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武俠仙俠 » 玄渾道章 » 第43章 定使持節

  • 玄渾道章 - 第43章 定使持節字體大小: A+
     

      就在張御與蔡蕹等人向著前方駐屯鎮趕去的時候,他并不知道,在自己離開后,泰陽學宮卻也并沒有因此平靜下來。

      由于此時再沒有比詹治同更為合適的人選了,所以學宮上層一致同意由他擔任節使,出使堅爪部落,負責雙方的溝通交流,隨后就向治署遞交了呈書。

      這月方才上任的治署署公柳奉全沒有任何拖延,立刻就將準許批了下來。

      可是這樣一來,卻讓東臺學堂里的那些學子大為不滿。

      在將近兩個月的相處中,他們對張御這位嚴厲的老師已是相當信服了,并且都是認為,只有自己的老師才是出使堅爪部落的最好人選,可現在此事卻被一個誰都不認識的人搶去了,試問他們又怎么會服氣?

      更關鍵的是,作為張御的學生,兩者某種意義上是一體的,老師被排擠出去了,那他們身為學生,還有臉坐在這里嗎?

      隨后更不好的消息傳來,說是張御今后不會再管學堂之事了,反而有可能讓那個詹治同來教他們,這讓他們感到更加難以接受。

      “我們要讓先生回來!”

      這個提議一出,立刻引發了大部分學子的應和。

      能坐在這里的學子,許多人的背景來頭相當大,這些人立時聚成一堆,商量著怎么回去鼓動家里人給都堂施壓,趕走詹治同,讓自己的老師重新回來。

      楊瓔因為身份極為特殊,她忍住沒有參與進去,不過還是一把拉過安初兒,道:“初兒,你是怎么想的?”

      安初兒想到張御之前的囑咐,似乎早就對此有所預見了,她道:“我想,先生不是那么軟弱的人,他這次不爭,很可能有自己的理由。”

      “理由?”楊瓔想了想,卻是一陣頭疼,她感覺自己的腦袋承受那么復雜的東西,她哼哼兩聲,道:“我不管,先生不能走。”

      安初兒道:“那阿姐準備怎么辦?”她雖然出身卑微,可與楊瓔其實也有一點淡薄的血緣關系,要不然也不會被安排進來。

      楊瓔得意洋洋道:“你等著看好了。”

      她當即邁著大步出了學堂,帶領侍衛離了學宮,轉回了自己的莊園之內,她帶著一如既往的氣勢回到庭院里,非常熟練的用腳踹開大門。

      她渾然忘了自己之前說的要好好保護弟弟的話,沖上堂去,一把拽住自己親生弟弟的領子,道:“小弟,你下令把先生請回來,那什么詹治同,又憑什么和先生比?“

      座上的小童有些懵,好一會兒才理順思緒,問道:“阿姐,你想換人?“

      楊瓔一揮手,“對,那個該死的詹治同,聽都沒聽說過,還想做你阿姐我的老師?想都別想!你讓張先生回來,讓他滾遠點!“

      小童想了想,道:“阿姐,你要我做事,也要告訴我這事是誰定下的啊?”

      楊瓔一愣,隨即鄙夷道:“連這個事情都搞不清楚,真笨!”

      小童一臉無奈,他想了想,道:“阿姐,如果是治署下的令,那就是新來的徐先生決定的,我就算都護,也沒辦法奪回先生的制令。”

      楊瓔不滿道:“你是都護,下個命令都不行么?”

      小童為難道:“阿姐,不行的。”

      楊瓔鄙夷道:“早知道你這么沒用,我就不來找你,我找舅舅去。”

      “你要找我做什么?”

      一個渾厚深沉聲音從她身后不遠處傳來。

      楊瓔渾身一抖,像被嚇了一大跳。她慢慢回過頭去,就見一個頭戴鹖冠,身著黑紅武尉衣的中年男子出現在了大堂門口,此人形貌英武,儀態威嚴,不茍言笑,而此時大門邊所有侍從都是半跪在地。

      她聲音有些發顫,“舅,舅舅……”

      英武男子走了進來,面無表情道:“都堂上的事,自有都堂諸公去管,不是我們武人該過問的,我們只管治軍衛民。”

      他看著楊瓔,目光嚴厲,道:“楊衛尉,你手下掌握五千都護府親衛軍,危機時刻,需要你隨時站出來衛護都護的安危,可你又去過軍營幾次?你手下的營管你認識幾個?你衛中的軍械兵器齊全與否,是否按時操練,軍心士氣又如何,這些最簡單的事你都問過么?連這些都不知道,你有什么資格過問其他事?輪得到你去干涉都堂決議了?”

      英武男子語氣越來越是嚴厲,楊瓔被訓斥的頭越來越低,最后都抬不起來了。

      小童也是臉色發白,但他還是能保持勉強鎮定,努力出聲道:“都尉,衛尉知錯了。”

      英武男子看了看他,拱手道:“是屬下無禮,驚擾都護了。”他看向楊瓔,“但這件事不能不罰,楊衛尉,現在我罰你禁閉十日,沒我準許,不準出來,聽到了么?”

      楊瓔一臉垂頭喪氣,低聲道:“聽到了。”她心里不由得一片沮喪,想著自己這回是幫不了先生了。

      瑞光城詹府書房內,詹治同看著都護府送來的使節衣冠,此刻卻根本就沒有勝利的感覺。

      他之前一直視張御為自己邁向仕途的障礙,可是沒想到,自己苦心去謀求的東西,對方輕而易舉就放手了,特別是他記得張御離去之時那毫不在意的樣子,就像隨手扔了一根肉骨頭給路邊的乞丐,讓他深深感覺到了一陣刺痛。感覺自己所做的一切好像都變得沒有意義起來。

      “你站在這里干什么?沒事做了么?”詹公出現在了書房門口,看了看他,道:“還在想白天的事?”

      詹治同半轉身過來,道:“父親,兒子只是沒想到,他竟然是玄府的人,這樣小兒真的算是贏了他么?”

      詹公厲聲道:“你是為了贏誰么?你是為了你自己!”

      他用拐杖一杵地,發出一聲響,道:“今次我豁出這張老臉,幾乎用盡了人情才促成了此事,可是為了這件事,你知道我們父子會得罪多少人么?你覺得你沒有贏張御?不錯,你是沒法和張御比,那是因為他就算輸了,也還是玄府的弟子,可以繼續走另一條道,可你輸了,就沒有退路了,你不抓緊這個機會往上爬,在這里憋氣,你只是在延誤自己的前程!”

      詹治同微微低著頭慢慢抬了起來,緩緩道:“父親,我知道了。”

      詹公看他漸漸恢復常態,語氣也是緩和了下來,安撫他道:“其實玄府不算什么,他們哪里懂得權力的好處?說是超脫世外,可是東廷都護府建立這一百年來,玄府還沒有一個真正能長生超脫的,還不是都死在戰場上了。也只有坐在高堂上的人,才有資格去談以后。”

      詹治同知道沒有這么簡單,幾十年前那一戰,都護府高層也都一樣上戰場了,就算他的父親,也一樣去過,只是當時是負責處理的是后勤,后又受了重傷昏迷,這才僥幸活著回來,可不管如何,這番話也是給了他一點安慰。

      詹公能看出自己兒子的心思想法,語重心長道:“現在和以前不同了,濁潮將退,大變即將到來,如果你只是一個普通人,那將毫無自保之能,所以你要想法設法往上爬,等你在都堂里占據了一席之地,你就有資格去決定他人的命運,而不是讓人來決定你的,除此之外,所有東西都不應該成為你的干擾!”

      詹治同用力點頭,道:“是,父親。”

      詹公坐了下來,道:“治同,來說說與堅爪部落溝通這件事。都護府需要的只是安撫,要的是都護府南域不亂起來,以免兩頭難顧,但是你要做得事更多,你要設法讓堅爪部落為我所用,至少也要設法拉攏一部分人,讓他們按照我們的意愿行事,這樣都堂才會更為重視你的意見。”

      說到這件事,詹治同信心漸回,他道:“父親放心,這件事兒子會辦妥的。”

      詹公道:“現在的機會正好,張御不在,沒人來礙事,他的學生也就懂一點皮毛,都護府只能依靠你,所以你無論想做什么,他們也只能選擇相信,對了……”

      他看著自己兒子,“那個什么伊察安排好了么?不要出什么亂子。白天他為什么突然跪下?幸好白天堂上沒人在乎這件事。”

      這個人是詹治同暗中去往南域時試圖與堅爪部落溝通時遇上的,給點好處就愿意來了,他也確實是一個酋首,但是手下只有七八十人,遠沒有自己說的那么多。詹治同父子也是心中有數,并沒有去拆穿他。

      詹治同道:“我后來問過他,他說是在那兩個玄府道人身上感受到了類似族里神明的力量。”

      詹公想了想,涉及這些超常力量的,他也弄不明白,道:“你盡早出發,我收到消息,張御的那些學生有些不安分,你越早辦成事,我們父子的地位也就越安穩。“

      ……

      ……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