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武俠仙俠 » 玄渾道章 » 第123章 驚虹雷動

  • 玄渾道章 - 第123章 驚虹雷動字體大小: A+
     
    竇昌與張御二人駕光飛遁,向西南方向飛馳有一夜之后,一道狹長的海灣出現在了兩人視界之中,自高空看去,仿似陸地邊緣被什么鳥類啃掉到了一個缺口。

      燕喙灣。

      都護府西南地界最繁華的海灣。

      可以看到在靠近地陸那一面,有一座閃耀著燈火的城市矗立在海岸邊的高地上,它的港口設立在高地向內彎轉的峽谷縫隙之內,里面現在還停泊著大大小小的船只。

      毫無疑問,這里就是朝明城了。

      這座城市最早由天夏人建立,最初目的是為了把南方豐富的自然資源轉運到北方。只是洪河隘口之戰后,天夏人的人口大大數量減少,只能把權力下放到當時的各個歸化土著部落手中。

      經過幾十年來的南北貿易,這些部落掌握了大量的財富,他們通過不斷吸納天夏的禮制法度,以及先進的武器和技術,逐漸壯大起來,隨之也起了不該有的心思。

      他們雖然現在還自稱部落,部落之主也仍是沿襲酋首的舊稱,可實際上內部的組織和結構與一般的土著已然完全不同了。

      他們有著自己培養的治事文吏,還有自己的軍隊武備,有著自己的貿易船只,他們現在完全可以稱得上是都護府的地方藩鎮了。

      張御和竇昌二人在望見這個城市后,為了避免過早暴露行蹤,所以沒有再繼續接近,而是遠遠在一處高坡之上降落下來,并在此吞服丹藥,打坐調息。

      竇昌待狀態恢復后,就道:“張師弟,神尉軍中,前軍候遲授這個人眼神特別好,號稱能遠見千里,這里的確是有些夸張,在濁潮影響下也不可能做到,可其人對于外界的異常變化的感應無疑是相當敏銳的,他若在這里,那我們就必須要小心了。”

      張御考慮了一下,道:“若是如此,我們再怎么小心,也很避免不被發現,那索性稍候動作快一些,那樣就算其人察覺到了,也來不及阻止。”

      竇昌表示同意,他們要攻擊的目標相對固定,遲授的戰斗風格和他恰恰相反,是盡量避免和人正面接觸的,所以他們成功的可能性還是極大的。

      商量過后,兩人再度騰空而起,這一次卻是往更高之處拔去,飛遁有一段路程后,就來到了朝明城的正上方。

      張御看有一眼,從這個高度往下望下,朝明城差不多只有一個手掌大小,身為修行者,他的目力很好,哪怕是夜里,也能把下面的動靜看得一清二楚。

      這里遠遠超出了心湖的感應范圍,所以為了確保無虞,他使用了辨機之印,仔細觀察著城中的情形。

      竇昌在旁邊沒有說話,他長于正面硬打硬拼,卻不具備這類查敵觀望的本事,他此刻看著張御從容打量下方,心里也是羨慕不已。

      六印俱見就是好,這意味著后者只要神元充足,那么自身可以向任何一個地方發展,可以做到在一定程度之內沒有短板。

      因為事先準備充分,張御很快就找到了那兩個祭壇,他能看到此刻有不少人正圍在那里,在往祭壇上奉獻各種祭品,還有不少人舉著各種金銀器皿,一邊張口頌贊,一邊拋灑著各種香料和花瓣。

      毫無疑問,喚醒異神的儀式已經開始了,不過祭壇上的祭品并不多,說明儀式才剛剛有開了一個頭。

      他們來的正是時候。

      他轉頭看向竇昌,道:“竇師兄,那里的確是主祭壇的位置,只要破壞了這兩處,儀式就會被打斷,異神就不會被喚醒。”

      竇昌一把握緊了雙手拳頭,咯咯作響,“那還等什么,我們這就開始!”

      張御道一聲好,看著下方道:“那就由我對付東面那個祭壇,竇師兄就負責西面那一個。”

      竇昌用力一點頭,道:“就如此!”

      話畢,他深深一個呼吸,身上開始流轉起了多個章印,堅剛、重岳、萬鈞、不破、沖蕩、金純……一連十多個章印,全都是起到堅固身軀和強攻硬襲的作用的。

      張御能看出來,竇昌的攻擊方式應該是用自己的身軀直接去沖撞那個祭壇,而他也有自己的手段。

      心意一喚,夏劍從劍鞘之中飛出,飄懸在他身側。他閉上雙目,心神與之溝通,只是片刻之后,就有一陣陣玉光就從劍身之上綻放出來。

      竇昌經過一番準備后,身上噴薄而出的光芒就像是一團團流動的火焰,他看了一眼張御,后者對他一點頭,他也就不再猶豫,大喝一聲:

      “動手!”

      兩人身上的光芒再度一漲,先是上升騰一段距離,而后在那光華擴張到最為劇烈之時,便齊齊朝下一落!

      簌!

      兩道驚虹自天頂上方旋落而下,帶著呼嘯破空之聲,向著大地遙擊而來!

      心光可以消磨一切動靜和外擾,這樣也就不存在任何聲勢了,可是他們就是要以一個絕對震撼人心的方式沖入朝明城中,給予城中每一個人以深刻的記憶。

      竇昌頭朝下方,在下落過程中不斷調整自己,不至于偏離朝明城太多,待下降到了一半距離的時候,他也是看到了自己的目標,于是轟然一聲,速度又加快了一些。

      張御則是一手前指,引劍在先,身外則流轉著一層青玉色虹光,隨著身軀前沖,不斷撕裂著周遭大氣,并拖拽出了一條經天流虹。

      朝明城廣場附近的石堡內,遲授雙手環抱,躺在堂中石柱之間的吊床上,這是他的習慣,可以讓自己的視線隨時隨地能觀察到四周動靜。

      此時外面正傳來一陣陣喧嘩誦唱,在他的努力之下,那些部落酋首總算達成一致,愿意祭獻祭品,喚醒神明的真身。

      本來這樣的準備已是足夠了,因為玄府的人是昨天才從港口出發的,那么達到這里時,最少也要三四天的時間,那時這幾個神明無論如何也該蘇醒過來了。

      可他仍是感到了幾分不安,總覺得自己好像疏忽了什么,但是問題到底在哪里,卻怎么也沒法想起來,這讓他心中非常煩躁。

      然而就在這時,他耳朵動了動,似是察覺到了什么,伸手一按,整個人一下就了沖出去,在經過墻壁的時候,卻像是沒有實質一般,直接從那里透過,沖出數丈之后,身形一墜,就落足到了熱騰喧鬧的廣場之上。

      一個祭祀走了上來,試圖給他噴灑神水,他毫不客氣的一把將之推開,不去理會后者的咒罵,凝神辨了一辨,過了一會兒,他猛然一抬頭,往天中看去,那里好像有兩個正在閃爍著的光團,像流星自天外而來,在短暫的凝視之后,他的眼瞳不由一縮!

      不好!

      他腳下重重一點,身形頓時半懸浮起來,隨后整個人倏忽一閃,以一個極快的速度遠離廣場,并向著更遠的地方毫不停留的奔去。

      凡他所經過的地方,無論是厚重的墻壁還是敦實的大柱,他都是自上面一穿而過,沒有能夠阻擋他分毫。

      而就在他離開才三四個呼吸之后,兩道虹光倏爾墜地,像是一下沒入了其中。

      天地先是一靜。

      而后……

      轟!轟!

      兩聲幾是不分先后的的沉悶爆響傳出,同時伴隨著一陣猛烈的地震,震蕩令城中所有的琉璃制品全部爆碎,這強烈的動靜頓時引發了全城和混亂和諸多部落上層的驚恐。

      待劇烈的余波消去之后,可以看見城中原本的東西廣場已經消失不見了,代之而起的是兩個巨大的坑洞。

      廣場周圍的建筑,無論是古老的神廟,還是改造的石堡,亦或是華麗的事務大廳,全部被夷為平地,邊緣處的碎石磚塊呈現出一種向外擴散的波浪形。

      在此舉行獻祭的祭祀和信眾在第一時間的撞擊中全部尸骨無存,在更遠處,則是一圈被強猛沖擊震暈震斃的圍觀信徒。

      而在這一片廢墟的中心地帶,兩個渾身閃爍著光芒的人影從坑洞中緩緩飄了出來,一直來到天空之上,并居高臨下俯視著整個城市。

      ……

      ……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