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洪荒曆 » 第33章,第34章:日記(上,下)

  • 洪荒曆 - 第33章,第34章:日記(上,下)字體大小: A+
     
        (s:之前睡蒙了,我想起來了,昨天我三更是更新完了的,所以加上之前的一更,這里是今天的第二更和第三更=-=,請大家品嘗~~~)

        孔宣默默站在吳明身旁,仔細保護著吳明,并且同時含情脈脈的注視著吳明。

        而吳明則在這名高階圣位旁不停的翻找著各種信息記錄,而這名高階圣位不知道是什么情況,居然還會如凡人那樣記錄著日記,這讓吳明知道了許多信息。

        可惜,這日記不完整,其中有一些被撕毀的痕跡,也有一些火焰灼燒,或者被腐朽掉的痕跡,而且這明顯是基本日記釘在一起的那種組合本,前面的日記許多都已經看不清了,后面的日記倒是比較清晰。

        從這本日記上,吳明看到了許多東西,這個高階圣位名為瓦羅,從日記上來看,他似乎一開始是人類,而非是地靈族,從小就被神皇所養大,和他同期的孩子還有數十個之多,他們是神皇陛下最初飼養的孩子,也是神皇旗下最初的士官與指揮官。

        在這日記上,最初的記錄不多,斷斷續續的,大體上是記錄他最初被訓練時的日子,以及記錄了那時候的艱辛。

        從小到大,他都是接受神皇的教育,可以吃飽穿暖,多次基地被破滅,他和他的小伙伴們也都是被保護得很好,而他也明白到了他和他的小伙伴們,與別的人類有什么區別。

        別的人類,包括他的母親在內,都是智力低下的原始人種,無法理解太過復雜的邏輯思維,也無法掌握包括數學在內的幾乎絕大部分知識,同時對于外界認知無法深層次思考的人種,不過從基因上來說,確實都是人類,而從靈魂角度的分析認為,他們的靈魂也是完整無缺的,只是存在形式有了某些不同,類似于……類似于半封印狀態,或者半屏蔽狀態,正是這種半封印與半屏蔽將這些原始人類的智慧給降低到了極限,只能夠算是半智慧生物。

        不過幸運的是,“刷新”出來的原始人類,他們繁衍出來的第二代,以及未來世代的人類都具備完全的智能,是完全正常的人類,雖然寫下這些日記時的瓦羅根本不知道所謂的“刷新”二字到底是什么意思,這似乎是那個神皇告訴他的。

        這日記缺失極多,吳明也只能夠連蒙帶猜的才知道一些內容,大意就是他訓練了,學習了,成績不錯,人類(原始人類)的福利開始提高,啊,基地破壞了,重新再來,死了好多人,繼續訓練,繼續學習,成績不錯,人類(原始人類)的福利再次提高,啊,基地破壞了,再重新再來,死了好多……

        在這樣的重復中,日記寫了很多,當然了,其中也有一些發生過的往事,比如他看上了某個后輩學妹,然后兩人相好,那個學妹死在了某次的基地破壞中,之后他本來準備終生不娶,戰死沙場,但是神皇下達了二代人類強化生育令,以及人類優化擇偶令等等命令,作為神皇的超級腦殘粉,瓦羅有了兩百多個妻子,六千多個孩子……

        吳明看到這里時,他莫名的偷偷看了一下孔宣,孔宣微微歪頭,露出了一個問號表情,吳明就繼續看向了日記,同時心里對這個名叫瓦羅的高階圣位說了一句牛逼。

        在日記中,較為詳細的記錄到瓦羅,以及為數眾多的副官們跟隨神皇登錄地面,巨大的基地車成為了人類地面上的堡壘,人類對這個世界的開始了咆哮為止,在那之后,日記的記錄開始變得了稀疏,似乎瓦羅已經連寫日記的時間都沒有了,中途大部分都是戰爭,勝利,戰敗之類。

        這一切直到他成為了地靈族人,然后成為了地靈族的第一個圣位開始,日記才逐漸多了起來,而中間發生了什么事情,那神皇的下落等等,他都沒有再行記錄。

        再次記錄日記時,這日記中只提到了神皇的遺志,吳明猜測,那時候神皇估計已經死亡,而這遺志具體是什么,日記中也沒有詳細提及,因為這個時候,地靈族已經掌控了魔導科技,并且實力已經很是強大了,而瓦羅距離高階圣位也很是接近,估計時間已經過去了很久。

        神皇的遺志,是讓人類突破天地的壓迫,讓人類整體足以與萬族匹敵,然后一步一步的變強累積,之后徹底壓倒萬族,將萬族削弱,最終將萬族要么滅絕,要么變成人類的一部分,其最終目標就是人類為永恒主角,世間萬族俱滅,只剩人類!!

        這個計劃很宏偉,但是宏偉到幾乎無法實現,就類似于一個普通的青年定下了一個計劃,每天鍛煉,跑步,俯臥撐,仰臥起坐,鍛煉到頭發都掉光,然后一拳打爆太陽那樣不可能。

        不過瓦羅和地靈族的其余圣位,依然決定嚴格的按照神皇的計劃表格來實行,而且神皇隕落(或消失)前,制定了好幾個計劃,這些計劃似乎都有著巨大的成就或者后果,其中,最初之人,就是神皇仍在時獲得的,之后這最初之人在最嚴格的保密之下,不為外界所知的被送入到了這里來,按照日記中瓦羅回憶神皇的信息來看,據說這個最嚴格的保密,是指連同鯤鵬都隱瞞的程度,換言之,連鯤鵬都不知道最初之人。

        “……神皇說,人類的最終大敵是天地,是多元宇宙本身,甚至可能是命運,說到這里時,神皇用‘他’來稱呼這最終大敵,之后神皇認為,在現階段,乃至人類足以徹底崛起之前,人類的的階段性最大敵人則是鯤鵬,行走于時間與空間中的敵人……”

        “……神皇在gas的滿功黑彌撒不敢方sdfhndfguas……前,見到了干,他們談了許多,但是最后似乎是不歡而散,神皇陛下幾天里都是怒火滿面,不停的大叫著懦夫,不配為人之類的話語,但是最后還是嘆息……”

        “……神皇陛下的幾個計劃中,最為看重的是兩個計劃,一個是不周山計劃,一個則是最初之人計劃,這兩者都得到了順利的實行,但是我心中總是產生著不好的預感,我距離高階圣位已經只有一步之遙,這不好的預感或許真的會來臨……”

        吳明看著里面的內容默默沉思,不周山計劃……看來這不周山的形成,還真有可能是和那所謂的神皇有關系,至于最初之人計劃,最初之人,最初之人……那個被插著一把長槍的純白人形肉體,就是所謂的最初之人了嗎?

        然后日記中又顯雜亂,似乎那一段時間里,瓦羅非常的忙碌一般,之后日記又開始多了起來,這時的瓦羅似乎已經成為了高階圣位,而在日記中,瓦羅所表露的情緒似乎是越來越消沉,越來越絕望,雖然成為了高階圣位,但是似乎局勢更加惡化了一樣。

        “……作為原本的人類,一直以來都有神皇陛下作為我們的保護傘,指引我們前進的方向,神皇陛下說過,大海航行靠舵手,少了您的指引,我們什么都做不好,一團亂麻……”

        “……最初之人的研究一直陷入了停頓狀態,雖然偶有亮點,但是對于最初之人的來歷,最初之人尸體的功能,以及如何篩選出合適的生命因子變化,如何用這種變化去抵消天地間的壓迫等等,這些全都沒有任何線索與結果……”

        “……我愧對了您,神皇陛下……”

        “……目前的情況越來越艱難了,果然如神皇所預料的那樣,已經沒有了天地壓迫的地靈族,因為幫助人類,而開始失去氣運,這個氣運是整體性的,每一個地靈族人,不管是有著人類記憶的最初一代,還是新生代,氣運值都在下降,整個種族的底蘊也在下降,這導致了非常嚴重的后果,因為氣運值的下降,新生代的資質開始下降,同時老一輩的地靈族人的實力提升速度越來越慢,各種科研中的‘靈光一閃’也越來越少……”

        “……這種氣運,不是單純的天地壓迫可以解釋的,就如同我們近段時間所做的一個圣位實驗那樣,作為人類血脈衍生分支,我們讓一個分支族人成為了初級圣人,她是以多個族群的氣運為交換,成為了圣道為財富與保護的初級圣位,按照她的實力來說,距離初級圣位還很遙遠,而且其智力也不太夠,但是在氣運足夠的情況下,天地依然交換給了她圣位,在這期間,研究人員嚴格按照實驗目標進行了記錄,依照我們所測定的氣運標準量值,以及之前觀察到的幾名圣位成圣交換值,最后得到的結果是,初級圣位的氣運值是固定的,而財富女神成圣,我們刻意多讓其的氣運值超過了幾倍量級,而她成圣,所消耗的氣運值卻并沒有增多,這其中意味的東西太多了……”

        “……天地,無法在不進行等量交換的情況下,就獲取氣運值,雖然不知道其原理是什么,但是這大概遵循著得到多少就要付出多少的理論,天地是沒法在任何存在不同意的情況下,強行掠奪氣運值,這點幾乎已經可以肯定,那么這里就有了一個問題……”

        “……因為幫助人類,那些失去的氣運值去了那里?以及,人類的氣運值是被什么奪取了!?”

        “……對此,我們進行了大量研究,甚至我還冒著泄露的危險動用了不周山,抓捕了一只虛空大君,以及一只中等層次的隱秘存在,以及一個模因,我們要測定氣運值的流向,以及是否可以強行掠奪氣運值的實驗……”

        “……實驗成功了,也失敗了,我們確認了,氣運值無法強行掠奪,這是基于多元宇宙的本源規則,我們一直都想錯了,不,也不能夠說是想錯了,而應該是沒想得那么深,包括我們,包括所有的萬族,甚至包括了那些最頂級的存在,我們太過小看氣運值這個屬性了……”

        “……氣運值并非只是單純的運氣,甚至也不是單純的命運可以形容,雖然命運這個層面,已經涉及到了本源上的時間,因果等等本源了,在我們的實驗中,我們大體確認了,所謂的氣運值,是一種存在性,或者說可能性,比如用神皇陛下曾經的話來說,任何一個小民,都有一定的可能性成為宇宙大總統,人類之皇,只是這個可能性的多寡而已,而這,就是氣運了!!!”

        吳明看到這里,眼神一凜,他忽然想到了自己在主神空間的數字,除了獎勵點數與支線劇情以外,還多了一個可能性,他目前只剩下五個可能性,每個可能性能夠召喚惡魔小隊一小時,這很不得了了,頂級智者楚軒,超級戰力鄭吒,惡魔小隊別的成員實力也是不弱,雖然無法參與到圣位戰場,但是輪回小隊成員的兌換千奇百怪,讓他們作為精兵去參與普通戰場,那真是無往不利。

        所以這個可能性是非常珍貴的,吳明甚至有一種直覺,這個可能性還不光是如此,還代表著更加深遠的意義,他甚至可以靠其達到某種扭轉命運的功能……

        想了想,吳明又繼續看向了日記。

        “……我們找到了氣運值的本質,由此就得到了一個非常恐怖的推論,這個推論讓我們第一代的地靈族人,也就是原本是人類的我們,產生了絕望,神皇大人啊……請指引我們……”

        吳明皺著眉頭看著,他的好奇心越來越重,從這本日記上可以看出,這個瓦羅是一個非常堅定的戰士,而且是神皇的極端腦殘粉,再加上他還是高階圣位,這個世界能夠讓他感覺到絕望的事情幾乎就沒有,最多就是艱難,就是困難之類的情緒罷了。

        要讓一個高階圣位絕望,這幾乎是比兩名皇級存在直接針對,非要殺死還要困難的。

        到底是什么樣的試試,讓瓦羅和所有第一代地靈族如此絕望呢?

        “……所謂的氣運,是指一個生命本身的存在性,或者說可能性,這是任何生命都會擁有的東西,若是沒有氣運,這就代表這個生命本身就不可能存在,也沒有除了消亡與不存在以外的別的可能性,所以那怕是天地,也無法強行奪取氣運,因為這不符合多元宇宙本質上的基礎規則。”

        “……就如同一個大宇宙位面,基礎的規則維系著整個大宇宙位面的穩定,這其實也就是頂級高階圣位,或者先天圣位能夠重煉地風水火的基礎了,一旦破壞了一個大宇宙位面的基礎系數,比如讓一加一等于三,那么這個大宇宙位面就會產生連鎖崩壞,最終導致整個宇宙的毀滅。”

        “……天地可以用圣位來交換氣運,也可以用等價交換的形式來給予或者抽取氣運,但是絕對無法憑空的將一個生命的氣運削去,這違背了多元宇宙的基礎本質規則!!”

        “……而在我們的極端理論推論中,只有一種可能會發生這樣的事情,那就是,這個生命存在本身就不符合多元宇宙的基礎本質規則,用電腦方面的話語形容,這就是病毒,對于多元宇宙的病毒,所以殺毒軟件(天地)不會在意系統(多元宇宙)的基礎本質規則,能夠強行殺死這病毒,這就是我們推論出來的情況了……換言之……”

        “人類,就是多元宇宙的病毒,就是不應該存在于多元宇宙的生命,是不被允許存在的生命,所以,人類的氣運會被天地掠奪,所以,幫助與保護人類的種族也會憑空失去氣運,因為我們被‘病毒’污染了,需要殺毒刪除……”

        吳明皺著眉頭看到這里,他喃喃說道:“是不被允許存在的生命?既然不被允許,那我們人類又是如何存在的呢?而且傳聞中,盤古開天地,鴻鈞合天道,這個天地與天道,應該就是瓦羅所說的天地了,當盤古與鴻鈞將其除掉,這多元宇宙沒有了天道之后,未來人類不是興盛強大,并且成為了主角種族了嗎?若真按照瓦羅的理論,人類的未來根本不可能是這樣啊……”

        正因為知道未來,所以吳明反倒是覺得瓦羅的猜測錯了,根本不是什么多元宇宙的基礎本質規則作怪,就是這天地有私罷了,只要開了這天地,那么人類就有了未來。

        然后他繼續看向了日記,日記中依然還有新內容。

        “……因為了解了這些,并且獲得了一些證據,所以我們的研究團隊開始反過來研究關于人類刷新的問題,究其本質,以及當初神皇的只字片語,我們深入研究后發現,所有刷新的人類,若是解放其記憶,可以得知他們來自于不同的時代,不同的位面,不同的文明,其中絕大部分都是來自于未來,那個人類作為永恒主角而存在的未來時代,但是從我們的證據中顯示,這是不可能的,人類不可能成為主角,也不可能將未來的人類刷新到現在,之后,我接觸到了干……”

        “……十二賢者,他們手中也有一些線索與證據,但是都不完全,需要在最初之人身上做更進一步的驗證與研究,我們一起進行了合作,然后我們找到了真相……”

        “這解釋了人類的刷新,也解釋了人類氣運的流失……”

        “但是這真相……真的太殘酷了……”

        ()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