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武俠仙俠 » 玄渾道章 » 第51章 拔刃道非同

  • 玄渾道章 - 第51章 拔刃道非同字體大小: A+
     

      兩日之后,張御逐漸靠近了安山,他這一回一直是朝著“乞格里斯”峰,也即是神女峰的方向而去的。

      離開了平坦的曠原,這里地勢又逐漸高隆起來,而且隨著越發遠離瑞光,溫度也是降低了許多,這里山雄峰高,天遠地闊,澄澈的碧藍穹宇之下,可以看到不少螺角白牛在此甩著尾巴四處游逛著。

      好在作為修煉者,他的體魄遠遠勝過常人,倒是并不覺的有多少寒冷。

      他在一個高坡附近勒馬頓住,座下的黑馬打了一個響鼻,噴出了一股白氣。

      他安撫的拍了拍,又掏了一把馬料喂食。

      這時他若有所覺,回頭一望,遠遠見到山坡之下,有一個人身著玄府道袍的人站在那里,也是在同時望過來。毫無疑問,正是前幾天追攝他的那個人,其人果然沒有放棄,還是跟上來了。

      那天在撤離的時候,他只是瞥了其人幾眼,并沒有仔細去看,此刻倒是可以好好觀察一下這個對手了。

      擁有一定修為的人,其真實年齡通常無從揣測,這個人外在貌相大約二十歲的樣子,臉色蒼白,身形很高,但看著有點瘦弱,在大風吹拂之下,使得那道袍好像就是裹在身上似的,腰間還懸著一把佩劍,刃部偏闊,但是看著也比一般的劍要長出些許。

      那夜的心湖映現之中,幾個修煉渾章的人都是氣息紊亂,不類生人,這可能是他們共有的特性,但作為一個獨立的個體,他們各自之間又是有不同之處的。

      現在在看到這個人時,他將其人身影與那些氣息對照起來,發現其氣亂中有靜,自有著一種規律,這說明此人盡管很可能會有些情緒不穩的毛病,但在大部分情況下卻是懂得約束自己的,不止如此,隨著深入觀察,這個人還給他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要知道,同一個族群的個體,都是具備共性的,而性格相近的人,在某些行為上也是有著相似之處的,這種相似之處可以表現在相貌、表情、行走姿勢乃至于喜好上。

      這個人給他的感覺,就與之前認識的某個人很相似,不過現在下結論還太早,還需要多一些判斷。

      他認為現在需選擇一個更適合自己斗戰的場地,于是牽著馬,慢慢往山地更高處移動,但是速度并不快。

      那人一見,便就跟了上來,似乎是見到他并沒有急著跑開,所以腳下同樣不疾不緩。

      張御慢慢走著,不久來到了一處地勢略陡,四周有著不少大塊巖石的山坡上,他將馬遠遠驅開,便持拿夏劍,來到一塊高隆巖石上方,并在此靜靜等待著。

      那人看到他的模樣,立刻幾個縱躍,仿若疾影晃過,不過一會兒就來到了近前,最后又是一躍,同樣也是站到了一塊高石上。

      張御對他合手一揖,道:“張御,敢問尊駕稱呼?”

      那人也是抬手還有一禮,道:“原來是張君子,在下臧殊,有禮了。”此時他面上泛起好奇之色,道:“張君子,你為何不繼續走呢?”

      他指了指張御身后的安山,“你只要是入了山,我恐怕就很難找到你了,莫非你是想通了,想要投靠過來么?如果你是這樣想的,那就是一個十分正確的選擇了。”

      張御看了看他,其人這一開口,他就更加肯定自己心中的判斷了,他覺得這位與鄭高一定很談得來。

      嗯,可以這么說,這種人天生就具備十分強烈的傾訴欲望。

      臧殊自顧自說了好一會兒,才對著張御道:“張君子,你的意思呢?”

      張御道:“我想請教尊駕幾個問題。”

      臧殊欣然道:“可以,你有什么問題,盡管來問我好了。”

      張御道:“那夜諸位來時,尊駕那位同道曾言,渾章可避開玄機之束縛,直接讓人觀讀到下一道章,不知這是如何一回事?”

      他本來以為這個話題涉及到一定的隱秘,對方可能并不會如實告訴他,可沒想到,臧殊卻是非常爽快的回答道:“原來是這件事,很簡單,因為玄章的絕大多數章印都是前賢所立,后人再一步步補充上去的,這是一個集合眾修之力而逐漸完善的道章,里面有些章印固然不錯,數目也是千千萬萬,可是……“

      他說到這里時,臉上浮現出冷笑,“許多上乘章印把持在某些人手中,未必會傳授給你,就如玄府,張君以為,他會把真正的秘傳章印傳授于你們么?他們只會死死藏住,只傳授給自己信任的人或是那些親近弟子。”

      “而渾章就不同了,所有的章印你都可向渾章中去求取,不必去求人,若你自身具備足夠的索求之欲,那么就可以越過第一道章,直接去觀讀到第二道章,甚至觀望到第三道章都是有可能的。”

      張御心下一思,當初他曾問那位老師,大道之章何處去尋?他老師告訴他,往心中去尋,他也是深信這一點,所以沒多久就找到了。

      可現在結合臧殊的話來看,這很可能就是大道渾章的特性了。

      但是他知道,事情不會這么簡單,如果渾章能解決一切問題,那前人還費盡心思在玄章上做文章干什么?故他斷言道:“這里一定是有代價的!”

      “沒錯!”

      臧殊也沒有否認這一點,很坦然的承認了。他道:“張兄,你知道‘大混沌’么?”

      張御點首道:“自是知道的,有前賢認為,就是這個東西引發了濁潮,甚至在我天夏到來之前,每一個紀歷的破滅,都與這大混沌有關。”

      臧殊笑一聲,道:“這些說法不用去管,離我等太遠,有一位前輩曾經告訴我,‘大混沌’無處不在,甚至滲透到了大道之章中,當然,也或許是大道之章主動接納了它,所以渾章之中也就有擁有了‘大混沌’的力量。“

      說話之間,他的笑容變得古怪了幾分,“所以若是向渾章索求過甚,有時候只是一個不小心,那么修煉者就會失去生而為人的那一面,轉而成為另一種存在,或者干脆就會化變為生靈所難以理解的混沌怪物,不過你放心,我們自然有辦法防止你變成那種東西。”

      張御聽到這里,眸光微凝,難怪他感覺這些人的氣息如此之古怪,說不定就是因為長久接觸了渾章的緣故,他深思了一會兒,忽而抬頭道:“那敢問尊駕,假若修煉了渾章,還能再修玄章么?”

      臧殊唔了一聲,道:“張君,其實我也有過和你一樣的想法,很可惜,我輩可以由玄章轉修渾章,但是修了渾章之后,就再也無法修持玄章了,這也是玄章修士堅持認為自己是正統的緣由之一。”

      他呵了一聲,“但是我覺得無所謂,只要能助我完成心中之所愿,誰先誰后,又有什么關系呢,就算是我們所仰賴的‘新法’,還不是一樣曾被那些舊修唾棄排斥過。”

      張御心中一動,別人他不知道,但他是先接觸了渾章,而后才接觸玄章的,這里要么是他自身獨特,要么就是還有什么連臧殊也不知道的原因。

      臧殊此時似乎來了興頭,繼續說道:“恐怕張君你不知道吧,在六十年前那一戰后,玄府缺失了許多傳承,而今所擁有的章印,大部分只止于第二章,或許第三章還有一部分,但是絕然不多,你們跟著玄府,那是絕然沒有前途可言的。”

      張御道:“那也未必,濁潮現在正在退去,若是都護府與天夏本土恢復了聯系,那么身為玄府的弟子,想來就能去學到更多章印了。”

      臧殊玩味一笑,道:“可惜的是,張君子的想法恐怕未必能實現了。”他伸手朝張御身后一指,“張君子,你看那是什么?”

      張御側首看去,映入眼中的是一座峻拔孤峙的山峰,他道:“神女峰。”

      “對,神女峰。”臧殊目光轉回來,看著他道:“你知道么,都護府中有人一直在試圖推倒神女峰上的天夏烽火臺,當年天夏找到這片大陸也是運氣,而這烽火臺一倒,天夏就算還在,未曾在濁潮之中消亡,也是再也不可能找到都護府了。”

      “張君子,你們玄府不過是靠了那位戚玄首在那里支撐著,靠著他一個人力量震懾所有勢力,可現在神尉軍的四大軍候自從沒了束縛后,實力一日強過一日,早年被鎮壓的異神也在逐漸復蘇,且與都護府一些高層勾勾搭搭,你認為這樣的情勢下,玄府還能存在多久呢?”

      他此時露出十分真摯的神色,道:“來我們這邊吧,我輩之中有位英才,壓過你們那位玄首只是時間問題,等到他修為一成,自會出來收拾一切的,到時我們可再在這片地陸重新開創屬于我等自身的道統。”

      張御抬目凝視著他,緩緩道:“尊駕方才說了許多,說到了玄府、說到了都護府、說到了你們渾章修行者,更是說到了那些異神,只是我想問一句,對于都護府治下的子民,對于在這片土地上生活著的千千萬萬的生民,你們又是如何考慮的呢?”

      臧殊奇怪道:“需要考慮他們么?”

      張御默然片刻,他伸手握上劍柄,將夏劍從劍鞘之中緩緩拔出,最后隨著一聲劍鳴,已是抽刃于外,他的衣袍在一股忽然卷來的大風中飄擺不已,口中道:“道不同,不相謀!拔劍吧!”

      ……

      ……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