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洪荒曆 » 第31章,第32章:小人(上,下)

  • 洪荒曆 - 第31章,第32章:小人(上,下)字體大小: A+
     
        (PS:還有一更,又發現了錯處,還要修改,大家仔細看這一章就知道,接下來要說出許多洪荒世界的隱秘信息,某些信息在我的另外幾本書中都有出現過,要對照幾本書的信息,不走形,一脈相承,這很難,畢竟最早一本描述相關信息的書已經是十年前的了,這幾章都有出錯,我也是為難,還有一更,等我修改好了才能夠更新,而且還要對照后面的內容,恐怕要到中午下午去了,唉,也好,多熬一會,把時差快點熬正了。)

        吳明坐在馬車上,心情舒爽的看著光路之外的風景。

        說句實話,這次來赴會,除了東天二皇給他的巨大壓力以外,還有一個最恐怖的事情就是鯤鵬說要做食物給他吃了。

        在低緯度時,吳明曾經吃過鯤鵬給他做的食物,那滋味……不,那怎么可能是食物!??

        那怕再怎么夸張的情況下,也絕不可能把簡單的切土豆給做成核廢料吧!?這是核廢料吧!?當時吳明分明就看到了輻射光芒,而且吃下去后,他的肚子里直接就開始燃燒了好不好,多虧得是先天魔神之軀,不然他早死了幾萬次了都有。

        而當時還是食材簡單,這次鯤鵬以主體來做菜,食材什么的根本不是問題,甚至她要吃龍肝鳳膽,龍族鳳族估計都有圣位愿意奉獻出來,最后事后再自愈催生出來就好。

        而食材越多,烹飪效果越強,吳明覺得鯤鵬所做出的食物就越加可怕,這種可怕是無法用語言形容的可怕,吳明甚至懷疑,恐怕普通圣位吃了都會斃命,是連同圣道一起毒死的那種,絕對性隕落,不可能再復活過來。

        所以聽到了鯤鵬不會做食物,已經讓旁人做了美食,吳明心情一放松,看周圍都仿佛壯觀順眼了許多,能夠活著……真的是太好了。

        懷著這樣的心情,吳明對這大漢說道:“你也是天皇的親族吧,說起來,之前銀色戰場上,我殺死了你們一族的一名圣位,你們一族對我意見估計很大吧?”

        沒想到聽到吳明問話后,這大漢反倒是沉默了下來,良久后,這大漢才用一種莫名的神色看向了吳明道:“大領主……我是人類。”

        “哈?”

        吳明真的是愣住了,他想了許多可能性,卻絕對沒想到這個來迎接他的大漢是一個人類,這可不是未來的人類歷時代啊,這個時代的人類不可能擁有一丁點的地位,這是絕對的,那怕是他,在最初時也是以幽魂身份混跡在萬族中,之后實力漸強,才敢說半人類半幽魂,這都引發了一些爭議。

        待到他人類身份曝光時,立刻就有殺身之禍,要知道那時候他已經是兩個聯盟的霸主,更是臨圣強者,但是萬族依然是要滅殺他,要不是銀色大地戰爭拖延了萬族反應的時間,說不定他在拿到天地玄黃玲瓏寶塔前就被圍殺了。

        而一個天皇宮里的人,而且看其來迎接吳明的身份,在天皇宮中就絕對不可能是奴隸或者食物之類,不然派這樣身份的人類來迎接吳明,天皇帝俊是打算直接和吳明開懟嗎?而且還是不死不休的那種?

        但是這真的可能嗎?在這個時代,最為高貴的雙皇之一,天皇帝俊的宮殿中,居然有一個不是奴隸和食物的人類!?

        吳明愣愣的看著這名大漢,而這名大漢苦笑了一下,就對吳明說道:“大領主,從這里去到陛下的宮殿估計還有片刻,大領主想要聽一聽天皇陛下的一些往事嗎?”

        吳明這才收回了他愣住的表情,只是說道:“我聽一聽沒問題,但是你說一說沒問題嗎?”

        吳明的意思其實很簡單,他是大領主吳明,雖說現在不是真正的大領主,但是作為現在這個時間上,現在這個世界上唯一一個和低緯度所有領主簽訂了契約的人,他其實就是大領主了,或者說已經是大領主預備役了,只要成為真正大領主,其位格就與雙皇等同,而且他現在的實力也允許他與雙皇平等對話,所以不管聽到雙皇什么樣的秘辛,這對他來說其實問題都不大,當然了,這也是有底線的,底線就是不能夠主動去侵犯雙皇的隱私,不然也是有因果在其中。

        但是這個大漢就這么說出天皇的秘辛,這真的沒問題嗎?

        大漢就微微搖頭道:“我不會有事,天皇陛下仁慈,而且這些事情天皇陛下從沒掩飾,許多事情甚至是陛下告訴我們,大領主若是想要知道,隨時都可以詢問天皇宮的老人,我說出來自然不會有事。”

        吳明這才點頭道:“行,你說,我聽。”

        大漢就笑了一下,然后說道:“這里面的許多事情,是我很小很小的時候,我的爺爺告訴我的,而我爺爺,是他很小很小的時候,他爺爺告訴他的,甚至還有更久遠的故事……”

        那時候,萬族大戰不休,整個洪荒大陸被打得一片烏煙瘴氣,天地崩壞,強大種族們相互廝殺,傳奇們摧城,半神們滅地,靈位高高在上,戰斗余波可以波及千里之外,而在這之上,更還有圣位神靈不死不滅不朽,一戰之下,一片遼闊的區域寸草不生,那是一個如同噩夢一般的時代,那是一個弱小種族活得艱難,而人類根本不能夠被稱之為活著的時代。

        在那個時代中,一個偏遠區域的人類部落,在無意中救下了一只三足火烏鴉……

        “等,等一下,我捋一捋……你說你的部落是巫族部落?你不是人類嗎?巫族又是那個族?”吳明揉著太陽穴道。

        大漢就解釋道:“大領主,巫族也是人族,和別的人族最大的不同是,我們巫族會有極個別人覺醒宿慧,也就是覺醒上一世的記憶,然后在這些覺醒者的帶領下,我們巫族往往會過得比別的人類要好,而且偶爾也會誕生出可以溝通死去鬼神的巫師祭師,所以萬族也稱呼我們這一類的人類部落為巫族,將我們與別的人類區別開來……”

        “……力量才能夠得到尊重嗎?那怕是再弱小的力量,只要這力量真實不虛就行,所以才有了人類中的巫族嗎?”吳明若有所思的喃喃道。

        大漢就繼續說道:“我們那一只,在那一代的巫師帶領下,往著洪荒大陸邊緣而去,事實上,洪荒大陸雖然浩瀚無邊,但是越是向著外圍靠近,那里越是荒涼,而且還有諸多萬族外的棄民存在,所以……”

        “等,等一下,棄民是什么?”吳明忽然間覺得自己像是小白一樣,不由自主的又問道。

        大漢也不覺得這有什么,他認真的對吳明說道:“大領主不知道也屬正常,那是一種禁忌,或者說不是禁忌的禁忌,萬族萬族……大領主莫不是以為洪荒大陸的智慧生物真的只有一萬種嗎?整個洪荒大陸浩瀚無邊,在萬族生存的土地之外,還有無邊無際的土地存在,只是越是遠離萬族生存的土地,外圍那些地域就越是荒涼,生存就越難,而萬族自古獸時代之后,經歷了最初的龍鳳漢劫后,萬族其實已經不是最初的萬族了,許多種族被淘汰,被滅族,被除名,然后驅趕到了荒涼地帶,事實上,據天皇陛下統計,十個消失的萬族中,至少有六七個萬族都是被除名,然后驅趕到了荒涼地帶,在那里掙扎求存,然后默默的徹底消逝,而這些被驅趕出萬族外的種族,都被統稱為棄民。”

        吳明想了想后問道:“都是實力弱小的種族嗎?這也難怪……”

        “不。”大漢卻是搖頭道:“據天皇陛下所說,那些種族中有些種族非常強大,各有獨到之處,除了各自種族沒有圣位以外,最強大的那些絕對不輸給萬族前一百名。”

        “那這就奇怪了。”吳明皺著眉頭道:“真是奇怪,這么強大的種族,怎么可能就成了棄民了呢?而且我也看過不少的資料與書籍,從來沒有在這些資料與書籍中找到關于棄民的說法……”

        大漢就說道:“這我就不知道,我也是看過天皇陛下的一些藏書,以及天皇陛下偶爾告訴我們的信息,這才知道棄民的存在,據我爺爺說,在他爺爺的爺爺的爺爺……還在時,天皇陛下有一次特意遠去洪荒大陸外圍地區,尋找那些棄民們,似乎當時天皇陛下是打算讓這些棄民回歸,但是最終天皇陛下失意而歸,那些棄民們也并沒有回歸,從那以后,天皇陛下就再也沒有去過洪荒大陸外圍地區,也絕口不談棄民的事情,具體是什么情況,這我就不知道了。”

        吳明點點頭,將棄民的信息記在了心上,打算一會仔細問一問帝俊,又或者找時間去洪荒大陸的外圍看一看具體是什么情況。

        大漢又繼續說道:“當時,巫師帶領我祖先的部落向著洪荒大陸偏僻的邊緣撤退,打算躲避過萬族大戰的余波,而就在即將去到洪荒大陸外圍前,我祖先的部落在那里救下了一只三足火烏鴉,而這只三足火烏鴉就是帝俊陛下……”

        吳明又忍不住打斷了他的話道:“等一下,帝俊的種族不是三足金烏嗎?還是說,你們認為三足金烏是三足火烏鴉?”

        大漢就苦笑道:“那里有什么金烏這個種族啊,從來都只有三足火烏鴉,而陛下的種族對誰說時,都是自稱的三足火烏鴉,而金烏二字,什么居住在太陽上的神鳥什么的,全都是陛下的親族自己往自己臉上貼金,再加上陛下成為三足火烏鴉的祖后,也修改了三足火烏鴉的生命因子,所以現在的三足火烏鴉才自稱是三足金烏,他們才會這么強大,這都是托陛下的庇佑與祝福罷了。”

        三足……火烏鴉,吳明真是有些無語,他點點頭,示意這大漢繼續說話。

        大漢就說道:“當時我祖先的部落救下了這三足火烏鴉,而三足火烏鴉也是萬族中最為弱小的種族之一,屬于那種即將被除名,又或者即將滅絕的種族,雖然本質上來說,三足火烏鴉其實是火鳳凰一脈的旁支,但是這旁支真的太遙遠了,與火鳳凰的亞種已經不屬于同一種族,實力非常弱小,本體是小小的會噴火的烏鴉,需要長大,實力到達一定層次后才能夠化形。”

        “而當時的部落巫師,覺得天皇陛下好歹是萬族,當時的人類活得苦不堪言,巫師決定救下這火烏鴉,然后待到其成年,有了一定實力后,再托庇于這火烏鴉。”

        “但是……”

        天皇帝俊,三足火烏鴉種族,天賦,資質,底蘊都是弱小無比,但是他能夠成就天皇位果,自身就有大氣運大機緣在身,而這大氣運大機緣莫不是帶著巨大的波折,所以在這只人類巫族部落救下他后,沒多久,這只部落就遭遇了橫禍,族中人員十不存一,而帝俊也與這只部落因意外而分離,這只部落就這樣掙扎求存,到得最后,只剩下少少幾百人,眼看著部落就將滅絕,這時,帝俊回歸了,那時的他,已經成為了臨圣位階……

        “陛下一生充滿了傳奇色彩,在他未成圣前,便進入過四大絕地的洪荒海眼與幽冥地獄,據陛下所說,他在洪荒海眼里獲得了一半的河圖洛書,在幽冥地獄的冥河處,又獲得了另一半的河圖洛書……而我們這只部落,在陛下歸來尋找到我們后,就一直跟隨在了陛下身旁,托庇于陛下,即便陛下成就了天皇之位,對我們也是不離不棄,我們的族人一直都是人丁不興,到得現在才三千多人,都居住在天皇宮后的小世界里,也幫陛下處理一些生活上的小事,我們也能夠讀書識字,也不必擔心任何野獸和萬族的襲擊,這一切都是陛下給予我們的恩德。”大漢感嘆的說道。

        吳明這才明白,這大漢原來就是當初那只人類巫族的后裔,而這只部落的后裔,一直都被天皇帝俊所庇護著,只是為什么人丁不興旺呢?

        大漢忽然間對吳明說道:“大領主的事跡,我們也通過各種渠道知道了,而且陛下也時常說起大領主,時常都贊嘆大領主是真英豪,說真的,大領主能夠發宏遠庇護洪荒大陸的人類,真是我們人類的救世主啊,但是……”

        “但是?”吳明笑了笑,他倚靠在車窗處,坦然的道:“有話你就直說,我不怪你。”

        大漢點點頭,就對吳明說道:“但是,大領主可曾想過,以大領主之名而崛起,這本質上已經是自絕于萬族之外了啊,這個宇宙,這個世界,終究是圣位神靈為正統,那低緯度的各個領主,不管他們在混沌歷和鴻蒙歷時有多么的輝煌,先天魔神也好,先天生靈也罷,到得現在,其實都已經徹底的過時了,這個世界已經再不是他們的了,若是想要重新將世界拉回到屬于先天魔神與先天生靈的世界,這就是違逆了宇宙發展的基本規則,大領主三個字,代表的其實就是獨戰天下圣位的結果啊,所以還請大領主能夠三思而后行。”

        吳明繼續笑了笑,并沒有回話,只是看著車窗外,而那大漢心頭忽然一凜,也不敢再多說什么,只是駕著車繼續向前,不多時,順著這光路,火焰馬車來到了一片巨大無比的廣場前,在這廣場的盡頭,就是那宏偉巨大的天皇宮。

        吳明下得馬車,并沒有立刻前進,而是看著這大漢,半響后,在大漢渾身都是冷汗時,他才笑著說道:“我是人類,你也是人類,雖然際遇不同,不過某些心應該是相同的才對,除非你已經自認為不是人類了……我立下這大領主之號,對我來說其實是有得有失,但對人類來說,至少是九利一害,至于結局如何,終究是要看我演繹一場,你且好好看著,不必問,不必想,不必說,靜靜的看著就是了。”

        大漢連忙行禮道:“是,大領主,我……”

        “說了啊,不必說了,你去吧。”吳明笑著,接著他身上玄黃氣息一閃,整個人已經去到了那天皇宮的正門前,在哪里,帝俊,太一,鯤鵬三人已經等候著了。

        大漢心中麻木,駕駛著馬車向著廣場旁邊而去,行了多時,忽然間就看到前方隱隱有翠綠之色,又有華貴金色氣息閃爍,大漢連忙下跪,恭敬的道:“恭迎天皇后殿下。”

        “起來吧。”這金色氣息說道:“他可聽了那些話?最后如何回答你的。”

        大漢連忙將吳明所說的話一一說了出來,字無巨細,全都一絲不變。

        聽完后,那金色氣息微微嘆了口氣,就喃喃說道:“果真是英雄之氣啊……看他演繹一場嗎?”

        “卻是我妄做了小人……你去吧,我也要去赴宴了。”

        話音聲中,這金色氣息就此遠去,而大漢麻木著臉的繼續前進,將這馬車停放入了寶庫之中后,他去到了天皇宮后的的小世界里,一路上也遇到了部落別的人類,他們或嬉戲,或玩耍,或持著美味的水果食物,唯有大漢默然不語,就如此回到了自己的屋子中。

        在把屋子大門關上后,他莫名的癱坐在了地上,細想著吳明最后所說的話。

        良久后,大漢深深嘆息了聲,良久良久都再也任何聲響。

        
    高速文字手打 洪荒歷章節列表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