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洪荒曆 » 第16,17,18章:天上的星辰與心中的日月(上,中,下)

  • 洪荒曆 - 第16,17,18章:天上的星辰與心中的日月(上,中,下)字體大小: A+
     
        PS:恢復了藥后,今天人又好多了,感覺我快變成某個動態圖片里,今天沒吃藥,萌萌噠的那個狀態了……)

        精靈之祖繼續說道:“當時我們雖然處于躲藏狀態,但是那些隱秘存在們卻還是可以影響到我們,不過好在有羅殿下的庇護,我總算沒有異變,但是有一個存在例外,那就是主神,我當時直視了主神,雖然在羅殿下的幫助下勉強恢復,但是終究留下了后遺癥。”

        吳明皺著眉頭呢喃道:“后遺癥?”

        精靈之祖點頭道:“是的,后遺癥……”說話間,她背對向了吳明,緩緩解下了衣服,吳明臉一下子就漲紅了,然后他看到了一條猙獰的傷口,在那傷口中還有一些細小如肉芽一樣的觸手在不停蠕動著,整個傷口約莫兩個巴掌大小,就在精靈之祖的背心中。

        吳明瞪大了眼睛的看著,他又仔細解析了一下眼前的精靈之祖,沒錯,是分身……但這是高階圣位的分身,雖然不是真身,但只要精靈之祖愿意,這分身也可以擁有圣位級戰力,同時,其本體是高階圣位,只要圣道不滅,便不可能有所謂的重傷遺留的問題,這和凡物是截然不同的,凡物可能會因為過重的傷勢,強大的詛咒,或者低緯度的腐蝕而傷及根本,但是圣位不存在這樣的問題,他們聚則為形,散則為氣,根本不能夠以正常肉身來比較。

        但是現在,這精靈之祖的分身背后居然有腐蝕性傷勢痕跡,這不正常,甚至不可能,吳明就皺著眉頭道:“你這傷是連本體都有嗎?”

        精靈之祖點頭道:“嗯,這傷一直刻印在我的身上,任憑我如何用圣道去化解都是無用,對此羅殿下也非常感興趣,他先后用三種先天靈寶加一種模因,還用自己的圣道直接修復,甚至間中他還找到了兩個低緯度領主,與一個據他所說,瘋的情況比較輕微的隱秘存在,但是都沒用,沒有任何辦法可以修復我背上的腐蝕痕跡,即便我已經成為高階圣位千年萬年,這痕跡依舊存在。”

        聽到這些,說實話,吳明真有些不寒而栗,圣位,高階圣位,乃至是泰坦之祖那樣傳說中的強者,還有先天靈寶,模因,低緯度領主,隱秘存在,這些加起來都無法修復的傷勢,在這個世界上真的可能存在嗎?

        “最關鍵的是……”精靈之祖轉過頭來看向了吳明道:“你可以用手摸一下這個傷勢,你就可以感知到其中的異常了。”

        吳明皺了一下眉頭,但是也沒多說什么,只是舉起手摸向了精靈之祖的背部,在吳明手指觸碰到那如同肉芽一樣的觸手時,吳明忽然感覺到了一種浩瀚,無邊,偉大,無可形容的,讓人感動到想哭的光明氣息撲面而來,讓吳明一下子仿佛看到了真正的神靈一樣,讓他整個人都有些恍惚。

        然后當他回過神來時,他手已經按到了精靈之祖的背上,同時他看到了周圍的一切,充滿了腐朽,塵埃,怪誕,恐怖,扭曲,混沌,惡臭……等等一切形容負面情形的東西,周圍的一切仿佛化為了最恐怖的噩夢一樣,生物看起來恐怖,空氣聞起來惡臭,地面仿佛是站在什么生物的內臟血肉中一樣,這恐怖讓吳明下意識的就移開了手掌,并且還想要使用天地玄黃玲瓏寶塔。

        但是手一離開精靈之祖的后背,這感覺立刻消失,周圍依然還是周圍那樣,典雅華貴的使館,厚實的毛地毯,墻壁上的藝術名畫,各種名貴木材所制造的家具,絲毫沒有了之前的那種異常。

        精靈之祖這才從容的穿上了衣服,看向了吳明道:“吳明閣下,你看到了嗎?剛剛的那一切。”

        吳明看著手掌遲疑的道:“剛剛那是……腐蝕嗎?”

        精靈之祖搖頭道:“不,應該不是什么腐蝕,畢竟有什么腐蝕能夠長期的,或者說幾乎永恒的腐蝕一名高階圣位呢?而且還是在有多名強者的幫助下,有先天靈寶修復下……吳明閣下覺得可能嗎?”

        吳明沉默了一下,也是搖頭,這其實已經算是常識了,那就是低緯度的隱秘存在其實是先天魔神的尸骸所化,因為未知的原因而轉變為了扭曲混沌之源,存在于低緯度下,要說恐怖肯定是有的,但要說強于圣位,凌駕在圣位之上,這就未必了,隱秘存在是恐怖,但是高階圣位已經是站立于多元宇宙巔峰之上的存在了,他們的存在本身都算是多元宇宙法則與本源的具現化,若說先天魔神是混沌與鴻蒙的頂尖,那么圣位就算是洪荒歷與未來人類歷時代的頂尖了,圣位可能整體稍弱于先天魔神,但是絕不是被碾壓的那種。

        對于凡物來說,那怕是靈位都會被隱秘存在輕易腐蝕,但是一旦成就圣位,最多就是類似以前的恐神那樣,被影響了神智與判斷,但是想要徹底腐蝕真是千難萬難,而去到了高階圣位,其本質都可以與隱秘存在相互匹敵了,這就幾乎無法被腐蝕了,那怕是被腐蝕了,也可以輕易的用圣道去隔絕和凈化。

        類似精靈之祖這樣的傷勢,甚至連他摸一下都被影響,這幾乎是不可能的……

        不可能有這樣強大的隱秘存在,若真有這么強大的隱秘存在,低緯度的隔離都會被其腐蝕打破,其存在即便不是終極,也絕對接近終極了,這樣的隱秘存在光是想一想都讓人不寒而栗。

        吳明一時間想不明白,他就問道:“我不知道這傷勢到底該如何才能夠留下,也不知道是什么樣的存在給你留下了這樣的傷勢,不過你怎么敢肯定你所看到的就是主神呢?總不能夠是因為名字吧?要知道,眷顧我的主神可不是你所說的黑洞形態。”

        精靈之祖就直接說道:“自然不可能是名字,我之所以知道附身你的就是主神,主要有三個原因,第一個,那就是感知問題……剛剛你所感知到的世界,我差不多一天里有三分之一的時間可以感知到,這三分之一的時間,相當于我一直待在那樣的一個世界中,每時,每刻,每天,每年……其實一開始,每天只有幾秒時間會變成那樣的感知,但是隨著時間推移,現在我一天有三分之一的時間會如此感知到,而且我感覺得到,這改變的速度正在加快,遲早有一天,我的世界將變成那樣恐怖的世界,周圍的一切生靈在我看來都是腐爛肉塊與內臟,或者是某些扭曲的蟲子之類所組成,比如我現在的感知就是如此。”

        吳明聽得渾身雞皮疙瘩都冒了起來,他終于明白為什么精靈之祖的眼神看起來一點都沒神了,仿佛根本沒有在看任何東西一樣,類似于一些動畫里的盲人美女,或者三無美女那樣,看起來非常的不自然,現在吳明明白了,原來她可能是真的沒在看任何東西,雙眼感官發散,甚至她可能都沒有用除視覺以外的別的感知,徹徹底底的封閉自己的感覺。

        “而在這個感知中,唯一的例外就是你了,你是在這個恐怖扭曲的感官世界中唯一正常的生命,而我在你身后看到了一輪無比巨大光輝的光球,它給我溫暖的氣息,還有就是浩瀚而偉大,與留在我背后傷勢里的氣息其實是相同的,只是表現截然相反……”

        精靈之祖看著了吳明,然后她繼續說道:“第二個原因,我與羅殿下,在那個時間點中,查找了許多殘破文明的只字片語,雖然其中絕大多數毫無意義,瘋言瘋語,但是也有些連貫起來的語句和描述,我們將其中的信息進行了串聯與猜測,然后得到了一個并不算完整的真相與過程,特別是其中記錄在數十件殘破,幾乎徹底被腐蝕,完全無法恢復的先天靈寶碎片上的信息,那是一個殘缺的幡,四把殘破的劍器,一件黑白相間的破爛的圖,一個只剩下一小半的鼎,還有別的好多先天靈寶碎片在其中。”

        “其描述是:……標存在,世……與之爭,敗……天戰……后……與之爭,敗……道后……與之爭,三敗……皇得大德行,與之爭,不明……神計劃展開……界回歸……大領主與之爭……主神與之合……”

        “……萬物終結。”

        吳明聽得有些莫名其妙,他問道:“什,什么意思!?你說的東西還真是只字片語啊!?”

        精靈之祖輕輕一笑道:“是啊,就是只字片語,而我和羅殿下的猜測是,那個時代是未來,而且是未來不知道多么久遠之后的未來,在那個時代,低緯度因為某些原因而被打破隔離,而且低緯度隱秘存在中,誕生了一只終極隱秘存在,它腐蝕了整個多元宇宙,將整個多元宇宙化為類似低緯度,甚至更恐怖的場所。”

        “而這些破碎的先天靈寶,很可能是與這個終極隱秘存在相互爭斗中,最后也是最強的那一批圣位們所持有,但是他們失敗了,所以多元宇宙才會變成那樣,而留在那些破碎先天靈寶上的信息,或許就預示主神的存在了,這番只字片語中,提到了多名存在,他們與這主神相戰,這也很可能說明了一些歷史上遺留下來的巨大謎題,比如……世界的去向。”

        精靈之祖就認真說道:“這第一句,標存在,世……與之爭,這可能就是主神的存在,被世界所知曉了,所以世界與之發動了戰爭,但是世界失敗了,然后之后則是天戰,這個是什么戰爭,或者是什么事件,我們現在還沒弄懂,但是估計是很嚴重的事件,然后誰誰與主神相爭,依然失敗了,再然后,第三名存在出現了,她的名字叫做道后,她也與主神相爭斗,但是依然失敗了,真正奇妙的是之后,皇得大德行,這意味著你的天地玄黃玲瓏寶塔,很可能會被天皇或者東皇獲得,然后獲得這塔后,他們也會與這主神相互爭斗,結果不明,說起來,你的天地玄黃玲瓏寶塔號稱頂在頭上,先就不敗,若是東皇或者天皇頂在頭上,那結果還真是不明,在此之后,這正是我和羅殿下最為不解的地方,神計劃是什么意思,還有界回歸,是世界回歸嗎?還是什么什么界的歸來?武器?人物?而這些之后,就到了最讓我們在意的地方,大領主與之爭……這是明確提到的唯一一個名字,完整的名字,大領主。”

        吳明聽得心頭猛跳,現在他就是簽訂了完整大領主契約的人,除非他死了,不然再不可能有另一個人成為大領主,而大領主是類似于皇那樣,既是稱號,也是位格,更是力量,吳明是不可能放棄的,也沒法放棄,換言之,這個信息里的大領主,要么就是他,要么他已經死了,有另一個人成為大領主了,所以吳明自然不可能希望這個大領主是另一個人了,這個大領主只可能是他才行!!!

        這時,精靈之祖就繼續說道:“早在主神之名出現時,我就已經關注這件事了,雖然這個主神與我所見到的主神表現完全不同,但是這依然引起了我極大的擔憂,不過在我和羅殿下所收集到的情報信息中,似乎主神在某個時間段之前并不是那樣,據那些只字片語中提到,主神在那之前似乎可以附身到某些人身上,這些人統稱為主神小隊,或者輪回小隊,而其附身之人的特征之一,就是無論受到了多重的傷勢,只要得到了主神的治療,都可以極快的痊愈,包括圣位都是如此,而這與附身于你的主神完全相同。”

        吳明聽到這里,真是一個頭兩個大,主神小隊,輪回小隊,主神附身……這些事情從邏輯上來說,精靈之祖是完全不可能知道的,而她卻說出了這些字眼來,這其實已經可以證明她所說是真實的了,她和泰坦之祖還真的去到了極未來的未來,而主神很可能還真變成了一個大黑球……但是這怎么可能……

        吳明覺得思緒一片混亂,他想要去找阿莫爾他們分析一下,但是現在卻不可能,當下他就對精靈之祖說道:“殿下找我說這些,是想要讓我放棄主神的眷顧嗎?”

        精靈之祖詫異的道:“這不能放棄吧?難道說吳明閣下有辦法放棄主神的眷顧?我和羅殿下查找到的信息是,一旦成為主神附身之人,你幾乎是不可能放棄的。”

        吳明搖頭,一時間就是沉默,精靈之祖就對吳明說道:“我之所以現在找吳明閣下說這些話,其實有兩個原因,第一個,是希望吳明閣下能幫我祛除我后背的傷勢,這種腐蝕雖然已經被降到了最低,不會讓我隕落或者變異,但是這種所有感官上的變化,很可能比隕滅還要恐怖。”

        “第二個,希望吳明閣下不要成為大領主,吳明閣下或許不知道,當初我和羅殿下回到了洪荒大陸后,多元宇宙本質上就出現了一個信息,這個信息類似于世界將降生在最強種族中那樣的預言一樣,所有圣位及以上的存在都可以感知得到,那就是大領主將帶給萬物毀滅這樣的信息,所以當初,那個創造了地靈族的人類,他才會被圍攻,這其實是主因,因為他就是那個時代的大領主,而現在,吳明閣下也即將成為大領主,這也意味著吳明閣下或許也會被圍攻,特別是……東天兩位陛下,作為皇,作為多元宇宙的代行者,他們必會阻止你。”

        吳明默默沉睡,關于這個,他還真不知曉,沒想到大領主這三個字代表著這么復雜的內幕,不過由此他也知道了,當初神皇為什么會失敗了,既是皇,又是大領主,這本身就是矛盾,而且鯤鵬,東皇,天皇都是他的敵人,萬族也不可能讓其崛起,他不失敗才有得怪了。

        而有著大領主這么一茬,吳明本來預想的人類和平崛起,這幾乎就不可能了……

        “……但是拋棄了大領主,放棄了低緯度領主們的幫助,人類根本就無法崛起,原始人類懵懂弱智,二代后的人類依然無法修煉,除我以外,人類幾乎就沒有一個能打的了,便是類似神皇那樣搞科技,到得最后,依然還是要走上圣位的道路,畢竟無法修煉,這本質上連正統修真道路都斷絕了……”

        吳明暗暗想著這些,良久后,他才對精靈之祖道:“我沒法讓主神為你修復,我也實話實說,要想得到主神修復,要么你成為主神的信徒,但我想這不可能,你也不會這么去做,是吧?要么就是與我簽訂主仆契約,或者至少是深層次的契約,只有這樣,我才能夠讓主神修復你,我想這也不……”

        “那我們來簽訂契約吧,不,是讓吾族與人類簽訂契約如何?”

        精靈之祖立刻就說道:“我愿意以精靈族之祖的名義,與吳明閣下,現在的大領主吳明簽訂契約,在未來,只要大領主吳明閣下仍然在世,仍然在現實世界沒有墮落,沒有腐化,沒有要滅世,那么精靈族將成為大領主吳明閣下,以及人類的攻守同盟,此誓,我將指著冥河發誓,以我精靈族之祖的名義發誓,所有精靈族都將遵守,若不遵守,將被驅逐出精靈族之列,任其自生自滅,再也不會得到精靈族神靈的庇佑,死亡之后,其靈魂將直墮九層地獄,永世不得超生。”

        吳明再一次瞪大了雙眼,他沒想到精靈之祖如此的決絕,就這樣一句話就發下了這樣的誓言,這簡直是不可思議,難道說,她一定都不考慮一下族群的意思嗎?

        吳明再一想到這次來到精靈族的目的,這個誓言真是正中下懷,精靈族立刻就成同盟族了,以精靈族為紐帶,那人類革命,和平崛起的希望就大了好幾成。

        當下吳明就道:“我還不是圣位,沒法指著冥河發誓,而你又是高階圣位,誓言魔法什么的也對你無效,這就難辦了……”

        精靈之祖再一次說道:“無妨,我指著冥河發誓,而你只需要說出以下話語就行……以天上的星辰與心中的日月發誓,這就可以了。”

        “天上的星辰與心中的日月……這又什么典故嗎?”吳明不解的問道:“我感知了以下這些話語,并不具備魔法或者法術的成分在其中,似乎并沒有什么效用吧?”

        精靈之祖微微搖頭,也不解釋,只是忽然說道:“對于你們人類來說,天上的日月,是不會庇佑你們的,反倒只會壓迫你們,所以你們根本無法拿著天上的日月起誓,對于人類來說,只有心中才有日月,屬于你們人類的日月,而天上的星辰,代表著遙遠之外的無數位面世界,那是你們的希望,所以你只需要說出這段話就可以了。”

        吳明懵懂的點頭,他又想了想,確認了其中并沒有什么陷阱,他就對精靈之祖說道:“既然如此,我也會遵守這誓言,我,大領主吳明,代表著人類與精靈族簽訂攻守同盟契約,從此之后,精靈族將是我人類之盟友,我以天上的星辰與心中的日月起誓,永不違背此誓!!!”

        誓言之后,吳明嘗試著用主神去修復精靈之祖,超出他預料的,主神居然真的如斯響應,真的將光柱落到了精靈之祖的頭上,從頭落下,將精靈之祖完全籠罩在了其中,隔了許久,吳明這段時間靠著腳男玩家們,不停的刷銀色大地,累積下來的所有獎勵點數幾乎被消耗一空,只剩下了少許幾萬,而精靈之祖這才從光柱中出現,光柱消失,她就瞪大了雙眼的看著了周圍,良久后,才對吳明嫣然一笑……

        之后,精靈之祖將這誓言告之了所有的精靈族圣位,引發了軒然大波,但是精靈之祖顯然擁有在精靈族中至高無上的地位,那怕這些精靈族圣位個個都如同吃了屎一樣憋著的表情,但是卻個個都不敢說出反對,只是恭身應是,而下一步,就將由他們來告知所有的精靈們了。

        同時,精靈之祖祝福了吳明與伊露維塔,同時告訴吳明,她將去面見鳳凰族的高層,與他們商談向龍族施壓的事情,而且精靈族還可以幫忙吳明收攏全洪荒的人類,不過這需要時間,而且精靈帝國將開發中下層的魔法系統知識,為吳明的九大聯盟所有人,包括萬族和人類,培養出合格的法師來,同時還有……

        總之,精靈之祖已經開始履行作為同盟的許多事情來,而這也讓吳明又驚又喜又疑,不過想來想去也沒有什么陷阱之類,當下他就銘記了這精靈族的恩情,心里想著未來總有報答之時。

        這些不提,精靈之祖從現實世界回歸到了高緯度中的精靈祖庭,而在哪里,一個身穿薄紗紅衣的黑皮膚小女孩精靈已經等在了哪里。

        “姐姐……當真是去與那吳明簽訂了同盟契約了嗎?”這小女孩唉聲嘆氣的說道。

        精靈之祖微笑著坐到了自己的椅子上,她單手托著腮,對小女孩說道:“說實話,你作為精靈族之宗,這樣正式的場合,你也應該到場才對啊。”

        小女孩立刻暴跳了起來道:“這算什么正式場合啊,先不說與那些低賤的人類簽訂同盟契約,這會讓我們精靈族被萬族嘲笑的,而且對我們是大大的不利,龍族不說了,鳳凰族也會對我們懷有疑慮,別的種族也都會如此,姐姐你該不會是被人控制了吧?這算什么事情啊!!!”

        精靈之祖微微搖頭道:“不,你不懂……”

        小女孩又嘰嘰喳喳的鬧騰了起來,而精靈之祖只是眼神幽深的微笑,她想著了當初在那個奇特恐怖時間里,偶然間所看到的一些東西,這些東西甚至連羅都沒看到,這屬于她的個人際遇……

        那是一段類似知識留影一樣的東西,已經破損,只留下了極少極少的信息,而且她接受之后,就再也無法使用了,在那信息中,她看到了無比震撼的東西,那是一個文明,或者說是一個發展到巔峰的文明,那是屬于人類的文明……

        在那個文明中,人類發展到了不可思議的強大境地,每個人類,是每一個,只要愿意,都可以成為一種名為正統修真者的超級超凡職業,雖然沒有詳細的對比,但是精靈之祖覺得,這個正統修真者的職業,遠比所謂的最強超凡職業奧術師要強大許多許多,因為在那知識的大概論述中,精靈之祖看到了從混沌到九宮的排列,看到了這條超凡道路,只要有足夠時間走下去,就可以去到終極的可能性……

        她被徹底震撼了,而且她還從中得到了一些知識體系,雖然根本不全,甚至連億萬分之一都沒有,但這也讓她收獲極大,這甚至讓她奠定了成就高階圣位的底蘊,讓她在漫長的累積中,甚至在高階圣位里都是數一數二的存在,更讓她創造出了魔法迷鎖這一獨步洪荒的魔法系統,甚至這都還不是全部,在精靈皇室中,她還留下了一些底蘊底牌。

        而這些,都來自于那名為正統修真者的只字片語而已。

        而在吳明成名之后,特別是來到了精靈帝國之后,她其實早就開始關注這吳明了,首先,吳明是主神附身者,其次,她在吳明身上看到了正統修真者的影子,攻擊也是,防御也是,各種器具也是,這些都是她看到的那些正統修真者的威能,她甚至懷疑,這正統修真者就是吳明所創,然后教導給了人類,讓人類在未來大興,成就了最強之族……

        而現在,吳明拿到了天地玄黃玲瓏寶塔,又成為了大領主,這一切仿佛都預示著她所看到的未來是真實的,換言之……

        人類或許真的將大興啊!!!

        那怕不為這個,光是正統修真者這幾個字,就足夠讓她賭上一把了。

        輸了,她和精靈族將會衰落,但還是有著希望和上進的道路,但是贏了,那真是一本萬利,未來,精靈族將與人類一同走上巔峰,最多……

        與人類血脈相容就好了啊,類似于伊露維塔之于吳明那樣,這不是很好嗎?

        想到這里,精靈之祖笑了。

        (本章完)

        
    高速文字手打 洪荒歷章節列表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