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武俠仙俠 » 玄渾道章 » 第114章 螺角巨牛

  • 玄渾道章 - 第114章 螺角巨牛字體大小: A+
     
    張御在天中不斷飛馳著,之前他是仗著深厚根基,依靠心光強行飛遁的,現在有了“青虹”章印,感覺自在輕松了許多,雖然飛遁速度未能提升多少,但心光消耗卻是大大降低。

      他目光掃視著大地,找尋著螺角白山巨牛的蹤跡。

      這種牛屬于山原螺角牛的一種,數千上萬頭之中才可能會出現一頭靈性變種。

      這東西只生活在安山以西的荒原上,放在以前,是這片大陸之上異神最喜歡的祭品,比如乞格里斯峰下的獻祭坑中,應該就有不少這東西。

      阿爾莫泰當初之所以以這頭巨牛為借口出動,那是因為這頭靈性生物蕩到了瑞光城附近,已然對附近往來的商旅造成了威脅。

      既然阿爾莫泰已被他打死了,那么今天順手也把這件事解決了。

      沒用多久,他便已是有所發現。

      事實上想不發現也難,因為目標實在太過顯眼。

      那是一頭雄壯威武的巨大白牛,四蹄著地時,就有三人高下,它的肩峰高厚而寬隆,四足強健,體軀健碩。

      它的表皮水滑光潤,陽光照射之下,就像雕琢打磨過的玉石,熠熠生光,然而最引人注目的,就是那一對飄逸著彩霧的螺角,彎而粗壯,但又極富力度和美感。

      而在它邁步之時,如同一頭巍峨的小山在挪動,每一塊肌肉都是如有韻律般活動著,閃亮的光華在表皮上跟著一起晃動不已,真正詮釋了什么才是力量。

      這是大自然的杰作,在安山以西這片土地上,或許只有傳說中的遷廬天馬才能更勝一籌。

      不過這個時候,前來打這個頭靈性生物主意的人,似乎并不止他一個,有十數名土著裝扮的人正從三個方向圍攏過來,緩緩靠近這頭巨大的靈性生物。

      張御注意到,這些人裝束雖然與平原上游蕩的土著很相似,可很明顯,而且手中的武器卻與他上次所見到的疑似伊地余孽的蠻人一樣。

      他之前還想探聽這些人的線索,沒想其等自己出現在了這里。

      而這個時候,下方的沖突也是開始了,那頭白牛似乎對被這些蠻人特意留出的一條逃生之路不屑一顧,頭顱低下,直接就對著一方沖了過來,

      蠻人紛紛投擲出了手中的武器及各類絆索,這不是用來直接殺傷的,而是用來限制活動的,然而巨牛頂上螺角一閃,所有投擲來的都是被身外的一層靈性光芒彈開,根本沒有觸及分毫,其速度也是陡然一快,有幾個蠻人不及躲避,被其龐大的體軀一擦,整個人直接爆開。

      剩下的蠻人顯然被嚇壞了,頓時失去了戰斗意志,紛紛四散跑開。

      張御這時心思一轉,身形乘光下落,霎時間,便化一道光柱從天而降,那些蠻人見得此景,不由露出了驚恐之色,有的人轉身就逃,而有一些人則是直接匍匐在地,大聲祈求起來。

      他目光一掃,眼眸中似有七彩光芒閃動了一下,登時所有在場的蠻人一陣恍惚,有的仿若失了心智一般露出了傻笑,有的則是在原地轉起了圈子。

      隨即他又將目光投向那頭白色巨牛,這頭靈性生物本來對他充滿了戒備,可是對視了一會兒后,很快就失去了自主意識,待在那里一動不動。

      張御見此有些意外,他倒沒想到這“眠明之印”這么好用。這樣強大的靈性生物,要是正面爭斗起來,也要費一番手腳,可是現在卻輕而易舉就拿下了。

      當然,這可能與之只是一頭沒有什么智慧的生靈有關,要是換了擁有同等靈性水準的人類,自我意識定然也是強烈無比,也就沒這么容易被迷惑了。

      他緩步走到一個土著人身邊,直接開始詢問其來意和目的。

      這個土著顯然只是底層,再加上被惑亂了心智,說話毫無邏輯,顛三倒四,不過大致意思他能聽懂,他們手中的武器是部落從一個帳篷商人手中交換來的,而捕殺這頭巨牛則是為了將之販賣給前些時日出現在附近的幾個人。

      土著無法形容那些人,只是反復表達難過、害怕、混亂等意思。

      張御在接連問過幾個土著之后,本能覺察到,其等口中所說的那幾個人很可能是渾修,但是此輩要這頭巨牛做什么?看去其等的目的還不止這一頭靈性生物。

      看來隨著濁潮持續消退,這些渾章修士也開始不甘寂寞了。

      在問明白土著與那些渾修的交易地點后,他就不再去理會這些土著了,身形緩緩飄起,來到了巨牛的背脊之上站定,而后給其接連傳遞下去幾個意識。

      這頭巨牛開始還有些對抗,但是在他持續加壓之下,最后還是馴服的邁開四蹄,向著正在搭建祭壇的所在跑去。

      而另一邊,嚴魚明已經帶著十幾個助役把祭壇搭建好了。

      說是祭壇,其實也就是用玄府提供的石塊在土丘之下簡單的圍成一圈,有那么一個意思就行,畢竟他們不是天平之神的信徒,不會去要求這地方有多少華麗精美。

      在等了許久之后,嚴魚明忽覺天中有動靜,抬頭一看,見一道光華遙遙過來,便道:“老師回來了。”

      眾人此時只感眼前的天地似乎閃爍了一下,旋即便有一道青虹自空落下,光芒散開后,張御就自里走了出來,見到這一幕,所有人眼中不由都流露出了敬畏之色。

      嚴魚明走上前去一揖,道:“老師,祭壇已是搭建好了,你看還可以么?”

      張御沉吟一下,道:“我方才在天中已是看過,有些許不妥。”

      嚴魚明急忙道:“老師,敢問有什么不妥,弟子馬上改正。”

      張御略略皺眉,道:“這祭壇太不圓。”

      這祭壇本該是規規整整的一個圓,可自高處看來,卻是歪歪扭扭,擺得十分隨意,缺口也多,就連他看了都不滿意,何況公平之神?

      這樣的話,恐怕未必能引來這個異神多少力量。

      嚴魚明一呆之后,道:“是,老師,我們馬上改。”在他帶領之下,沒用多久,就將祭壇的石塊重新擺了一遍,他用袖子擦了擦汗,再來至張御面前,恭聲問道:“老師,不知現在如何?”

      張御點了點頭,這下看起來就比剛才舒服多了。

      這時忽聽得地面微微顫動,眾人看去,便就看見一頭巨大的白牛正奔跑過來,來到近處后,那粗壯的蹄子一落地,就傳出一聲厚實的悶響。

      在場之人都是玄府出身,也都是有見識的,靈性生物都瞧見過不少,可卻從沒看見如此雄壯威武的公牛,特別是這么近的距離內,每一個人能能感覺到這頭生物身上傳出來的那股令人的窒息的力量,一時不覺驚呼連連。

      嚴魚明看著公牛那巨大的體型,驚嘆道:“老師,這是祭品么?”

      張御淡聲道:“這是我給天平之神尋來的寄托之身。”

      嚴魚明一呆,隨即略顯擔憂道:“老師,這是頭靈性生物吧?那……會不會增強這個神明的力量?”

      張御道:“力量的確增加,但戰斗力卻未必。”

      為什么異神神力降下,通常選擇人類的身軀為載體?那是因為人類是有智慧的,但尋常生靈卻不具備,而神力在寄托上去后,就會產生智力下降的問題,有時候還會受到寄托之身本能的支配,與一些同類誕下后代,很多稀奇古怪的靈性生物其實就是這么來的。

      張御又看了一眼那頭玄府提供的牝鹿,思索片刻,道:“天平一端是死,一端是活,既然寄托之身是活的,那么這次祭獻不需要用活物了,你去將那幾個裝有內臟的罐子搬上去就可以。”

      嚴魚明道了一聲是,立刻下去照辦了,過了一會兒,他轉回來道:“老師,可還有什么吩咐?”

      張御淡聲道:“你們盡量退遠一些。”

      嚴魚明躬身一揖,道:“是,老師。”他招呼了一下那些助役,就紛紛騎上從馬車上解下來的馬匹,動作利索的往遠處退走。

      張御待他們都是去遠后,眸中彩光一閃,傳遞了一個意識下去,那頭白色巨牛就老老實實走到了祭壇之中,而后他一伸手,那本放在馬車上的祭祀原書就已是飄落到了手中,目光注落之下,書頁便已是翻了開來。

      ……

      ……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