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洪荒曆 » 第8章,第9章:人類之劫(上,下)

  • 洪荒曆 - 第8章,第9章:人類之劫(上,下)字體大小: A+
     

    最新網址:    PS:兩更,一會還有,今天狀態不錯。)

        “……復仇,殺光……復仇,殺光……”

        一臺十多米高的巨型機械怪物,它不停發出這樣的咆哮聲,這臺機械大體上是雙腳身體,不過手臂變成了數百條觸手,全身都是金屬構造,從它身上不停的冒出各種各樣的武器來,有近戰的,有遠程的,有魔法的,有魔導的,有科技的,甚至還有某些無法理解的恐怖武器。

        精靈族的大軍,今日就遭遇了這樣的一頭巨型機械怪物,它擁有恐怖的戰力,身軀堅不可摧,武器威力巨大,最恐怖的是,它所發出的任何聲音都具備著強大的腐蝕性,普通生物光是聽到它的聲音就會崩壞腐蝕,變成一團爛泥或者別的變異生物,若是看到這頭機械怪物的真容,普通生物甚至連靈魂都會變異。

        超凡者稍好一些,因為超凡道路的本身,靈魂就會增強,但是除非是去到傳奇位階,不然傳奇以下的職業者都無法持久的聽與看這頭機械怪物,而與這頭機械怪物戰斗的話,靠近百米內的時間只要超過三分鐘,那么即便是高階職業者也會被腐化。

        傳奇職業者稍好,光是看其形象,聽其聲音,腐蝕性很低,但是靠近百米內,傳奇強者也最多只能夠堅持半消失左右,唯有點燃自己神火的半神才可以靠近百米內戰斗,但是腐蝕性也會逐漸的累積,而且半神絕對不是這個怪物的對手,需得靈位才能夠與之抗衡。

        說句實話,這樣的怪物已經非常可怕了,在這銀色大地上近乎不死不滅,身體堅不可摧是其一,那怕身體被靈位打破,腳踩銀色大地,這銀色大地也會化為金屬液體來不停補充其軀體上的缺損,除非是一招就將其直接打爆,不然根本就不可能擊殺它。

        而精靈族帶來了數以億數計的炮灰,這些炮灰都是精靈族所控制的低等種族,越是低等的生物,其繁殖力就越強,越是高等的生物,繁殖力就越弱,比如精靈族是長生種族,普通族人壽命都在數百年到上千年之間,精靈族的繁殖力就不強,一對普通精靈族夫婦,平均七十年左右才會生育一胎精靈族嬰兒,超凡職業者的生育力就更低了,至于圣位層次,除非是制造普通人的分身,不然很難生育下真正的圣子(圣位所生育下來的真正子嗣)。

        所以精靈族的炮灰數量很多,而且他們毫不憐憫,這一路上死亡的炮灰數量,是吳明那兩只軍團所消耗數量的數十倍以上,他們的進度也在眾多大族強族中排行前三,只是到今天為止,這進度被打破了,一整天時間,死亡了數以百萬計的炮灰,如此多的犧牲祭品,卻并沒有降低這一片的腐蝕度,似乎這頭機械怪物鎖定了這片地區的腐蝕度,除非將其消滅,否則這片區域將永遠處于銀色大地腐蝕范圍內。

        正因為這樣,精靈族在當天黃昏時,派出了六名靈位魔法師,配合一名圣位的靈位分身,以魔法迷鎖強行轟爆了這頭機械怪物,然后在將其擊殺的瞬間,六名靈位魔法師,外加這名圣位的靈位分身,同時消失不見了,徹徹底底的消失不見。

        這并不是死亡,圣位的分身死亡時會帶回記憶與圣道,但是這分身并沒有帶回這些,而通過詢問精靈族的高圣,得到的答案是,他們被復仇之靈拖拽向了低緯度,而且復仇之靈獻祭了自身,將這六名靈位魔法師與圣位分身,全都變成了低緯度住民,他們已經回不來了。

        不單單是精靈族,各大族基本上都在這一天的前后遭遇了這種機械怪物,各自都有損失,至少都是靈位階層次,因為不是靈位層次,根本就無法殺死這些怪物,而在殺死這些怪物的同時,殺死它們的人也會被詛咒,然后被拖入到低緯度去,這種詛咒是有數量極限的,一般來說,最多詛咒二十名靈位,或者一名初級圣位或者一名高階圣位的分身,或者一百以上的半神,對于高階圣位的本體而言,這種詛咒微不足道。

        但這已經很可怕了,除了孔宣這樣腦子有病的高階圣位,別的高階圣位通常都是高高在上,是作為持棋者而存在,怎么可能輕易跳入到棋盤里?類似這樣的銀色大地前哨站,高階圣位們根本就不會出手,一般來說,每個大族強族的軍團,最高戰力就是圣位了,而這個詛咒連圣位的本體都可以強行拉到低緯度去,這就太可怕了。

        一旦被定義為低緯度的住民,圣位都無法再行回歸,除非有極強大的先天靈寶,或者皇級位格逆天改命,否則一旦被定義,圣位最多成為低緯度強大一些的領主,根本就無法從低緯度再行掙脫而上,這簡直是比形體毀滅還要可怕,僅次于圣道毀滅的灰飛煙滅了。

        有高階圣位親自出手,擒拿了一只這種類型的機械怪物,然后在高階圣位的研究中發現,這種怪物的存在非常奇特,既仿佛是地靈族或者是人類靈魂,又帶著低緯度領主的一些特征,就如同將兩者糅合在一起那樣,是一種徹底的怪物。

        這種情況簡直是愁壞了各大族強族們,他們不可能因為這些怪物的存在而停下腳步,但是這種怪物簡直就是弱小生靈的大殺器,連直視都不行,也不能夠聽其聲音,那怕是超凡職業者,一旦靠近也會被腐蝕變異,除非是傳奇及以上強者,但是傳奇及以上強者又不是什么大白菜,他們已經基本具備生存權了,傳奇或許還不明顯,半神就具備著了一定的生存權,靈位就更是如此。

        當然,若是在緊要關頭,比如種族生死存滅,或者萬族大戰時期,圣位要你死,那你就必須去死,不然連同你的家族一同都沒了,這絕對不是一句玩笑話。

        但是眼下肯定不是這樣了,這僅僅只是一場奪寶的戰爭,你命令弱小種族炮灰去死也就罷了,自己種族的士兵和超凡者去犧牲,這也罷了,那怕是傳奇死多一些也都可以,只要最后取得勝利就行,但你要讓半神和靈位,僅僅只為了鋪路前進就去犧牲,這種事情根本不可能做到,便是圣位都做不到。

        所以一時間,所有種族的前進都受阻了,直到一個消息傳遞而來,這些大族強族才有了新的研究方向。

        那就是吳明擊破了數十只這種機械怪物,但是他并沒有被詛咒,并沒有被拉入到低緯度去,所以一時間,吳明的進度就超過了這些大族強族,連續數天之后,吳明的前進步伐已經遙遙領先。

        別的大族強族們嘗試著用人類奴隸去圍攻這些機械怪物,然后每一只機械怪物,只要屠殺了人類,或者是腐蝕了人類,那么這些機械怪物自身的金屬就會逐漸染黑或者變灰,平均一只機械怪物殺死萬名人類之后,這只機械怪物就會自動解體,徹底消失無蹤,連同那恐怖的詛咒都沒了用處。

        這個發現,讓這些大族強族們甚是興奮,于是……

        整個洪荒大陸的人類就遭了劫,各個大族強族,那怕是自詡光明正義陣營的龍族,鳳族,精靈族這些種族,也都開始大肆的捕捉洪荒大陸上的人類部落,而人類的數量在洪荒大陸上是極多的,荒郊野外都有人類部落存在,這也常常被這些大族強族們認定人類是垃圾種族的原因,號稱其生命力比蟑螂和老鼠還要夸張,只要需要,隨時都可以從地里長出來一般。

        無數的人類被這些大族強族們所抓捕,然后帶到了這銀色大地周邊,他們就以這些人類的性命為祭品,向著在銀色大地內的這種詛咒型機械怪物而去……

        當吳明知道這個消息時,已經是這些大族強族獻祭人類的第五天之后了,他本可以早些知曉的,但是幾乎所有人,不管是那些圣位,還是阿莫爾與子牙,或者是視他為哥哥的孔宣,他們都不約而同的隱瞞下了這個消息,吳明之所以知曉這個信息,其實是從李銘哪里獲知的。

        吳明才知道,李銘除了誅仙四劍,他居然還有半件先天靈寶,那是一掌液體,這液體會根據主人的想法而呈現出諸多的信息來,而李銘就是從這半件先天靈寶中獲知了人類的大劫,每一天,都是數以百萬計的人類被消耗在這銀色大地中,而且大族強族們,在全洪荒大陸獵捕人類的行動規模正越來越大,獵捕過程中的死亡,運輸過程中的死亡……其數量已經不可估量。

        吳明看到李銘時,他雙目都在流淚,雙眼更是一片血絲,而吳明看過這一掌泉水后,他的情況也好不到哪里去,怒發沖冠,渾身更是氣勁爆發,整個人仿佛瘋魔了一般。

        “他們怎么敢!他們怎么敢!!”

        吳明怒吼著,其聲音傳播到萬里之外,仿如雷霆一般,在他周圍,更是有無數的負電粒子涌了出來,李銘要不是有誅仙四劍保護,光這余波都可以讓他灰飛煙滅了。

        吳明吼完后,就來回走動了幾步,直接就對李銘道:“把你誅仙四劍給我,這事忍不得,人類本就弱勢,就我一人崛起,我若不站出來,那人類就真的沒了個未來……”

        李銘心都在滴血一般的疼,作為從未來穿越到這洪荒歷時代的人類,他出生在人類最為強大的人類歷鼎盛時期,人類洪荒天庭雖然也是操蛋,但是其強大是毋庸置疑的,特別是在面對多元宇宙殘留萬族時,直接就是碾壓而過,萬族比螻蟻都不如,但是在這個時代,人類卻是草芥,卻是螻蟻,他真的痛恨自己的弱小。

        此刻聽聞吳明的話語,他下意識的就要送出誅仙四劍,但是最后的理智讓他死死握住了其中一把仙劍的劍身,就這樣僵持著,并沒有直接遞給吳明。

        吳明愣了一下,急急道:“放心,你是誅仙四劍的主人,我拿不走,只是拿來用一用。”

        李銘卻是咬牙切齒,他嘴角都有鮮血流出,當下吳明就拜身下來道:“便是大領主要拿走這誅仙四劍,銘也絕不懷疑分毫,但是現在……大領主去不得!!”

        吳明再次一愣,當即暴跳如雷的吼道:“如何去不得!?他們都在干種族滅絕的事情,我如何去不得!?”

        李銘深深下拜,立起身時,他雙眼眼角都裂開了,鮮血和淚一同涌出,嘴巴更是被自己咬得破爛,他嘶啞著道:“若是別的種族圣位來襲,那自有大領主殺了就是,這樣別的大族強族也說不得什么,但是這次不同,那些人類并不是大領主的領民,就如同大領主也派人俘獲萬族低等種族炮灰一樣,在那些大族強族眼中,人類就是這樣的炮灰,他們用得心安理得,大領主若去,就實屬挑釁了,這些大族強族的高階圣位必會出手。”

        “便是孔宣佛母……圣人實力強大,可以抵抗三五個高階圣位,但是別的呢?十名高階圣位出手,孔宣圣人便只能夠逃竄,大領主……你去不得!!!”

        “沒錯,去不得!!”

        這時,阿莫爾的聲音響了起來,他在遠處就喊道:“吳明,收攏你的氣息和實力,不要到時候把我弄死了,可就沒人幫你謀劃,幫你度過難關了啊。”

        吳明沉默了一瞬,終究收攏了身上的異象,這時,阿莫爾才走了過來道:“李銘說得很對,你去不得!此去必死!!你若死了,那就只是痛快了這一場,你讓我們怎么辦!?你讓那些犧牲了的人類同胞怎么辦!?”

        吳明只是不言,面色冷峻,咬牙切齒,阿莫爾就隨意坐在了李銘旁邊,同時對李銘道:“做得好,下次遇到這樣的事情,誅仙四劍千萬別遞出去……還有,吳明,繼續攻伐這銀色大地,你殺死的復仇機械怪不會觸發詛咒,它們的實力對你來說不值一提,你就更要加快前進速度了,越早拿到不周山,你才越早可以抗衡萬族的高階圣位,才更越早的庇護我人族,你每早一天去到那核心,拿到不周山,你就越早一天可以讓這些人族免死,懂了嗎!?”

        吳明的嘴角也有被咬破嘴唇的鮮血流出,他死死的看著阿莫爾,阿莫爾則直接與他對視,良久后,他才轉身向著銀色大地前方戰場而去,只是走的時候,他的聲音冰冷徹骨。

        “弱小……才是最大的原罪啊。”

        “真是寂寞……”

        另一邊,在那漆黑房間中的十三人,他們都知曉了外界的人族變動,每個人的臉色都是極為難看,其中一個渾身肌肉糾結的漢子坐立不安,接著他猛的站了起來,其余十二人就同時看向了他。

        冷峻面孔的男子就說道:“吒,你要干什么?”

        這渾身肌肉的漢子就冷聲道:“這里太氣悶了,我出去走動一下。”說完,他就要撕裂空間離開這處。

        冷峻面孔的男子就繼續說道:“坐下,你便是出去毀掉一兩個初級圣位的形體,那又有什么用?這是大勢,當初神皇最后時刻定下這計謀時,就已經決定了今日的人類大劫了,這不是一兩個,或者十幾個人類強者所能夠改變的!!”

        渾身計入糾結的漢子咬牙切齒,聲音大得出奇,他猛的一拳砸向了前方,頓時,那處黑暗就被撕裂,雖然在慢慢恢復,但是他這一拳直接打破了空間,接著他猛的坐回到了原處。

        冷峻面孔的男子就繼續說道:“這就是我所說的傲慢了,神皇如是,吳明亦如是……這天地大勢如此,逆天而行根本不可行,一報還一報,當初神皇以人類大運為賭注,他輸了,現在人類就該有這一場血光大劫,只要不周山現世,那么人類就會被血祭,不如此,何以平了當初神皇的圖謀賭博?真當毫無代價可言?”

        這時,一個面容漆黑,皮膚漆黑,身上臉上有著大量疤痕的男子忽然低吼道:“這天地不公,天地不公啊!!!”

        此言后,那蒙眼男子卻是嘆息著道:“不,天地至公,正因為天地至公,所以我們人類才不容于這天地……”

        “所以,干,你真的說對了,我現在真的深信你言,神皇,吳明,他們都……”

        “太過傲慢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