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武俠仙俠 » 玄渾道章 » 第63章 心身照映

  • 玄渾道章 - 第63章 心身照映字體大小: A+
     

      堅爪部落的營地中,一處占地較為開闊的帳篷里,安初兒正拿著筆,在一本小冊上記錄著這幾天來的所見所聞。

      她和余名揚等人是四天前來到這里的,之前他們著實在學堂上學了不少東西,知道以堅爪部落的野蠻和落后,在自身不曾擁有武力的情況下,正常的交流是很困難的。

      所以他們在出發前就想了個主意,那就是不說自己是使者,而是前來交換貨物的商隊。

      反正負責具體與堅爪部落交流的人是他們,學宮跟來的師教也聽不懂,隨便他們怎么說都可以。

      張御曾反復說過,和野蠻人打交道,最緊要的就是先保全好自己,然后才有資格去談其他的事,他們也是牢牢記住了這一點。

      余名揚在出發前,特意委托了段能采購了不少物品,大多數是鹽塊和布匹。

      他們很清楚,像這種大規模遷徙的土蠻,一定是缺少這些東西的,除了這些,他們還準備了一些華麗的絲綢和精致的瓷器,這也是以往對付土蠻的利器。

      果然,這些東西一運來這個部落里,就大受歡迎。

      堅爪部落縱然野蠻落后,卻也知道商隊給自己帶來的好處,所以對待他們反而比之前對待詹治同等人更客氣。不但單獨給他們劃出了一塊空地,還派一隊戰士專門負責維護交易時的秩序。

      盡管這幾天來他們沒能接觸到被看押起來的詹治同等人,可的確由此打探到了不少有用的消息,之前寄出的那封信就是最主要的收獲了。

      安初兒正在小冊上落筆時,一個令人不舒服的聲音傳來:“安初兒,你還在這里磨蹭干什么?”隨后一個二十余歲,輔教裝束的人就走了進來,并滿臉不悅的看著她。

      安初兒暗嘆了一聲,他們雖沒有受到堅爪部落人的為難,可壓力卻也不小,這位隨行的林輔教不顧實際情況,一直在催促他們去見大酋首。

      不過她很懂禮,站起來一福,道:“林輔教,余君子已經去打聽消息了,那位大酋首也不是想見就能見到的。”

      林輔教語氣嚴厲道:“這話你們說了幾天了?學宮那里多少人在等我們的消息,你們卻在這里磨蹭,你們對得起學宮的栽培么?你們的老師是怎么教你們的?”

      安初兒聽到這里,卻是不能忍了,她抬頭道:“林輔教,請慎言,你說學生可以,可在學生面前置評學生的老師,這豈是一個為人師表的師長該說的話?”

      林輔教一怔,隨即有些惱怒,手指伸出來,點著安初兒正要說什么,可這個時候,忽覺光線一暗,轉頭一看,就見帳篷外站著一個穿著斗篷的人,腳下則跟著一只金色的小豹貓。

      他有些緊張,道:“你是誰?是什么人?”

      安初兒忽然覺得,這個人給自己感覺很熟悉,她張口想喊什么,卻又不敢確定。

      那人看了看她,伸出手,將遮帽掀開,露出了臉容。

      “先生!”

      安初兒一陣驚喜,她自帳篷里跑了出來,仰頭道:“先生,你怎么也來了?”

      張御道:“學宮讓我來處置這里的事。”

      “是你!”

      林輔教這時忽然一指他,道:“我想起來了,你就是那個張輔教,學宮讓你來的?很好!張輔教,快去面見那個大酋首,想辦法讓他把詹節使放出來。”

      張御看著安初兒道:“你和其他同學都在這里么?”

      安初兒道:“先生放心,人都在。”

      林輔教很是焦躁,道:“管什么學子?張輔教,救出詹節使,安撫好堅爪部落,完成都護府的大事才是正經啊。”

      張御道:“安初兒,你回頭把所有人都找齊,今晚你們就待在這里,哪里都不要去,不管誰喚你們都不要答應。”

      安初兒嗯了一聲,無比認真道:“初兒一定記住先生的話。”

      林輔教這時也覺察出來什么了,看了看兩人,道:“是不是有什么不對?張輔教,我是萬俟學令特意派來的,你有什么事一定要和我說啊。”

      張御道:“我交給你的書有在看么?”

      安初兒道:“有在看,學生每一個字都記下了。”

      林輔教:……”

      張御在交代過后,就走了出去,他沒有跟林輔教說過一句話,也沒有看過他一眼,似乎眼前就沒有這個人。

      林輔教卻是急了,他跟了出來,想要攔住張御的路,“張輔教,到底怎么……”

      這時一直跟隨在張御身邊的粟筑一伸手,一把捏住了林輔教的后頸,然后把他提溜到了一旁放下。

      林輔教只覺渾身一麻,而后視角一轉,自己就直直靠在了一旁用于固定帳篷的木樁上了。

      很快他就驚恐發現,自己雖然是站著的,可渾身上下除了眼皮之外,居然沒有一個地方能動了,只能從喉嚨里發出細微的嗚嗚呃呃的聲音。

      張御一路回轉到了自己的帳篷之內,言及自己需要調息,粟筑一點頭,就去了大帳之外等候。

      張御讓小豹貓去到一邊自己玩耍,自己則盤膝坐下,于心中一喚,便就將大道玄章喚了出來。

      之前在察覺到那些強烈的敵意后,他就覺得有必要再加深下自己的實力。

      看著那心光之印,他沒有任何保留的想法,就將剩下的所有神元都是往里投入了進去。

      隨著神元的增加,這枚章印也是變得越來越亮。

      同一時刻,營壘中間的巨大棚屋之內,大酋首埃庫魯坐在軟墊上,正拿著一只精致瓷杯品味著里面茶水,這些都是詹治同之前贈給他的。

      他身材高大,體型健壯勻稱,牙齒齊整,兩眉濃密,頭發留到肩膀上,梳洗的很光亮,沒有一絲凌亂,他品茶的動作很舒緩,如果不是身上穿著的綴著爪牙的服飾,幾乎看不出他是一個野蠻人。

      此刻坐在他面前的,是部落里最年輕的祭祀喀莫,他抓著骨杖,小心問道:“大酋首要見這次東廷派來的使者么?”

      埃庫魯喝了口茶,好似漫不經心道:“你的看法呢?”

      喀莫低下頭,道:“我遵從大酋首的決定。”

      埃庫魯很滿意他的反應,他喜歡這些年輕的祭祀,聽話,健壯、又充滿力量,而不像那些上了年紀的祭祀一樣處處對他指手畫腳,總拿那些老舊的規矩來束縛他。

      所以他在上臺后,就把大多數年老體衰的祭祀都留在那該死又骯臟的叢林祖地里了。

      他道:“扎努伊察說,東廷人的后背很空虛,這和那些血裔告訴給我的話一樣。”

      詹氏父子其實并不知道,他們碰到的那個叫“扎努伊察”的小酋首,其實是堅爪部落有意派來與他們接觸的。

      他們是野蠻人沒錯,可這并不代表他們愚蠢。來到一個陌生的地方,他們一定也會設法了解這片土地最強大的統治者。

      扎努伊察在去了一趟瑞光城后,就大致弄清楚了都護府的虛實,不過同樣的,他也被都護府的強大所震懾,所以堅爪部落才一直沒有輕舉妄動。

      喀莫祭祀想了想,道:“那大酋首是想和那些血日的后裔合作么?”

      埃庫魯喝了一口茶,聞著里面的香氣,他眼里露出了貪婪的神色,但他很快就把自己的欲望克制了下去。

      “那些血日的后裔告訴我,東廷人有不少好東西,這是真的,可是東廷人也有不少祭祀和神明,和他們開戰,我們的損失也會很大。”

      喀莫祭祀知道是時候表現出自己忠誠了,他俯身跪下,道:“只要大酋首下令,我和我的祭祀團會為大酋首殺死所有擋在路上的敵人,并將他們的靈魂獻給偉大的‘托洛提’。”

      埃庫魯大笑了起來,道:“我現在想知道,血日的后裔和天夏神明究竟誰更強大?想要說服我,那么就要拿出足夠讓我信服的力量來!”

      喀莫祭祀抬頭道:“大酋首需要我去試探一下么?”

      埃庫魯一揮手,道:“沒這個必要。”他一把將手中精致的茶杯捏碎,然后拿起木樁上一塊半生不熟的肉撕咬了一口,露出白森森的牙齒,“一個巢穴里,容不下兩頭強大的野獸,就看誰能把誰吃了,”這一刻,他眼神如同荒原上的狼,“我們幫剩下的那個。”

      ……

      ……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