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洪荒曆 » 第33章,第34章,第35章:誠懇與棄族(上,中,下)

  • 洪荒曆 - 第33章,第34章,第35章:誠懇與棄族(上,中,下)字體大小: A+
     
        (PS:三章,有一章是昨天的,我去睡了,時差快正常了,還有一章等我睡醒了來更新。)

        吳明看到了帝俊,太一,鯤鵬三人都站在宮殿大門外等候,光是這待遇,整個洪荒大陸估計都是獨一份的,再不可能有任何人能夠得到雙皇加鯤鵬如此的對待了。

        吳明心里清楚這一點,事實上,這些日子為了應對這次的赴會,他也與孔宣進行過深談,雙皇的尊位自然不必多說,鯤鵬其實更不得了,雖然在萬族中下層里不顯,只有雙皇之名,但是對于各族的高階圣位與先天圣位來說,鯤鵬才是真正最可怕的存在,掌有日月權柄,絕不會輸給雙皇絲毫。

        現在帝俊,太一,鯤鵬三人都來迎接,吳明當先就抱拳行禮道:“勞得天皇陛下和東皇陛下久等了,路途遙遠,還請兩位陛下恕罪。”

        東皇斜視著吳明,滿臉的不耐煩和不樂意,不過這時鯤鵬瞟了他一眼,他立刻就笑容燦爛的對吳明說道:“你也辛苦啦,這么遠的路途,中間沒遇到什么天劫天誅吧?多元宇宙開辟之初,在那混沌深處,有都天神雷閃現,據說那東西連新生多元宇宙都可以劈滅,你若遇到了,怕是連這烏龜塔都守護不了你吧?”

        吳明也是笑容燦爛的看向太一道:“我不辛苦,雖遠一些,不過都是在現實世界里行走,陛下才辛苦,從高緯度降臨,聽聞高維度每過一量劫,都會有火有風從高緯度深處吹過,這火這風都有滅世之能,陛下剛剛過來,沒遇到一下嗎?”

        兩人彼此對望,都是笑容燦爛,隱隱間仿佛有雷霆在二人視線中間閃爍,這時,帝俊就越過太一,擋住了他的視線,帝俊就笑著對吳明拱手道:“大領主能來,真是讓我驚喜,來來來,別門口站著了,我們一起赴宴吧,我妻羲和做了一桌子的好菜,更還有我釀造后一直未開封的美酒,今日我們好好醉一場。”

        對于帝俊,吳明態度就真誠了許多,特別是知道帝俊庇護了一只人族部落,還教導他們識字學文,更是告訴了他們許多外界都不知道的隱秘,吳明對于帝俊的好感直線上升,當下就對帝俊笑道:“能喝上一口天皇陛下的美酒,這一趟怎么都值了。”

        這時,鯤鵬忽然在旁邊說道:“九,我也做了好多美食,你看。”

        說話間,鯤鵬反手張開,吳明就雙目撕裂一般的看到數十道“菜肴”,他看到了凝聚著濃厚輻射光芒的奇怪造物,他看到了正在從一堆類似腐蝕性毒液中蠕動的觸手,他看到了一顆正在不停蠕動的心臟,這顆心臟時不時的長出各種生物的臉,沖著他在不停笑著……

        “好……好……”吳明連續好了兩個字,卻是一個字眼都說不出。

        若是旁人,他還真會直接說這是什么鬼東西的話語,但是他與鯤鵬相交于低緯度,當時真是承了鯤鵬很大的情,所以這時就說不出話來,只能夠指著鯤鵬手上的菜吶吶無言。

        太一這時就笑嘻嘻的來到了吳明身旁,對著吳明道:“這可是鯤鵬做了一整天的美味佳肴啊,一會吳明你可得多吃一些才行啊。”

        帝俊在旁邊看不下去,就傳音對吳明說了鯤鵬菜肴的情況,簡單些說,這是一種模因效應,這些菜肴只有鯤鵬自己看起來美味無比,而且是天財地寶般的補品,在別人看來就是各種不可名狀的可怕之物,劇毒無比,而且還具備模因效應,非高階圣位,甚至可能連圣道都會被毒死。

        最關鍵的是,還不能不吃,因為這些食物真的帶著恐怖的模因效應,若是不吃,這模因效應會隨著時間而擴大化,最終很有可能化為席卷一片大陸,乃至一個世界的巨大危機,所以只要鯤鵬做了,帝俊和太一每次都不得不吃,而且是不得不吃完……

        當下,吳明,太一,帝俊都進入到了宮殿之中,三人面色嚴肅的看著鯤鵬將飯桌換了一個更大的,將羲和所做的菜肴擺上來后,她就開始一一張羅自己所做的菜肴,于是乎,這個飯桌變成了一種不可名狀的情形。

        三人坐定,都努力著不去看那些不可名狀的東西,東天二皇還稍好,他們實力強大,本身更是皇,便是看著這些東西都無妨,但是吳明本體實力不夠,光是看著這些東西,他都覺得辣眼睛,這不是形容詞,而是一個動詞,他看著這些東西,就覺得眼睛發疼,火辣辣的疼痛,不過這時就有若有若無的玄黃氣息掃過他的眼眸,那疼痛就消失了,這讓他心頭略定。

        這時,鯤鵬就用餐具夾了一只說不出是什么的東西,它還在動彈,還在看著吳明笑,吳明心頭猛跳,立刻就對帝俊與太一說道:“兩位陛下可知我此來目的?”

        帝俊和太一如有默契,立刻同聲道:“大領主此來目的肯定極為重要,請明言。”

        三個男人,吳明,帝俊,太一,他們三人都是洪荒大陸最為重要的人物,這一交談,天地隱約都有凝重氛圍出現,他們三人是可以決定萬族未來走向,多元宇宙未來歷史,乃至是整個世界生滅的存在。

        眼看著三個男人開始了交談,鯤鵬略帶著困惑的看了一眼手上的“食物”,終究是沒有放到吳明的碗中,而是自己直接吃了下去。

        三個男人都同時默默松了口氣,吳明立刻說道:“想來兩位都知道我人族的歷史,龍鳳漢劫,然后是神皇崛起,到了現在,已經是人類第三次渴望崛起了,我不敢說這是什么大勢,但是事不過三的道理,我想兩位也都該知道,不是說什么絕對第三次之后就不行了,而是一個種族本身的氣運底蘊,最多也就在逆勢中爆發三次,若是過了,那種族的底蘊氣運就消耗一空,幾乎再不可能有任何機會。”

        說到這個,吳明想起來了曾經在地球時代的一些事情,當時他在一個歷史論壇中,看到了一個拿氣運來說近代Z國史的人,那人說起了事不過三的理論,他認為,一個種族的氣運底蘊最多只夠這個種族在逆境中爆發三次,若是不行,那就真的不行了,比如Z國的近代,自那個異族通知的封建帝國崩塌后,先有袁姓氣運攜帶者趁勢而起,但是最終崛起失敗,又有常姓在南方崛起,自練新軍,于戰場,于政場都是勝利,領了Z國又一時代的氣運,但是他背靠殘余勢力,漸漸的國家腐朽敗壞,更有外族強國虎視眈眈,這崛起其實也敗了。

        而最后一次崛起,同樣是這個種族,這個國家的氣運攜帶者,而且是最后一個氣運攜帶者,這人帶著隊伍,經歷了千難萬險,真應了那句天降大任于斯人也的話,種種艱難險阻無法形容,十萬里長征,血戰連連,又是潛伏,最終得以化龍升天,一舉橫掃內外所有不服,定鼎神州,終究是讓這個差點沉淪的偉大民族再度復興。

        這時吳明說起人類,帝俊和太一都是微微點頭,這些是事實,他們無法否認,吳明就又說道:“我知道萬族一直都在警惕人類的兩件事,第一件就是血色氣運,這個我一會再說,第二件,萬族一直都在警惕人類崛起后反攻倒算,現在他們如何對待人類,人類未來就可能如何對待他們。”

        “這件事情我其實也想過,我實話告訴兩位陛下,在看到人類被如此兇殘的對待,我也是人類,真是恨不得將萬族全都殺光才好,這是實話,不過這終究是一種沖動的想法,先不說萬族中也有極少部分不沾人類血腥的,比如鴿族就是,還有類似于龍族那樣,為了生存而不得不打壓人類,甚至想要滅絕人類,彼此之間都是為了活下去,這其實無可厚非,不過我終究是人類領袖,所以也要為人類著想。”

        吳明說到這里,就極誠懇的看向帝俊與太一道:“我在這里可以明言,我為人類領袖,至少在我還是領袖時,不會反攻倒算,過去的事情不可能全部就當過去了,雖然無法大復仇,但是情節極其惡劣的,不是為生存而壓迫我人族的,比如巨人族,那我就要出狠手,不過除此以外,只要他們愿意與我人類和平共處,以觀其后效,我人類也愿意與他們和平共處,一切都從現在開始計算,未來是新的因果,當然,未來這些種族若是侵犯到了我人類,那不好意思,該如何還是要如何,那時候不要說什么我人類崛起后就反攻倒算了,這不是反攻倒算,這是正常的利益糾葛。”

        這時,太一倒是坦誠的點頭道:“確實就該如何,重新開始計算因果,以前不提,未來若是有摩擦碰撞,那就彼此看各自實力,以牙還牙,以眼還眼就是,若是一味忍讓,反倒讓我看不起你人族。”

        帝俊遲疑了一下,嘆了口氣道:“但若是能不戰爭肯定更好了,說到這里,吳明,我倒是有一個想法,這是我自己一個人的想法哈,這個想法我自己命名為一個金色的夢想,只要能夠做到,那就萬族和平了,甚至都不分萬族,大家都是同一族,大家都是生命,大家都是自己人,強不欺弱,普通人也可以安然生活,圣位雖然高高在上,但是并不向下俯視,而是一種守護,一種責任……”

        說到這些,帝俊來了興致,滔滔不絕的繼續說了下去……此處省略三十萬字……

        待到帝俊說完時,他才看到太一與吳明眼里似乎都有圈圈在不停晃動,他尷尬一笑,就對吳明道:“總之,這些以后再細說,我剛剛大略說了一下,大領主心里有個數就行……現在大領主請繼續。”

        吳明強行定了定神,說真的,剛剛他差點就睡著了,還好不時有玄黃氣息沖刷他的精神,不然他還真扛不住那幾乎類似模因一樣的魔音貫耳,看太一的樣子似乎也是類似,當下他就心中感嘆,這一個鯤鵬做菜,一個帝俊說話,還不知道太一有什么樣的癖好,個個都恐怖如斯,果真不虧是皇級位格,以及掌有日月權柄……

        吳明就繼續說道:“剛剛說了我人類的反攻倒算,這個只要我還是領袖,就不可能會發生,我不會允許,雖然這有些憋屈了,但是我人類想要崛起,這一步就是必須的,不然就非得將萬族全部打敗,還要將你們都一同鎮壓打敗,我人族才可能崛起,但是先不說我做不做得到,這么做,人類恐怕也沒法在這洪荒大陸上立足了,所以我不取這個。”

        “然后我們說回來人類的血色氣運問題,其實這血色氣運的主體是,人類長久以來被暴虐對待,被殺,被吃,被拿來當試驗品,人類的慘狀我就不多說了,想來兩位陛下也可以隨時看到。”

        帝俊面色慚愧的連聲哀嘆道:“我成就天皇之位時,也想要改變這一現狀,因為在我最為弱小時,我和我的妹妹被人類所救,而且為了救下我和我妹妹,這些人類用自己的血肉來喂養我們,也為了隱瞞我們的存在,而向別的種族交出人頭稅之類……這是大恩德,我一直都銘記于心,從不敢相忘,但是人類太過特殊了,整個洪荒大陸數以億億萬萬的人類,我想過好些辦法都是不成。”

        “我也曾經劃過一個保護區,那個區域除了人類,別的種族都不準進,但是隨著人類在其中發展,二代三代,以及后代的有智慧的人類越加增加,那塊保護區開始逐漸失去生機,到最后寸草不生,更是爆發了許多靈異事件,我特意去查看過,哪里已經漸漸被低緯度所侵蝕,這似乎是和人類的某種本質有關系,人類似乎與低緯度有著某種我看不懂的深層次聯系,所以幫助人類,保護人類,乃至不傷害人類,這天地都會逐漸的削減氣運,而那怕是不去與人類產生任何接觸,只要人類大規模的在某個區域生存,那個區域也會就此失去生機,也會漸漸的變成類似低緯度一樣的恐怖區域,所以保護區的計劃就此失敗。”

        “我也曾經設想過,讓一些族運強大的種族,各自收留一部分的人類,反正這些種族的族運都很強大,可以自我恢復,只是一部分人類的話,以他們的族運完全可以抵消削弱,至于給予他們的補償,想來以我天皇位格還是做得到的,但是誰曾想,他們被削的族運是無法恢復的,一旦被削就會徹底的削去,除非將這些庇護的人類斬殺干凈才可能恢復……”

        “連續兩次失敗后,我當時又想了一個辦法,打開洪荒對外位面的通道,外位面何其之大,無窮無盡,雖然有許多被模因肆虐,但是也有安全之所,我就精心挑選了上百個安全位面,并且設置下了各種防護,再將人類大量遷移其中,但是百年過去,我去看那些人類時,這些位面的人類死的死,殘的殘,那些位面都漸漸的寸草不生,其中許多甚至不是低緯度的侵蝕,而是天地自然的變化,而這些人類萬不存一,都因為各種各樣原因而死亡或者變異,這個計劃最終也是失敗了……”

        帝俊說到這里,又一次嘆息道:“我最后終究無法可想,只能夠用最笨的辦法來改變這一切……”

        說到這里,帝俊伸手一指,一龜殼,一玉書憑空出現,帝俊就說道:“這是我的先天靈寶河圖洛書,它有解析萬物,看到未來,明晰天地之能,我就打算打算這河圖洛書來解析天地萬物,窮盡天地萬物的一切之變,以此來改變這天地的法則規則本源等等,最終目的,就是改變這天地對人類的壓迫,切斷人類與低緯度的聯系,還人類以公平!”

        吳明聽到這里,真是震撼到莫名,這帝俊是打算走九宮明晰天地萬物的道路啊,一旦走通這條道路,其自身就是終極了,而且若是能夠做到這一點,說不定他就成就了大德行啊,是九宮的大德行啊,雖然肯定不如天地與玄黃,也絕對不如四象五行八卦,但是九宮大德行也是不得了,一旦凝聚,也是橫掃天地宇宙一切不服。

        而且帝俊這大志向真真是了不起,之前他為人類所做的三次舉動也讓人肅然起敬,想到這些,吳明當下忍不住站起來沖帝俊一禮,恭敬的道:“我代全人類感謝天皇陛下的付出了。”說完,他深深鞠了一躬。

        帝俊連忙扶起吳明,拉著他坐回到位置上,這才說道:“這是我的本心,這也是我的道路,便是沒有你,我也會依舊如此,所以真不必感謝,更何況,這也是我與人類的因果,若無當初的那人類部落,也無現在的帝俊,這救命成道之恩,對我而言真是大過天一般,所以這是我該做,也是我應做。”

        吳明連連贊嘆,他就說道:“人類的血色氣運機制我還不太明白,但是人類與低緯度的聯系我卻是深深知,先說血色氣運,一旦我帶領人類崛起,這血色氣運就無了發泄口,只要我人類未來慢慢文明,慢慢發展,族人幸福,更有新生兒的誕生化解一切,這血色氣運便是再龐大,也會在未來無窮時光中慢慢消磨,所以解決洪荒第一難的血色氣運,其實只要我人類崛起就行。”

        “再說人類與低緯度的聯系,這其實是人類的本質由來,人類是先在低緯度中出現,然后被低緯度的恐怖影響到精神,記憶,靈魂等等都消磨干凈的地步,然后再轉世到這洪荒大陸之上,只要我成就大領主,與低緯度的所有領主合力,完全可以斬斷這聯系,到時候人類的本質從低緯度轉移到現實世界,人類就不會再帶來低緯度腐蝕了。”

        “以上就是人類崛起后的影響,反攻倒算只要我在就不會發生,雖然人類崛起,肯定會搶占地盤之類,也會與萬族發生矛盾,但是這矛盾不過是種族利益糾葛,到時候各憑手段,而看在兩位陛下的份上,我這里也可以退讓一步,我人類便是占了優勢,我也不會對萬族趕盡殺絕,到時候還會收納一些愿意加入我人族勢力的萬族。”

        “再說人類崛起后,血色氣運不存,沒有了爆發渠道,再有人類慢慢的對其消磨,這是直接解決了洪荒大陸的第一大難,可謂是功德無量了。”

        “至于別的,我成就大領主后,會具現出低緯度領主,不過兩位也請放心,我有天地玄黃玲瓏寶塔,有這塔在,任憑多少低緯度領主,我保證不會讓它們侵蝕到現實世界,而我也會和這些低緯度領主們一起斬斷人類與低緯度的聯系,人類也不會再讓現實世界形成侵蝕之地,再之后,我會與這些低緯度領主們,一起改變人類的生命因子,我會成為人類的祖,讓人類擁有能夠進化的能力,讓普通人類也可以走上超凡職業道路。”

        “再之后,人類必然會發展出文明,只要改變了人類的生命因子,我就會公布我自身的超凡職業道路出來,先期肯定只會給予人類自身,但是我可以在這里發誓,這只是讓積弱的人類先行一步,先一步補足底蘊,待到千年后,人類已經有了足夠數量的這種超凡,那我會將這超凡道路公布給萬族所有與人類親善的種族,讓整個萬族的文明層次得到巨大提升,不是我吹噓,我這超凡職業道路絕對遠超一切超凡職業道路,甚至比那現在第一的奧術師職業道路更要神妙萬倍,這就算是我給出萬族的籌碼了,一個讓我人類能夠崛起,并且和平崛起的籌碼。”

        “最后,我們再來說一下這天地對人類的不公與壓迫,我知道,一旦萬族和平對待人類,就會削弱萬族的氣運,這是本質的矛盾,幾乎無法調和,除非是像天皇陛下您所做的那樣,究其萬物的根本,直達一切明晰的道路,用以改變這天地的規則,否則我就只能夠想到一個辦法……還是我的大領主位格,我會將低緯度的領主盡數具現到現實世界,低緯度的領主,是足以和圣位相互抗衡的另一條終極之路,但是與圣位不同,圣位其實算是這天地的親生子,圣道都在天地之中,所以圣位無法反抗這天地,但是低緯度領主不同,到時候,我會全數解放天地玄黃玲瓏寶塔的威能,再集合一切低緯度領主,用以開天辟地,重塑多元對于我人類的定義,我算了一下,成功率極大,當然,若是有兩位陛下加鯤鵬你的幫助,那成功率幾乎是百分之百的了。”

        “這就是我所設想的人類革命,讓人類得以安然生存在這個世界上,讓人類與萬族再沒有本質的矛盾,讓血色氣運消磨干凈,讓這天地提前得到我的超凡職業道路……人類革命!!!”

        說到這里,吳明自己也是無比動情,他想著自己從地球時代去到了洪荒大陸天庭治下,又從洪荒大陸天庭治下來到了這洪荒歷時代,一路走來的艱辛,一路看到的人類悲慘,他以前也想要改變,但是這種天地都一起壓迫的現狀,讓他感覺到了絕望,而直到銀色大地時,他終于是改變了這命運的轉折點。

        其實銀色大地一戰后,吳明仔細回憶了一下那一戰的細節,他最大可能得到的是不周山,絕不是這天地玄黃玲瓏寶塔,當時這天地玄黃玲瓏寶塔鎮壓著不周山,當時鯤鵬拿到了不周山,這塔就會遁入宇宙消失不見,除非是吳明去到了一個極高深,極強大的層次,這才可能溝動他對于天地玄黃玲瓏寶塔的權限,但真到了那時,他自己說不定都可以鎮壓一切了。

        那時,他甚至使用消耗了一個可能性,這本身就意味著他改變了未來的既定命運轉折點,拿到了這天地玄黃玲瓏寶塔。

        而現在,他終于要改變一切了,讓人類真的迎來轉機,迎來和平,迎來未來……

        吳明動情的看著雙皇與鯤鵬道:“鯤鵬,帝俊……你們會助我嗎?”

        “助我完成這人類革命,革命成功時,就是吾人族加入萬族之時!!!”

        天皇帝俊,東皇太一,鯤鵬,三人都是動容,他們彼此都是沉默不言,但是面上也沒有嚴厲拒絕,或者勃然大怒的神色,整個飯桌就這樣沉默著,就在這時,一個衣著金色華貴服飾的雍容女神走了進來,她微笑盈盈,一言不發的坐在了帝俊身側。

        帝俊這才回過神來,給吳明介紹道:“吳明,這是我妻羲和,是鳳凰一族的現任族長。”

        吳明連忙見禮,羲和也是雍容微笑的回了一禮,這時,太一忽然就說道:“吳明,拋開別的恩怨不談,就說你所提到的這個人類革命之事,說實話,如果不看你的大領主位格,光說人類革命本身,這其實是很不錯的想法,也解決了我和帝俊一直以來的最大矛盾,更解決了這血色氣運……但是,就是這大領主位格最為犯忌啊,若是不解決這個,我是不會同意的,這無關你我恩怨,你我恩怨以后總要做過一場,光是人類革命這事,我不會同意。”

        吳明皺眉,他又看向了帝俊,帝俊這時嘆了口氣,他誠懇的對吳明說道:“除了大領主位格……吳明,你可知道我們為什么要拒絕這大領主位格嗎?或者說,幾乎所有萬族高階圣位,都會拒絕這大領主位格,你可知道原因是什么?”

        吳明依然皺眉,他想了想道:“是因為低緯度領主回歸現實世界,會導致圣位的權柄下降嗎?還是會讓你們雙皇的位格失去?”

        帝俊搖頭道:“說實話,若是能夠解決這事,讓人類和平崛起,讓天地不再對人類不公,這皇級位格不要也就不要了,我真心不稀罕,真正讓我們無法對此無動于衷的……是別的原因……”

        吳明立刻說道:“請天皇陛下明言,我洗耳恭聽。”

        帝俊就對吳明說道:“這一切,還要從我去尋找棄族說起……”

        “那時,我覺得萬族開外的棄族本不該是這個下場,于是我暫離天皇宮,去到了洪荒大陸的外圍,搜尋被萬族除名的那些棄族……”

        
    高速文字手打 洪荒歷章節列表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