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武俠仙俠 » 玄渾道章 » 第105章 動劍若雷霆

  • 玄渾道章 - 第105章 動劍若雷霆字體大小: A+
     
    阿爾莫泰見劍光過來,伸手一拍,試圖將其擋開,在他設想之中,單純這一把劍過來,是沒有多少殺傷力的。

      然后可是一接觸之后,他整個人卻是止不住顫動起來,不由自主往后退了一步,眼眸深處更是流露出了驚異之色。

      他難以想象,這一把劍上面,竟然可以迸發出如此巨大的力量,縱然比不了剛才張御縱劍襲來,可也差不去太遠了。

      若是在完好之時,這樣的力量其實并不能把他如何,可現在他受傷了,等若在用傷痕累累,內部滿是空隙的武器去與對方強行碰撞,這無論如何都會加大原先的損傷。

      他的傷勢其實隨著時間的推移,也是會逐漸恢復的,而且速度也非常快。可畢竟他還不是真正的神明,物性的限制使得這個速度終歸有一個上限,至少在這一兩天內是不會好轉的。

      他此刻終于意識到,張御是真正具備殺死自己的手段的,所以他再沒有在此停留下去的意思,而是一聲不響,扭頭就跑。

      張御看著其人身影遠去,并沒有立刻跟上去,而是心意一動,大道渾章在身旁浮現了出來,在“劍、馭”之印上,“劍芒”之印的旁側,此刻又多了一個章印,上有“飛劍”二字。

      很顯然,由于他自身的境界提升,加之心光的增長,與這把劍器的溝通也是更上一個臺階。

      據他所知,真正的“飛劍”是某些舊修所擅長的手段,傳說中甚至可以殺敵于萬千里之外,這不僅僅需要劍器上乘,還需要有一定的功法相配合。

      而這里的“飛劍”之印,應該就僅僅代表了表面上的意思,可以使他駕馭劍器更為方便,而不會是那種玄妙莫測的神通手段。

      目前而言,渾章所有的章印都是他本來所具備的,只是加強了他自身對這個技能的理解,并且進一步作出合適的身心調整。

      這一切全是建立在自身根基上的,除非那引入大混沌的力量,否則不會有更多的東西出現。

      他微微一思,對于這場戰斗而言,這枚章印還是很有用的,而且他也很期待以后這把劍器以后所能發揮出來的神異之能。所以他目注其上,順手就將之觀讀了。

      霎時間,他感覺自己與這把劍器變得更為融洽了,盡管此劍這刻飛騰在外,可那種如臂使指的感覺,就如將之拿在了手中一般。

      他心意一斂,收了渾章,而后身上光芒一閃,急驟飛去,不過一二呼吸之后,就追上了阿爾莫泰,卻也沒有停留,而是從其人頭頂直接躍過,再意念一引,那劍光一長,就如疾電一般劈了下來!

      阿爾莫泰正在大地上全力奔跑著,他見張御再次出現,就提高了警惕,可是那劍光來的實在太快了,他只能鼓起全身力量,舉雙臂招架,身上金光也是跟著急劇升騰。

      可這一劍下來,所迸發出來的力量比之前更大,他忍不住一個震動,腳下也是一踉蹌,身上溢出的鮮血更多了。

      他微微一頓后,并沒有停下,反而加快了前進的步伐。

      為了減少遭受攻擊的次數,他根本不敢縱躍,可他很快發現,這是的努力是徒勞的,那劍光之靈活,完全超脫了他的想象。

      可哪怕受到這樣狂風急雨一般的劍光肆虐,他的速度也沒有減緩半分,堅定的向著既定的方向沖馳著,仿佛生命力不曾耗盡,他就不會停下。

      張御在上空看著阿爾莫泰的身影,不斷用飛劍削弱這名對手,如今每一劍上去對會對其人造成損傷,看這個速度,一天之內其人是無法從荒原之中跑出去的。

      而他也沒有準備拖到那個時候。

      又在過去很長一段時間后,他從心湖之中能夠感覺,阿爾莫泰已經到了非常虛弱的地步,盡管速度依舊,力量看去也沒有減弱,可那是阿爾莫泰的意志在支撐著,他在榨取著自身的本元,還有神袍的作用再加上本人的信念和韌性,才沒有讓自身因此而倒下。

      張御此時眸光微動,夏劍忽然筆直上升,在到了天頂之后,劍尖斜指下方,似是蓄勢待發,過了一會兒,他意念一放,霎時劍芒一閃,似落霹靂,從天而降!

      阿爾莫泰對此沒有太好的應對辦法,只得像之前一樣舉臂抵擋,然而這一次,劍身上的力量并有之前那般聚于一點,全數送至他身上,而是重重壓下,轟的一聲,將他像釘子一樣釘入大地之內!

      他戰斗經驗也是豐富,頓時意識到對方想要做什么了,猛喝一聲,就想要從地坑之中出來,可是還未等他做成此事,那劍光又是一閃,直刺在他前胸之上,他渾身一顫,動作不由得一頓。

      那劍光并沒有因此停下,而是來回躍動著,上面的力量也是時時變化著,時而凝于一處,時而宣泄向外。

      在遠處看來,他好似正在天雷轟擊,身軀連連顫動,他腳下已經是出現了一個深坑,并在不斷里沉降下去。

      阿爾莫泰突然感覺到了一陣疲憊和無力,這是以前從來沒有過的。

      他此刻終于意識到,自己并不如想象中的那般完美,

      而信心的消退,導致他的氣勢也是隨之衰敗下來,那屬于靈性那一面更是一瞬間落到了低谷,他再也無力抵擋來自空中的攻擊了。

      隨著那劍光又一次轟落下來,一聲悶響過后,他整個人被的重重擊入了身下的大坑之中。

      他仰躺在了那里,渾身上下完全失去了力量,過了一會兒,金色的鮮血自他身上流淌了出來,并很快蔓延到了整個坑洞的底部,看起來他就如漂浮在了金燦燦的血水中一般。

      由于他所承受的傷害是整體性的,所以他渾身的骨骼皮膚肌肉都破碎了,他此刻就像一個滿是裂紋的瓷人,只要再輕輕一碰,就會徹底碎裂。

      現在唯一支撐他的,就是自身的靈性了。

      張御緩緩從天中降落下來,那夏劍飄了過來,懸浮在了一側,

      他走到坑洞旁站定,看著其人。

      阿爾莫泰每一次呼吸,都會有血水從皮膚里滲透出來,他已經不怎么看得清東西了,只能察覺到模模糊糊的影子,他用自身的靈性說道:“你勝利了。”

      張御淡聲道:“我想問你一個問題。”

      “你想問什么?”

      張御伸出雙手,將遮帽摘下,目光俯視下來,道:“當初燕敘倫那么針對舒家,甚至不惜一把火葬送舒家一家人,我想不會是單單為了一本文冊那么簡單,那么,他的目的到底是什么?或者說,他想要得到什么東西?”

      ……

      ……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