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武俠仙俠 » 玄渾道章 » 第110章 成章歸府

  • 玄渾道章 - 第110章 成章歸府字體大小: A+
     
    從都府出來,張御直接回到了學宮之中,先去了奎文堂一趟,遲學監等人此刻還等在這里,要想第一時間知道消息。

      他見到諸人后,便言自己該說的都已是說了,大都督下來會做什么選擇,又是什么態度,再過幾日便見分曉。

      他之所以不詳言,倒不是怕呼吸法的事情泄露出去,這個本就沒有什么不好說的,而是折骨病這件事,涉及楊氏隱痛,雖然都護府上層都清楚,可還是不宜在人后提及。

      將事交代過后,他就與遲學監等人分別,從奎文堂出來,直接返回了居處。

      到了書房內,他攤開紙,拿過筆來,決定寫一篇文章,將天夏之禮和呼吸法配合一事刊于報紙。

      要是那些底下民眾,尤其是那些混血還有土著知道了天夏之禮還有這等好處,那么自然而然就會接受天夏禮法,就算這些只是表面上,可當所有人都在本能行天夏之禮時,那又豈是說廢就能廢的?

      他不但要把姚弘義等人扶持“新禮”的妄想打破,還要把他們的路給堵死!

      其實按照遲學監等人說法,只要大都督不肯接受舊法,那么維持現在的格局便好,因為這般拖下去,激進派覺得還有希望,那就不至于立刻翻臉。

      可是他不這么看,神尉軍會和你講這些么?

      濁潮正在消退,神尉軍定然不會允許都護府與本土重新恢復聯系的,那時他們勢必再度淪為下等,甚至還有被清算的可能,所以他們是沒有退路的,只能一條路走到底。

      此輩現在之所以不發動,那只是因為實力不夠罷了,而不是受到什么名義上的約束。若是實力足夠,那肯定不會再坐等下去。

      所以你無論你選擇如何做,結果都是一樣的。

      將文章寫好后,他把李青禾叫進來,吩咐其明日送到瀚墨報館去。

      待李青禾下去后,他把銀署從中取回的那個匣子拿來擺在了案上,將匣蓋移開后,將那幾封還未來得及看的信箋拿入手中,打開仔細看了起來。

      此時他才發現,這上面的所有文字都是用古怪的文字和符號寫成的。

      他認識不少土著語,但這上面的卻并無從辨認。似乎許多土著的文字的痕跡在這里面都可以找到,且還經過刻意的裁剪,根本無從辨認。

      這也難怪安爾莫泰一直留著這些信箋,這東西恐怕就是裘學令這等人也未必能翻譯的出來。

      他想了想,這上面的事情倒是不急,等改日有空了,可再去文宣堂翻閱典籍,看看能不能找出些許線索來。

      他目光移過,又在那個匣內的石板上停留了一會兒,把將所有東西收拾整理起好,從書房出來,入了靜室之內,服下數枚丹丸,便坐下入至定中。

      第二日,他換上道袍,來至玄府之內,跨入偏殿時,范瀾正在那里持筆寫著什么東西,見他進來,立刻拿袖擱筆,笑道“張師弟,你出外修行回來了。”

      張御一點頭,上來合手一揖,道“還有多謝范師兄上回告知我許多有關第二章書的玄妙。”

      范瀾失笑道“那又算得上什么事?能不能……嗯?”他看了看張御,露出驚異之色,道“師弟,你莫不是想告訴我,你已窺見第二章書了?”

      張御沒有回答,只是大殿之中開始發出細碎的聲響,而周圍的東西,包括鼎爐等物都是憑空漂浮了起來,并圍繞在了他身周。

      “心使于外,移形挪物!”范瀾怔了一會兒,隨即眼中就有驚喜之色泛動著,道“你,張師弟,好,好!”

      他此刻心情激動不已,不但是因為玄府又多了一個觀讀第二章書玄修,而且也中免不了有幾分得意,張御雖然是憑借自己的天資才賦走到這一步的,可是這里也有他的功勞不是?

      不過這個時候,他卻是忽然想到一事,笑容微斂,認真問道“張師弟,你老實告訴說,當初你言你見的‘存我’之印后,只觀得三印,是否有所隱瞞?”

      張御沒有否認,坦承道“不錯,我當日的確有所隱瞞,那時是出于藏拙的考慮。”

      當初他之所以隱瞞,那是因為他方才知曉自己先前所修乃是渾章,項淳又言明渾章乃是必須鏟除的對象,而他又不清楚玄章的正常表現到底應該如何,出于謹慎考慮,所以有所隱瞞。

      范瀾看了看他,好奇問道“那張師弟,當初你到底觀得幾印?”

      張御道“我當時實是觀得六印。”

      “竟然是六印齊觀?”

      范瀾忍不住發出一聲驚嘆,他看著張御,一時也不知道該說什么好,只是搖頭道“張師弟,你啊你,你若是早些……”

      說到這里,他忽然皺了下眉。

      他本想說,張御若是早些展現出六印齊觀的稟賦,那么玄府絕然會比現在更為重視張御,甚至將其扶持為門內后繼也有可能。

      可他再是想一想,卻又覺得未必。

      現在上面做事的方式,著實讓他有些看不懂,與他以往認識玄府似有些不同了,事情可未必會如他所想那般發展。而現在的情況,看去也沒什么不好。

      張御這時道“御這次回來玄府,是想修習第二章書上的章印,不知這里可有什么講究,故而特來請教范師兄。”

      范瀾想了想,認真道“張師弟你放心,你既入得‘靈明之章’,那便已是格局自成了,玄府之中,如今真正能約束你的人,也就只有玄首罷了,該是你的東西,一樣都不會少,唔……”

      他頓了一下,“此事我來替張師弟你去說,你且在此稍等,我去去就回。”

      他再關照了一兩句后,就從偏殿出來,直奔事務堂而來。

      路上之人見到他,紛紛主動行禮,只是他行步匆匆,視若不見,許多人不禁心里尋思,是不是玄府之中又出了什么不同尋常的事了?

      白擎青此時正好從殿閣下來,因為他爭勝之心太強,之前張御斬殺瘟疫神眾的事傳來,曾讓他一度心情不好。不過他因為近來屢屢立功,所以玄府賜下了一個秘傳章法,他看了一下,卻是隱隱摸到了幾分門道,心中也是激動不已,這又讓他稍稍恢復幾分信心。

      既然立功比不過,那么就不妨在修行一較高低!

      他自覺通過這等秘法,在秘藥效用完全過去之前,自己是有可能一舉登入第二章書的,到得那時,他就可以立在更上方俯瞰下方了。

      其實,以往那些事又算得什么呢?

      區區薄功又算什么?

      把眼界放開一點,我輩玄修,修為才是根本!

      這時他一抬頭,恰好看見范瀾從前方匆匆過來,忙是一禮,自信滿滿道“范師兄,我正要去尋師兄,近來擎青自覺……”

      范瀾似乎沒聽清楚他說什么,看了他一眼,道“哦,好。”就從他面前疾步過去了。

      白擎青話才說到一半,面前人卻走了,在那里孤零零立了片刻后,這才面無表情的慢慢挪動腳步離去。

      范瀾不多時到了堂中,他見項淳正許英商量著什么事情,王恭此時也是在場。項淳見到他進來,笑道“范師弟怎么來了?可是有事?”

      范瀾上前幾步,正容一拱手,道“我此次特為張師弟之事而來!”

      “張師弟?”

      項淳訝然,他看了看許英和王恭,問道“張師弟前番日子說要去修行,可是他回來了么?”

      范瀾正聲道“張師弟方才歸來,不過……”他稍稍一頓,這才加重語氣道“張師弟已然尋到玄機,觀讀到第二章書了!”

      ……

      ……

      。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