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武俠仙俠 » 玄渾道章 » 第45章 上陽真炁

  • 玄渾道章 - 第45章 上陽真炁字體大小: A+
     

      張御這些天來堅持習練竹劍,哪怕不用夏劍,也能稍稍運用心湖感應了,何況現在這把法器還在身旁,感官更是異常敏銳。

      在察覺異常后,他并沒有貿然進入,而是思考了一下,才對兩個助役道:“你們可先回鎮中等我。”

      兩個助役顯然都會分辨形勢,聽了他吩咐,沒有半分磨蹭,一抱拳,就調轉馬頭,往曉山鎮返回。

      張御則是從衣兜中取出一枚帶著細繩的骨哨,將之纏繞在了左手手腕上。

      這是他和蔡蕹等人之間用來傳訊的物品,是用一種鶴類異怪的腿骨制作而成的,一旦激響,可以將聲音傳出極遙遠的距離,使彼此都能聽到。

      他翻身下鞍,將馬匹驅趕開了一些,隨后雙手伸出,緩緩將遮帽戴上,手持夏劍,便往廢墟中走入進去。

      他方才感覺到有一個異常冰冷暴虐的氣息出現在廢墟之內,并且充滿了野性。在與蘇匡交手后他就知道,心湖之中映照出來的氣息情緒,能夠直觀的反應出對手的某種特質。

      所以他心下判斷,對方許有可能是一頭強大的野獸,或者干脆就是一個靈性生物。

      只是這里奇怪的是,那氣息只是爆發了短短的一瞬就消失了。不過他已是記住了其所在的方位,所以邁步時沒有絲毫猶疑,直接就往那里走了過去。

      他行動極快,沒多久就到了方才那氣息出現的位置。

      出現在他面前的是一座半倒塌的建筑,看得出原本的規模很是宏大,盡管過去了漫長的歲月,可仍有許多大理石柱頑強的矗立在原地,墻壁上精美的壁畫至今依稀可辨。

      只是除此之外,視界內并沒有什么其他東西了。

      莫非已是離開這里了么?

      他踩著破碎的石階往里走去,就在方才邁過去一堵高墻的時候,忽有所覺,腳下一頓,霍然回頭看去,就見一條粗大巨蟒攀在那里,其頭顱正搭在墻粱之上,兩只豎瞳正死死盯著他。

      他只是靜靜看著,沒有做出什么激烈反應,因為這頭大蟒已經是死了,身上沒有半分生命跡象,唯有一縷縷七彩霞光緩緩飄散,這足以說明這是一頭靈性生物。

      他看得出來這頭大蟒死亡不久,而且是在一瞬間被擊斃的,不止如此,其身體機能也是在同一時間被摧毀的,是以猶自保存著身前的模樣,并沒有任何掙扎扭動的跡象。

      只是……

      那個出手殺死這頭異怪的人又在哪里呢?

      就在他轉念到這里的時候,心湖之中突然升起一股危險感應,且是從對面墻壁的另一面傳來的。

      他當機立斷向后退開,就見一道圓弧狀的光芒一閃,其如切豆腐一般,從堅硬的石墻上劃過。隨后整面高大的石墻就向他所在的位置倒了下來。

      他快步急撤,并揮手拍散從頂端落下的碎石。

      轟隆!

      石墻倒在了地上,此刻可以看到,那被斷開的切口光潤平滑。

      咻咻聲響傳出,灰塵之中忽有數枚異物朝他射了過來。

      張御目光一凝,于心下瞬間引動了“敏思”之印,瞬息間,外界的所有一切都變得好像緩慢了下來。

      他能看見,那只是一枚枚細小的石塊,但是其上此刻所攜帶的力量卻是強勁無比。

      他并沒有拔劍,而起舉起劍鞘,在身前從容幾個擺臂,就將其一個個磕飛了出去。

      轟!

      這一次響動是右側方向傳來,一大截斷裂的石柱撞破滿是縫隙的石墻,并勢頭不減的朝他飛來。

      他依舊沒有閃身躲避,身上“壯生”之印一激,渾身力量生生拔高了幾分,他伸手上前,輕輕按住那飛來的偌大石柱,一引一撥,就將其往旁側挪去了。

      他知道這并不是結束,于是身軀微微壓低,保持著重心,而另一手握住劍柄,眼神則凝視前方。

      倏爾,一點亮光在彌漫的灰塵之中閃出,直向他所在之處奔來!

      他一吸氣,隨后拔劍出鞘,一抹劍光精準無比的斬在了那襲來銀芒之上,只聽得一聲清脆交鳴,那飛來之物便在這股碰撞力量下被彈飛上了天空。

      隨著上方的光芒透下,清晰的將其真容映照出來。

      這是一把長劍!

      他一抬頭,透過那倒塌的巨墻,背后矗了有一根相對完整的石柱,一名身姿高拔,長眉入鬢的清俊道人此刻正立于上端。

      其人看著那被彈飛的長劍朝著自己落來,撇了一眼,從容伸手拿住,而后再是瀟灑一拋,任其“錚”的一聲歸入背后的劍鞘之中。

      他對著張御微微一笑,道:“張師弟,身手不錯,幾年不見,看來你在玄修那里也學到了不少東西。”

      張御站直身軀,收劍入鞘,對于對方的出現似也并不如何意外,道:“桃師兄,果然是你,你不是跟隨在老師身邊么,怎么到這里來了?”

      對方是在他舊修老師那里學習時的師兄,名喚桃定符,兩個人以前的關系還算不錯。

      其實他方才就有所猜測了,因為對方的劍勢之中并無任何殺機,只是純粹的試探,且分別試了他的反應、速度、力量以及眼力,這種風格他也算是非常熟悉了。

      桃定符從上方一躍而下,衣袂飄飄,落地時足尖輕點,沒有發出半點聲息,整個人好似輕如一片鴻羽。

      他走上前來,道:“老師已經離開這里了。”

      張御訝道:“離開這里?”

      桃定符道:“別問我,我也不知道老師去了哪里,可惜啊,老師他并沒有把下一步修行的方式傳給我,只是讓我自己去找。”

      張御也不覺有多少意外,舊法的修行就是這樣的,全靠自己去悟去找,不會給你解釋理由,能找到就找到,找不到是你機緣不足。

      桃定符這時一揮袖,一股炙熱氣息蔓延開來,兩人中間的磚石忽然熊熊焚燒起來,火光騰起一人多高,只那火勢卻局限在三尺之內。

      張御一見此景,眸中微泛異色,道:“真火煉爐?”他抬頭看去,“桃師兄,你練成老師傳你的‘上陽真炁’了?”

      桃定符目視火光,道:“雖是練成了,可是沒有下一步的功法,我也就止步于此了,所以我思來想去,只有來找你幫忙了。”

      張御道:“師兄想我怎么幫忙?”

      桃定符道:“師弟你當是知道六十年前那一戰吧?那一戰玄修可是死傷慘重,但是你可能不知,我真修有幾位前輩也是死在了那里,其中一位道號‘素陽’的前輩,就擅長我這‘上陽真炁’,他的遺骸當就落在那無邊叢林之中。”

      張御頓時了然,道:“所以師兄是想我助你尋到這位素陽前輩的遺骸?“

      桃定符道:“我們真修講究緣法,我修煉的功法恰好與這位前輩相同,所以我想去找一找,看能不能在那里找到機緣。”

      他看向張御,道:“師弟,我知道你學的是‘古代博物學’,還懂得許多土蠻的語言文字,這次師兄我拜托你一次,不管最后能不能找到機緣,為兄都可以答應為你做三件事。”

      張御正要開口說話,耳畔忽有馬蹄聲遙遙傳來。

      桃定符道:“有人來了,這東西給你,遇到難處就找我。”說著,把袖一揮,就朝他扔過來一個東西。

      張御一把接住,發現亦是一枚骨哨,等再看去時,眼前已經沒有桃定符的身影了。

      他站在原地,卻是若有所思。

      他很了解這位桃師兄,其人跟隨自己那位老師二十余年,卻也是沾染了老師話只說一半,另一半自己去悟的風格。

      其言可以幫助他三件事,這不會是無緣無故的,應該是在暗示他此行之中或者干脆就是身邊存在某種危險。

      這么說來,在接下來的一路之上,該當加倍小心了。

      念頭轉過,他就將那枚骨哨收好,持劍朝外走去。

      ……

      ……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