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武俠仙俠 » 玄渾道章 » 第116章 神異化濁惡

  • 玄渾道章 - 第116章 神異化濁惡字體大小: A+
     
    蔡蕹看了著張御,又看了看地面上那無頭尸體,微覺恍惚。

      他這位同行之人的厲害他可是領教過的,凡是被其身上惡氣感染或者肢體碰觸到的人,都會變得僵滯不動,而在過后持續的侵蝕之下,就會成為其人的“煉藥”。

      因為這種惡氣的侵蝕很奇詭,如果事先不知曉底細,一般的心光對其幾乎是不設防的,他之前與這位切磋數次,次次都是因此敗北,可怎么也想不到,其人居然被張御一劍飛來,斬殺當場。

      不過……飛劍?

      他驀然驚醒,似乎想到了什么,顫聲道:“張師弟,你……莫非你以是觀讀到第二道章了?”

      張御一點頭,道:“方才得見靈明未久。”

      蔡蕹怔怔看著他,目光無比復雜,半晌,他感嘆一聲,道:“張師弟資材天授,超拔塵俗,未想蔡某有生之年中,竟能夠得見張師弟這般人物。”

      張御道:“蔡師兄過譽了,東廷都護府不過三百余萬人口,在御想來,天夏本土該是俊才更多。”

      “天夏?”

      蔡蕹失神片刻,道:“張師弟覺得,天夏還在?”

      張御反問道:“那蔡師兄又為何認為天夏不在了呢?”

      蔡蕹苦笑道:“是啊,從什么時候開始這么覺得的呢……”

      張御道:“那日我在學宮中時,遲學監曾言到,天夏在,則我等歸去天夏,天夏不在,則我等便是天夏!御深以為然。”

      蔡蕹神情沒有什么變化,但雙拳卻不自覺捏緊了。

      張御轉頭看向東面,他的目光似能透過重重夜幕,一直看到那洶涌的騰海,他道:“濁潮正在消退,我想,我們很快就可以見到結果了。”

      蔡蕹這時忽然道:“有人會不甘心的。”

      張御看著他道:“蔡師兄,以你之見,那些渾章修士誰成為阻礙么?”

      蔡蕹搖頭道:“張師弟,修煉渾章的人并非都是一個心思,其實大多數在意的只是自我,而有一些人確然懷著一些可笑想法,但他們也只是口頭上說說罷了,很少付出實際行動。

      不過有一些人,他們其實更希望看到天夏歸來,在這個立場上,他們和玄府并不是敵人,至于我說的那些人……張師弟你應該清楚我指的是誰。”

      張御點了點頭,道:“相信那一天不遠了。”

      蔡蕹眼中滿是仇恨,道:“我一直在等著這一天!”

      張御道:“我在荒原上遇到一些土著正在捕殺靈性生物,看去是要拿剩下的尸體與蔡師兄你等做交易,不知道你們這是在做什么?”

      蔡蕹恍然道:“原來張師弟是為這件事而來,我說你怎么在這么這里,你且放心,這一次并非是有人要弄出什么動靜來,而是想從靈性生物之中采集到神異器官。”

      張御一思,道:“神異器官?莫非這東西與和渾章修士的修煉有關么?”

      所謂“神異器官”,其實就是靈性組織另一個說法,不過區別是略有一些的,擁有神異器官的生靈祖上通常都與異神沾點關系,或者干脆就是從異神降臨過后的載體上得來的,這些東西一般會被玄府拿來煉藥。就算他在煉丹的時候,也會用到一些靈性生物的骨骸和內腑。

      蔡蕹點頭道:“是如此。”

      他說到這里時,忽然感慨了一聲,“我也是方才知道,渾章修士在被大混沌侵蝕之后,實則是可以用靈性生物或者異神的降臨后的神異器官來消除抵抗的。”

      張御倒是第一次聽聞這種東西可以用來抵抗大混沌的侵蝕,也是有了一些興趣,道:“還有這等事?蔡師兄若是方便的話,可否詳言?”

      蔡蕹道:“這倒沒有什么不可說的,我之前以為,渾章修行就是自求,后來才知,就算自求也并非任意施為,渾章也有前賢留下的秘法可加規正你的路數,只是向大混沌求取實在太過容易,而與秘法相對應的靈性組織又很難找尋,所以很多寧愿走相對簡單的道路……”

      接下來,他便將自己所知道的東西都詳細講述了一遍。

      其實他為了復仇,有一段時間差點也忍不住這樣做,因為那樣得來的力量更簡單,也更容易,威能也不小,可他并不是肆意妄為的人,同時還有家人的牽掛,也記得張御之前的告誡,所以沒有去邁出那一步。

      張御聽他的講述的時候,也是站在此時高度的上時不時提出一些疑問和看法,這一番話談下來,雙方都是覺得收獲不少。

      張御看了看天色,一夜已過,黎明將至,他道:“我殺了蔡師兄那位同伴,蔡師兄回去之后可有麻煩?”

      蔡蕹搖頭道:“此輩大多數人因為心智混亂,互相之間毫無感情,只有利益牽扯,且自身的弊端又大,說不準什么時候就自我消亡,或者變成混沌怪物了,只要我能帶回去足夠的神異器官,就沒人會過問其余事。”

      張御想了想,道:“那些土著本欲捕殺的螺角白山巨牛讓我殺了,蔡師兄既然有用,那稍候我將牛身上的神異器官交給蔡師兄帶回去吧。”

      蔡蕹一怔,道:“白山巨牛?”他驚奇道:“這些土著竟敢捕殺這樣的巨物?”

      張御淡聲道:“荒原上的靈性生物本就少,那些土著又從異神信徒手中交換得來一批所謂的‘神授’武器,或許以為這樣就能對付這頭巨牛了。”

      蔡蕹搖了搖頭,這片大陸上的土著對異神有著狂熱的崇拜,很難用正常人的思維去理解,不過這或許正是這些神明所希望看到的。

      他又想了想,抬起頭來,正容拱手道:“那我就承張師弟這個人情了。”

      不過他那些土著做交易,只需要一些特殊的金屬武器和鹽塊交換就好,再搭上一些特殊煉制的秘藥,但是放在張御這里肯定是不行的。所以他暗下決心,等到下次再見面時,自己當帶來一些足夠有價值的東西用以回贈,至少也要與這神異器官相當。

      兩人再說了一會兒后話,就各自分別。

      蔡蕹站在曠野上,看著張御化一道虹光遁空而去,心中感慨不已,站立許久后,才轉身離去。

      張御回返瑞光后,先是去了一趟玄府事務堂,交代一下此事已然了結,出來之后,而后又轉至庫房,那頭白山巨牛的尸身正在擺在這里,

      因為這頭靈性生物是他捕殺的,所以算是他個人的東西,府中的役從正等著他回來處理。

      他心湖一掃之下,立時就在白牛的心臟位置發現了一處異常。

      于是來到了巨牛背后站定,劍光一閃之下,剖開了一道傷口,隨后他伸手一張,而后一個拳頭大小的東西就從那巨大軀體之內被攝拿了出來,并落在了他掌中。

      這個東西像是一只心臟,外觀精致華美,通體宛若水晶筑成,里面猶如血管的脈絡也是看得清清楚楚。

      毫無疑問,這就是神異器官了。

      且他能感覺到,白山巨牛原本當是不具備這樣上乘的神異器官的,應該是被天平之神的神力灌注后才發生了這樣的改變。

      他不由念頭一轉,這樣的東西若讓蔡蕹帶回去,會否有資敵之嫌?

      不過再一想,按照蔡蕹的說法,現在能用這東西的人只是少數,所以有極大可能是用在他自己身上,而修為更高的人,就需要直接從異神身上獲取神異器官了,還看不上這樣的東西。

      思定之后,他將這東西用一只專以盛放靈性組織的玉匣裝好后,出了玄府,回到居處,讓李青禾將之寄放到了銀署之中,到時自有蔡蕹的人過來將之拿走。

      因為天平之神的事做完后,暫時沒有什么事來麻煩他,他便準備下來安心修行一段時日,順便把養父留下的那塊石板的事弄清楚。

      于是轉回靜室打坐,然而方才坐下,忽感心湖之中有一陣異動,他心念一轉,就又站了起來,自靜室內走了出來,還未走得幾步,就見一道金色的影子一閃,一下跳到了他懷里。

      ……

      ……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