神城之中了。

        很可能是神尉軍的人到了。

        只是而具備這樣能力的人,至少已是達到當年這些都護府先人的層次了。

        來人會是誰呢?

        林楚一腳踏入神城之內,看了看四周,也不覺為眼前的景象嘖嘖稱奇,道:“這些異神還真是會享受,這里一塊好地方啊。”

        只是他往那小半邊黑暗的地方看有一眼,“就是那里暗了點,氣氛不太好,不過是一群土著之神,可以理解。”

        一名神尉軍的伍長討好道:“尉主如果喜歡這個地方,那我們就把這個地方全都占下來,讓這些異神全都做尉主的奴隸。”

        林楚唔了一聲,點頭道:“可以考慮。雖然都護府不準有奴隸,不準有奴仆,不過我做了尉主,就要由我來定規矩了。”

        他走了幾步,感受了一下,發現這里存在著一股壓力,不由略略皺眉,此刻他忽似有所察覺,轉頭往一側看去,卻見魔藤祭祀恰納蘇姆帶著所有的血羽戰士正在往他們這里走過來,看去充滿了敵意。

        莫隊率立刻抽出雙斧,站到了林楚面前,后面的神尉軍也是一起站到了前面,他們被林楚的意志壓服之后,就從內心之中屈從了他,并認可他的一切行止和舉動,真正把他當成自己所奉從的對象。

        這實際上是異神所具備的手段,但是神尉軍的力量本來就是來自于神明,所以林楚在得到力量傳繼后,同樣也就掌握了這樣的能力。

        魔藤祭祀走到了前面,質問道:“東廷人,你們為什么要來神城之中,這和之前的約定不一樣。”

        林楚伸出手去,把擋在面前的人一分,高大的身軀自里走了出來,他笑道:“哦?那你準備怎么樣呢?”

        魔藤祭祀沉聲道:“這里已經不再是摩哈卡主宰的森林,我已經完成了我的諾言,而神國不容許非信徒的人進入,你們既然到了這里,就只能成為眾神的祭品!”

        林楚看了看他,又掃了掃周圍百來個血羽戰士,輕蔑道:“就憑你們?”

        魔藤祭祀低吼道:“你們根本不知道,這里是神明的國度,神的信徒在這里是無法被擊敗的,你們是不是覺得自己很虛弱?這就是來自于神明的力量!”

        莫隊率湊近了一點,警惕道:“尉主,這里是有點不對勁,我感覺身上壓了很多東西,斧頭也比以前重多了。”

        林楚活動了一下肩膀,脖子扭了幾下,道:“沒關系,這一次用不著你們出手,你們在這里好好看著就行了。”說話之間,他往前走去,與此同時,身上就有一層赤色黃色的強烈光芒綻放出來。

        ……

        ……
        ( = )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