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武俠仙俠 » 玄渾道章 » 第100章 問道神峰下

  • 玄渾道章 - 第100章 問道神峰下字體大小: A+
     

      張御離開聞祈廣場后,先是去了一趟玄府,將秘傳章法取得,隨后返回學宮中的居處。

      入門之后,他看了一眼上方高籃,妙丹君仍在沉睡之中,只有身上的靈性光芒在那里如靈動的煙霧一般飄動著,

      靈性生物一旦沉睡,一年半載也是平常,不過這也是其成長的必經過程。

      他去了里屋洗漱了一番,隨后換了一身袍服,來至靜室之內坐定,而后把拿回的玉匣打開,將里面所擺放的玉簡逐一取出,隨后按于眉心之上。

      待接受了里間所有的東西,他心中也是略微有數了。

      他之所以向項淳要求出外修行,主要是這一次收獲頗大,自那神像之上所得神元著實不少,已是足夠他把真胎之印修至頂端。

      而再下一步,就可試著突破那一層束縛,繼而觀讀第二道章了。

      隨著濁潮的持續消退,他感覺都護府內以往被掩蓋下去的矛盾或許再也遮蓋不住了,最為激烈的碰撞很可能就要到來。

      在這等情形下,他要是沒有足夠保護自己的能力,那么很可能被這個即將攪動起來的漩渦一起吞沒進去。

      項淳這次雖然對他表現出了足夠的親和和友善,并還傳下了秘傳章法,可他心中很清楚,玄府對他的他態度其實并沒有多少改變,最直接的證據,就是項淳沒有帶他去面見玄首。

      很顯然,玄府的精神分裂并沒有因此好轉,仍是一如既往。

      他不難想見,玄府下來定然是利用這事件想方設法壓制神尉軍,不讓其擺脫束縛,而作為斬殺瘟疫之神的玄修,在瑞光城中恐怕會成為眾人矚目的焦點。

      與其在此受擾,那還不如早些離開,出外完成那最為關鍵的一步。

      為了確保這次的修行,他心中打算再去一次乞格里斯峰,盡可能把那里剩下的神元也利用起來。

      正在他在居處收拾東西,準備啟程的時候,外間送來了一封書信,卻是楊瓔以他學生的名義想邀請他這位先生去自家宅邸坐一坐。

      張御思索了一下,這事多半不是楊瓔自己想出來的。

      應該是他斬殺了瘟疫之神,同時又是楊瓔的先生,所以都府才主動邀他前往,以示親近。其實安排這件事的人,恐怕也有拉近雙方關系的意思。

      他稍作考慮,決定應邀前往。

      到了第二天約定時間,他在專人馬車接送之下來到都府之內。

      楊瓔早早在門前等候,見他到來,喜道:“先生,你來了。”

      張御合手一揖,道:“楊衛尉。”

      楊瓔也是連忙還了一禮,隨即道:“先生,我們入府說話吧。”

      張御點頭。

      楊瓔前面領路,兩人很快到了花苑之中。

      張御也是第一次來到此間,都府建筑多是采用木石修筑,由數種風格融合而成,既有天夏的堂皇大氣,又有古文明的莊嚴神秘。

      隨即他望到了都護府的后方,那里矗立有一座高臺,巍然凌駕在諸殿之上,十分之醒目,此便是望夏臺了。

      傳聞只要點燃了此處之火,就能讓神女峰上的烽火為之亮起,天夏本土便能望見。

      許多人念念不忘要推倒的烽火臺,其實主要說的就是此處。

      楊瓔見他望向那里,有些郁悶道:“那是望夏臺,小時候我和阿弟想去那里,可是爹爹從來不讓我們去,阿弟當了都護后,也不讓我去,還把那里封禁了。”

      張御點點頭,他能理解,這個地方實在太挑戰某些人的神經了,恐怕兩任都護是為了避免不必要的沖突,所以才封了那處。

      兩人再走了一會兒,就來到后花苑之中,這里錦花繁盛,艷彩繽紛,絢爛多姿,正如都護府的表面一般,依舊是一片光輝興盛的景象。

      張御這時能感覺,就在花苑一座花樓內,有一個小童躲在門后看著他們,心思一轉,就猜到了對方身份,他也沒有說破。

      他在這里并沒有待多久,喝了一下午茶,便就離去了。

      待他走后,小童自里走了出來,他小臉上滿是崇拜道:“阿姐,那就是張先生么?我聽說張先生把那殺害王先生和郭先生的異神給殺死帶回來了。”

      楊瓔得意洋洋道:“厲害吧。”

      小童嗯嗯點頭,他道:“聽說那異神的尸身還在廣場上,真想去看一看。”

      楊瓔很想說我帶你去看啊,可是話才待嘴邊,她又忍了下來。

      自從領兵上了一回戰場后,她卻感覺到很多以往腦子一熱做出的事情很欠妥,只是把手往小童腦袋上一蓋,道:“乖哦。”

      小童這時想了想,認真道:“阿姐,我想請張先生也當我的老師。”

      楊瓔猶豫了一下,這件事她也拿不出好主意,她道:“有空我問問舅舅吧。”

      燕氏莊園位于瑞光城北方二十里宴丘上,這里修筑有內外石圍墻,常年在神尉軍軍卒的重重守衛中。

      燕敘倫已是得報,知道張御回來了,而且其人帶回的,不僅有當日行兇的異神,還有瘟疫之神被消滅的消息。

      其實后一個消息更讓人震撼。

      而隨著這件事傳出,玄府此次的行動完全就像是一個非常高明的戰略了。

      先是集中全力圍剿瘟疫神眾,將其等驅趕到了一處祭壇,在把敵人絕大多數力量耗盡后,又逼其神力轉移,并在南方祭壇完成最后一擊。

      而隨著這個北方糧倉最大的威脅被除去,玄府先前受到的不利影響已經消除,并且在一些激進派看來,與這次獲得的戰果相比,這些都堂的官吏犧牲無疑是值得的。

      玄府的聲望現在在高漲之中。

      若是在正常情況下,神尉軍似乎不宜在這個時候與玄府有什么沖突,只能再繼續等待機會。

      可是這幾天來的一個變化,讓他不得不改變了主意。

      濁潮正在消退。

      他不得不想,玄府的得勢,濁潮的消退,那其等會不會借勢鼓動都堂,要求都護府點燃烽火,重新與天夏恢復聯絡?

      想到這里,他心底冒出一股深深的恐懼感,雖然許多人都認為天夏與之前數個紀元的強大文明一樣,也已經在濁潮下消亡了,可是萬一呢?

      萬一天夏還存在呢?

      那烽火點燃的時候,就是神尉軍的末日了。

      所以神尉軍此時必須再度站出來!

      雖然現在神尉軍無法全部解開束縛,但是設法爭取一下,有限度的活動,還是沒有問題的,

      他心中想道:“還有那件事,要設法加快,無論如何也不能再拖下去了。”

      這時一名役從自外進來,來至他身邊,道:“尉主,方才收到的消息,那張御再次出城了。”

      燕敘倫眼神深沉,上一次他沒有選擇對張御動手,結果就給玄府翻了盤,這使他意識到,如不解決張御,或許其人會給自己和神尉軍帶來更大的麻煩。

      這已不止是私人恩怨了,張御這次立功回來,成為“士”幾乎是無法阻攔了,而且以其人的態度,一定是會對神尉軍不利的。

      想到這里,他已是下定了決心。

      他道:“去把安爾莫泰請來。”

      助役精神一振,道:“是!”

      沒過多久,外面傳來一個沉穩而有力的腳步聲,很奇妙的是,在場任何人光聽那聲音,就能感到腳步主人那自信而又堅定的內心。

      燕敘倫轉頭看去,道:“安爾莫泰,你來了。”

      自外面走進來的俊偉男子身穿神尉軍袍服,他比常人高出一頭有余,有著雕塑般的俊美臉龐,五官和體型的比例近乎完美。

      看到他的任何一個人,都會認為世間之美都匯聚到了其人身上,如果把人類比成是神的杰作,那么看到他的人,都不會反對這個說法。

      他是安爾莫泰,天夏名寧昆侖,神尉軍四大軍候之一。

      他是第一個安人軍候,是四大軍候中最年輕的一個,也是唯一一位在公平決斗中擊敗前軍候,繼而登上此位的人。

      燕敘倫看著他的目光中滿是贊賞和欣慰,他道:“安爾莫泰,你還記得我們的安人的來歷么?”

      安爾莫泰眼中露出向往和憧憬,用略帶贊頌的語氣道:“當然記得!

      我們安人,曾經是世界的主宰!

      我們安人,是太陽神的直系后裔!

      我們安人,曾經在這片大陸上建立過一個輝煌偉大的文明國度,他比已知任何國家都要偉大!”

      說到這里,他的聲音又轉向沉重,“可是,諸神的陰謀,仆人的背叛,使我們安人從天穹之上墜落到了凡間,而天夏人又趁此機會奪走了我們的寶貴知識,拿走了我們的土地,我們的財富,現在他們還告訴我們,安人是落后的族群,是野蠻的土著,并想將這個真相永遠掩蓋下去,好心安理得的占據我們原本屬于我們的一切!”

      “是,是的,”燕敘倫也沉重嘆息了一聲,“現在,天夏人想永遠的奴役我們,但我們是不會束手待縛的,為了這個理念,我需要你去做一件事,去對付一個人,你能做到么?”

      安爾莫泰語聲堅定道:“為了完成我心中的理想,為了讓我們安人重歸天穹,我愿意為之付出一切!”

      燕敘倫走了上來,在他耳邊低聲說了一個名字,隨后舉手在他肩膀上拍來拍,道:“去吧,希望你能記得你身份,做完這件事后,再回來一起完成我們共同的理想!”

      張御離開瑞光城出發后,由東邊無邊曠野進入了安山,用了十天的時間,進入了山原深處。

      在經過地熱溫泉時,他在此稍作停留,恢復了一下狀態,隨后繼續啟程,沒用多久,就重新來到了那片位于乞格里斯山峰之下的神墟之地。

      這里與他上次離去時,并無任何改變,神女峰那亙古不變的身影依舊孤獨的佇立在那里,時光仿佛已是在此凝聚。

      他進入神墟,一直走到了那個土丘之前站定,隨后將封金之環取出,拔開環鏈,將之扔了進去,雖然他自己很難吸收到下面那些微弱的源能,但是這個金環卻可以。

      做完此事后,他便在此坐了下來,呼吸吐納著,為打破那一層束縛進行著最后的調整。

      ……

      ……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