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武俠仙俠 » 玄渾道章 » 第69章 河途示警

  • 玄渾道章 - 第69章 河途示警字體大小: A+
     

      都護府的大軍在停留了一天之后,就開始在營管團的指揮下依序撤走。

      張御這一行人因為此次談判結束,也是隨著大軍一同回返。

      伍師教等人的情緒都是異常高漲。這次的談判所取得成果極大,是來之前所不敢想象的,雖然張御是正使,可毫無疑問,他們這次一同出使的人,回去之后也必然會受到學宮和都堂的嘉獎。

      且有這個經歷在,無論他們日后是準備在學宮內鉆研學問,還是進入都堂謀求仕途發展,這都是一筆不小的資歷。

      一行人在回到了廣遙鎮之后,楊瓔因為大軍未曾完全撤離,還必須留在這里,所以她派出了一支軍兵護送使團坐上船只,由水路回返瑞光。

      張御入了自己的艙房,先是洗漱換衣,再弄了些藥渣喂食小豹貓,便就去了榻上靜靜冥思了一會兒,隨后于心下一喚,隨著一道光華升起,大道渾章便已顯于眼前。

      可以看到,此時渾章之上,已是多了一個“心湖”章印。

      這一次他出行,前后經歷數次戰斗,其中用到心湖的次數著實不少。

      他覺得很有可能是因為自己心中強烈需要這個章印,再加上也是掌握了一定的運用技巧,渾章這才給予映照出來。

      其實仔細想想,以往的章印,似乎都是這么出現的。

      按照臧殊的說法,只要你去向渾章求取,渾章就會給你回應。不過就目前看來,那回應的東西并不會超越你自身的認知,還有如經驗技巧之類的東西,也是沒有辦法憑空增加的。

      如果有,那必然是未知的、有智慧的存在所賦予的,那么身為一心追求超脫的修煉者,真的能坦然接受么?

      因為大混沌的存在,所以他現在對待渾章的態度,就是絕不去求取那些超出自己身軀極限的東西,免得被更高層的力量所左右。

      而回到眼下,因他之前把幾乎所有的神元都投入了心光之印,所以如今已是沒有足夠的神元再來觀讀這枚章印了。

      他手中倒是還有一條蘊藏有源能的金環鏈,可直到現在,他也無法將之吸納為自己所有,故是準備回去之后再深入研究一下。

      好在出來一月時間,雜庫那邊差不多當有兩至三批骨片送至,假若仍像以前一般有源能存在,那么應該可以填補一下目前空缺。

      思索之際,他忽然聽到外面艙門敲響,伍師教的聲音傳來道:“節使可在么?”

      張御站起身來,上前開了艙門。

      伍師教站在門外,拱手道:“節使,我把節使和那酋首對話記述整理了一下,煩請節使過目,若是沒有錯漏,還需節使在這上面落名用印。”

      張御將他請了進來,坐下后將筆述薄拿來看了一遍,上面所寫基本都是正確的。

      之所以說是基本,那是因為這上面埃庫魯所說的話,都是他的學生替伍師教翻譯的。

      若從對話里看,他面對著堅爪部落動輒以戰爭威脅的極大壓力,仍是堅決維護住了都護府的尊嚴,并為之爭取到了相應的利益。

      當然,這里基本事實不變,只是用詞用語稍微渲染夸大了幾分。

      他也沒有去深究,既然學生的一片好意,他也沒必要去刻意糾正,何況這對他下來想做的事也是有利的。

      看過之后,他就在這上面寫下了自己名字,并蓋上了印章。

      這時他想到一事,問道:“人怎么樣?”

      伍師教知道他問的是誰,感嘆道:“接回來后,并無不妥之處,不過他之前說的那些話和做的那些事,有損及都護府利益之嫌,回去之后必受都堂追責,將來想再入仕途,怕是沒可能了。”

      對比張御所取得的成績來看,詹治同表現無疑是不合格的,而且差點造成了堅爪部落與都護府的開戰,引發南部疆域的動蕩,這個罪名一旦追究起來,那就不是小事了。

      張御對此不置可否。

      詹公作為上一任祭酒,還有是一定影響力的,而且像詹治同這樣有長才的人,還有一位老師躲在身后,說不定等風頭過去,過個幾年又會翻身。

      不過,事情到底會如何,誰又知道呢?

      這時艙門又被敲響,粟筑的聲音傳來道:“張師弟,你可在么?”

      伍師教見他有客來訪,正好事情辦完,于是出言告辭。

      張御起身送走伍師教,把粟筑迎到了里面坐下,其人坐定后,抬手一拱,道:“張師弟,這次下船之后,因我還另有要事,并不回返玄府,就提前與師弟你來道個別了。”

      張御抬手還禮,道:“粟師兄客氣,這次多蒙你護持了。”

      粟筑搖頭道:“張師弟,你高抬我了,你的修為不差,我這次并沒能幫上你多少忙。”

      說到這里,他神色一正,道:“張師弟,我們相處時間不長,不過我看得出來,你在修道上的天資很好,就算我認識的那些同輩,也很少有人能與你比的,但是,你以后千萬要小心一個人。”

      張御看得出來,粟筑這次其實就是專門來提醒他的,便問道:“不知是什么人?”

      粟筑神情嚴肅道:“這個人原本也是玄府的玄修,曾是玄首的得意的弟子,據說還在項主事之前就跟隨玄首了,只是后來又叛出了玄府,轉而修行渾章去了。”

      張御神色自然道:“渾章么?不瞞粟師兄,這次我在外出行事時,也曾遇到過幾個修煉渾章的修士。其等給我的感覺十分古怪,氣息混亂,不類生人,似乎有著某種缺陷。”

      粟筑搖頭道:“他不同,那些尋常的渾章修士是無法和他相比的。”

      他頓了頓,又言:“我玄府弟子不少,但大多數人都是資質平庸之輩,可是能領悟到心光之印的卻沒有多少,能尋到玄機,從而觀讀到第二道章的人,那更是稀少了。

      所以大多數轉修渾章的人,并非是他們資質杰出,而恰恰是因為他們感受到在玄章上無法前進,才轉而去尋找新的出路,不過這個人……”

      他神情凝重,“其人在背叛玄府之前,就已是觀讀到第二道章了,你可能是知道的,渾章修士自稱自己能跳過玄機,直覓下一道章,所以他很可能已是接觸到了第三道章的章印了。”

      張御現在還不清楚這幾個道章之間戰力的差距,可是他僅僅是找尋到了心光之印,就全方面超越了之前的自己,那跨越一個道章的層次,想來里面的強弱之比應是更大。

      粟筑鄭重而認真的說道:“這個人現在非常敵視我玄府,尤其喜歡蠱惑和獵殺我玄府的后起之秀,之前玄府有幾個英才不是被他殺了就是被他拖去轉修了渾章,張師弟這次回去,肯定會名聲遠揚,所以你千萬要小心了。”

      船只通過運河航行,沿途放下返回軍振的士兵,兩天之后,就回到瑞光內河碼頭上。

      待所有人都是離去之后,面色有些蒼白的詹治同方才從船艙里走了出來,他似乎怕碰見熟人,獨自一人雇了一輛車,匆匆回到了自己家中。

      可一回來,就得知了詹公重病的消息,這使得他臉上僅存的一血色都是褪去。

      詹公這些日子一直是一會兒清醒,一會兒昏睡,而他回來之時,正好是清醒的時候,于是立刻把他喚了進來,沒有去問什么平安與否,直接就道:“你把所有經過說與我聽。”

      詹治同也沒有遲疑,當即將自己此行所為,還有后來聽說來的事,都是交代了一遍。他說話條理清晰,用語準確,能抓住關鍵,沒用多少時間,就把事情說了個清楚明白。

      詹公聽完之后,嘆道:“你沒有錯,便是我去,也不會比你做得更好了,你完全是輸在了力不能及的地方,現在也只能設法補救了。”

      他沉聲道:“你記著,你這次之所以犯下不少錯處,那全是我在信中要求你如此做的,你還寫信反對我的意見,但是我堅持如此,由于父命難違,你只能這般。”

      說到這里,他喘了幾口氣,“都堂縱然要追究你的過錯,可若有一個不違孝道的名分在身上,那就還有復起的機會。而我老了,名聲也不值錢了,就在這里為你送最后一程吧。”

      詹治同臉上有淚水流下,道:“父親,那我現在該怎么做?”

      詹公嘆道:“現在我的話已經沒幾個人愿意聽了,你只能去找你的老師裘尚了,讓他設法給你安排一個地方,你還年輕,現在大變將至,未來還有機會,只要抓住了,依舊能一飛沖天!”

      ……

      ……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