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洪荒曆 » 第39,第40章:調換

  • 洪荒曆 - 第39,第40章:調換字體大小: A+
     
        (s:才發現,昨天居然少更了一章=-=我的鍋,現在四更,有一更是昨天的。)

        吳明心中還有些忐忑,不是為別的,而是為他是否能夠得到不周山的忐忑。

        類似不周山這一類的最頂級先天靈寶,比如誅仙四劍就是,它們是會自己挑選主人的,若不是它們自己挑選的有緣人,便是皇級強者拿到手,也最多只能夠發揮它們十分之一的力量,這還是建立在每一次使用都受到一次反噬的份上,這最頂級先天靈寶的反噬,絕對讓皇級強者也會痛苦無比,乃至是本質受損。

        正因為如此,頂級先天靈寶的爭奪其實并不如何強烈,一般都只局限在最最頂級的爭斗上,這還是建立在我得不到,你也別想得到這樣的思維中。

        而這一次不周山的爭奪之所以會如此的激烈,以至于各大族毫不相讓,打得腦漿子都出來了,原因就在于,不周山是以顯世姿態出現的,這樣的情形前所未有,不,也不是前所未有,以往也有極少許的先天靈寶是以這樣的姿態而顯世的,而這些先天靈寶無一例外都沒有特定的主人,誰能夠搶奪到就會順服于某人,只是這樣的先天靈寶等級都極低罷了。

        不周山的存在,雖然那些大族強族不知道具體是什么層次的先天靈寶,但光是這顯世的氣勢,整個洪荒大陸都可以看得到,支撐天地一般的巨大,至少也是上乘的先天靈寶,而這樣敞開了顯世,這似乎就是有能者居之的表現了。

        而一件上乘先天靈寶,足以讓一名初級圣位挑戰高階圣位,一名高階圣位,足以匹敵先天圣位,這種越過大階層的挑戰,最著名的時刻,其實就是當初東天二皇登位之戰,當時爭奪皇級位格的存在,個個都是傳說中的大佬,每一個都是威震一個時代,甚至是自鴻蒙歷存活至今的存在,而在當時,東皇太一與天皇帝俊,僅僅只是新生的高階圣位而已,而且是沒有底蘊,沒有沉淀的那種,背后也無大族強族幫忙,他們兩個人幾乎沒有任何助力,除了一個同樣為高階圣位的鯤鵬相助。

        就是這樣的情況下,鯤鵬一力將二人推到了最后,但那也已經是極限了,智到了盡頭,力到了狹路,到了那一刻,其實已經淘汰了太多太多的人選,比如前一百族中幾乎所有的高階圣位,絕大多數的先天圣位,他們都已經被淘汰了,而實力更為弱小的太一和帝俊反倒走到了這決戰之時。

        然后所有人都認為,他們兩人在這決戰之時,是會被最快淘汰的人,但是在那場決戰中,兩人卻爆發出了奇跡,在這之前,一直被鯤鵬死死壓制,那怕他們中任何一人都將要遇到絕境時,都沒有動用的最大底牌,在那一刻猛的爆發了出來……

        東皇鐘!!!

        河圖洛書!!!

        日月權柄!!!

        兩件最頂級先天靈寶,加上足以與頂級先天靈寶匹敵的日月權柄,讓三人橫掃一切不服,甚至將奪取皇級位格的最大熱門人選,不管是泰坦之祖也好,還是冥河老祖也好,或者計都羅睺也好,又或者是朱雀,青龍,玄武,白虎也好……要么驅逐,要么擊敗,要么將其擊殺,到得最后,成就了東皇太一,天皇帝俊之名,掌控了這多元宇宙的核心,洪荒大陸,從此以后,雙皇登位,成就至高權柄。

        這其中,鯤鵬的作用自然是最大,但是兩件頂級先天靈寶也是至關重要,甚至頂級先天靈寶都已經開始被人稱為了錯誤,多元宇宙產生的某種錯誤,某種bug。

        自那以后,先天靈寶的強大,被眾多大族強族們所知曉,并且得到了認可,雖說以前他們就知道先天靈寶很強很重要,但是直到那時,他們才知道先天靈寶可以強大到這個份上,這簡直就是夸張了啊。

        只有吳明知道,最頂級的先天靈寶,再夸張都不算夸張,比如他用出誅仙四劍,明明只是臨圣實力,最多只能夠與幾名初級圣位匹敵,但是一旦用出誅仙四劍,他的攻擊深度與強度,足以將高階圣位都直接誅滅!!

        這就是頂級先天靈寶了,其本質就是這個多元宇宙的bug!!

        這也是吳明拼死了都要拿到不周山的原因,就算拋開不周山的權柄之說,光是其頂級先天靈寶的威能,而且不周山怎么看都是防御類型的頂級先天靈寶,光有了這個,吳明就真是什么都不怕了,到時候他誅仙四劍作為攻擊,不周山作為防御,再加上孔宣的五色神光可以清場……

        哈哈哈哈,到時候東天二皇他都敢懟上一懟!!!

        當然了,能不懟也是好的……畢竟刀劍無眼嘛……

        吳明看著遠處的不周山傻笑不停,因為他真的確切感覺到不周山中,對他傳遞而來的親近之意,那親近就如同是他本身就該有的東西,甚至就可能是他的手臂身體一樣的親近感,而吳明也問過了孔宣以及恐神他們,他們都沒有這樣的感覺,換言之,這就是他與不周山之間的共鳴了。

        這是已經擇主的情況下,主人與先天靈寶之間才會出現的情形,所以吳明非常確認,他就是不周山的主人,說不定這最后的腐蝕地帶一被凈化,那不周山就可能嗖的一下飛過來,所謂的先天靈寶自動投懷啊,再不濟,只要他去到了不周山的所在地,不周山就會嗖的一下飛出來,撞入他懷里之類……

        “……最多還有一天,最短只需要十幾個小時,這不周山就是我的了……”吳明暗暗嘀咕著。

        但與此同時,他也感覺到一種深深的惡意與危險,這惡意仿佛是來自這天地宇宙萬物,周圍密密麻麻的都是惡意,所有的異族,不管是稍微交好的精靈族,還是與之敵對的龍族,乃至所有萬族,都對吳明帶著深深的惡意。

        而這危險就更加明顯了,所有異族的圣位都會給吳明帶來危險預感,無關其余,就是因為要爭這不周山。

        自從吳明的人類大軍(玩家)曝光之后,別的種族攻略大軍,其實都在死死關注著吳明陣營,因為吳明的狠辣簡直超過了他們想象,吳明暗地里所累積的底蘊也超過了他們想象。

        數以千萬計,甚至數以億萬計的被洗腦的,洗腦成狂信徒一般的人類,在這些日子以來,在所有種族驚恐的目光中,瘋狂的,不計任何犧牲的,甚至狂熱的向往著犧牲的,向著這銀色大地狂撲而來,所有的圣位都仔細觀察過這些人類,確實都是人類,沒有任何基因改變,確實都是人類,沒有任何魔法影響,就是單靠著自己的思想與意識,完全狂熱的,歡喜的,擁抱著死亡,為吳明的大業而犧牲。

        這怎么可能!?

        死士這種東西并不稀罕,一個只在一個城市里經營的小組織,甚至一個小小的百年家族,都可以培養出死士來,為主家死亡而不皺一下眉頭,這種事情并不稀罕。

        但是這一切的前提都建立在數量上,那怕是一個掌控了整個聯盟的超大勢力,有上萬的死士就是極限了,每一個死士的培養,都必須要消耗足夠多的時間,足夠多的財富,足夠多的羈絆才可能得到,上萬的死士已經可以暗地里控制極大一片大業了,而吳明呢?

        他不動聲色的,就暗地里培養了數億,甚至數十億的人類死士,即便人類的地位在洪荒大陸上低微到是垃圾與蟲子,但是人類也是生命,而且還是智慧生命,怕死的本能是絕對有的,數十億的,不計死亡,共志成城的死士,即便全是人類,也足以轟動洪荒了,所以這根本就不可能!!!

        而且吳明崛起才多久,那怕他在娘胎里就是英明神武,也萬萬不可能培養出這么多的死士啊!!!

        但事實就是,在吳明回歸以來的這些日子里,他旗下的人類大軍,真的全部都是由死士所組成,他們不畏死亡,甚至狂笑著擁抱死亡,他們不計一切犧牲的蜂擁向前,好不停息,踩過任何的阻攔,從頭到尾,死上了數以億計的數量,居然連眉頭都不皺一下,一直拼到了此刻,吳明陣營已經遙遙領先在了所有陣營的最前端,比任何陣營都要靠近不周山了。

        這不可思議的事情,讓吳明的恐怖一下子凌駕到了高階圣位之上,所有萬族的高層,都開始正視,甚至帶著忌憚的注視向了吳明。

        再不屑其人類出生的圣位,都敬佩其梟雄之姿,一個能夠讓數以億萬的同族,不計一切犧牲的為其成就大業,這樣的梟雄之姿,簡直就是蓋世無雙,絕代無雙啊,只要他真能夠拿到不周山,所有人都覺得,他很可能凝聚出第三尊皇位來,而這可能性真的是極大極大。

        所以,這一次,所有種族都再也沒有爭斗了,他們的目光全集中到了吳明身上,所有的圣位們,在心中已經將吳明當成了第一敵人,只要不周山的通道徹底打開,他們將在第一時間集火吳明,將其徹底打死……只有這樣,他們才能夠安心下來。

        吳明自然也想得清楚這些事,不光是他,其余圣位都想得清楚,事實上,這兩天,財富女神與另外幾名才加入的圣位,就時不時會消失一小會,對于這些,吳明是管也不管,孔宣倒是眼里有著厲色,時不時盯著這幾個圣位細看,而所有圣位中,只有恐神堅定不移的站在吳明身旁。

        這時,吳明忽然問道:“恐神,你有名字嗎?除了神名,你的真名有嗎?”

        恐神心中一陣凜然,又一陣歡喜,他立刻說道:“大領主,我的真名是迪亞波羅。”

        “迪亞波羅……破壞神,象征恐怖的那個嗎……”

        吳明聞言就是一愣,這個名字他太熟悉了,不光是地球時代的某個游戲,這個名字其實在洪荒天庭中都有記錄,據說是某個民族文明的創世神,但是在十字教崛起之后,被十字教的唯一神所攻伐,之后被鎮壓入了地獄,成為了魔神,代表著恐懼的本源,在洪荒天庭記錄中,是高階圣位的頂點,幾乎臨近先天圣位,其名與歷史被十字教抹去,只有些許投影在一些位面中,成為某些游戲的boss而已。

        在洪荒天庭的記錄中,迪亞波羅是大魔神,與反抗十字教唯一神的晨曦之星路西法是盟友關系,也是黑暗勢力反抗十字教唯一神的最終大佬之一。

        (果然,死心塌地跟隨我的,未來都變成了大佬,而且都是邪惡黑暗一系的,其中成就最高的反倒是孔宣了,至少他是佛母……)

        (所以,我必須拿到不周山!!!)

        吳明默默點點頭,就對恐神道:“好好做,以后總有你的好處。”

        恐神恭敬低頭,而吳明就對孔宣道:“孔宣,馬上就到最后關頭了,是生是死,我也不知……你現在要走,他們不會拿你如何。”

        孔宣立刻就嘟著嘴巴,氣呼呼的對吳明道:“哥哥,這是第一次,我覺得也應該是最后一次,下次再這么說……小心我強推了你!!!”

        “噗……”吳明差點一口口水噴出來,他強忍著自己扭曲的表情,好半天后才恢復正常道:“也罷,那與我同生……”

        “和你共死,哥哥!!”孔宣立刻道。

        吳明再次看向了李銘,他就說道:“李銘,誅仙四劍你持著,關鍵時刻為我擋上一擋,到時候你可以自決去留。”

        李銘直接笑了起來道:“到得今日,不是我們人類興盛而起,就是我作為人類戰死此處,去又怎么去……大領主,今日痛快一戰就可。”

        吳明點頭,他又看向了路西法與四騎士道:“接下來的戰斗,圣位全都會來追我殺我,但是別的軍隊也不可小視,因為到了那核心之中,什么情況現在還不知,萬一到了里面,還需要大軍來開路怎么辦……所以,這場戰斗,你們也要參戰,是生是死,我也不敢保證,你們……”

        路西法立刻盯著吳明的眼睛道:“那就戰死在這里!你會一直記得我的吧!?”

        吳明看著路西法的眼睛,認真的點了一下頭,路西法頓時就燦爛的笑了起來,而四騎士彼此對望,也不言語,只是各自半跪了下來,撐著各自的武器,都是一言不發。

        吳明再度看向了伊露維塔道:“我們……”

        伊露維塔直接打斷了他的話,斷然道:“等這次戰爭結束,我們就結婚,好嗎?”

        “好……等,等一下。”吳明腦門上頓時有汗滴落下來,他喃喃道:“能不能回來后,先度個蜜月,再旅游一圈,散散心之類再結婚啊?”

        伊露維塔就燦爛的笑著道:“依你。”

        吳明呼了口氣,他覺得自己剛剛從死神鐮刀下活了過來,當即虛呼了口氣,他的目光就直直看向了前方,隨著無窮玩家的蜂擁向前,一只又一只機械怪被掩埋,一只又一只領主被驅逐回低緯度,不得不說,人類在這銀色大地中,真的具備著某種極大的優勢,死上一個人類的效果,足足相當異族死上幾十個甚至更多……

        但是這種所謂的優勢,吳明真的寧可沒有。

        就如此,吳明等人齊看玩家大軍蜂擁向前,而九大聯盟的凡人軍隊則靜立吳明之后,靜待最后大戰的到來。

        “大領主,龍族,鳳族,精靈族陣營大軍,他們向我們所在位置偏了過來,在他們之后,別的陣營也一同移開!!”

        這時,忽然有偵查隊的傳奇半神急急而來。

        吳明眼神一凜,向著李銘一點頭,頓時誅仙四劍中就有一劍飛來,吳明持在手中飛上天空,看到了極遙遠外,那密密麻麻的大軍而來,為首的是數千只各色不同的巨龍們。

        吳明手中仙劍輕輕一揮,頓時就有一條巨大溝渠出現在了遠處,吳明就說道:“這是極限,再前進,那我就只和你們戰了。”

        這聲音也傳遞了過去,很快的,那只大軍到來,但果然沒有過了這溝渠,雖然這溝渠距離吳明的大軍其實并不算遠,對于圣位來說,眨眼可至,但至少有了一段距離,這也是吳明心中的底線了。

        吳明看到大軍停下,他也落回陣中,將仙劍遞回,這時李銘就道:“大領主,不如你拿去這誅仙四劍,你拿誅仙四劍,比我拿來阻擋初級圣位要有用多了。”

        吳明卻是笑著搖了搖頭,他摸了一下眉心道:“不,不必了,我另有底牌。”

        到得這里,距離不周山如此之近,吳明眉心中一直無法動用的那些東西,心臟,齒輪,蘋果什么的,它們都在微微的顫抖,吳明感應得到,它們已經處于了激發狀態,這些東西,果然是為這一刻準備的。

        忽然間,就在這時,玩家大軍最前端的部隊猛的殺穿了過去,就仿佛一面鏡子被打破一樣,在前方不周山處,一片銀白色的空間破碎開來,從那后方,無數的機械怪物猛的突來,而其中甚至有數萬米,乃至數十萬米的少少幾個巨大機械怪,這些機械怪每一個都帶著無比強烈的腐蝕性,就如同低緯度的隱秘存在套了一層機械殼,就這樣穿梭出來了一般。

        而那不周山,猛然就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開始了縮小,一剎那,諸天轟鳴,無數的圣位降臨凡塵,圣歌響徹天地,相互糾纏,變成了刺耳的扭曲之音,而其目標,齊齊的都是吳明。

        吳明大笑一聲,正打算騰空而起,猛然間,他眼前一黑,就失去了一切的視野,他所看到的,就是黑暗中一個面色冷淡的青年,這個青年手中有一顆既光明又黑暗,看不出是什么東西的光點,他捏碎了這光點,這一瞬間,吳明本能的知道了這東西是什么。

        幻想級模因,調換。

        將徹底與某個存在調換氣運與機緣。

        換言之,這個時候,有個存在調換了他與吳明之間的一切氣運與機緣,包括吳明對不周山的機緣,也一同調換了。

        吳明的臉色頓時一片慘白,而這青年視若無睹,直接說道:“吳明,我是干,我想你已經明白我在做什么了,雖然你反駁過一次,但我還是想要說……你太傲慢了,吳明,我們人類已經經不住這樣的傲慢了,你當然也可以繼續反駁我,但是我接下來想要給你看一些東西……”

        “算是補償我們如此做的因果吧……”

        “也算是解釋了我們為什么會如此去做的原因,我們是為了人類的大義!”

        這時,周邊的黑暗消失了,取而代之的,則是一具肉身純白的人形,在其身上插著一根長槍。

        “這是……最初之人。”

        ()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