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武俠仙俠 » 玄渾道章 » 第138章 扶持

  • 玄渾道章 - 第138章 扶持字體大小: A+
     
    三天之后,張御帶著嚴魚明來到了玄府偏殿之內,他站在此地打量了一下,就往主位之上走去。

    玄府現在的確缺乏人手,由于他承擔引路人這一角色,所以現在范瀾已是被派遣出去做其他事了。

    到了主位之前,他轉過身,面朝殿門,把袖袍一展,在這里坐了下來。

    從現在開始,這里一切就由他來負責了。

    他坐了片刻之后,對立在一旁的嚴魚明道:“魚明,你去把年齡在十八歲之下,所有能觀看到大道之章的玄府弟子的名冊都拿給我看。”

    既然做了訓教,那么就要承擔起職責。

    但是他也不可能去兼顧所有人,一來是范圍太大,二來他也有自己所需完成的事,并不能全身心的投入此去,所以這里只能有所取舍。

    年齡偏大的人都是自己一套成熟的思維,尤其是修道人,很難再被改變,反不如年輕一點更容易聽進去,即便只是種下一個種子也是好的。

    所以他把年齡選定在十八歲之下。

    其實能在這個年紀看到大道之章的,本身也算資質不差了,只是他認為,玄府以前對這些弟子的重視并不夠。

    從舊的眼光看,這些弟子因為出身和學習的環境,自身的學識和眼界不夠高,所以可能未來成就有限。

    可是人又不是一出身便已定型了,是可以不斷學習成長的,若是多給這些弟子一些機會,卻未必不能取得更大的成就。

    嚴魚明一拱手,道:“老師,弟子這便去。”

    其人下去之后,過了一會兒,大殿外聽得輕盈腳步邁來。

    張御看去,就見一個手持竹劍,戴著眼鏡,身形窈窕的白衣女子走入了大殿之中,他自座上站起,合手一揖,道:“辛師姐。”

    辛瑤在殿下站定,斂衽還有一禮,道:“張師弟有禮了。”

    張御現在接手了范瀾的事職,也需設法了解了一下之前與此職相關的玄修,這里最重要的就是辛瑤,這一位一直是負責在學宮中尋覓遺落人才的。

    就如先前,他申學貼盡管在送到治學堂的時候被擋了一下,可是辛瑤卻是直接將他的帖子遞到了項淳的桌案之上。

    若無此事,可能他那時還要花費更多手腳才能進入玄府。

    行禮過后,他請了辛瑤坐下,道:“辛師姐,請你過來,是我而今接替范師兄之職,需有一些事宜交代。”

    辛瑤把自己的眼鏡扶正了一下,看著他道:“張師弟請說。”

    張御道:“玄府此前很少去學宮之中主動挑選人才,可御認為,有不少擁有修玄天賦的弟子當是被埋沒了,這里就要勞煩辛師姐多多留意了。”

    這一年,又要輪到新的入學泰陽學宮的學子申學了,不過那要等到二月份,那時士議已然開始,他恐怕沒有太多時間來處理,只能先把事情交代安排下去。

    玄府以前對這些學子的態度一直是你愛來不來。但他覺得,若是玄府強盛之時,可以確保都護府局面安穩無憂的時候,這般做倒是可以,可現在已被神尉軍壓在下面,那又何必端著架子呢?讓人更多合適的人擁有力量,維護都護府子民的安危才是正經。

    辛瑤聽他說完,認真點首道:“這本就是我該做的。”

    嚴魚明這時捧了一卷名冊過來,放在了案幾之上,道:“名冊都在這里了,老師請過目。”

    張御伸手出去,把名冊一展,在上面掃了一眼后,問道:“辛師姐,你在玄府之中較我長久許多,可是知曉有哪些弟子更為值得關注么?”

    辛瑤思索片刻,道:“有個叫嘉月的弟子實則不錯,今年方才十六歲,她十五歲時便就感得大道玄章了。只是之前玄府授下尋覓心光之法后,她卻遲遲未能修煉出來,而她又不是泰陽學宮出身,玄府也就對她并不如何關注了。”

    張御心下一思,玄府對于心光凝練自有一套判斷的方法,往往認為第一年過去不成,那么就今后可能要幾年甚至十幾年的時間來緩緩磨練。

    可他覺得,有時候并不能這么簡單粗暴的定性。

    人與人是不同的,所身處的環境也各不相同,不能一概而論。

    以往范瀾處理此事的時候,顯然只在意最為拔尖那的一群人,對于資質稍差一點的,若是給了一次機會而沒有抓住的話,那么他就不會再去多做關注了。

    不過張御覺得,自己或許可以改變一下思路。

    他把嘉月的名冊拿出來看了看,這個弟子或許因為年齡小,此刻還在玄府內,并沒有被派遣出去。

    他思考片刻,就拿起筆來,在其名姓上圈了一下,再下來,他又接連挑選了四個人出來,在其等名姓上各自畫了一圈,最后交給站在身邊的嚴魚明,道:“魚明,你讓這些弟子明日來我這處一回。”

    嚴魚明一躬身,道:“老師,學生這就去。”

    辛瑤留意到,這些弟子都有一個特點,那就是資質較同輩為高,但俱都在嘗試心光的時候失敗了,她一推眼鏡,道:“張師弟認為,這些弟子還堪造就么?”

    張御并沒有直接回答這個問題,而是問道:“辛師姐當日是如何尋到心光的?”

    辛瑤一想,道:“未經思量,循法即成。”

    張御點頭道:“那說明辛師姐不僅資質上乘,心思更是堅凝純粹,可有些人卻是不同的,自身心氣不夠,就需輔以外力,譬如那嘉月,資質是不差,可是我觀她筆跡,落筆頓頓,總是疑而不定,顯是對自身信心不足,所以她差的并不是什么秘法,而是一股堅定的心氣。”

    天資高的人和天資略低的人,兩者差別就在于在遇到難關時,天資高的人往往靠著自己就能跨過去了,而天資稍差一些人,許就需要人提點一二。

    辛瑤若有所思,她有些明白張御的意思了。

    這種心性之上的弱點,是可以通過一定的言語和鼓勵來彌補的,特別若是經由張御這等人物來說時,那更易讓人信服。

    這些弟子本來就不差,各方面的條件也都具備,若是克服了心性上的缺點,那么的確是有較大可能尋覓到心光,進而為玄府增添更多助力的。

    這個方法其實除了張御,別人也一樣可以勝任。

    可是實際上,很少有相同境界的玄修會來做此事,這倒也不是他們自恃清高,而是他們會盡量不去破壞玄府的固有慣例。

    很多玄修都有一些毛病,那就是太過講究規矩,行事比較刻板,這也是長久觀讀各種章印后所帶來的習慣了,因為擅自變動就意味著風險,對于一些本來就有著既定規序的東西,能不動就不動,能不改就不改。

    可殊不知,如今情勢與六十多年前已經完全不一樣了,有些舊有作法早已是不合時宜了。

    在意識到這一點后,辛瑤看著張御道:“看來玄府把這件事交給張師弟,是交托給了一位合適的人。”

    張御搖頭道:“是否合適,倒非是眼下所能言,我所為之事,也未必一定正確,可之前規矩既然已不合適,那就不妨變上一變了。”

    兩人正說話時,忽聽得外面陸續有高聲交談傳來。

    “白師兄,你修煉出了心光,這次又立下了大功,想來觀讀到第二章書也是指日可待了。

    “白師兄,若得功成,到時還望能提攜一下師弟。”

    “師兄,師弟近來修行上有一些不解,不知可能請教……”

    “好了,好了,白師兄要去拜見范師兄,請學章法,諸位師弟就不要圍著了,免得耽誤了白師兄……”

    外面的聲音漸漸散去,隨著一陣滿是信心的腳步聲由遠及近,便見一個身材頎長,身著玄府道袍的俊雅年輕人走入殿中,他進來時本是昂首挺步,可待一抬頭,見是張御坐在上面,身軀不禁一僵。

    ……

    ……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