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武俠仙俠 » 玄渾道章 » 第168章 飛天

  • 玄渾道章 - 第168章 飛天字體大小: A+
     
        張御從事務堂出來,先來到偏殿之中,與辛瑤交代了一下事宜,隨后他又找來嚴魚明查驗了一下功課,在關照了幾句話后,這才步出玄府。

        此時已是進入黑夜,頂上卻是繁星點點,璀璨異常。不過卻與前世的星圖相比,這方天穹卻是極為陌生的,甚至那上面閃爍的到底是不是星辰也說不好,在博物學和天圖學里,這至今還沒有定論。

        不過他遲早有一天會去弄懂的。

        他一振衣袖,大步往前走去。

        在這半明不暗的黑夜之中,廣場上的神怪雕像有如蹲伏在那里準備捕食的活物,可似又畏懼什么,躲在暗影中不敢顯露出來,只能看著他沿著大道一路遠去。

        他行走時看似閑庭信步,可是速度實際上非常快,未沒用多久,就回到了學宮居處。此時門前的兩盞懸燈已是高高掛起,將居處及周圍的院墻和花叢照得一片暖黃。

        他推門入內,將手中夏劍擺在一旁的架子上,妙丹君一聲叫,從高籃上躍下,他逗弄了一會兒妙丹君,親自喂養了些丹丸,這才揉了揉其腦袋,讓它自去玩耍。

        回到書房后,他把李青禾叫來簡單囑咐了幾句,并直言這次出去,因為情況特殊,自己也不知道多久回來,要其自己多加注意,有什么為難的地方可以去找范瀾或者柳光。

        另外,安山深處極端危險,連他自己也未必能保證安全,所以也不可能帶上妙丹君,只能暫時留在家中了,不過他事先已是準備了大量的丹散,讓李青禾每日固定時候喂食就可以了。

        交代過后,他伸手召來夏劍,回到靜室之中,服下幾枚丹藥,就端坐下來,入至定靜之中。

        到了第二天,他雙目一睜,從定坐之中醒來。

        他一伸手,將夏劍拿住,隨后將劍刃抽出,拿過一塊擦布,緩緩擦拭起來。

        幽暗的靜室之內,劍刃在擦拭之中漸漸變得通透明亮,就好似一抹耀目凝光。許久之后,那光華一晃,倏忽不見,接著便聽到鏗的一聲歸鞘之音。

        他站起身來,提劍步出靜室,洗漱一番后,就泡了一杯茶,來到天臺之上坐下。

        天色灰藍而未明,金曦欲吐未出,整個瑞光城顯得異常幽靜。

        他默默看著,一直坐著未動,案幾上的茶杯冒著絲絲熱氣,妙丹君不知什么到來,乖巧的在一旁蹲著。

        待得天邊紅日升起,將光芒刺入云霄,他抬頭看了看,端起茶杯,本來漸涼的茶水忽然又一下變得滾熱起來,他從容喝了一口,放下之后,這才振袖起身。

        將架子上的斗篷拿過披上,戴上了那一雙手朱色手套,又把前些天抽隙煉制的丹丸放入衣兜夾層之中,他便手提夏劍,下了樓臺,步出大門。

        妙丹君幾個縱躍,來到天臺邊緣,看著他逐漸遠去。

        張御走出學宮,坐馬車由南城出了城門,來到當時召喚天平之神寄軀的土丘停下,然后他讓車馬自行回去。

        待馬車走遠之后,他走上土丘,雙手伸出,將遮帽戴上,望了望上空,整個人忽化一道青色光亮,如閃電一般射入天穹,向東遁去。

        飛馳一會兒之后,他看著身下那無限的天與地,無邊的山和海,心中總覺此刻似是缺少了點什么,琢磨了一下,知道那是什么了。

        現在要是能來一首壯闊音樂,無疑可以開舒心情,映襯此景。

        他不由想起,玄府里倒是有一門章印,叫作“幻聲之印”,可以振動靈性,造成各種音色,可以只是自己聽見,也可以是讓他人聞聽到。

        若是由他來使,前世許多聽過的壯麗之曲無疑都能重現耳畔。

        他心下一轉念,等這次回去之后,倒是可以將這個章印補上。

        由于安山腹地是很難飛遁的,因為里面難以辨別出準確的方向,所以最好找一條易于行經的路線進入,而最合適的入口就是洪河隘口。

        當初他老師帶著他和一眾弟子,也是從那里進入安山深處的。

        故他這一次準備沿著貫通大陸南北的安山山脈一路向北,在見到洪河隘口后,再由之前行走過的路線轉入內陸。

        遁空有一天后,雄峻的山脈出現在了前方,他心光一長,瞬息拔高,破開云霧之后,往下俯視。

        雪白的山脊呈現出蜿蜒的曲線,有的地方露出灰色的斑駁巖石,大地無垠遠去,那似是一幅亙古以來就永恒不變的場景。

        看有片刻,他又目注前方,速度微微提升了一些。

        未過多久,隨著太陽西墜,天色漸漸轉入夜中,星月之光照落在山體之上,一條銀線遠遠延伸出去,似在繼續為他指明去路。

        他孤獨一人徜徉在天穹之上,耳旁聽著山體與天地共鳴所發出空曠的回響,不停往前飛遁著。

        一夜過去,朝陽又從東方升起,將光亮鋪灑在大地上。

        這時他遠遠看到前方有一個馬蹄形狀巨大裂口,一條奔騰的水線從密林遍布之地沖出來,往東而去。

        洪河隘口。

        他目光凝注那里,身上光芒一擴,速度驟然一快!

        一只飛鷹察覺到什么,忽然一振翅膀,避了開去,隨后一道青色虹光瞬息掠過長天,直趨遠方,而天空之中,只留下一聲久久不息的鷹唳。

        隨著愈發接近隘口,他已經能夠看見都護府修筑在那里的石砌堡壘群,對比大自然的斧鑿,人工修筑的齊整城墻和建筑物的規整排布呈現出另一種美感。

        因為那里既有都護府的大軍,以及匯聚在那里神尉軍三大軍候,不排除密林之中還存在有異神,所以他沒有再繼續直線前行,而是折道向西,在繞了一圈之后,來到洪河隘口的北面。

        這里再往北去,仍然屬于都護府的疆域,駐屯鎮倒是有數十個,可是每個鎮子的人口都不多,不足兩萬人灑在廣大的山地丘陵之中。

        至于再遠一些,千多里外就又是一片大海了,那里是名義上都護府疆域的最北端了。

        此時他身形微微一偏,再次向東而來,沿著與隘口平行的方向找尋記憶中的所在,不多時,他看到了一座冰雪覆蓋下的黑色山體。

        他回憶起當初來這里,也是曾經過這里的,在繞著轉了一圈之后,就又沿著山勢朝東南方俯沖而去,底下的林木漸漸變得茂密起來,只是上空的霧氣好像一下多了出來,變得異常濃重。

        他目中靈光綻放,分辨著下方和更遠處的地勢和山體。

        可即便如此,隨著他不斷深入,景物的變化再加上某種混亂力量的影響,方向感卻是在逐漸失去。

        好在這個時候,他已經找到了自己想要找的地方,那是一座光禿禿的山巖,上面突出的巖體猶如回首鷹嘴一樣朝著某一方向,非常之顯眼。

        他記得山壁之上有一條“小徑”,當年他的老師就是帶著他從那里進入安山腹地的,那也是考驗他的心性定力的第一關。

        在飛遁近前之后,他很快找到了那條“小徑”,這其實就是一棱棱從山壁上突出的巖石部分,斷斷續續形成了一條看去可以通向的“道路”。

        而當年堪稱險峻的所在,現在對他來說已不算什么了。

        他這時留意到,在山巖空缺的地方,被上插幾個木楔,當初路過的時候并沒有這些東西,這很可能是后來當地土著所為,或許是某些上山朝拜狂信徒或者上山采摘草藥的獵人。

        他袍袖飄蕩著,在此滯空停留了一會兒,就沿著這條路徑而行,慢慢投入到了密林之中,最后落下身來,停留在了厚厚的落葉之上。

        這里的生靈似被驚動,幾只雨林小蜥蜴從斷裂樹干從快速爬走。而他的感官中,此刻至少有上百種生靈在往遠處瘋狂逃避。

        這是出于本能的畏懼,因為他身上騰繞的心光就好像是突然闖到此地的強大靈性生物。

        因為生靈的異常很可能會驚動這里的土著,會引來不必要的麻煩,要知這里距離隘口其實并不十分遠,所以他稍稍收斂了一下心光,并隔絕了自身的諸多信息。

        當然,這并非是完全穩妥的。因為有些靈性生物對自己生存的環境非常熟悉,陡然多出來的空白反而會引起注意。

        不過這種情況并不多見,他需要重點防備的其實是異神,在有異神祭壇建立的地方,只要有不是信徒的人經過,立刻可以被其察知,這就要小心應對了。

        他現在需要到達密卷中所說的某個地點,再介入密卷主人當時的靈性情感之中,以此可以觀察出更為準確的道路,不過距離那里還有相當遠的一段路。

        他觀察了一下四周,稍作回憶,便一提夏劍,朝著密林之中某一處走去,他記得,前方不遠處應該存在一處古老的遺跡,找到那里,就可以憑著古代留下的殘存道路繼續往下行進。

        ……

        ……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