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洪荒曆 » 第43章,第44章,第45章:爭與掙(上,中,下)

  • 洪荒曆 - 第43章,第44章,第45章:爭與掙(上,中,下)字體大小: A+
     

    最新網址:    (PS:三更,今天還有一更補昨天的,順便說一句,今天春節,真的讓人很是難過,看到武漢,看到全國,估計這是我出生以來,最讓人難過的一個春節了。)

        吳明的身體破碎,吳明的思想破碎,吳明的真靈……

        吳明的真靈還保持著最后的清醒,那是一種最后的執念,就是所謂的不甘罷了,這其實已經無甚大用。

        我們人類,只是害蟲嗎?

        我們人類,本不該存在這個世界嗎?

        我們人類,對于這個宇宙來說,是入侵的病毒嗎?

        若真是如此,如此多的死亡,如此多的犧牲,如此多的期待,如此多的展望與憧憬……這么做,又有什么意義呢?

        神啊,如果真有超越在上,真正的至高無上的神靈啊,請告訴我,請告訴我們,我們人類……存在的意義是什么呢?

        或許……是沒有意義吧……

        吳明看過了那一切的信息,那留存在最初之人尸體上的信息,看到了過往的隱秘,看到了人類的來歷,他終于知道,為什么自己從洪荒大陸去到外位面時,會看到的那無數破碎文明情景了,那不是未來的人類文明……而是不知道多少多少多少億萬年之前的人類文明……

        人類……是不該出現的……

        在這一刻,吳明仿佛有了這樣的認知,而這個認知一出現,他自己看不到的,旁人也看不到的,甚至幾乎所有人都看不到的一層光芒就自他身上開始脫離,隨著這層光芒的脫離,吳明腦海中的初代主神空間開始了顫抖,開始了不穩,開始了……脫離……

        這立刻就影響到了正在修復吳明的光柱,這光柱開始出現了不穩,出現了一些閃斷,甚至開始出現了類似剝離一樣的情形……

        由此,吳明的身體開始在眾多圣位的攻擊中漸漸消散……

        就在這時,從吳明眉心識海中,一根毛筆憑空而現,這毛筆出現的瞬間就開始了消散,它為吳明抵御了周邊圣位們的齊攻,同時,這毛筆開始勾勒什么東西,只是這毛筆上的墨并不是黑色,而是血色,無邊的血色……

        吳明眼中似乎有了一些神采,那是血色,無邊無際的血色……

        等,等一下……

        吳明忽然間想到了什么,血色,無邊無際的血色……人類的血色氣運!??

        等一下,這似乎有些什么不對勁,沒錯,最初之人,人類的來歷,人類帶著原罪,人類是上個紀元的古老入侵者,這些都可以從最初之人哪里得到合理的答案,唯一一個無法解答的……人類的血色氣運!!!

        沒錯,在吳明所知道的正統修真理論中,其實有著類似的假設與解釋,正統修真的理論中,是將一次多元宇宙的生滅定義為紀元,這是比時代,比什么什么歷更加久遠得多的一個時間系數,其時間之長甚至不可估量,有些非正統修真者認為,一個無量量劫就是一個紀元,但這種計數在正統修真中是不被認可的。

        決定一個多元宇宙紀元的長短有許多因素,首要的自然是多元宇宙本身的質與量,體量其實是最為關鍵的因素之一,其次是這個多元宇宙的發展順利度,以及對抗負面多元的實力度等等,在正統修真者們的計算中,最為不順,最為弱小的多元宇宙,可能一個紀元連一個無量量劫都沒有,但若是強大的,發展最為順遂的多元宇宙,其一個紀元的持續時間可能是十個百個無量量劫都有可能。

        當然了,這一切都只是理論值,畢竟正統修真者們沒可能熬過紀元之數,或者說,沒有任何生命能夠熬過紀元之數,那怕是理論上的終極都不可能,因為理論上的終極就是自身的體量等同于多元宇宙本身,這是質與量的極限理論值,連終極都不可能熬過去,所以這些都只是理論值,沒有任何辦法可以驗證的理論值。

        正統修真者們對多元宇宙的模型中,幾乎沒有任何辦法讓任何東西跨越紀元,包括一個字節的信息都不可能,因為多元宇宙的生滅,是連終極都熬不過去的終極湮滅,而若跨越紀元,在正統修真者的多元宇宙模型中,只有一種可能性存在,那就是超脫……

        超脫終極之上,超脫一切之上,超脫出去,度過彼岸之類的形容詞……但這些依然是理論,而且是最狂妄的理論。

        當然了,并不是說正統修真者的多元宇宙模型就是絕對的真理,這是無可驗證的東西,其中錯漏百出也是有可能的,因為一切都只是單靠計算與解析得到的結果,所以吳明在之前看到最初之人的視野時,他并沒有懷疑人類不是來自上一個紀元,因為這是多元宇宙本身給出的答案。

        但是這其中就有了唯一的一個無法解釋的情況……血色氣運!!!

        沒錯,從表面上來看,人類不存在任何氣運,所以才會被天地標記,所以才會因為殺了這個紀元的生物而染上罪孽,先不說那些異人之類,他們算不算人類還是兩說,就說人類沒有任何氣運,這是正常的,因為人類若真是上一個紀元的生命,那么他們就不會被天地世界萬物所承認。

        氣運是什么?氣運其實是生命與世界的接觸中,產生的一種可能性,或者說絕對性,換言之,所有的氣運都必須依托世界才可行,比如某個生命是一個位面的主角,那么他的氣運其實就來源于這個位面,而一個生命是多元宇宙的親子,那么他的氣運就來源于多元宇宙本身,如此種種。

        而人類是不該有氣運的,若人類真是上個紀元的生命,那么人類本身就不會被多元宇宙所認可,換言之,除非人類連同上一個紀元的位面或者世界,一同來到這個紀元,然后由那個位面或者世界提供氣運,否則人類本質上是會如同病毒一樣被滅殺,然后一點氣運都不會有的,當然了,即便有上個紀元的位面或者世界,從理論上來說,除非將上個紀元的多元宇宙整體帶來,不然一樣會被這個紀元的多元宇宙一同滅殺,因為體量的差距太大太大了。

        既然如此,那么人類的血色氣運又是如何來的!?

        不要說什么人類無窮量的死亡所累積,即便是可以累積,但是累積在哪里?

        累積在這個多元宇宙中?那直接就被消滅沒了。

        累積在洪荒大陸上?說得好像洪荒大陸不是多元宇宙的范圍一樣……

        那么問題就來了,血色氣運……到底又是怎么一回事呢!?

        吳明支撐起了身體,他眼中漸漸有了光彩,而初代主神也穩定了下來,治愈他的光柱也同樣穩定了下來,而隨著吳明站立而起,那毛筆也停止了揮舞血色,它沖吳明微微點了點,接著就向著那圣位的集火攻擊撲去,這毛筆拼著消失前最后揮舞了一下,在虛無中刻印出了一個復雜的符文來。

        吳明看到這個符文,立刻就知曉了其含義。

        “開!”

        一瞬間,所有圣位的集火攻擊立時洞開,吳明就看到孔宣五色神光在空中亂掃,而他自身也化為了一只巨大無比的孔雀飛舞天際,在其周邊,恐神單獨一人被十多名圣位圍攻,看那樣子已經是岌岌可危。

        在地面上,數名圣位正在清掃吳明的部隊,眼下已經有數百萬人死在了圣位的清場之下。

        “呵呵……”

        吳明一聲冷笑,直接操控初代主神毀滅刻印其上的財富女神等圣位的圣道,就這一下,財富女神等圣位立刻從空間中穿透而出,這幾名圣位看都不敢看吳明一眼,直接撲向了那幾名清場的圣位。

        “暫且留你們一命。”吳明冷笑,然后他就大聲喊道:“李銘,立誅仙劍陣,保護本陣,本陣人員……”

        “出擊!!!殺,非我軍列,全殺!!!”

        吳明的話音出現,頓時,被打懵了的軍團們立刻就振奮起來,吳明是他們的全部主心骨,剛剛吳明被集火攻擊,所有人都是嚇懵了一般,這時吳明無事脫出,所有人才立刻振奮了起來開始還擊。

        “恐神,回歸本陣!!!”

        吳明繼續大喊道:“孔宣,隨我沖入不周山內!!!”

        說話吼叫中,吳明已經率先向著那不周山直沖而去,緊隨其后,孔宣根本不管不顧任何攻擊,只是五色神光亂刷,護持著吳明就沖向了正在快速縮小的不周山。

        吳明現在已經感應不到不周山了,很顯然,他對不周山的機緣已經被奪取,不但被奪取,那個名為干的人類還拋給了他一大堆的負面思想,讓他知道人類是這個世界的害蟲……

        “害蟲又他媽怎么樣!??”

        “老子們即便是上個紀元的人類后代又如何!??”

        “這天地仇視我們人類,這天地想要滅殺我們人類,那好,就把這天地給打破,把這多元給打服就好了!!!”

        “傳說中有盤古開天地,現在沒盤古,那我就來開了這天地!!!”

        吳明大聲吼著,極是不甘,用盡全力向著前方猛沖,而在那前方,一頭蒼色巨龍與一頭金色鳳凰正在對戰,一只巨大無比的怪形蟲與幾名高階圣位在糾纏,更還有諸多高階圣位向著不周山猛沖,但是都彼此糾纏不休,再往上看,就看到一古鐘與一雙慘敗慘綠的雙劍交錯戰斗,那雙劍也不知道是什么東西,一劃之間空間時間都腐爛毀滅,光是看到就讓人覺得遍體發涼,不過依然被這古鐘壓著在打。

        另有一玉書,一龜殼,正被一紅,一白,一青,一黑,四色圍著攻擊,這四色也不知道是什么來歷,居然是壓著玉書與龜殼在打。

        “……果然,你們都暗地里復活了,等到這時嗎?還有那羅怎么不出來!?莫不是還想要偷襲?”

        從天頂上就有聲音傳來,這聲音響徹天地,如同雷霆,吳明光是聽到就讓耳膜爆碎,不得不再啟主神修復。

        沒人回答這個聲音,各處戰斗依然在繼續,忽然這時,從那不周山最核心處,就有一日一月升騰而起,隨著這日月升騰,忽然間就有一個巨人從不周山下方站立了起來,這巨人奇大無比,仿佛可以頂天立地,渾身肌肉糾結,一升騰起來,這巨人立刻將手向那日月抓去。

        “爾敢!!!”

        那古鐘這時忽然拋開了雙劍,向著那巨人直撞而去,其后雙劍急速追趕,與此同時,在這古鐘前方就有一小小油燈出現,這油燈上燃著黑白雙色的火焰,與這古鐘狠狠一撞,天地間都猛的一顫,這古鐘頓時就被阻擋了一瞬,其后雙劍沖上,將天地切割為了慘敗慘綠二色,如同羅網一般將古鐘籠罩在了其中。

        這古鐘不停的敲動聲響,一聲接一聲,再不復任何悠揚之聲,而是仿佛變成了警世鬧鐘一樣,咚咚聲響,聽到的人都覺得腦海一片朦朧,連同那油燈,那雙劍,那四色生物,以及所有向著不周山撲去的高階圣位,先天圣位們,全都一靜,靜靜的停立不動了。

        連同那正在抓向日月的巨人也都停了下來,唯有這古鐘有著行動,它掙脫了慘白慘綠雙色羅網,咚的一聲炸響,撞在了巨人胸膛上。

        而在這所有的一切都停頓下來,古鐘撞向巨人,巨人抓向日月星辰,四色圍攻玉書龜殼,諸多先天圣位加上高階圣位撲向不周山,而吳明眼睜睜的看著這一切,也處于靜止時。

        在那不周山投影之下,重重層層的低緯度間隙迷宮中,一個蒙著眼睛的男子正走在其中,他似乎并不受這時間停止的影響,正向著其目標而去……

        一塊巴掌大小的玄黃體,仿如石頭,又仿佛厚重如山,雖然只是巴掌大小一塊,但是光是看到就給人一種無窮無盡巨大的沉重感。

        這男子伸手向著這塊玄黃體拿去,但就在這時,一個容貌絕麗的女子先一步擋在了他面前,這女子也不知從何而來,就如同本該在哪里一樣,她居然也不受這靜止的影響。

        “……找到你們了,只是我很奇怪,你們為何會覺得,我會被時間靜止所阻擋呢?那怕是時間靜止,這依然是時間的一部分……”

        女子喃喃說著,她也沒去拿那唾手可得的選黃體,只是看著這蒙眼男子道:“這并不是你們的目標吧?雖然我沒看到你們接下來要做什么,但是你們的目標不是這個,你們想要別的……別的什么?”

        蒙眼男子收回了伸出的手掌,他看著突然出現的女子道:“鯤鵬……你猜。”

        說話間,收回手掌的蒙眼男子忽然敲了個響指,在鯤鵬身后的玄黃體猛的騰空而起,化為一座奇巨無比的山體,就向著天外飛了去,這一飛動,立刻就掙破了周邊的一切。

        低緯度的腐蝕,低緯度與現實世界所構成的間隙位面,現實世界與高緯度的壁障,連同那古鐘所發出的靜止一切的界限,這不周山真的如同支撐天地的巨山一般,將一切阻擋都給撞碎了,直接向著天外天直沖而去。

        女子詫異的看向蒙眼男子道:“你居然引爆了自身對不周山的認主機緣?你的目的,是想要讓不周山成為類似輪回盤一樣的隱秘存在嗎?”

        “……還有七秒,你才可以看到我的過去現在未來,所以你有七秒時間可以猜一猜,或者七秒后再看一下我的目的,順便說一下,最多還有兩秒不到,這不周山就將掙脫出一切束縛,到了那時,再沒人可以制住它了……”

        這一番對話看似很長,但是在蒙眼男子和鯤鵬之間,連零點一秒的時間都沒有過去,下一刻,天頂上的日月猛的粉碎,那巨人伸手抓過的地方一片虛無,而在蒙面男子前,日月再度升騰,而這一刻,日月直奔不周山而去。

        “……五,四……”

        蒙眼男子并沒有任何動彈,依然數著倒計時,待到他數到三時,身體猛的向下一沉,在那下方,干等人都站在哪里,除了吒以外,其余的所有人都在這里了。

        待到蒙眼男子來到后,一共十二人,其中包括蒙眼男子的十一人,將骨圍在了最中央,而骨的皮膚表面寸寸崩裂,露出了其中的機械軀體來,這機械軀體一出現,似乎就引發了某種共鳴,整個銀色大地最核心處都爆發了這種共鳴,從下向上,層層疊疊的空間沸騰,一層一層的間隙空間被剝離,然后在那最下方,露出了一具純白色的,人形的,沒有五官,四肢都在不停變化著,胸膛上插著一根長槍,自身已經徹底死亡的肉體……

        “最初之人……”

        “以及……世界的核心……”

        “理……”

        而在外界,鯤鵬化為日月雙星,從銀色大地核心升騰而起,向著不周山籠罩而去。

        與此同時,十多名先天圣位,近乎所有的高階圣位,他們齊齊向那不周山抓去,從時間中伸出的巨掌,從天頂上落下的巨手,更還有打破空間而來的巨爪,匪夷所思中出現的身影,在凡人們思想中浮現出來的巨大怪影……

        一時間,各種氣息一一浮現,而那籠罩住了不周山的日月中,一個似男似女,似鳥似魚的身影也開始了浮現,這個身影正伸手向那不周山抓去,而數百道各種攻擊就向這身影砸去,最當先的,是一個持著慘白慘綠雙劍的冷峻青年,一個手持黑白燃燈,同樣似男似女,似陰似陽的身影緊隨其后,再接著就是四色跟隨,這四色也開始浮現出東西來。

        那是一頭巨大得無法想象的青色之龍,只是其尾巴就遮蓋了整個天空,一只同樣巨大的青色龍爪從東方抓來。

        又有一頭金屬白色的巨虎,同樣巨大得難以想象,它自西方而來,踏著金屬之氣,走過之處盡是刀兵,咆哮聲中,洪荒大陸各地都起了戰爭。

        還有一頭黑色巨龜,此龜四腳如天柱,也是只看到腳,看不到身影,其頭從北方伸來,就要向那不周山咬去。

        最后則是一只形似鳳凰的朱雀,它從南方而來,將火焰向著洪荒大陸燃燒而起,一路火海,毀滅生靈不計其數,同樣向著不周山叼去。

        而在天上的東皇鐘與河圖洛書處,太一與帝俊都浮現而出,兩人彼此對望,各自身上就有恐怖無比的威勢迸發,這威勢之強,讓整塊洪荒大陸都在顫抖,就見得太一將東皇鐘向上一拋,天空頓時一暗,從白天化為了野外,然后天空上顆顆星辰其大如斗,共計三百六十五顆周天之數,中央一顆呈紫色,東皇身體向上一沖,與之一合,頓時,三六十五顆星辰俱數閃亮。

        “大羅星斗鴻蒙陣!!!”

        一聲巨響,三百六十五顆巨星盡數落下,每一顆都直接撞向下方的圣位,普通圣位當場就被砸成了肉泥,當然,也有高階圣位出手阻攔,但是高階圣位只要挨上一兩顆,也照樣吐血倒退。

        唯有先天圣位勉強可以支撐,但是這如同羅網一般的周天之數中,也僅以身免,再也無力沖向那不周山。

        而帝俊也將手中的河圖洛書向著鯤鵬一拋,頓時這兩物演化為無窮量浩瀚符文之數,密密麻麻,無數不可計,漸漸的,這些符文周而復始,成一元始終之勢,化為無窮庇護阻擋在了鯤鵬與冥河老祖等人之間,任憑這些極道強者瘋狂攻擊,這陣勢也是一動不動,連一點波瀾都不起。

        “河圖洛書混元陣!!!”

        趁著此時,鯤鵬的手就要向不周山落去。

        吳明從頭看到了尾,他弱小而無力,區區的臨圣,那怕是借著誅仙四劍可以斬殺高階圣位,但是在這個戰場上,他也弱小得無能為力,再加上失去了不周山的機緣,他現在已經仿佛再也無法可想,只能夠等待命運的裁決……那幾乎一定是隕落了……

        但是……他怎么甘心……

        一切的謀劃,一切的努力,一切的犧牲……

        全都是為了這一刻,他怎么可能甘心!?

        難道說,他從未來穿越回這一刻,就是為了當一回觀眾嗎?

        所以他打算,爭也掙……

        爭的是命,掙的是命……

        “孔宣,全力將五色神光往我身上刷,為我加速!!!”

        “李銘,用誅仙四劍全力攻擊我!!!”

        吳明猛的捏碎了他的掌上位面,剎那之間,浩瀚的靈機涌動,洞天里的道韻全數化為靈機爆炸開來,吳明也不等任何人的回應,幾乎以燃燒自身一切,從肉體,到靈魂,到真靈,從他的基礎智力,到他的修真功法……

        再加上初代主神的獎勵點數,支線劇情,乃至是一枚可能性都同時爆燃……

        孔宣只來得及刷出一道五色神光,而李銘也咬牙將誅仙四劍向他一沖,吳明身上的光柱猛的變得劇烈璀璨,恢復著他,同時也壓榨著他全部的潛力……

        與此同時,從吳明眉心中,心臟,齒輪,蘋果……

        等物盡數迸出,每一物都在一剎那間爆發出了不可思議的無量威能,那是本源的燃燒,是幾乎高階圣位,乃至先天圣位用生命來自爆一般,爆發出了遠超過高階圣位與先天圣位的力量。

        這些物,盡數燃燒殆盡,化為一道洪流向上一沖,將吳明殘破的身體刺入到了大羅星斗鴻蒙陣中,一連串的星辰爆開,吳明剩下了四分之三的身軀撞在了河圖洛書混元陣上,而河圖洛書混元陣一陣顫抖,但是依然堅韌,仿佛并沒有任何的變化。

        就在這時,從吳明身上,一個先天魔神幼子的投影穿透而出,正在陣中的鯤鵬微微一愣,與此同時,從吳明眉心中,最后一件物也出現在了當場,那是一塊輪盤,帶著無盡浩瀚的靈魂之海,帶著足夠匹敵東皇鐘與河圖洛書的氣息,這輪盤直撞在了河圖洛書混元陣上,同時自爆開來,而這自爆讓這無暇的河圖洛書混元陣出現了一丁點的間隙,然后吳明的身體爆碎開來,靈魂炸裂開來,只一點真靈,頂著一塊似虛似實的鏡面,這鏡面出現的一瞬間,立刻開始了無窮量的計算與解析,而這計算與解析找到了這幾乎不存在的顫抖間隙,讓吳明以最后的生命氣息穿透了這幾乎不存在的一丁點間隙,用最后的力氣揮手抓向了不周山。

        而鯤鵬也同時間握住了不周山……

        玄黃氣息猛的爆開,周圍人再也看不到這中間的一切了,待到回過神來時,所有人都猛的看向了鯤鵬,果然就看到鯤鵬手中正握著一塊玄黃體,呈山狀,日月星辰與其共鳴呼嘯,哪怕只是握著,周圍人都仿佛感覺到鯤鵬握著整個多元宇宙一般的厚重。

        而吳明……

        只剩下真靈的吳明,透明而虛弱,他居然還沒有消散,而他……

        正愣愣的看著手掌上的東西,剛剛那一抓,他沒有抓到不周山,反倒抓到了這東西……

        一座巴掌大的玲瓏小塔……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