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洪荒曆 » 第47章,第48章:媽媽(上,下)

  • 洪荒曆 - 第47章,第48章:媽媽(上,下)字體大小: A+
     

    最新網址:    (PS:今天就兩更,請假一更,順便說一下我的情況。

        從22號那天開始,我就出現了低熱,渾身酸痛,拉肚子,時不時輕咳嗽的癥狀,當時就被嚇到了,但是這癥狀時好時壞,而且并沒有繼續變嚴重,之前兩天還略好了一點,但是每天都會在起床時低熱大約兩小時左右,同時拉肚子癥狀一直沒好,只是之前查看新型肺炎癥狀,和我的癥狀也不符,我也從1月7,8號后就沒與外人接觸了,我父母和孩子妻子都沒有任何癥狀,所以應該不是,直到這兩天,看到官方公布的癥狀中,說有極少數新型肺炎的攜帶者,是我這種癥狀,我很擔心,也很害怕,害怕傳染給我的父母,妻子,孩子,無論傳染給他們誰,我都不愿,今天開始自我隔離了,到29號為止,若癥狀依然還沒好,我就決定去醫院了,雖然今天就想去,不過我妻子勸阻了我,說現在醫院人非常多,而且也有確診的病例了,去的話,不是都有可能傳染是,所以我決定等到29號,若還不好,那就真必須去了。

        心里擔心,難受,還帶著一些絕望,今天一天整個人都不好,無心寫書,也無力寫書,身體確實也很難受,這幾天我會盡可能的保證每天有更,2更,或者3更,不過明天估計會把存稿拿來爆發一下,因為明天會有特殊情況,除此以外,接下來這些日子,在我確診了是或不是之前,估計每天更新不會太穩定,我只能夠保證不斷更,盡我最大努力不斷更,至少這本,我真的是這么想的,這一百多天的更新日子,我也做到了,我還想要繼續更下去。

        希望我沒染上新型肺炎,希望我的家人一切平安,希望中國能夠盡快走出這場疫情大災。

        以上)

        吳明心中發狠,他真是臨近瘋狂了,許多的情緒堆積在一起,就讓他想要不管不顧的直接開轟。

        忽然間,就在這時有一個女聲響起,天上拿到不周山的鯤鵬忽然說道:“九……是你嗎?”

        吳明正打算將天地玄黃玲瓏寶塔拋向天空,聽到這話,他舉手的動作就是一僵,然后立刻下意識的反駁道:“我不是,我沒有,別瞎說!!!”

        所有人,凡物到圣位,高階圣位,先天圣位,再到天皇帝俊,以及眼睛都開始瞇起來,覺得頭上顏色似乎有些變化的東皇太一,所有人都死死的盯著了吳明,這無論怎么看都像是在說此地無銀三百兩一樣,這否認三連出來,以及吳明僵著的動作,無論怎么看都是吳明心里有鬼。

        太一的聲音就響了起來道:“鯤鵬,九是誰?”

        鯤鵬也不回答,只是定定的看著了吳明,半響后,她忽然道:“九,看在我的面子上,今日停下來可好?”

        吳明看著鯤鵬,又想到了在低緯度下與鯤鵬的認識,相交,被她保護之類……

        抬著的手,終究沒有繼續向上拋去,不過也沒有放下,他熟視鯤鵬許久,這才說道:“你,和他們兩人可以走,這里的人,有一個算一個,今日沒人可以安然離開!!!”

        “呵呵……”

        這是許多存在發出的聲音,初級圣位中十之八九都在冷笑,高階圣位也在冷笑,唯有那些先天圣位們,則臉色凝重的在回想什么,而帝俊則是眉頭緊皺的看著吳明手上的小塔。

        這時,東皇太一怒極而笑,也不說話,直接伸手向著吳明一指,一股凝聚到極限的波動爆發而出,凡是接觸到這波動的事物,立刻就被抹去了一切痕跡,連空間都被炸裂成了虛無,地風水火都是不存,周邊的圣位都是飛速的逃離,唯有吳明周邊被徹底禁錮,根本動無可動。

        不過吳明也根本不需要動,他手上的小塔立時迸發出道道玄黃氣息,這些玄黃氣息只是圍繞著向周邊輕輕一沖,這波動立刻就被沉靜平靜了下來,再也沒有絲毫傷害可言。

        太一臉色微微一愣,然后又是漲紅一片,他心中滿是怒火,反倒輕笑道:“原來有所依仗啊,我之前還看走了眼,不過……你是什么東西?也陪說什么沒人可以安然離開?不過區區一個人類,垃圾螻蟻都不如的東西,也配在這時說話?也配來爭搶不周山?”

        “鐘來!”

        太一伸手一招,東皇鐘就出現在了他手中,他也沒將這鐘拋到頭頂,只是舉起這鐘輕輕一搖,頓時,天動地搖,仿似整個洪荒都在晃動一般。

        不,不是仿佛整個洪荒都在晃動,而是真切的,確實的,以東皇太一為中心,整個洪荒都在晃動,如同一場波及整個洪荒的地震一般,而吳明所在之處就更是如此了,寸寸空間崩裂,秒秒時間斷裂,地風水火涌出又被震碎,真似個天地滅絕的末日場景一般。

        吳明依然云淡風輕,甚至連神色都是不動,不過他也沒有再行托大,而是將手中的天地玄黃玲瓏寶塔向上輕輕一拋,這天地玄黃玲瓏寶塔立時就落到了其頭頂之上,條條玄黃氣息如華蓋一般垂下,每一條玄黃氣息只要垂下,立刻就平靜了一大片區域,甚至不光是吳明自己,連同他之下的所有他陣營的人,上千萬的普通士兵,所有超凡職業者,所有傳奇,半神,靈位,連同恐神,孔宣等圣位,全都籠罩在了這玄黃氣息的華蓋之中。

        在這玄黃氣息中,任憑地風水火,任憑波動震動,任憑太一的東皇鐘聲響,全都無法侵染其分毫,玄黃氣息之下,就如同世界被分為了兩面,一面是現實世界,一面則是這天地玄黃玲瓏寶塔下的絕對安全領域。

        “李銘,劍給我。”吳明低聲吼著。

        在其下方,李銘早就看得呆滯住了,在這玄黃氣息之外,天地翻覆,除了圣位,旁的生物恐怕一秒不到就被震成最細微的粒子,整個天地似乎都在震顫,但是在這玄黃氣息中,云淡風輕,連一丁點的顛簸都沒有,此等防御力,李銘真是聞所未聞。

        此刻吳明喊話,李銘想也不想,立時就將誅仙四劍向上一拋,同時他雙眼也放光一樣的看著吳明及其頭上散發無邊玄黃氣息的小塔。

        這可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啊,眼看著已經是最后的絕境,不周山再也沒有絲毫希望,卻不想,吳明沒有拿到不周山,卻拿到了一個完全不輸給不周山,甚至可能更加夸張的小塔。

        吳明看到誅仙四劍而來,他直接用玄黃氣息駕馭住了誅仙四劍,順手就向東皇太一連連刺去,東皇太一面皮已經是漲紅,他也將東皇鐘扔在頭頂,鐘聲響徹天地,一聲響動,就擋住一劍,而吳明連連刺來,這東皇鐘的聲音就叮叮當當亂響不停,雖然沒有刺中他任何一劍,但是想他作為東皇,卻和一個區區臨圣打得如此,他的心肝肺腎都快氣爆炸了。

        當下他也不管不顧,趁著東皇鐘抵擋誅仙四劍的空檔時,他雙手合十一搓,在他手掌上,一枚燦金色的火焰雷霆就凝聚了出來,此雷不同尋常,光是凝聚,就讓天上的太陽一陣失色,仿佛天地都黯淡下來了一般,而見到這雷,周邊的圣位們臉色都是劇變,初級圣位們個個逃竄,高階圣位人人閃避,先天圣位雖然依然沒有動彈,但是在這些先天圣位的身體外側都開始出現了大量的防護來,甚至還有幾名先天圣位各自拿出了先天靈寶來,雖然都是不入流的先天靈寶,但是畢竟也是先天靈寶不是?

        就見得太一舉起此雷火,向著吳明重重拋去,剎那間,連靈覺感應都無,這雷火就印在了吳明體外玄黃氣息上,轟鳴之下,天地變成了黑白二色,以這雷火為中心,所有的玄黃氣息籠罩區域都開始了瘋狂的縮小,最后化為了虛無一點,再接著徹底消失不見。

        而在縮小,虛無一點,消失不見的過程中,周邊世界變為了一條洶涌澎湃的巨河,仿佛無始無終,從源頭來,到終點去,河水洶涌澎湃,內中雷火炸裂,而在場所有存在都看到了這河,然后視野從整條巨河的上空之上,再到河水內,然后繼續向下,河水的每一滴水都化為了一個宇宙,無窮多的宇宙匯聚在了一起,到最后,從遠及近,眾人看到了無邊無際的洪荒大陸,而在這洪荒大陸上,一朵巨大無比的蘑菇云騰空而起,眾人視線再度深入,最后回歸了正常,他們就在這蘑菇云之中。

        “太一時雷……果然是直接炸入到時間長河的招式,從古至今,從開始到終結,世間一切時間上的抹殺……”

        “……當初登位之戰時,這招也是底牌,當時用出來時幾乎沒命,現在則是可以隨便使用了嗎?”

        “恐怕他有了更恐怖的底牌了吧……”

        “皇級位格嗎……”

        諸多先天圣位,個個都是神色凝重,他們并不覺得吳明還可以活下來,這一招當初太一還是高階圣位時,一招之下,將四象中防御力最強的玄武打得直接失去了戰斗力,若非玄武本質特殊,一般的先天圣位可能形體都被打沒了,弱一些的可能都傷及圣道了,區區吳明……區區……

        就在這時,從虛無中就有道道玄黃氣息涌出,這玄黃氣息匯聚為了一個點,然后從這點里將其中所屬拉扯了出來,再化為了正常的空間,在這其中,不單單是吳明安然無恙,他庇護下的凡人都是連皮都沒傷著,只是這些凡人大多數都昏迷了過去,不是什么攻擊,而是心神無法接受之前所看到經歷的那些罷了。

        “哈!?”

        所有人全都瞪大了眼珠子,他們個個都是尊貴的高階圣位或者先天圣位,最差的那些普通圣位剛剛就逃竄了,但是在這一刻,所有人,包括了帝俊和太一兩個皇級,他們都是露出了同樣的這個表情來,就仿佛在玩著顏藝一般。

        唯有鯤鵬表情依然不變,仿佛這世間沒有什么東西能夠讓她變得動容一般,她就這樣靜靜看著在玄黃氣息中的吳明,看著吳明也是驚恐中夾雜驚喜的看著自己。

        “天地玄黃玲瓏寶塔!!”這時,帝俊忽然大聲吼了起來。

        太一面上帶著疑惑,而諸多的圣位們也是如此,不過只隔了些許片刻間,就有兩三名先天圣位面上帶著了不可思議,他們用一種不可能的目光看向了吳明,用一種赤裸裸的目光看向了吳明頭上的小塔。

        “……那是什么?”太一傳音給了帝俊道。

        帝俊用一種你他媽在逗我的表情回看了回去,看得東皇一陣羞惱,帝俊連忙說道:“你可知道世界劃分天地玄黃!?”

        太一立刻道:“怎么可能不知道,這不是世界的大……大德行!?天地玄黃玲瓏寶塔!?那個世界曾經擁有的,號稱頂在頭上,先就不敗的東西!?”

        帝俊點頭,太一就用一種異常難看的表情看向了吳明,他說道:“這怎么可能,他有什么資格使用這個?而且……這塔為什么會選擇他?”

        帝俊這時就立刻道:“停戰吧,他與鯤鵬似乎有舊,讓鯤鵬幫忙勸說一下,這一戰所留的鮮血真的太多了,再打下去,恐怕我們的禁令也無法再阻止萬族大戰再啟,今日就如此可好?再有什么爭端,我們可以坐下來好好談談。”

        別的也就罷了,剛剛帝俊提到了吳明與鯤鵬有舊,頓時太一就覺得頭上顏色不對,他頓時氣得都要原地爆炸了,直接就怒吼道:“此是人類!!他怎么能夠擁有天地玄黃玲瓏寶塔?這塔也不該他來使用,更何況,今日一戰,更是定下之后的洪荒大陸話語權,避讓不得分毫!!”

        說話,太一也不理會帝俊,只是看向吳明道:“好一個天地玄黃玲瓏寶塔,果然是號稱頂在頭上,先就不敗,但……那又如何!?我的東皇鐘也有說頂在頭上先就不敗,但真打起來,這世上何來所謂的不敗!?你不過區區一臨圣,我且看你還能夠使用這天地玄黃玲瓏寶塔多久!?”說話間,他頭上的東皇鐘直接變大變巨,向著吳明頭上的天地玄黃玲瓏寶塔就壓了過去。

        吳明只是冷笑,他溝通了這天地玄黃玲瓏寶塔,知曉了其很大一部分的威能,所以自然知道,這天地玄黃玲瓏寶塔根本不是先天靈寶,它是后天功德至寶,也就是所謂的大德行的凝聚,其本質是大德行,具體是什么,吳明只是略有猜測,但是毫無疑問的,使用這天地玄黃玲瓏寶塔根本不需要消耗他任何東西,從計算力,解析力,到真元力,身體靈魂負荷之類都不需要,這天地玄黃玲瓏寶塔就會自然而然的保護他。

        若是加上計算力,解析力,真元力這些,那么天地玄黃玲瓏寶塔的功效立刻就會大漲,這種漲幅極大,而且仿佛沒有上限一般,最可怕的,這種漲幅只涉及到天地玄黃玲瓏寶塔的攻擊,禁錮,以及別的功能,這塔的防御本身根本不需要使用者付出任何東西,它的防御是天生自帶的,所謂頂在頭上,先就不敗,就是字面意義上的不敗。

        太一將東皇鐘拋下,吳明自然知道東皇在想什么,這是要和其相互消耗啊,說句不好聽的,那怕吳明拿到不周山,東皇這么一做,那他也會陷入絕境,畢竟他只是臨圣實力,與東皇的實力差距大如星辰與灰塵,根本沒有任何可比性,之前東皇的幾次攻擊,若無這天地玄黃玲瓏寶塔,那么瞬間就會被打得灰飛煙滅,層次差距太大了,實力差距不可思議,即便吳明有頂級先天靈寶,東皇只要加強攻擊,那么吳明最多幾十秒就會被自我負荷而死,這絕對不可能有任何例外。

        所以若是不周山,吳明一開始的決定就是拿到不周山,有了對高階圣位的自保之力,那時候再慢慢種田潛伏,總有崛起之時。

        不過這時情況又有不同了,他與這些萬族都已經算是撕破了臉皮,這東皇太一又不知道什么緣故對他惡意極深,而他也獲得了天地玄黃玲瓏寶塔,這至寶的防御自帶,他根本側不到其上限,在吳明的感覺中,之前東皇的幾次攻擊,包括這次東皇鐘壓來,這天地玄黃玲瓏寶塔甚至連波動一下都沒有,類似一只大象被螞蟻用腳絆了一下的感覺,毫無波瀾可言。

        既是如此……吳明也放下了心中最后的擔憂,再也不去想旁的什么,全心力的運使誅仙四劍,將防御全部交給了天地玄黃玲瓏寶塔。

        順便一提,之前那慷慨的火烏鴉,一下子給了他許多獎勵點數,讓他現在的靈魂和血肉都修復了回來,渾身上下一點傷都沒有,神清氣爽,只想毆打東皇試試。

        所以當下,吳明不管不顧,直接將計算力與解析力提到了最高,可惜的是,他的掌上位面與洞天都沒了,實力比之前差距甚遠,誅仙四劍甚至連第一階段都用不出來,只是四劍向著東皇鐘猛刺,叮叮咚咚聲響,這東皇鐘就壓了下來,然后被玄黃氣息一沖,不但將這鐘給沖到了天上高緯度中,連東皇都直接被沖得了沒影。

        吳明有些尷尬的拿回了誅仙四劍,然后他就想笑,而就在這時,天頂之上,熾白之光璀璨燃燒,周邊的一切光亮又一次變成了黑白之色,然后就有聲音出現。

        “……太一天地……”

        就在這時,日月向上,不周山向下,一上一下,將玄黃氣息與那璀璨熾白都擋了下來,鯤鵬出現在了吳明與東皇之間,她再一次看向了吳明道:“不要打了,九……”

        “算媽媽求你了。”

        這聲音一出,天地為之一靜,然后天頂上的東皇發出了震天咆哮,而吳明立刻漲紅了臉大聲吼道。

        “我不是,我沒有,別瞎說!!!”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