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武俠仙俠 » 玄渾道章 » 第128章 壽數

  • 玄渾道章 - 第128章 壽數字體大小: A+
     
    “拖上來,拖上來!”

      十幾個金屬絞盤轉動著,粗大的繩索一段段被拽動,將一個巨大的半人半魚的怪物尸體拖上了岸。

      待這具尸體露出全貌的時候,所有人都不由自主發出一聲驚呼,還有人忍不住想要跪下來,但卻被旁邊清醒的同伴一把拽起來。

      這怪物的頭顱與人相仿,五官齊全,下頜部分寬大,長著如同觸須一般的豐茂長須,即便已經死了,可面目仍然很威嚴。

      它的上半身肌肉飽滿,可自胸部以下就與人區分開了,布滿了甲殼和鱗片,腹部之下是一個類似節肢類的下身,有著十二根足肢,而延伸出去的尾部則是長著鋒銳的魚鰭。

      可以看得出來,這具身體似在往某一個方向進行神異化的蛻變,所以每個部分看去相對獨立怪異,還沒有能完全融合統一。

      這是海神“尤潘”。

      幾天前,這位沉睡的異神被潛入海中的玄修找到了巢穴所在。

      對付這樣的異神,玄府自有一套成熟的步驟。

      他們先用調配好的秘制藥物混入海水之中,令其暫時無法醒來,然后再用玄府秘煉的法釘釘入其身軀內,這個東西會引發其靈性的被動排斥。

      法釘會在這個過程中被消融驅逐,每當被融掉之后,玄府又會換上一根新的。而在更替了大概有千余根后,才把這個異神的靈性徹底被耗盡。

      到了這一步,這位異神充其量不過是一個大點怪物罷了。諸多玄修于這個時候沉入海中,果斷結束了其生命。

      不過打撈反而更麻煩一點,用了整整一夜才把其拖上來。

      竇昌走到前方,仔細打量了一下,確認這個異神的寄體的確失去了所有的生命跡象和靈性,這才道:“這具異神的尸體稍候用船拖回去,這上面神異器官可以賣出大價錢,好歹也能補貼一下我們這次行程的花費。”

      他雖然是玄修,可對金錢卻毫不諱言,當初他帶著手下弟子和雇傭劍士在北方的時候,為了和瘟疫神眾周旋,錢物都是自己籌措的,甚至還建立起了一條販賣靈性生物的渠道。

      齊武道:“師兄,這會不會讓渾修那些人買了去?”

      竇昌渾不在意道:“需要在意這些么?能用到異神神異器官的,渾修能有幾個?況且你以為我們把這東西賣給別人,渾修就拿不到了么?”

      王恭道:“竇師兄說得對,這東西放在倉庫雖然不會爛,但神異性會逐漸流失,與其放在那里,還不如換成對玄府有用的東西。”

      竇昌道:“事情還沒完,還有一個異神,不過這個異神躲在很深的地下,要多花費一些手腳了。”

      王恭道:“睡著的異神總比醒來的好對付許多。”

      齊武感嘆道:“這次得虧張師弟,要不然事情沒這么輕松。”

      王恭也是贊同,朝明城經過這幾十年來的加固修筑,說是一座軍事化的堡壘也不為過。外面是涂滿赤泥的厚重石墻,里面每一個酋首居所都是火銃火炮齊備的石堡,常年駐守著祭祀團和武裝護衛,要是再加上被喚醒的異神,正面強攻決計是拿不下來的。

      可是三大部落恐怕做夢也沒想到,打擊會從天空中到來,外面那些堅固的防御根本沒有起到本該有的作用。

      竇昌對著身旁的助役吩咐道:“再過幾天,都護府的人恐怕就要過來接手了,你們先把第一批東西搬上船,我跟著一起回去。”

      助役點頭稱是。

      就在這時,那個魁梧大漢哈著腰來到竇昌身旁,對他一揖,露出討好笑容,道:“竇玄修,我把東西都準備好了,是否現在就搬上船?”

      王恭看了看他后面,發現是幾只分量頗重的箱子,問道:“什么東西?”

      魁梧大漢連忙道:“是那位張玄修要在下準備的東西。”

      王恭走到他身后,把箱蓋一掀,目光一掃,發現里面擺放的東西都是一些古物,多數是書籍,泥板,還有很多神明的雕像。

      齊武也是湊過來看了看,道:“張師弟專學是古代博物學,想必是把這些東西拿回去做學問用吧?”

      王恭沒有說話。

      竇昌大步走上來,一把將蓋子重新合上,道:“管這么多干什么?既然這些是給張師弟的,那就是張師弟的東西了,用不著對我們交代。”

      他對魁梧大漢一揮手,道:“送上去。”后者馬上一躬身,就帶著役從把幾個箱子的東西都搬上船去了。

      遠處一個年輕玄修匆匆走來,對著竇昌一揖,道:“老師,玄府書信到了。”

      竇昌馬上拿過來,撕開看了幾眼,面上一喜,點頭道:“好!”

      齊武看了看他,道:“竇師兄,什么事這么高興?”

      竇昌笑道:“項師兄說,張師弟在瑞光城外截住了遲授,其人已然授首。”

      “當真?”

      竇昌把書信遞去,道:“你們拿去看。”

      二人接了過來,看罷之后,王恭評價了一句,“張師弟實力了得啊。”

      齊武也是點頭,雖然遲授不會飛遁,張御對上此人可謂大占優勢,可其人畢竟還是一名神尉軍的前軍候,實力終究是不差的。

      可是想到這里,他不覺搖頭,道:“可惜了,就算遲授死了,神尉軍的實力依舊沒有減弱多少。”

      竇昌一想,也是贊同這個看法。

      神尉軍最強大的地方,就是力量恢復起來極快,而且軍候,隊率,伍長、士卒這個幾層次結構穩固,彼此銜接緊密,少了一個,就可用另一個人頂替上來。

      別看遲授被斬,阿爾莫泰也是失蹤了,可實際上神尉軍還有不少實力與他們接近的人都在盯著這個位置,用不了多久,就又可選出一人來補上此位。

      或許唯一無法替代的,就是上軍候朱闕了,這位就像玄首戚毖一樣,是彼此的真正支柱。

      竇昌搖了搖頭,這些還輪不到自己去想,對周圍的人喝道:“把東西都給我快些搬完,等我回來之后,就對那個躲在地下的異神動手,到時我請所有人喝酒!”

      除了玄修之外,在場大多數人都是發出了一聲熱烈回應。

      此時學宮之中,張御正在宣文堂中查閱各種古代泥板和樹皮書。

      近段日子以來,他通過學習那些生僻的古文字,對養父留下的信箋符字略微有了些頭緒,并能稍稍解讀出來幾句,不過僅是這些,還不足以推斷全部。

      而除了這幾句話之外,另外的那些符號看著相似,實際上又是另一套體系了,彼此之間毫關聯,還要他繼續去學習翻查。

      照這樣看去,要想真正理解信箋上的內容,還需要一段較長的時間。

      不過自己是否可以換一個思路?

      他想了想,阿爾莫泰是看過這東西的,似乎還從中得到了什么好處,當時他就有過推斷,或許在其人看到那塊石板時,是另一種景象,而無需理解上面的意思。

      那么其人到底看到是什么呢?會不會有助于自己理解信箋上的內容?

      他手中握有兩件神袍,故他也在考慮,是否讓身邊合適的人披上神袍,然后再來看這個東西。

      現在他身邊絕對可以信任的,只有李青禾一個。

      他對這個須人少年很滿意,之前就一直在想,是否有什么辦法可以幫助其提升壽命。

      天夏人通常都能活過一百二十歲,到一百五十歲才算高壽。

      更別說他身為玄修,壽命當是更長,至于到底能活多久,現在還很難說。

      現在是大玄歷三百七十三年末,一百年前,東廷都護府方才到來這片古老大陸上,可之前的玄修,卻還沒有一個是因為自然壽盡而亡的,所以誰都不知道新法修煉者的壽數上限在哪里。

      但是他能感覺出來,在打破身體極限,斬凡入玄之后,自己保持個三四百年的巔峰狀態當是沒有問題的,至于再久,就沒有辦法估算了。

      而通常來說,須人壽命滿打滿算也就是**十歲。

      對修煉者來說,幾十年可謂是一晃而過。

      可假設披上的神袍的話,那就完全不同了。

      似如神尉軍的人,只要維持自身靈性不衰退,那么就可以一直活下去,到了最后,甚至可以拋卻舊有的身軀,像那些異神一樣更換寄體。

      只這里有一個要注意的是,披上神袍的人,需自身與神袍相契合,才能發揮出神袍的作用。現在自己手中的兩件神袍并不適合李青禾用。

      他再是想了一下,其實單純延壽的話,還是有一些其他辦法的,且這事情也不用這么急,神袍這東西,就先作為一個備用好了。

      至于觀看石板,實在不行,去抓一個神尉軍士卒過來也就可以了。

      他把手中沉重的泥板放在案上,抬起頭來,再等等吧,等到烽火點燃之后。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