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武俠仙俠 » 玄渾道章 » 第22章 雜庫異變

  • 玄渾道章 - 第22章 雜庫異變字體大小: A+
     
      老楊聽到問話,卻是站在那里,木木的沒有任何動靜。
      任義一見,哈哈一笑,過來打圓場,道:“張輔教恕罪,老楊他是一個干力氣活的,不懂禮儀規矩,他那只右手以前受過傷,不好見人,是對輔教不敬了。”
      他走上去一扳老楊的肩頭,道:“老楊,還不過給輔教道個歉。”
      只是令他的詫異的是,連扳了兩下,居然沒把老楊板動半分,心下也是有些惱火,低聲道:“老楊,別犟,輔教不是不講理的人,道個歉就算過去了。”
      老楊總算動了,他緩緩轉過身來,只是面上沒有絲毫表情,眼睛沒有任何焦點,過了一會兒,緩緩抬起手臂,看起來是要將遮蓋右手的袖子掀起。
      眾人愣愣看著,也沒有任何人出聲,不知為什么,這個平日里總是一副憨實老好人樣子的老楊,現在看起來十分的古怪。
      張御這個時候走上前去,一把將老楊的手腕抓住。而在他的感覺中,手里握著的根本不是血肉,而好像是一截硬木。
      他沉喝道:“所有人都出去。”
      老楊被抓住手臂,依舊是沒有什么反應,表情木然的站著。
      任義也是察覺出來不對,立刻雙手揮舞,把眾人往后驅趕,大聲道:“聽輔教的,出去,出去,都出去。”
      張御等人都出去后,一把扯開老楊袖口,見那里有一根細細的藤繩扎著,深深嵌入了皮肉中,他不由眼神一凝。
      方才第一眼看到這個人的時候,他就感覺這個人的氣息有些不對勁,起初還以為這個人有著呼吸上的毛病,可是此刻近距離接觸,就知道那不是自己的錯覺。
      要知道但凡是人,氣息節奏大致是相同的,可這個人卻是顛倒無序,紛亂嘈雜,就好像是許多人的呼吸被強行揉在了一起,再塞入了其軀體之內。
      不止如此,那些氣息全部集中在了右手附近,若是一個單純的人類,是絕無可能出現這等情況的。
      這等時候,似乎一劍斬下去最好,但他知道,這絕不是什么好選擇,因為在安山之東游歷時,他就曾見過這種類似的情況。
      老楊在被他拿住的那一刻,似乎也感覺到了危機,盡管人還是僵立在那里,可內里那些氣息卻開始變得躁動不安起來。
      張御神情平靜,緊緊拿住住老楊的右手,拽動著他,一步步慢慢往外移動著。
      可是他的舉動,好似激怒了那股氣息,這個人的身軀里好像有什么東西在怒吼,在咆哮,想要向外發泄,只是這股力量唯一的宣泄途徑卻被他緊緊扣住,無法沖到外面來,只能在內部激蕩。
      此時大部人都從這座四層磚樓中退了出來,但通過寬敞的大門,他們仍是能夠看到里面的情況。
      不少人都是驚恐發現,老楊整個人就如同一塊石頭,在移動過程中,其腳下被拖出了深深的一道犁痕,并傳出沉重的摩擦聲。
      張御感覺到手里的分量越來越重,可他并沒有顯出任何吃力的樣子,腳下依舊保持著原來的節奏。
      此時此刻,老楊的臉部開始產生了變化,若充氣一般被逐漸張開,此刻可以清楚看到,其人的五官之下有一層白色的內膜,將七竅全都是堵住了,不止如此,包括暴露在外的汗毛孔下也一樣是如此。
      只是一會兒,其人的粗布衣服就在崩裂聲中被撐開了,此刻可以看到,他的軀體皮膚慘白無比,沒有任何血色,整個身體就像是一個被扎起來麻袋,而右手腕處就是那個扎口所在。
      張御的手此刻代替了那根藤繩,死死扣住了那里,不讓里面的東西出來。
      隨著時間推移,“老楊”的體表之下有東西蠕動起來,好像是一個個小蟲在里面爬動著,翻滾著,看起來極為驚悚。
      張御沒有被這副場景嚇到,他很清楚,知道自己保持著移動,那么暫時就不會有事,所以依舊冷靜鎮定的拖著其人一步步往外去。
      與此同時,就在泰陽學宮之外,距離雜庫入口數里外的地方,蘇匡站在一個倒塌的石柱上,目不轉睛看著暮色籠罩下的學宮。
      他外面罩著大氅,將里面神尉軍勝疆衣遮掩了,而他身后不遠處,或坐或站著十幾個身著司寇服飾,手拿短棍,腰間的牛皮袋里插著火銃的壯年男子,從打扮上可以看出,他們是司寇衙門的巡卒。
      為首的司寇隊長朝著手下訓話道:“你們聽好了,等等里面一有動靜,我們就沖進去,不用太急,讓蘇頭在前面,到了里面后,其余都別管,只要把那東西拿到手,就算大功告成。”
      說完這些,他回頭道:“蘇頭,可還有什么不對的?”
      蘇匡沒有回答,只是饒有興趣的盯著泰陽學宮看。
      司寇隊長得不到回音,有些尷尬,心里則嘀咕著:“蘇頭入了神尉軍后,這脾氣是越來越古怪了。”
      他想了想,又湊上前,小聲道:“蘇頭,這是泰陽學宮,等下如果玄府來人呢?該怎么應付?”
      蘇匡腦袋不動,只是眼珠向后一滑,那為首的司寇頓時感覺背后一陣發涼,忙是退后兩步,慌張道:“蘇頭,是我多問了。”
      蘇匡看著啟山前方那一片模糊的殿閣群,咧嘴道:“要是沒有玄府的人,又要我來干什么?我會應付的,你們只管把那東西拿到就好。”
      雜庫之內,張御邁著堅定腳步,拽著“老楊”到了外面的空地上。
      眾人睜大眼睛,不斷吞咽著唾沫,此刻任何一個看到老楊的人,都不會認為他還會是人了。
      其就好像一個發酵的饅頭,手腳變得粗壯無比,與身體連接的地方幾乎看不到了,五官全都向外鼓起,白色的內膜已經代替了原本的竅孔,使人懷疑他是不是下一刻就要爆開了。
      雜庫這里的本來負責安全的衛隊,看到這樣一幕,也不忍不住把火銃端了起來。
      張御目光一撇,吩咐道:“不要動手,讓我來處理。老任,你們都躲遠點,看住下面的人,自己先不要亂。”
      任義心里一凜,頓時明白了張御意思,大喊道:“聽輔教的,所有人都退開,把火銃收起來,誰敢偷偷放銃,我老任回頭去抄了他的家。”
      說話的時候,他自己已是先一步躲到了一處雜物堆后面。
      張御此時站住腳,問道:“老任,人都撤出來了么?”
      任義伸著脖子道:“都出來了,里面沒人了。”
      張御點點頭,他看向“老楊”,其人的身體已經完全鼓脹了起來,本來矮小的人已經比他高出了一個頭,而他拿住其人手腕的手已經深深埋入了進去,根本看不見了。
      里面的氣息已經變得緩慢起來,這并不是說放棄向外突破了,而是被壓抑到了極點,即將要爆發的前兆。
      他知道不能再等下去了,于是以一足為中心,側身半轉,猛然發力,忽的一下,竟然把老楊整人帶起,并向著屋內甩去!
      那龐大的軀體沿著兩人出來時的通道倒飛了回去,并順勢撞榻了一堵簡易的木墻,而就在其落地的一瞬間,轟的一聲,他整個人爆開了!
      無數黃赤相間的粘稠液體飛濺開來,巨大的沖擊力瞬間摧毀了這一棟屋宇下層,整個建筑也是跨塌了下來。
      外面眾人被巨大的聲浪震的一陣胸悶氣短,他們張大嘴巴愣愣看著這副場景,隨后就是一陣后怕。
      誰能想到,平時看著憨厚的老楊居然是這么一個怪物?
      任義從藏身地抖抖索索的出來,他忍著屋里面散發出來的刺鼻氣味跑到張御身邊,驚疑道:“張輔教,這是這個什么東西?”他露出感激之色,“今天要不是你,我們就全完了。”
      張御卻沒有回應他,而是轉身看向了另雜庫大門外,并持住了夏劍。
      轟隆一聲,雜庫大門方向的墻壁被破開了一大洞,無數破散的木片石塊飛濺了出去,頓時惹來一片慘叫,隨后一道人影以一種肆無忌憚的姿態闖了進來。
      受到突如其來的打擊,雜庫的人都是驚惶的退后。
      蘇匡站定身軀后,朝四下一張望,感覺這里的情況和他想的有些不一樣,不覺有些疑惑,然而這時,他忽然瞧見了站在不遠處的張御,目中瞳孔不由放大,隨即整個人變得驚喜興奮起來,那是一種久尋不得的獵物突然間又出現在眼前的感覺。
      “啪啪……”
      發現這回是外來的敵人,雜庫的護衛隊終于忍不住端起火銃開火了。
      蘇匡身上有光芒一閃,這一瞬間,好似有個朦朧的神祇影子出現在了他身上,幾枚變形的鉛子噼里啪啦掉落下來。
      他只是不在意的朝那旁邊撇了一眼,很快就又轉向了正前方,而那開槍的幾個人忽然感覺呼吸一陣困難,而后痛苦的跪了下來,扼住喉嚨劇烈的喘息著。
      張御靜靜站在原地看著蘇匡,單手虛握住了劍柄,他并不認識這個人,可是不難感受對方身上傳來的那股毫不掩飾的惡意。
      蘇匡見他似欲抵抗,神情反而變得愈加興奮了,撇了一眼他手中夏劍,咧嘴一笑,隨后重心朝前傾斜著,緩緩矮下身來,當手指幾乎觸摸到地面的一瞬間,忽的一下,整個人就以一種肉眼難辨的速度,向著張御站立之地沖了過來!
      ……
      ……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