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洪荒曆 » 第51章,第52章:大領主(上,下)

  • 洪荒曆 - 第51章,第52章:大領主(上,下)字體大小: A+
     

      (PS:還有。)
      銀色大地一戰落下了帷幕,其中的各種事情真是說不清,道不明,種種峰回路轉,初級圣位死亡,高階圣位隕落,到得最后,鯤鵬拿到了不周山,而一直以來都被當成是死人了的吳明,居然拿到了世界的開天地,劃玄黃的器具,天地玄黃玲瓏寶塔,這就簡直太驚悚了。
      一下子,被認為在戰爭后就會被清場的吳明勢力,反倒是變得穩如泰山一般,在銀色戰爭之后的第二天,整個洪荒的人都可以看到,一塔變化巨大,如同之前的不周山那樣懸浮到了天頂,條條玄黃氣息垂下,籠罩住了整個銀色大地與九大聯盟范圍,立時,整片銀色大地與九大聯盟范圍全部被籠罩其中,外界有圣位派出分身和靈位試探了一下,根本就進不去,甚至魔法,各種法術,各種技巧全都無效,連試探都試探不到里面的任何東西。
      不單單是正面空間,連空洞或者別的所有方式都有人試過,進不去就是進不去。
      而吳明將這片大地完全籠罩,這籠罩的范圍之大,已經足可以建立一個帝國大小了,不過他可不是為了建立什么帝國,而是在這銀色大地中,吳明有了許多新的發現。
      隨著不周山的離開,在原本不周山下方空間里,吳明派出的人員發現了一個巨大的地下建筑群,在那下方好有眾多的機械怪物與領主機械怪物,除此以外,就是保存尚算完整的地靈族建筑了,這些建筑中多有各種高科技器材,還偶有發現一些殘破的資料文獻。
      這些都是大收獲,當初的地靈族底蘊仍存的基本都在這里了,若是能夠將這些底蘊全部收獲并且吸收,不說再造一個地靈族,但是至少底蘊增強到萬族前兩三百層次是沒問題的。
      若光是這個,吳明也不會隨意展開天地玄黃玲瓏寶塔,這東西他打算要好好研究一下,里面有太多秘密了,他有一種感覺,若是能夠從中參透一兩分的秘密,他的實力會有一個質一樣的變化。
      不過還沒等吳明捂熱這天地玄黃玲瓏寶塔,他派出的人員就已經失陷在了這地底空地中,要知道帶隊的人可是兩名半神,這都直接失陷了,那這地底下面的危險可能就大得出奇了。
      只是吳明現在真是什么都不怕,直接親自下去了一趟,果然,他就看到了被困在間隙空間中的探索小隊,隨手救出后,吳明繼續深入,在這地底空洞里,他來到了最深處,在哪里感受到了最初之人的氣息,也就是那個純白人形肉體,只是這最初之人已經不見了蹤影,唯有一絲絲氣息留存其中。
      本來若光是如此,吳明也絕不會將天地玄黃玲瓏寶塔直接立空,關鍵是,當他來到這個空間時,這個最底層居然崩壞碎掉,他直接落入到了更底層去,沒錯,這里居然還不是最底層,在那下方居然還另有一個秘密空間,而在此之前,吳明甚至連感應都沒有。
      一落入其中,吳明立刻感覺到了類似間隙一樣的空間隔層,他本打算直接用天地玄黃玲瓏寶塔將其沖散掉,但是接著他就停了下來,因為他又看到了類似過去留影一樣的畫面。
      那是一個威嚴的男子,他穿著一身重裝機械鎧甲,在身后戴著一件赤紅色披風,在他左右都有圣位護衛,而他……只是一個沒有修為的普通凡人,而且還是人類。
      “到這里就可以了。”這男子就說話道。
      在其身后最靠近的那個圣位,正是吳明之前見到過的地靈族高階圣位瓦羅,他此時還是普通圣位,當下他就恭敬的道:“神皇陛下,可還有什么需要叮囑的?這次神皇陛下閉關,族里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們注意嗎?”
      名為神皇的威嚴男子搖了搖頭道:“不必了,你們自去就是……”
      這些圣位就恭敬的點頭,神皇待到他們全部離去后,這才自顧自的走入了這個最底層秘密空間中。
      這個最底層秘密空間并不大,約莫只有三十來平方米,也無什么裝飾,也無什么器具,唯有空間中央有一個小小祭壇,正對著這個祭壇的則是一張金屬大椅。
      神皇坐到了這張金屬大椅上,他就說道:“我不知道你是誰,不過我給這里設置的條件有幾個,第一,進來的人必須是人類,第二,進來的人必須負萬民之望,第三,進來的人必須能夠震懾住那些異族……這三個條件缺一不可,當然了,還有一些隱藏條件,不過這些就與你無關了,算是我留下的一些后手。”
      吳明靜靜的看著神皇,他也沒說話,說話也沒用,這已經是過去不知道多久前的留存信息了,這神皇壓根就看不到他。
      神皇就倚靠在了這金屬大椅上,他抬頭向上看著,似乎正在回憶著什么一樣,良久后才說道:“如你所見,我快死了,說這話,并不是要你為我報仇,我的繼承者,我是神皇楚孤云,我不需要為我做任何事情,我需要的,是你能夠想一些東西,不管你愿不愿意繼承我的遺愿,這些東西都在這里,你可以毀掉這里的一切,也可以有選擇的繼承,或者是完全不屑一顧都可以,全憑你自己所想。”
      吳明依然靜靜的看著,神皇就又沉默了,似乎又在回憶著什么,又隔了許久,他才繼續說道:“不周山是三分之一,另外的三分之一分別是日月權柄,以及最初之人,并不是外界所以為的雙皇位格,雙皇位格是這多元宇宙產生的應激反應,是屬于類似人體的免疫系統一樣的東西,真正的鑰匙,分別是不周山,日月權柄,最初之人這三樣,三樣合起來,才可以打通去往‘哪里’的大門,所以我將不周山放在了最外面,將最初之人放在了上面,若是我預料不差,鯤鵬應該會拿到不周山,他有日月權柄,當可以與這不周山相合。”
      說完這些,神皇又一次沉默了,他似乎在努力的回想什么,接著他繼續說道:“小心鯤鵬,他行走于時間與空間之上,日月權柄讓他擁有了某種特殊位格,并不是皇,而是更加高深的東西,我懷疑……是‘他’的杰作,但是具體如何,我不敢說,你也不敢聽,想要答案,就自己去尋找,總之,小心鯤鵬,他是我們人類崛起最后也是最可怕的大敵,這甚至不由他自己的意志所轉移,不周山他有極大可能獲得,即便這次不獲得,未來也會獲得,這是由最初的約定而得到的結果,只有吸納了日月權柄的不周山,才可以真正接納最初之人。”
      吳明皺眉,他不明白為什么神皇會對鯤鵬如此大的警惕與敵意,不過他還是記在了心上。
      神皇這一次并沒有沉默多久,他想了一些事情后,就再次說道:“然后是最初之人,你能夠到這里,想來是見到了十二賢者那些人了,他們估計也引導著你看過了最初之人的一些影像記憶吧?你能到達這里,應該是沒有自我崩潰才對,不,是一定,否則你到不了這里來,我就說,若是英豪,怎么可能被那區區的定義所嚇阻呢?還說絕望什么的,那真是絕望嗎?哈哈哈哈哈……”
      神皇哈哈大笑不停,笑了許久許久,他這才說道:“我們人類即便不是這個紀元的生命又如何?難道說就要慚愧的自我死亡?別開玩笑了!!!”
      神皇站了起來,他身后的披風飄動著,而他的表情睚眥俱裂,大聲怒吼道:“吾輩人族,便是強盜,便是原罪,便是被這天地萬物所厭又如何!?不被我人族所用,盡可滅之,盡可殺之!!!”
      “萬族不愿低頭,那就盡數滅絕,圣位不肯低頭,那就全數誅滅,這天地不肯臣服……那就由吾輩人族開天辟地好了!!!”
      神皇直視向吳明所站位置,他伸出手來用力一握道:“這世間本就殘酷,吾輩人族又不是靠著祈求,靠著跪拜,靠著天地憐憫才走到如今,才從蒙昧原始走到了文明盛世,我們是靠與這天地相爭相拼,我們是靠著無數人類先祖的犧牲奉獻,我們是靠著戰天戰地,與萬物相互爭輝才走到如今的啊!!!誰他媽要祈求神靈,祈求這天地來庇護了!??”
      吳明下意識的點了一下頭,神皇這時已經轉身重新走向了那大椅,他依靠其上道:“我是永遠也無法理解那十二個人類為什么會如此去想,他們有他們的理由,但是我沒可能去遷就與接受他們的理由,他們想要如何去做是他們的事情,但是想要跑來讓我跪下膝蓋,彎下脊椎,不然就說我傲慢?我真想要把他們一個二個全部殺掉啊,砍掉他們的頭顱,抽出他們的脊椎,把他們的尸體曬成干尸,然后告訴那些公民們,看,這就是奴隸!!!”
      說到這里,神皇哈哈大笑了起來,然后他咳了起來,咳著咳嗽就噴出了幾口血,他就擦了一下嘴巴,繼續說道:“可惜我做不到了,我已經沒時間了,也快死了,很可惜,那怕我再多不甘,但他們是人類少有的強大實力者,為后人計,為子孫計,我不得不容忍了他們的冒犯與背叛,不過他們畢竟還有些用處……我想,他們肯定會在鯤鵬奪取不周山后,就趁著鯤鵬無法直視他們時,奪取最初之人,還有最初之人身上那最為重要的‘理’。”
      神皇虛弱的躺靠在椅子上,他抬頭看向上方道:“最初之人是某些事情的關鍵,不過真正重要的,還是‘理’,那是多元宇宙的‘理’的一部分,若是用得好,那么可以至少屏蔽鯤鵬千年之上,這千年中,就有了大希望,或者另一種用法,用來再造世界之際遇,都不是不可能……”
      “只可惜,我快死了,再也壓制不住他們十二人,所以,不周山估計會被鯤鵬所得,而最初之人與理估計會被那十二個懦夫所得,最后……在這里,我為你準備了一件東西,不周山與最初之人都太燙手了,你獲得了,我估計你會被圍攻,沒法潛伏著累積力量,所以那兩樣東西我沒為你準備任何后手,我為你準備的東西,是可以讓你潛伏下來累積力量的東西……”
      神皇說話間,忽然伸手用力向著心臟一插,接著他的心臟居然被自己生生給掏了出來,而他居然還沒有死亡,只是臉色變得了慘白,他就說道:“這個,我放這里了,你自己來拿好了。”
      說話間,這顆心臟慢慢融化變形,變成了一張卷軸,神皇將這卷軸輕輕一送,這卷軸就落入到了那祭壇之下,接著神皇就說道:“這份契約,足可以讓你慢慢累積力量了,我并不知道你是靠什么到來這里的,不過你想來應該有一定的實力了,足以威懾至少初級圣位才是,持著這契約,去找一個偏遠之處,收納人類,訓練他們,養育他們,第二代人類就可以成才了,我估計,五十年內,你就可以召喚最低級的,一百年內,召喚低級到中級的也可以,若是你隱藏得好,能夠召喚出中級以上的,那么這波基本就穩了一小半,剩下的,我也不知道太多,全看你個人造化了。”
      說到這里,神皇的臉色越來越蒼白,他胸口沒有流血,或者說,他體內已經快要沒血了。
      他就這樣躺靠在椅子上,仿若死了一般,又隔了許久許久,他才忽然說道:“你說啊,為了自己的理想,為了自己的抱負,可以拋棄什么,可以犧牲什么,可以做到那一步呢?犧牲所愛,犧牲子民,到最后犧牲自己算不算?讓雙手沾血,讓雙手變黑,讓心沾血,讓心變黑……這些又算不上呢?”
      “我是神皇,我是楚孤云,我是人類的皇帝……按道理來說,這些軟弱,早在我來到這個世界之前,早在我統領人類大軍企圖奪取皇位時,就已經全部都沒了才對,我知道我是一個什么樣的人,不是個好人,雖然我嗤之以鼻,也不覺得好壞對錯是重要的事,不過某些事情,總是有一個公論的,我不是什么好人,在我手上的人類之血,恐怕并不比那些萬族要少,我的心早該化為鐵石才對……”
      “或者說,真的是人之將死,其言也善嗎?我在這時,忽然想到了小時候,我父母還在時,他們牽著我的手走過公園時,與小伙伴一起笑鬧時……”
      “還有一起奮斗的副官,被我犧牲的子民與手下,還有那個一直愛著我的異族圣位……其實你知道嗎?當初和那異族圣位成婚時,我覺得很惡心,在我眼中,所有的異族都是牲口一樣的東西,給我們人類**都不配,不過為了人類大業,我愿意做出犧牲,不過她真是一個好女人,雖然是圣位,在和我成婚后,至少對我是尊重的,也愛著我……”
      “世上估計再無如此愛著我的她了……但是我還是要這么做,我也必須這么做,我是人類啊,生而為人,怎么可能讓非人類站在吾輩頭上!??”
      “在那之后,還有諸多的犧牲,我的心已經漸漸冷卻,化為鐵石,直到現在,我才直到,原來我并不如我所以為的那樣堅強……”
      “生死幻滅,人生若此……”
      “悔嗎?不悔嗎?”
      “任憑后人去說吧,我的人生,就到此了……”
      神皇忽然立起身來,向著吳明笑了起來,這個笑容很是純凈,仿若孩子一般。
      “我去了,人類……”
      “給你了。”
      接著,神皇的整個身軀就此散開,化為了光芒顆粒,化為了點點灰塵,這世上,再也無神皇了……
      待到一切結束,吳明從那祭壇下拿出了那份卷軸后,他才知道這卷軸到底是什么東西,而這份饋贈又意味著什么……
      大領主契約,與低緯度所有的領主所定下的契約!!!
      吳明只要開始執行他,只要可以完成他,那么他就是……
      大領主!!!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