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武俠仙俠 » 玄渾道章 » 第27章 尋玄章法

  • 玄渾道章 - 第27章 尋玄章法字體大小: A+
     
      張御看著那一層光芒,他曾親身接觸過靈性異怪的靈性表層,無不是絢爛奪目,耀眼生輝,而相比較而言,而范瀾這層“心光”就柔和內斂許多了。
      但是直視其上,給他的感覺卻更具變化和底蘊,且還有著一種人類才具備的獨特理性。甚至直接可以由此聯想到心光的主人,難怪說這是一個人內心力量的映照。
      正他在思索之際,只聽白擎青在旁出聲道:“范師兄,下來可是就要傳授我等‘心光’之印么?”
      范瀾搖頭道:“心光之印我是傳授不了你們的,因為此印本就在大道之章中,其就如那存我之印一般,需要你們自己去尋的。我所能做得,就是設法引導你等。”
      白擎青反應很快,道:“也即是說,這心光之印也有可能尋不到?”
      范瀾點頭道:“是如此,不過即便尋不到此印,也并不就是無法修持了,只是日后就只能求個延壽長生,而不能與外敵斗戰了。”
      白擎青面色微變,他好勝心極強,要是這種結果,他是絕對不肯接受的,于是一拱手,大膽提問道:“那敢問范師兄,在我玄府之中,是否有什么找尋心光之印的秘傳?”
      范瀾笑了一笑,道:“這倒被你說中了,找尋‘心光’的確是有秘傳的,在我玄修之中,將此稱之為‘章法’。”
      白擎青琢磨了下這兩個字,“章法?”
      范瀾道:“在大道之章中,章印不知有多少,想要全數觀讀是不可能的,而在這么多章印之中,如何行走正確的途徑,若靠修煉者一個人,除非身具天大的機緣,否則幾乎沒有機會憑自己去尋到這些。”
      “而章法就是前人摸索出來的,可以指引你正確觀讀大道之章,并以最少神元找尋到玄機的秘傳,玄府之中有許多秘傳章法,但每個修煉之人因所感的第一個六正之印不同,那么所該循就的章法也自不同。”
      張御聽到這里,心下一動,一瞬間轉過了許多念頭。
      范瀾道:“接下來,我會各自傳授給你們一套章法,若是順利,那么只要觀讀三至五個章印,你們就有可能找尋到‘心光’章印了。”
      他先是看向張御,道:“張師弟,你且到我近前來。”
      張御起身離了蒲團,來至其人面前站定。
      范瀾從袖中取出一個木匣,雙手遞給張御,語聲鄭重道:“這里有三個章印,章法亦是藏于其中,待觀讀過后,不管有無找尋到心光,都需來我這處言明。”
      張御接過木匣,點頭應下,在助役遞過的貼書上落名蓋印后,他就移步后撤,重又到了自己蒲團之上坐好。
      范瀾這時又對白擎青道:“白師弟,你過來。”
      白擎青當即起身,幾步就走上前。
      范瀾亦是拿出一個木匣交給他,同樣也囑咐了一句,待得其人落名蓋印,退回自己座上,范瀾又肅容道:“你們記著,這章法乃是玄府秘授,不經玄府同意,絕然不可外泄,否則玄府必將問罪。”
      張御心下一思,自覺這事情若是光靠弟子自發遵守,只憑簽名落印可是遠遠不夠的,玄府一定是還有其他辦法防止外泄。
      范瀾這時拍了拍手,就有兩個助役各自端著一只漆盤上來,里面用綢布托著兩只丹瓶。
      他指著言道:“這是‘采秀丹’,是我玄府秘制,服之可助你等加快提煉神元,并鞏固本元,但是……”
      他語氣嚴肅了幾分,“你們需記著,此丹丸每日至多只能服用一至二粒,不可再多了,否則必會燒灼內腑,枯竭血髓,這樣非但不能增進神元的積蓄速度,反而會拖累損害你們的身軀,那就得不償失了。”
      其實他對玄府的這么早就給出丹丸的決定是略微有些不滿的。
      因為這些采真丹固然可以給弟子帶來好處,加快神元的積蓄。可同樣也會造成修煉者對其的依賴,這當只是用在修煉者聚斂神元的瓶頸之時,可無論是張御還是白擎青都是天生神元充沛的,現在根本不需要這東西。
      他暗嘆了一聲,玄府還是太急了,希望這兩人得了他提醒,能夠不能一味不貪圖求快,而是懂得適可而止。
      白擎青在看見那丹瓶的時候,眼睛微微睜大,這一瞬間,他神情中有許多疑惑和驚訝,可他很快意識到自己反應可能會落人眼中,于是立刻低下頭去,待那木盤遞到了自己面前,這才伸手將那丹瓶拿過,塞入了袖子中。
      只是他暗暗用手指摩挲了幾下,發現這里有一種熟悉之感,隨即有一個讓他感到異常振奮的念頭浮現出來,并且怎么也無法遏制下去。
      他努力呼吸了幾下,盡量平復自己的心緒,可是身上微微的顫抖還是出賣了他。
      范瀾察覺到了他的異狀態,不過只以為他這是突然得到了秘法傳授后,有些難以抑制自身的激動,所以也沒怎么放在心上。
      此刻他該交代的都已交代了,就道:“那你們都下去吧,回去好生修持,如有疑問,可隨時來尋我。”
      白擎青這時一抬頭,道:“范師兄,我家中有事,能否出得學宮一回?”
      范瀾看了看他,道:“不能請人代勞么?”
      白擎青道:“此事只能由我來處置。”
      范瀾思考了一下,同意道:“好吧,不過你需小心,我此前說過,神尉軍那里,一定是會拿我玄府弟子報復的。記著,交給你們的東西不可遺失了。”
      白擎青拱手道:“擎青定當謹慎。”
      其實他考慮過了,泰陽學宮方才遭受神尉軍的暗算,警惕心正是最高的時候,神尉軍就算要動手,也不會在這個時候,所以現在出得學宮,反而是最安全的。
      兩人對著座上一禮之后,就出了偏殿。
      張御到了殿門外,就與白擎青執禮別過,只是他發現其人似是有急事,匆匆一拱手后,就突然腳步加快離開了。
      他看了一眼,沒去多管,就拿著木匣往花苑回返。
      此刻夜色已是降下,殿閣廊道的檐角之下,處處都是亮起了明燈,若星點點,連成一片,整個玄府似在濃重的夜幕下獨立撐住了一片天空。
      不多時,張御回到了廬舍內,將門合上,在榻上坐定下來,就將木匣打開。
      里面依舊是杏黃色的底襯,上面端端正正擺放著一枚玉簡,看來三個章印和那章法都是落在其中。
      他將玉簡拿到手中,心下一起意,就將大道玄章喚了出來,而后如同上次一般,將那玉簡貼至眉心之上,霎時就有一股意念涌入了心中,許多道理也是隨之明悟,與此同時,“身印”之外,“養元”之印的旁側,又是生出了一個章印,里間有著“壯生”二字。
      不過另外兩枚照理也應該出現的章印,此刻卻是不見影蹤。
      他沒有覺得意外,通過那股意念,得知另外兩枚章印分別是從“意印”、“口印”之上衍生的,所以在此之前,需先把去向這兩印的道路確認了。
      于是他挪動神元,分別朝著這兩印之中投入進去。隨著“意”、“口“二印綻放出光芒,很快,又有兩個章印各在其外沿浮現出來。
      ……
      ……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