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武俠仙俠 » 玄渾道章 » 第118章 玄玉決事

  • 玄渾道章 - 第118章 玄玉決事字體大小: A+
     
        十一月十六日,日出時分。

        張御著一身玄府道袍,來至玄府事務堂中。

        項淳早已是在此相候,見禮之后,直接道:“張師弟,玄首這次只是出關兩日,查問內外,安排諸多事宜,過后還需接著閉關,時間較為緊迫,我也不多言了,你且隨我來吧。”

        交代過后,他便在前引路,由事務堂之后的虹廊,直往北面啟山而來,到了山崖之前,兩人出了廊道,走上了一條崖壁棧道。

        這棧道是直往啟山內部而去的,途中還經過了一座瀑布流淌的懸洞,在此行走百余呼吸,踏上了一座平臺,后面是一條長長通道,門前有一名道人在此守候。

        項淳上前一禮,道:“權師弟,我把張師弟帶來了,老師可在么?”

        權姓道人回了一禮,他看了看張御,點了下頭,道:“稍等,我去通稟。”

        其人轉身入內,不算太久之后,又轉了出來,對著張御抬手一禮,隨后側開一步,道:“張玄修,玄首請你相見,你自入內便是。”

        張御還有一禮,又對項淳一點頭,就擺開袖子,往里那通道之中走去,在行走之時,他腦海里也是在想著關于這位玄首的傳聞。

        這里除了一些他自己聽到的,很多其實都是蔡蕹告知他的。

        要知道,渾章修士之中,有不少人是早年叛出玄府的,了解很多事情,他們可不會為尊者諱,說起很多事情來都是毫無顧忌。

        這位戚玄首名喚戚毖,是六十年前接手此位的,當年洪河隘口一戰之后,諸多玄府前賢都是亡歿,所以就由其人來接替玄府之位。

        其實當初也沒有更好的人選了,因為當時所有同輩只剩下他一個了,剩下的玄府弟子也不過只有十數人。

        可以說,當時交給他的玄府,幾乎就是一個空蕩蕩的架子了。

        玄府能維持到今天,其人可稱得上是功不可沒,可玄府今日之窘境,同樣也有其人之過。

        這一位的行事風格相當保守,從其接掌玄府到如今,從來沒有主動去做過什么,只是一門心思維持玄府本來的運轉。

        而渾章修士中就有一種說法,說是玄府剛開始恢復時,神尉軍同樣也是損失慘重,雖然又很快又挑選了一批人披上神袍,可是短時內還沒有辦法成長起來,要是這個時候戚毖出頭壓制住神尉軍,那么很可能后來的局面的就不一樣了。

        可是不知道什么原因,神尉軍沒有受到任何限制,甚至還得到了都護府的扶持,短短二三十年間,就已是變得勢大難治了。

        張御卻是心中認為,有時候事情絕非表面上看去那么簡單,往往內里還有更深層次的復雜原因,所以全怪責到這位玄首,這是不妥的。

        特別是一戰下來后,玄幾乎隨時可能覆亡,戚毖身為玄府唯一一位后繼者,當時所面臨壓力,恐怕也不是外人可以想象的。

        思索之時,前方道路一盡,出現一座金石門,他略略一思,伸手一推,石門向后退去,他打量了一下,步入其中,這是一個寬敞的內堂,柔和光線從頂璧的琉璃石上透照下來,落在那些周圍那些青綠色的植株之上,一條金波漾漾的溪水從腳下石板溝渠中逆流而上。

        他沿著坡臺往上行走,百來步后,視線更為開闊,來到一個懸于半空的挑臺之上,后方是空蕩蕩的崖壁洞窟,時不時有霧氣騰繞,也分不清楚是階前香爐之玄煙還是自然造化之用。

        一名道人正閉目坐在蒲團之上,其神情威嚴,面目肅然,黑發似漆,須長三尺,顯然便是東廷玄府的玄首戚毖了。

        張御明明見得其人,可心湖之中卻什么都無法感覺到,空空蕩蕩一片,立刻意識到應該是位自身修為高,外在心光杜絕了一切外氣侵擾。

        他緩步走上前去,雙手一合,正容一禮,道:“張御見過戚玄首。”

        戚毖睜開言,語聲淡淡道:“不必多禮,你與項淳他們不同,不是我的弟子,坐下說話吧。”

        張御是知道的,項淳,許英等人,是從小跟隨在戚毖身邊修行的,而他只能算得上是玄府的學生,雙方的關系一如泰陽學宮中的師生,沒有什么緊密的聯系。

        這里有壞處,也有好處。

        壞處是其人不會真正把他視作真正的親信,有什么自身秘藏的章法恐怕不會傳授給他,好處是他相對自由,遇到什么事,只需遵從玄府的規矩便可,而不必再理會其余。

        他一拱手,就來到位于下首的蒲團之上坐下。

        戚毖道:“項淳昨日來時與我談過你,他頗為毆贊嘆你的天資稟賦,嗯,六印俱見,一載不到就觀見靈明,是很不錯,你讓我想起來一個人。”

        張御道:“被項主事稱為玄府叛徒那個人么?”

        戚毖一點頭,毫不諱言道:“是他。我曾待他如親子一般,可后來他叛出了玄府,只是因為渾章可以助他突破,我也無心去追究,由得他去吧。”他這時看向張御,眼神微厲,道:“若你有這等機會,你會如此么?”

        張御淡聲道:“御曾見過渾章修士,但是他們的傳承是有不少缺陷的。”

        “缺陷么?是有。”戚毖看著他道:“可若是沒有缺陷呢?”

        不待張御回答,他又一揮袖,“罷了,你無需回得此問,現在濁潮消退,玄府能有你這樣資材出眾的弟子出現,總是一件好事,嗯,此物你拿好了。”

        他端坐不動,可身前長案上卻一枚玉器憑空飄起,移至于張御面前。

        張御伸出手去,將此物拿入掌中,這枚玉器形如一枚瓦片,弧度略高,大約一個手掌大小,表面光潤,內有云霞涌動,玉質也很特殊,他之前從未見過。“

        戚毖道:“這里面藏有一道章印,你若有緣法,自能悟得,悟不得也沒什么關系,不會耽誤你修行。只是這玉器你需收好,不能遺失了。”

        張御道:“敢問玄首,不知這是何物?”

        戚毖語聲平靜道:“玄玉。”

        張御道:“莫非用以傳承章印的玄玉?”

        戚毖道:“就是此物,只是你手中的拿到的只有半塊,不止是你,凡是觀讀到第二章書的玄修皆有一枚,而另一枚則在我這處,如果你傳授章印于人,就需要以此玉來我這處拓照。”

        說話之間,他又從袖中拿出一物,“看好了,這便是另一半。”

        張御看了過去,見戚毖所示之物與他手中玄玉外觀相差不大,但略有區別的是,正面之上有一個“玄”字,

        戚毖把此玉在他面前展示了一下后,就又收入袖中,又道:“每一個持有玄玉的人,都肩負傳承玄府的責任,將來恐怕就會輪到你,當然也可能永遠輪不到你,就我而言,你非是我弟子,我卻并不希望傳到你手。”

        張御對此倒不在意,玄首之位,看去好處不少,可所需背負的東西也實在太多,且被牢牢拴在了在東廷這處,這與他的意愿不符。

        這時他心下一轉念,抬首道:“御有一事請教玄首。”

        戚毖看他一眼,道:“你說。”

        張御道:“當日御入玄府,曾見一位道人,得其相助,窺見大道玄章,卻不知這一位是何人?”

        戚毖語氣淡淡道:“你剛才不是見過了么?”說到這里,他把大袖一揮,道:“好了,話便說到此處吧,我該交代已然交代,張玄修,你可以回去了。”

        張御點了點頭,他自蒲團之上站起,合手一禮,就往外走去。

        戚毖看著他一路往外走,只是靜靜坐在那里。

        張御走出石洞廳,沿走廊往外而來,很快又來到了之前的入口處,卻見項淳還等在此,便一拱手,道:“項師兄,有勞久候了。”

        項淳道一聲無妨,又問道:“師弟,一切可還順利么?”

        張御道:“與玄首說了幾句話,別無他事。”

        項淳想了想,關切問道:“那么張師弟,玄首可有贈予你玄玉么?”

        張御道:“已得此物。”

        項淳神情一松,露出一絲笑意,道:“張師弟,有玄玉,你便是得了玄首承認,是我玄府繼者之一了,下來便可參與府內決事了。”說到這里,他沉吟片刻,最后抬頭看向他道:“眼下有一要事,我們幾人暫還無法下定決心,既然你已得玄玉,那卻要問一問你的意見了。”

        ……

        ……7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