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洪荒曆 » 第40章,第41章:天地如煉,唯爭1線(上,下)

  • 洪荒曆 - 第40章,第41章:天地如煉,唯爭1線(上,下)字體大小: A+
     
        (PS:為什么瞌睡又有些來了呢?不是昨天11點多才醒嗎?再熬一下,最好熬到下午再睡吧,對了,這兩章加上之前的一章,今天的三更完畢)

        蓋亞是吳明所知道的希臘神話里的大地母神,在現代社會的一些學派中,認為世界有一個泛意識,這個泛意識就是所謂的蓋亞。

        但那是未來的詞匯,這個時代也有所謂的蓋亞?

        吳明有些詫異,他仔細想了想,這才說道:“我懂你們的意思了,一個不知道是什么存在的,甚至足以讓世界這樣的終極存在都隕落的大能,疑似冥冥之中的命運角色,它操縱著一個劇本,凡是與這劇本不符合的,不管是時代也好,還是人或物也好,都會在冥冥之中消失或者死亡,而低緯度的領主就不符合這劇本,所以你們拒絕了我的提議,對嗎?”

        帝俊,太一,鯤鵬三人都是不言,因為這話他們無法說出口,雖然事實就是如此,但是這從道理上是講不通的,因為這是要求人類犧牲來成全萬族,可以說……這是混賬邏輯,那怕是有道理的混賬邏輯,這也依然是混賬邏輯。

        若是帝俊,太一,鯤鵬他們能夠不要臉一些,那這時自然可以理直氣壯,不過他們心氣都甚高,自然不可能在這時說什么。

        吳明就繼續說道:“首先,我確認是有‘他’的存在,這一點上我算是贊同你們了,同時,從我所知道的情況來看,或許還真有可能是‘他’在影響這一切,但是……”

        “你們是要我認同這劇本嗎?是要我認同,人類就合該成為萬族的肉食,萬族的奴隸,萬族的試驗品與資源嗎?要我就此認命,為了萬族的繁榮與和平,就讓我人族成為踏腳石,永世不得翻身嗎?”

        帝俊,太一,鯤鵬都依然是沉默,便是太一與吳明實在不對付,但這時他也說不出話來。

        按照太一的所思所想,萬物都該是處于斗爭狀態,強者勝弱,弱者累積實力,再用各種智慧,算計,又或者是以犧牲等等去贏得勝利,有甚不和,打過就是,若是災害,便去抹平,若是種禍,便是除根,光明正大的決出勝者,只要用鮮血,努力,犧牲,力量去取得勝利,他都覺得無錯,這就是他的理念。

        所以他對于“他”的存在真是深恨之,這就仿佛是命運注定了過去現在未來那樣,這與他的理念是徹底不服,而現在,要他勸說吳明接受這樣的命運……他真的做不到。

        就在眾人沉默時,卻不想羲和忽然開口說話道:“但是吳明大領主,只要你活著,人類就是無恙,相信大領主活著時,沒有任何種族敢于觸碰人類的禁忌吧?”

        吳明只是一笑,就對羲和道:“天皇后殿下,誠然,我活著時,我領下的人類不會再被欺壓,但是我領下以外的人類呢?若是不解決人類與低緯度的聯系,在我領地外還會有人類出現,而且會大量出現,除非全洪荒大陸都成為我的領地,敢問天皇后殿下,鳳凰一族可是已經準備好成為我的領民了?”

        羲和臉色一變,強笑道:“我鳳凰一族自有領地,自有文明,就不勞煩大領主了,而且我可以約束我族族人,只要大領主有命,斷不敢欺壓我鳳凰一族領地內的人類。”

        吳明依舊笑著,只是他的眼神已經開始有些冷意,他攤開手笑道:“看來天皇后殿下還是沒明白我的意思啊,我的意思是……我想要的是讓人類活得有尊嚴,而不是作為野生生物,或者觀賞性動物而存在,我要的是人類可以平視著與鳳凰對話,可以與鳳凰交往,可以在生氣時大罵鳳凰傻逼,也可以在與鳳凰族人沖突時,卷起袖子就與其干上一架,天皇后殿下可以讓我人族如此嗎?”

        羲和徹底變了臉色,她的笑容漸漸收起,就冷淡的看著了吳明。

        卻不想,這時太一忽然哈哈大笑,他直接說道:“這話可真是痛快,我忽然間對你有好感了,吳明,若不是這情況,我非得請你喝一杯才是。”

        吳明不言,只是默默的看著在場眾人,這時,帝俊忽然就道:“關于這個,確實是我們理虧,先不談我的夢想,至少在現階段還是做不到,強行要求強平視弱,這反倒會出大問題……”

        吳明心里難受,他還在掙扎,又一次問道:“我人族只要革命成功,就可以整體加入萬族,有我約束低緯度領主,他們也必然無法犯事,便是真有‘他’的影響,我自一肩挑之,人族若是無法革命,便是有我,人族也依然是社會的最底層,難道說要我眼睜睜的看著人類繼續受苦受難不成?”

        帝俊也在掙扎,他苦澀的道:“不,不是這樣的,首先,大領主你本身就有特異,你所庇護的人類不會削弱周邊氣運,其次,你的實力強大,足以震懾周邊,有你在,人類便不會……不會像現在這樣,我還在努力窮極萬物演化,這需要足夠時間,在此期間,我會以天皇之名下達命令,要求萬族善待人類,其領下的人類都會送到大領主的領地之中,而且大領主可以想辦法盡可能的改變人類生命因子,只要大領主不召喚低緯度的領主,只要不真正成就這大領主的位格,我們一定盡力助大領主改變人類現狀。”

        吳明頓時苦笑,他看著眼前幾人,又看著鯤鵬,良久后,他嘆了口氣站了起來,直接走到鯤鵬身旁,拿起她桌前那些一看就恐怖到極點的不可名狀菜肴,直接拿起一盤,也不細看,也不敢細看,舉起就往嘴巴里倒了進去,然后在他臉色都發紫時,笑著對鯤鵬道:“鯤鵬,謝謝你做的菜……也謝謝你一直不言,這其實是在幫我,我知道。”

        說話間,吳明的肚子就開始了爆炸燃燒,當下就有玄黃氣息沖刷而下,又有光柱落下修復,至少數分鐘后,獎勵點數都花了幾萬點之多,吳明這才吐出一口帶著類似輻射氣息的嗝,他沖茫然的鯤鵬笑了笑,再次看向了帝俊與太一。

        “東皇陛下,你我各自看不慣對方,但是原因是什么,我也知道……你放心,我與鯤鵬相交,真如她所說那樣,承了她的情,被她養育……這且不談,未來如何我也不知道,若是要做過一場,你盡管放手來就是。”

        “天皇陛下,也承了你的情,自我來到這個時代,這個世界上,你是我唯一見過對人類帶著純粹善意的萬族高層,你的所思所想真是偉大,但是很可惜,我無法接受。”

        吳明就看向天空道:“我以前聽過這么一句話,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非是天地不仁,實是天地同仁,這才是天地,但是現在,我所看到的是天地不公,乾坤有私,我人族何德何能,受這天地壓迫萬萬載?現如今,諸位以大義來說我,這看似是大義,其實是大私,既然有‘他’拿萬族,拿這世界當成人質,難道說就要讓我人類當這祭品不成?以多欺少,以強欺弱,這就是大義不成?”

        “我唯一看到的拯救人類的希望,就是我成為大領主,以低緯度領主之合力,來改變人類的未來,要我放棄這希望,我是萬萬做不到的,我人類已經再無別的希望可言。”

        說完這些,吳明抱拳,對著天皇和東皇都是一禮,這才繼續說道:“既如此,我便要一意孤行了,有任何磨難,有任何因果,我一肩挑之,便是之后被兩位陛下與鯤鵬你一起圍攻,將我殺滅鎮壓,我也心甘情愿了,好歹是行了這一場,不然我心實是不甘……”

        “天地如煉,唯爭一線,你們希望萬族好,希望這世間好,但我也希望我人類好,人類能夠崛起,能夠被這天地公平以待,我們都在爭,爭這一線生機,今日談過,未來該如何便是如何,我自會行我的大領主之道,人類革命也絕不會拖延推遲,真到了那個時候,諸位請不必留手,做過一場便是。”

        “不過鯤鵬你的婚禮在即,我承諾你,在你婚禮前,我絕不行大領主之道,只是盡可能的收攏人類與保護人類,這算是我償還你在低緯度對我的恩情了,未來如何……未來我也不知道如何,該如何,便是如何吧。”

        說完,吳明哈哈大笑了起來,轉身就向天皇宮之外走去,而在玄黃氣息沖刷下,那數件先天靈寶所圍繞的防護層,仿若無物一般,任憑吳明徑直離去,漸漸的,那笑聲遠了,消失了。

        眾人還是不言,良久后,太一忽然拿起桌上酒杯大喝了一口,他漲紅著臉道:“真是憋屈!”

        帝俊不言,鯤鵬雙眼似乎在看別的什么,羲和就說道:“是啊,這吳明忒是囂張了些,不過區區臨圣,拿著世界至寶,就敢如此囂張行事,好說歹說都不是個好,非要行這大領主之道,也不知道未來會出現多少波折浩劫,都是因他一念而起,這可……”

        “我說的是吳明憋屈!”太一種種的將酒杯放在桌上,咚的一聲,如同警鐘響起,他瞇著眼睛看向了羲和。

        羲和臉色也是漲紅,但是太一可不是吳明,她不敢擺什么臉色,只是微笑了起來。

        這時帝俊看了羲和一眼,嘆了口氣,就對太一道:“我知你的意思,但是我們終究是皇,有義務與責任負擔這天地的安危,大領主出世,道標必然有反應,浩劫就可能降臨,除此以外,低緯度領主大量出現,對這世界的秩序就是一個巨大的波折浩劫,到時候死的可就不是一族兩族,一億兩億……很可能整個世界生態圈都會發生劇變,而且低緯度領主出世,必然會與圣位相爭這天地權柄地位,這恐怕也不亞于萬族大戰了,我們當盡力阻止,盡力勸……”

        “勸什么勸?”太一也是哈哈一笑,又拿起酒杯喝了一大口,然后直接扔下酒杯到了這酒宴上,同時拿起鯤鵬的幾種食物直接吞下,臉色發青時,他才說道:“吳明說得夠明白了,若你還裝傻,我就真是看不起你,你反倒還不如吳明懂事呢。”

        “真到了那時,無非就是做過一場就是,總好過讓他繼續這樣憋屈下去,沒得讓英雄委屈了心?”

        之后,太一也直接走向了天皇宮門外,就見得他伸手一指,一顆黑白之球從他指尖而出,撞在了防護罩上,頓時這防護罩破開了一個大洞,他就頭也不回的走了。

        還剩下的三人,羲和為帝俊添了一杯酒,帝俊沒喝,只是看向了鯤鵬道:“你可有看到了什么?我自己也覺得我是多余的了,這事情其實本就無可調和,人類要崛起,就必然要走上這一步,我們的阻止不可能有效……”

        鯤鵬默默的持著她自己所做的不可名狀物,每吃一道,她都露出了好吃的表情,就如此靜默了許久,鯤鵬才道:“在我所看到的未來中,大領主之位本不該這時出世,而且九也不該拿到這塔,那時我還不知道他就是九,在我所看到的未來里,他于銀色戰場隕落,而不周山化光隨他而去,再之后,他于六千萬年后自低緯度出世,成就大領主位格,人類在那時盡數化為隱秘存在,由他為主導,發生了一場浩劫,不過這未來還有一些可操縱的余地,我其實也一直都在做著準備,但是未來改變了,他沒在銀色大地一戰中隕落,而且讓我知道了他就是九,塔也被他所得,還有……”

        鯤鵬翻手抬起,在她手上出現了一塊小小的玄黃色土柱,鯤鵬就道:“這不周山雖與我共鳴,但是一時間卻并不讓我煉化,我在其中發現了一些端倪,這不周山最大的玄奧是與我的日月權柄相合,然后還有一些步驟,可以讓我成就第三皇,但是這些步驟我也看不清楚,所以至少在短時間內我無法成皇,而今天九的到來,我就看到了許多東西,這不周山讓我成皇之法,還有幕后有一股推手,試圖讓我們與九發生爭斗。”

        “‘他’?”帝俊立刻臉色嚴峻的問道。

        鯤鵬卻是搖頭道:“不,不是‘他’,不是道標,而是那十三個人類,他們掌握了一些我們都不知道的隱秘信息,而且有東西屏蔽了我對他們的探視,當時在銀色大地時,他們就出現過,而且還有不周山的機緣,現在我知道了,這機緣不是他們的,而是九的,這中間還有一些細節有待推論。”

        帝俊臉色緩和了下來,他想了想,苦笑著道:“還真是必須靠你了,自雙皇登位之戰后,現在情況其實是最為特殊,也最為嚴重的時候,虧得你與吳明有著因果,他承諾在你大婚前不行大領主之道,這就給了我們一些準備時間,你也可以盡力看清所有細節,總還有一些緩和的余地與挽回的可能……”

        鯤鵬微微點頭,一時間也是不言,帝俊就說道:“那就這樣,這段時間里,我盡可能的找到解決的辦法,最好能夠解決了吳明的后顧之憂,讓人類能夠不依靠低緯度領主也可以改變成功,這自然是最好了,若是不成……那等你和太一大婚之后,我們再找吳明仔細談一回,若他依然不管不顧……”

        “那就如你所看到的未來那般,將他鎮入到低緯度中,六千萬年時間……我恐怕還無法推演完一切變化,但是有了六千萬年時間的緩沖,那時候我們估計也可以解決低緯度領主所帶來的影響了,而且那時候,對‘他’的存在肯定更加明了就是……”

        鯤鵬不言,帝俊也不再多說什么,片刻后,鯤鵬將她自己所做的食物吃了個干凈,接著向帝俊微微點頭,直接轉身就走入到了一片日月光輝里,也就此消失不見了。

        現場就只留下了帝俊一人,他這才拿起酒杯喝了一口酒,這時,羲和在旁邊說道:“俊,是我說錯話了嗎?太一似乎對我意見很大啊。”

        帝俊苦笑了一下,就對羲和道:“不是你說錯話了……是你關心我,不希望我為難而已,這我知道,不過他們都心有英雄豪杰氣,怎么可能忍受你的這些話?英雄自有英雄的心,所以吳明走了,所以太一也走了……”

        “只可惜了這方天地,很可能終究要遭受這一劫就是了……”

        帝俊滿臉苦澀,他透過窗戶看著外面的天空,就喃喃自語道:“終究是天地如煉,唯爭一線嗎?”

        “這世間,當真可以實現我的夢想嗎?當真可以不用爭,大家都有那一線生機嗎?”

        帝俊伸手虛握向天,良久后才深深一嘆。

        
    高速文字手打 洪荒歷章節列表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