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武俠仙俠 » 玄渾道章 » 第172章 神袍

  • 玄渾道章 - 第172章 神袍字體大小: A+
     
        魔藤祭祀恰納蘇姆在前面引路,神尉軍的一行人全都跟了上去,只是兩旁并道而行血羽戰士讓他們很不自在。

        莫隊率對著林楚道:“魔藤祭祀的背后是屠殺之神伽庫,你說的交易,不會是和這個異神吧?”

        林楚回道:“就是他,別看我,這是幾位軍候決定的,我只是奉命行事。”

        莫隊率道:“我只是感覺有些不托底。”

        林楚知道她在擔心什么,道:“放心吧,交換結束后我們就回去,待不了多少時候,而且現在三位軍候都在洪河隘口,大戰一觸即發,而我們只是一些小人物,殺了我們又能改變什么?”

        莫隊率沒有再說話,不過她知道,事情絕對沒有林楚說的這么簡單。

        在走了小半天后,隊伍來到了光禿禿的小丘之前停下,上面能看到有一個洞窟。

        魔藤祭祀轉身道:“下面只能一個人能跟過來,你們誰來?”

        林楚對莫隊率道:“莫隊率,你們就在這里等著吧,我去去就回。”

        莫隊率看了看他,道:“別死了,我不會為你報仇的,只會第一個跑。”

        林楚看了一眼魔藤祭祀那陰暗干癟的臉龐,咳了一聲,道:“莫隊率,玩笑了。”

        他走了出去,道:“恰納蘇姆祭祀,我和你去。”

        魔藤祭祀看了看他,沒有說什么,拄著拐杖往山丘上方走去,林楚馬上跟了上來。

        土丘不高,兩人走了百來步就到了那個洞穴前面,魔藤祭祀頓了頓,用拐杖一指,道:“就在里面了。”

        不知為何,林楚此時略略有些緊張,撫了撫自己的左手手背,就跟著魔藤祭祀進入洞窟之中,大概十多步后,洞窟的通道一折,他也隨之轉身,可腦袋轉過來的那一刻,眼睛不由一下睜大。

        就在洞窟的盡頭處,有一塊兩人來高的紅黃色晶石,這東西看上去就像一塊巨大的琥珀,而里面卻有一個模模糊糊的人影。

        魔藤祭祀道:“他就是那個唯一一個從神眠之地出來的人,我們用盡方法也打不開這東西,”他盯著林楚道:“不管他不是你們要找的那個人,你們都必須把東西交給我。”

        林楚回過神來,道:“放心吧,我們既然到了這里,東西就一定會給你們的,現在我要辨認一下這位的身份,請你回避一下,沒問題吧?”

        魔藤祭祀沒說什么,拄著拐杖往外走。

        林楚聽他走遠,就走前兩步,仔細打量這塊類似琥珀的東西,他看不見里面那個人的容貌,但是可以見到,那個人半跪在那里,好像在承托著什么。

        這時他忽然感覺自己的左手手背一陣發熱,趕忙將上面的一層假皮撕開,露出了里面一雙眼睛,正在骨碌碌亂轉著,他抬起手,對著方向一擺,心中問道:“赫軍候,這就是我們要找的人么?”

        過了一會兒,他的耳邊傳來第二個人說話的聲音,“沒錯,就是他了,前神尉軍副尉主應重光,復神會沒有騙我們!”

        林楚道:“這包裹著他的東西是什么?”

        那聲音道:“我們確認過,這是修士的手段,我猜測,應重光在從神眠之地出來的時候多半受傷不輕,說不定快死了,但他應該早有防備,所以用這東西保護了自己,把自己封存了起來,等著都護府的人打贏之后來找他,只是他怕是也不想到,都護府雖然打贏這一戰,可也沒能力再來找他了。”

        林楚道:“那么我現在就把那密卷給那些土著么?”

        那聲音道:“給他們吧,神眠之地對我們沒什么用,我們也沒打算進去,不過玄府的人應該得到消息了,說不定也能找到那里,就讓他們去搶好了,無論誰吃虧對我們都沒壞處。”

        林楚有些猶豫道:“可是,神眠之地里不是還有我們神尉軍前代的正尉主和四大軍候的神袍么?就這么送給他們了么?”

        那聲音道:“這不是你該關心的事,照我說的話去做。”

        林楚眼神閃爍了一下,道:“好的,赫軍候。”

        他轉過身,對外面道:“恰納蘇姆祭祀,我已經確認好了,我現在就把東西給你。”

        魔藤祭祀又走了過來,盯著他道:“東西呢?”

        林楚自腰間的牛皮袋里拿出兩張折疊好的羊皮紙,遞給他道:“密卷就在這里,東西給你們,至于你們能不能找到與我們無關。”

        魔藤祭祀急急上前,一把搶過來,他打開羊皮紙看了看,身上的藤條紛紛扭動著,他看過之后,神情激動無比,雙手高舉起羊皮紙,一臉狂熱喊道:“當初我們跟隨神明離開,就此遺忘了祖先之地,現在這里終將又要回到我們的手中了!”

        林楚聽不懂他在那里說什么,只覺他在那里發瘋,他咳了一聲,道:“那么,恰納蘇姆祭祀,我們的交易算是達成了?”

        魔藤祭祀神情恢復了冷靜,看了看他,用天夏語道:“我們的交易達成了,我會遵守約定,一直到你們走出摩哈卡主宰的森林之前,我們都不會攻擊你們。”

        話說完之后,他頭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林楚見他離開,渾身一松,他看了看那個琥珀,然后在心中問道:“赫軍候,我們下來怎么辦?”

        那聲音道:“解開那個封存,把應重光的神袍帶回去。”

        “怎么做?”

        “把你的手放上去,神袍之間會有共鳴的,應重光的意識在感應到之后,會自己放開封固的。”

        林楚若有所思道:“原來是這樣。”

        那聲音道:“好了,別磨蹭了,快點解開這東西。”

        林楚卻是站著不動,他忽然一笑,道:“赫尉主,你知道我為什么選擇翼神這件神袍,而我能飛天,卻為什么沒有翅膀么?”

        不等那聲音回答,他自顧自說下去,“因為我向往自由自在,不受拘束,所以我不需要翅膀來束縛我!”

        過了一會兒,那聲音道:“你想說什么?”

        林楚抬起手,一瞬不瞬凝視著那兩只眼睛,道:“所以,我為什么要聽你們的?”

        “你想造反?”

        林楚一聲大笑,道:“想造反的不是你們么?”

        那聲音威脅道:“你這里的一舉一動,我都一清二楚,你考慮清楚了再選擇怎么做。”

        林楚露出不屑之色,道:“別騙我了,這里距離洪河隘口太遠了,你的靈性力量根本達不到這么遠,你寄托在我身上的靈性不過是一個死板的意識,所以我要做什么,你根本就不可能知道吧?”

        那聲音沉默片刻,才道:“林楚,你很聰明,但你是披不上那件神袍的。”

        “哦?為什么?”

        那聲音道:“你知道為什么愿意把這件事交給你么?”

        “因為我會飛?”

        “那只是一個原因,應重光的這件神袍只有天夏人才能披得上,是危急時刻用于傳承的,而你是安人與天夏人的混血,所以你是穿不上的,你趁早絕了這個念頭吧。”

        林楚玩味道:“你怎么又能肯定我不是天夏人呢?”

        “你是天夏人?不可能,你的父親是夏人,母親是安人,我們查的清清楚楚!不然我們不會讓你進神尉軍的。”

        “哈哈哈哈……”林楚狂笑起來,“你恐怕不知道吧,我出生后被親生父母拋棄在荒野里,是我現在的父親收養了我,可是,我實實在在是個天夏人,我從來沒在那些異神身上感受到那種心靈上的壓迫。只有你們這些廢物才會畏懼那些異神的力量。”

        那聲音感覺到了不對,又道:“神尉軍的力量是你難以想象的,我們現在還有一個大計劃,林楚,聽我一言,現在住手,把東西送回來,還來的……

        林楚不待他說話,一把將自己手背上的皮肉連帶著兩個眼珠子扯了下來,扔在地上,而后一腳踏爛,又用腳尖碾了幾碾,罵道:“呸,你算個什么東西!”

        他抬起頭,看著那巨大的琥珀,道:“我的道路,我自己走!”

        他走上前幾步,慢慢伸出手去。

        他知道,神尉軍從復神會那里得到了應重光的消息,所以愿意用神眠之地的消息與血陽古國的余孽交換回這件神袍,可是這樣一來,神眠之地里剩下的神袍就等于送給那些土著異神了。

        可為什么要舍棄?

        只要他奪到這件神袍,披上之后,就擁有了原來神尉軍副尉主的力量,隨后他就會去找到神眠之地,而后將所有的失落神袍搜集起來,再組建屬于自己的神尉軍!

        從此再也不用受人擺布!

        這時他的手終于伸到了那巨大的琥珀之上,霎時間,一股強烈的悸動感在心頭泛起,而后他便見那黃紅色的晶體狀物質像被溶解了一樣,緩緩退下去,很快消失不見。

        洞窟最深處,只有一個渾身充滿力量感的男子半跪在那里。他身上的勝疆衣早已破損不堪,只是少部分還在,看得出他曾經歷過劇烈的戰斗。

        林楚舒了口氣,走上前去,試圖伸手去碰觸那個男子,然而還沒等碰到對方,那男子忽然抬起手來,一把捏住了他的肩膀,他不由一陣色變,自己身上的靈性光華一點作用都沒有,居然直接就被對方扣住了?

        他的耳邊傳來一陣雄渾的聲音:“都護府的軍隊擊退血陽古國了么?”

        林楚忍著疼痛和驚懼,站在那里努力發聲道:“擊退了,六十年前我們就贏了,所有的異神都被我們重新埋葬了!”

        “六十年了么……”那個男子抬起頭,手上的力道又加重了一分,“天夏呢?東廷和天夏重新聯系上了么?”

        林楚眼神閃爍了一下,道:“還沒有,不過……快了,濁潮在消退,烽火,烽火快點燃了……”

        “快點燃了么……”

        那個男子這時緩緩站了起來。

        林楚可以見到,這原本應該是一個很英武的男子,只是被滿臉的傷口破壞了,其人只是比他高了一點,但是站在那里時,卻有一種頂天立地之感。

        那個男子用漆黑的眸子看著他道:“小子,你是神尉軍的人?”

        林楚馬上回道:“是!”

        男子看了他兩眼,道:“好,是天夏血脈,資質差了點,力量上也不怎么契合,但或許你用起來正好。”

        林楚這時震驚的看到,男子腳下開始燃燒,并沿著腿部向上蔓延,火焰燒過的地方,便化作了一片虛無,但是對方的只手還牢牢的按住他的肩膀。

        “小子,我的神袍,留給你了。”

        “還有我身上的這塊玉,你拿出去交給玄府的人。”

        “記住了!”

        “披上這件神袍,就要護衛天夏,護佑萬民!”

        “你要記得你身上流淌著天夏的血,我們是天夏人!”

        林楚看到那火焰這時已經快要燃燒到男子的臉頰上了,可是后者的表情卻是絲毫不變,那雙漆黑的眸子仍是凝視自己,咽了口唾沫,不由自主道:“我,我記住了!”

        男子露出欣慰之色,道:“好!”

        火焰一下蔓過他的頭顱,但是他的聲音卻還在這洞窟之中回蕩著:

        “愿天夏薪火,承傳相繼,永燃不熄……”

        在說完這句話后,那最后一只手如煙火灰燼一樣消散了,而后一枚泛著璀璨熒光的金色晶石掉落了下來。

        林楚不由倒退了兩步,他喘息了幾口,而后目光灼熱的盯著那枚金色晶石,他正要走上前去,這時腳上卻踢到了什么,低頭一看,發現是一塊瓦片般的美玉,他想了想,將這東西拿起來收好,隨后彎腰將那枚金色晶石撿了起來,并拿到眼前。

        他貪婪的凝視著這顆美麗的東西,深吸了一口氣,伸手一抓,就從身軀里又抓出來一塊晶石,霎時間,他面色變得一片蒼白,無邊的虛弱感一下涌了上來。

        他沒有猶豫,把抓出來的晶石隨手拋開,而后把那枚金色寶石往胸膛上一按,剎那間,一道道細密而精美的紋路伴隨著光亮蔓延到了他的全身,這就好像披上了一件華麗的袍服,旋即他身上有一股龐大的氣勢涌現出來,在暴漲的赤黃色光芒中,身軀也硬生生拔高了許多。

        十來個呼吸后,光芒收斂,他緩緩站直身軀,看著自己粗壯了不止一圈的雙手,一把捏緊,頓時爆發出一陣氣流,整個洞窟發出轟轟的回音。

        “今后的神尉軍,我說了算!”

        ……

        ……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