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武俠仙俠 » 玄渾道章 » 第32章 潛謀重重

  • 玄渾道章 - 第32章 潛謀重重字體大小: A+
     
      徐姓學令一點頭,自后方站了出來,環視一圈,肅聲道:“今日申問,所有人不得筆錄,不得見諸報端,若有違者,開職除籍。”
      眾人都是抬手,肅然一禮,表示遵從。
      中年學令就是來此做個見證的,所以說完后,就將位置重又讓給了裘學令,自己退了下去。
      裘學令走上前臺,看著張御,嘴里便發出一陣了古怪的音節,在這環形大堂之下,顯得很嘹亮,也很宏大。
      很難想象他這瘦弱的身體里內能蹦出這么響的聲音來,倒是令在場不少人刮目相看,看來其人并不像自己所描述的那般老朽。
      柳光知道,在裘學令話出口的一瞬間,就已發出考校了。他看到有個站得近的師教互相交談著,似在分析說得是裘學令說得到底哪種語言。
      他心中不由一緊,若是連這些學識淵博的師教都不知道這是什么語言的話,那張御能回答得上來么?
      畢竟張御的年齡并不大,就算擅長某一部落的語言,卻并不等于什么地方的語言都精通。
      張御聽到這句話,立時判斷出來這是安山北面的一個偏僻小部落的語言。
      他之所以知道,也是恰好與這個部落的土著接觸過,但也僅限于能說兩句罷了。
      他看得很明白,裘學令在這些語言上鉆研了幾十年,積累非常深厚,自己是不可能比得上的。就算現在回答上來,其人也大可以再換了一種語言,總有可以讓他接不上的時候,所以他干脆不應。
      裘學令見他不說話,捋了捋胡須,又換了一個語言。
      這次在場有人立刻分辨出來這是安山中游一個土著部落的語言,和安人勉強算得上是近親,現在仍有幾支生存在山嶺深處,靠狩獵和皮毛貿易為生,因為與都護府交流頻繁,如今懂得這個部落語言的人著實不少。
      張御則是一臉平靜站在那里,仍是沒有開口。
      接下來,裘學令又換了數種語言,每一種都不重復,不僅如此,他吐字清晰,說話時又富有節奏,明顯能讓人聽出不同語言之間的變換。
      在場之人不禁心生感慨,感覺他果然學識淵博,不愧土著語的大家,這在都護府中應該算是獨一份了。
      因為無論說什么,張御始終保持著沉默,裘學令終于停了下來。他慢條斯理道:“張輔教,方才我問你這許多,你為什么不答?這這里面總該有一門語言你是懂得的吧?”
      張御淡聲道:“裘學令雖然問了這許多話,但與我所要教授的語言又有什么關系呢?”
      “申問”是考校學宮師教或輔教原本所具備的學識,可你問的東西和我所掌握的東西根本不是一個東西,那我根本沒必要來理你。
      或許其他年輕輔教或師教站在這里時,會被裘學令所營造出來氣氛所壓倒,可他根本沒這個心理負擔,且相當理直氣壯。
      裘學令哦了一聲,似是略帶疑惑,隨即露出一絲歉然之色,自嘲道:“這是老朽我考慮不周了,老了老了,張輔教,既然你懂得那堅爪部落的語言,那就回答我一個簡單的問題吧,”他仿佛很隨意的問道:“在此部落中,他們天地人之間是如何溝通的呢?”
      張御聽到這句話,微微抬頭,看了裘學令一眼,可對方神情看著很是自然,他思考了一下,而后對遠處的助役示意自己需要紙筆。
      待助役送來后,他提筆寫了幾行字,而后讓人送了上去,并對臺上道:“我的回答都在這里了。”
      裘學令從助役手中拿過紙張,拿至面前看了看,當看到那上面一行文字的時候,他的眼瞳微不可察一縮,沉吟一下,動作利索的把紙條塞到袖子里,隨后贊嘆道:“張輔教果然學識不俗。”他看向那徐姓學令,道:“我看,今天的申問就到此為止吧。”
      那位徐姓學令有些奇怪,道:“可以了么?”
      裘學令很肯定道:“不必再問了,張輔教足可以勝任此職。”
      “這樣……”徐姓學令沉吟一下,他只是學宮派來做見證的,不管具體過程,既然裘學令這么說,再有什么事自然有其負責,與自己無關。
      于是他走上前方,對著大堂下方道:“申問結束,張輔教,你通過了,可以回去了。”
      環形堂上的眾人都是一陣莫名其妙,弄不清楚剛才到底發生了什么,好像都還沒怎么開始吧?怎么已經結束了?
      很多人不禁心下失望,感覺這次申問著實有些虎頭蛇尾。
      張御卻似一點也不意外,合手一揖,袍袖擺動之間,就已是邁步走了出去。
      裘學令這個時候則是微微抬眼,深深看了他一眼。
      張御方才到了大堂門外,柳光就已是從里追了出來,他對方才發生的事也很是不解,道:“張輔教,剛才那是什么意思?”
      張御道:“我們換個地方談。”
      兩人離了甄禮堂,走到學宮東側一處僻靜庭院內,這里有一大片草坪,幾個古代殘破的石墩零零落落的點綴在四周。
      不過此間明顯也是有人打理的,有些地方還稍微修繕了一下,使得有本該是荒敗的景象反而有種殘破的美感。
      柳光這時忍不住問道:“張輔教,你那紙上寫的是什么,為什么裘學令一看就讓你過了?”
      張御道:“其實很簡單,我就是寫了一段堅爪部落的文字而已。”
      “就這樣?”柳光感覺有些不可以思議,道:“他就這樣讓你過了?為什么?”
      張御淡聲道:“因為他看不懂。下來無論他問什么,我都會說已經寫在那紙上了,他也明白這一點,所以不再問下去了。”
      “是這樣么?”
      柳光感覺這里面的事恐怕沒這么簡單,不過這既然張御這么說,申問又過去了,那他也不必再去追究了,他揉了揉眉心,道:“不管怎么樣,總算甩掉這個麻煩了。”
      張御搖頭道:“恐怕還甩不掉。”
      柳光一怔,道:“什么意思?”
      張御看了看遠處,轉目望來,道:“柳師教,方才在堂上時,你覺得我與他之間,在土著部落語言上,誰更懂得多一些?”
      柳光遲疑一下,道:“我覺得他好像更懂得更多一些。”
      張御點頭道:“這就是了,連你也這么覺得,那么那些前來觀看申問的人應當也是這般想法了,假如裘學令向學宮提出,想要參與到這次與堅爪部落的交流事宜中,你覺得學宮上層會怎么想?”
      柳光這時忽然想起來,今天有一位學宮上層的心腹也在堂上。
      張御很確定的說道:“所以裘學令今天的目的,并非是為了申問,而是想通過這場申問為自己造勢,讓學宮上層感覺到他才是這方面的權威,我敢斷言,下來他一定會插手到這件事情中來的。”
      柳光語帶譏嘲道:“這么大年紀了,不想著頤養天年,卻來爭權奪利,何苦來哉?張輔教,你能應付么?”
      張御道:“雖然麻煩是少不了的,可至少在我傳授堅爪部落的語言時,是不會有什么問題的,至于以后的事,那要等等再看了。”
      柳光想了想,無論怎么說,眼前的事是應付過去了,他拱手道:“張輔教,我那里還有些事,便先告辭了,你下來要是遇到有什么麻煩,可再來尋我。”
      張御也是一拱手,客氣道:“今天多謝柳師教了。”
      等柳光離去后,他在這個庭院緩緩走著,其實他有一個懷疑,方才并沒有對柳光說。
      他之前聽說裘學令在編寫那些土著部落語言的對照語典,這非常了不起,說明其人已經總結出了一套可以在各個部族之內通行的語言規律。
      而他知道,有些人在語言上有著非常獨特的天賦,只需要知道兩種語言之間一些關鍵信息的對照,就能粗淺掌握雙方交流的方式。
      若是裘學令就是這樣的人,那么其人今天真正目的,恐怕就是想從這里進行偷師。但我可以教,你卻不能偷!所以他一上來就用文字來回答,直接將之堵回去。而裘學令應該看出他的提防來,知道無法從他得到什么了,所以很干脆的退場了。
      這個時候,甄禮堂內。
      裘學令走入了一間偏廳,一個英俊年輕人站在那里,恭敬道:“老師,可有收獲么?”
      裘學令瞇著眼道:“這個年輕人不簡單吶,可能看出我的用意了,這個堅爪部落的文字并非我之前見過的任何一種,恐怕與我之前所接觸的安山部落不是同一個源起。”
      年輕人卻一點也不著急,笑問道:“那我們下來如何?”
      裘學令悠然道:“沒關系,今日至少我也試出了我想知道的,而且我造勢已成,等你父親在后面再推一把,學宮當會同意我督聽他授課,過后你與我一同前去就是了。”
      年輕人微微一笑,道:“老師,我明白了。”
      ……
      ……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