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武俠仙俠 » 玄渾道章 » 第174章 神城

  • 玄渾道章 - 第174章 神城字體大小: A+
     
        張御這一把心湖放出去,很快各種偏擾感應的不真實就在心中浮動出來,同時眼前看見了許許多多的幻境。

        這是因為靈性與濁潮碰觸時所引發的幻象,不過這幻象并不是隨意發生的,不是根據他自身心意而來,就是過往這里曾經留下的痕跡。

        而現在他心湖化作了無比澄澈的一塊,一切心思雜念都是收斂了起來,只是單純反映了外界的留痕和變化,所能發現的,就是原來這里所具備的東西。

        他看到了眼前有無數土著在膜拜,隱隱還伴隨著各種膜拜之聲,還有各種古怪嘶鳴和嘈雜聲,過了一會兒,眼前又被一片血色所彌漫,這個血好像就是一片光,隨即畫面一轉,漫空金色的光在飄,再過片刻,又轉到了華麗盛大的歡慶,無數人在那里載歌載舞,并將一個個活人拖到祭壇上……

        一幕幕他能理解或者不能理解的場景在他眼前短暫飄過,這些東西都很強的撕裂和破碎感,像是被擠碎了又被強行糅合在一起。

        但這些場景恰恰證明了他腳下之地與神眠之地的入口十分接近,他根本不為所動,只是專心致志尋找自己所想尋找的東西。

        忽然心湖之內一陣異動,好像察覺到了一處空洞的所在,他立刻放開手中夏劍,令其朝那一處飛去,然而劍光一閃,卻似如穿透一層虛幻的薄霧。

        夏劍轉了一圈之后,又回到了他的手上。

        他沉思了一下,方才那處應該不是幻象,而的的確確是一處類似入口的所在,但夏劍與他心神相通,劍能夠過去,他便能過,劍若不過,他便也過不去。

        而且那入口也是一閃即逝,現在又感覺不到了。

        可這個發現,無疑說明他的作法是可行的。

        于是他心神靜守,繼續尋找那前人可能留下的痕跡。

        在又嘗試了許久后,他忽然察覺到了一種似曾相識的氣息。當即心意一使,夏劍倏爾如電一閃,這一剎那間,劍身似乎去到了一個奇妙的地界內,但只是短短一個呼吸之后,就又回到了現實之中,連那氣息也是隨之消失了。

        “那個氣息……”

        他思忖了一下,開始試著調整自己的呼吸,沒有多久,那個氣息又在心湖之中浮現出來,于是再次發劍而去,這次夏劍直接消失在了眼前,感應之中好像去到了另一個地方。

        隨即他心意一動,又把劍收了回來。

        通過劍身上帶來回來的信息,他精神微微一振,知道自己的思路并沒有錯。

        神眠之地對外隔絕本來也應該是異常嚴密的,與現實之間猶如隔了一層厚實的墻壁,但是后來都護府的前輩為了進入這里,卻是從這些墻壁上鑿開了一個個孔洞,由此闖入進去。由于血陽古國的覆滅,這些地方沒人去彌補,所以一直存在于那里。

        而通過這些孔洞,他就能進入這個神眠之地中。

        只是這些孔洞都帶著明顯個人色彩,或者說修煉方法不同而導致的靈性力量不同。

        比如剛才發現的那個痕跡,就應當是一個舊修前輩留下來的。

        而他長久以來所使用的就是舊修的呼吸法,所以第一個發現的就是此類痕跡。

        要是他想從那里進去,那就需要調整的自己呼吸節奏,不說相契合,也至少要與之相近。

        他心下一轉念,這般看來,當年那些前輩并不是合力闖入進去的,而是各憑本事,分散突入的。

        為什么要這么做,他猜測或許是盡可能為了排斥濁潮的干擾。

        而若是這樣的話,那么當時的玄修或者神尉軍在沖進去時,應該也有自己的痕跡留下。

        他想了一想,決定試上一下。

        之所以要這么做,那是他懷疑每一個人因為進入的位置不同,很可能導致去到里面后所在的方位也是不同,而跟隨某一人留下的痕跡就很可能接近其人。

        他這回來這里,主要是為了設法尋找那件曾經遺落在這里的神尉軍副尉主的神袍,神尉軍的氣息雖然很特殊,但是要短暫模仿也是可以的。

        這就介入密卷主人的靈性情感是一樣的。

        念至此處,他便盤膝坐下,默默感應起來。

        有了正確的方向,這一次尋常起來就很快,在他的努力之下,半天之后,一共找出了一十三個孔洞,其中屬于玄修的七個,屬于神尉軍的有兩個,剩下四個全是舊修留下的。

        據他所知,當初前往突襲神眠之地的人,玄修包括玄首在內有一十七位,神尉軍正副尉主加上四大軍候以及三十名隊率,舊修也就是“異人”有七個,一共是六十人。

        孔洞的殘存與否說應該與闖過去的人的修為境界有關,也許還有一些他沒能找到,但更有可能當初有些人根本就沒能成功到達這里,就亡歿在半途了。

        屬于神尉軍的痕跡有兩個,那很可能就是當時的正副尉主所留,這兩位的實力在那時的神尉軍中也是最強的。

        而只有兩個,目標相對較小,也是方便他尋找了。

        他考慮了一下,選擇其中一個稍稍弱一些氣息,于是他試著調整了一下自己的心光,整個人的氣息頓時不同起來,好像一尊神明站在那里。

        在他的心湖感應之中,一處空洞很快浮現出來。

        他穩住呼吸,腳步一踏,就朝著這一位神尉軍前輩所穿過的孔洞邁入進去。

        他的周圍好似被五顏六色的光華所填滿,但只是一瞬間,這些又消失不見,在視線恢復清晰后,眼前的景物已是變得與方才截然不同了。

        他走了兩步,看著前方,蔚藍的天空和皚皚白云之下,是一座恢宏的古代城市,上面懸浮著散發著耀眼光芒的太陽和柔和光線的月亮,而在遠處環繞著雪頂山脈,外沿的平原之上是無數翠綠植株和一團團盛開的艷麗鮮花。

        對比方才的密林,這仿佛是進入了一個世界。

        這里就是阿奇扎瑪,傳說中血陽古國眾神和英雄的長眠之地!

        城市之中矗立一座座巨大的梯形神廟,一些神廟上方都盤旋一個金色的符號。

        他立刻就分辨了出來,這些個符號代表著血陽古國中各個不同的神明,也是它們神性的象征,只要這些符號存在,那么通過膜拜和獻祭,原本的那個神明就會重新復活。

        若是神性符號一旦不在,那么就算復活了這個神明,也不再是原來那個人,力量也會大大減損,充其量只是一個頂著原來的舊名的新神罷了。

        而血陽古國眾神的神性都藏在這里了,也是如此,這里才被稱為神眠之地。

        但可以看到,這里的梯形神廟雖然數以百計,可大多數神廟上面都沒有了神性符號,只有六七座較大的神廟上還殘存著,可每一個看去都是殘缺不全,有的干脆只剩下了一點點,看去還在緩慢減少之中,似是用不了多久就會消失了。

        不止如此,這些神廟在遠處看來恢宏壯闊,可是仔細看的時候就能發現,每一座都是千瘡百孔,都是遭到了嚴重破壞,幾乎沒有保持完整的。

        距離他比較近的那一座,神廟的一側好像是被什么貫穿撞碎了,出現了一個巨大的五指形狀的窟窿,半邊建筑已經塌陷了下來。

        他心念一轉,試了一下,發現自己在這里無法飛遁,不止如此,心光在這里被壓制的也很嚴重,似乎有一股力量在與他對抗著。

        他望向神廟頂上那些閃著光符號,應該就是這些殘存的神性在影響著自己。不過他也是想到,若是血陽古國的人在這里,那恐怕反會得到一定的助益。

        他再是掃了一眼,整個神城之中現在空無一人,看來他還是在搶在了神尉軍之前達到了這里,而現在需要做得,就是抓緊時間先把那件神袍尋回了。

        同時他也想看看,當初那些玄府的前輩,是不是還留下了什么。

        他準備先沿著面前這些破壞的痕跡往前去,因為這些很可能是那位神尉軍副尉主留下的,只是才往前走了兩步,他卻是忽然停了下來,好像感覺到了什么異常。

        在原地思索了一會兒之后,抬頭往上看了看,同時目中綻放了一絲靈光。

        霎時間,原來美好的世界一下產生了變化,蔚藍的天穹上布滿了一道道“裂口”和“傷痕”,不只如此,整個神眠之地中,到處充斥著這樣的殘痕。

        原來如此。

        他明白了,這個地方不應該當作正常的世界來看待,原本是通過神性力量來維護的。

        眾神和眾神信徒們可以利用這種力量來獲得一切自己可以獲得的便利。而都護府前輩在這里與眾神交戰,各種外來的力量破壞了這里原由的秩序和純粹,并撕裂了這個世界,在內形成了一個個空洞。

        這一道道痕跡就是當初斗戰之時留下的,不過也是如此,情況或許比想象中更好。

        他想了一想,試著跨出去一步,整個人忽然從原地消失,而再出現的時候,已經是在一座位于遠處的神廟之前了。

        ……

        ……

        ()
        ( = )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