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洪荒曆 » 第6章,第7章:最初之人(上,下)

  • 洪荒曆 - 第6章,第7章:最初之人(上,下)字體大小: A+
     

    最新網址:    (PS:今天就兩更,欠一章明天補,到劇情關鍵點了,今天又整理了一下劇情走向和大綱,我還欠幾章,知道的幫我算一下,不是我偷懶,這一集至關重要,許多東西都開始透露與出現,第一個大反轉也出現了,寫得真的很慢,每一更都要細細把握,欠的章節我陸續補上,給我一些時間,讓我把這一集完美寫出來。)

        “……你不是先天生靈,也不是先天生靈的眷屬造物,也不是那些被污染的先天魔神的眷屬造物……你到底是什么,好。”世界不解的問道。

        好笑著想了想,它搖搖頭,看著天空道:“我腦袋里有一個字,是仁,對人好,對己好,對這宇宙好,那我就名為人吧。”

        仁者愛人……

        吳明醒了過來,他沒弄明白之前那個夢。

        那個夢中,他生活在一個詭秘奇怪的世界之中,那個世界很是奇怪,有些不知道該如何形容,既仿佛低緯度,又仿佛高緯度,又仿佛現實世界。

        在那個世界中,他實力極為弱小,確切的說,是毫無實力可言,體內沒有能量,又沒有所謂念力之類,肉身也是脆弱不堪,在那樣的世界中真是如螻蟻一般弱小。

        但是他在那個世界認識了一個牛逼到壞的人物,那人物強大到不可想象,動念之間就可滅世創世,他夢到了他們的一次談話,談話中提到了人。

        “真是個奇怪的夢。”

        吳明從床上坐了起來,他摸了摸下巴,仔細思索著這個夢境里的內容。

        要知道吳明現在的實力,恐怕比人類歷時代的仙人還要強大,他已經幾乎不可能再做夢,除非是超自然的夢,比如低緯度的存在影響之類,或者某種征兆,某種預示之類,不然基本上是不可能做夢的,所以一旦做夢,這個夢一般都含有重大信息在其中。

        只是這個夢里,除了世界詭異一些以外,也沒發生什么戰斗,只是普通的對話,這讓吳明實在是想不明白其中到底在表達些什么。

        想了許久都不明白,吳明只能夠暫時作罷,開始仔細想著今天的攻略狀況。

        進入銀色大地已有近十天,這十天里,全軍團死亡人數已經達到了近一百五十萬之巨,傳奇死了八十多名,半神死了十多名,靈位都死了一人,這樣的戰損已經比聯盟之戰還要巨大了,至少聯盟級戰爭,傳奇以上強者死亡率就很低了,除非是決戰,不然傳奇級強者基本都不會死在戰場上,而在這銀色大地中,便是靈位說死就死了,這簡直是恐怖。

        而直到昨天黃昏扎營時,整個軍團的士氣已經快要到極限了,那怕是有大量強者鎮壓,但是連這些強者都有些朝不夕保,就更別說下面的士兵了,人心惶惶,氣氛已經是壓抑到了極限。

        不過好在吳明終于接到了阿莫爾的信息,他帶領的新軍團已經在前來的路上了,這只軍團是九大聯盟中新湊出的士兵與強者,質量肯定比不上現在的軍團,但是質量不足,數量來補,阿莫爾在九大聯盟中簡直就是恐怖的代表詞,凡是異族罪犯,幾乎一個不拉的被算在了這只新軍團中,再加上繼續壓榨九大聯盟各大勢力,又湊出了上百名傳奇與十多名半神,然后就是近兩百萬正規軍,以及一千八百多萬的罪犯大軍。

        本身就對異族有著意見的阿莫爾,干脆的將這一千八百多萬罪犯大軍當成了犧牲品,在這一路行來的過程中,不服就殺,逃跑連坐,甚至命令不聽從,聽從速度太慢之類都是懲罰理由,一路上他大開殺戒,路上都被他殺死了近五十萬之眾,不過這只罪犯軍團已經被他治得死死的,再也沒有一開始出發時的那種桀驁了。

        至于另一邊,子牙帶領軍隊搜捕周邊的部落族群,陸續也搜刮了一兩百萬的隨從軍,大部分的野外部族實力都很是弱小,譬如哥布林的各種分支,數量就有近百萬之眾,這種生物是可以和狗頭人比弱小的種族,繁殖速度極快,弱小,骯臟,智力差,欺軟怕硬等等種族特性,不過這種生物也有一個好處,那就是懂得敬畏強者,視服侍強大生物為本能,在見識了子牙的軍隊后,這些哥布林蜂擁而至,倒是好炮灰了。

        當天開始時,吳明并沒有立刻就安排軍隊繼續前進,而是發放了大量的食物與酒水,然后給予存活下來的普通士兵們足額的財富,給予了傳奇以上強者們承諾與政策,而且只要他們愿意,此戰之后,他們都可以去到吳明魔法塔近處修煉,這也是吳明給予他們的承諾。

        “我知道,這次的戰場對你們來說太過危險,其實不單單是對你們來說是如此,對我來說同樣是如此,你們已經做到了你們該做的,我感謝你們的犧牲與付出。”

        在沙場之上,吳明立于高臺,他的聲音被魔法傳遍了整個軍團,吳明對著下方的大軍說道:“我舉人類旗號而起,我以人類之名為九大聯盟之領主,不過我雖為人類,但是也可以坦然的告訴你們,只要為我領民,只要恭敬以待,我就會對你們與人類一視同仁,只要從今以后改變你們對待人類的觀念就行。”

        “在我領下,不會有借著種族之事以行迫害,也不會以種族之名以行殺戮,對我,對九大聯盟有益,就有賞,今日也是,你們在軍團之中為我而戰,我會記錄下你們的戰功,現在新的軍團即將到達,你們可以回歸九大聯盟了,你們的功勞都會有詳細的軍功記錄,眼下還是戰時,軍功還無法立刻兌現,但是部分兌現還是可以做到的,財富,土地,這是我給予你們的東西,至于傳奇境以上的人,資源,政策,或者是變強道路,你們可以回去后仔細想好,待到此戰結束,我必會一一兌現,絕不食言。”

        “至于犧牲者,必有恩惠惠及家族,妻子,這是現在立刻兌現的,所有犧牲者,我已命人詳細記錄了下來,每個人的死都絕不是白費,你們的犧牲……我收下了!!”

        “現在,收拾好武器,收拾好營地,收拾好補給,去記錄官那里拿到屬于自己的戰功勛章與記錄表,回去吧,我的勇士們。”

        整個軍團一片沉靜,這些士兵們根本不敢相信自己所聽到的,事實上,他們被帶到這里本就是被強迫而行,所有人都以為這是一場死亡之旅,是一場再也無法回頭的戰爭,那怕是他們不死在這銀色大地上,也會死在逃跑的路上,或者被圣位直接殺死,但是誰知道,現在他們居然可以回歸了!?

        而且不但可以回歸了,還是榮譽而歸?還有財富與土地!?

        這……怎么可能!?

        所有人都如在夢中,他們不敢相信自己所聽到的,也不敢相信吳明會如此的仁慈,作為下位者,早就看透了上位者的虛偽與殘忍,像如今這樣的事情,他們恐怕只在和戲文中才看到過,仁慈公正的領袖……這真的可能存在嗎?

        不知道是誰率先歡呼起來,接著整個軍團都沸騰了,歡呼聲響徹天際……

        當天下午,阿莫爾所率軍團到來,而這只軍團也開始動身回返,甚至于還有極少數的士兵士官們,四處詢問若是留下來繼續累積戰功,是否可以封爵之類。

        這一情況,也迅速被同時攻略銀色大地的各大強族大族們所知曉,他們的高層或是沉思,或是冷笑,或是不屑,或是懷疑,情緒各自不同。

        不過總的來說,他們都認為吳明要么就是在使詐,要么就是真的不適合當一個領袖,慈不掌兵,特別是在這攻略銀色大地的時候,吳明若是拿不到不周山,這一戰役之后就是他的死期,都到了這種緊要關頭,居然還是婦人之仁,這就太讓人看不起了。

        而吳明自有想法,他就如此去做了,反正他真正要依靠的又不是這些異族大軍,隨著這只新軍團的到來,以及子牙所掃蕩的部族附庸軍的到來,吳明的攻略依舊持續著。

        從現在的情況來看,吳明并不是最深入銀色大地的勢力,最為深入銀色大地的勢力是原蟲族,萬族前十種族,也是萬族中最為神秘的一個種族之一。

        在洪荒萬族前十族中,第一族世界族并未現世,第二族鯤鵬族據說只有一人,第三族邏輯族自與泰坦巨人一族大戰后,就基本不現于世,除此以外,萬族前十族基本都極為顯赫,在洪荒上也多有走動,他們是洪荒大陸的霸主,隨便一個前十族出現在聯盟中,便是那些聯盟的圣位都會給予重視。

        但是原蟲族卻是幾乎隱世不見,甚至許多種族根本就不知道有這么一個族。

        據說原蟲族棲息于一個名為原始之海的禁地之中,外界很難進入其中,而原蟲族也很少外出,當初萬族大戰時,也是原蟲族的兩大衍生派系,軟蟲一脈與硬蟲一脈族參與大戰。

        而這次,原蟲族的兩大衍生派系,從洪荒大陸各處出現,齊聚在銀色大地外圍,也是一方勢力,聚集了數以億萬計的蟲族大軍,這可真是硬生生的靠著生命趟進了銀色大地之中,別的任何種族都難以與其匹敵。

        而此刻,在原蟲族的蟲海中,一只如同蝸牛一樣的巨大蟲類正向前挪移,它至少有萬米高度,雖然是挪移,但是身軀太過巨大,所以移動速度反倒快得嚇人。

        在這只蝸牛的巨大殼中,數只形如人形,只是體表有甲殼,眼睛是復眼,頭上有觸須,手臂更是有節支的生物正在彼此對話。

        “沒錯,就在這不周山之下,先知預測到了。”其中一只女性形體的蟲子忽然說道。

        另一只蟲子就道:“不,不是先知預測到了,而是多元宇宙本身告知了先知……這是天命。”

        幾只蟲子都各自點頭,唯有那女性形體的蟲子面露不滿,她冷笑著道:“說什么多元宇宙本身告知,但若沒有先知的靈能,你們誰能夠感知到這信息?說到底還不是外界那一套,男權貴重而已,但是我們蟲族,本身就是母系,你們搞的這一套有什么用?若非先知憐憫,你們早就被抹去思想了!!”

        另外幾只蟲子都是冷笑,剛剛說話的那只蟲子就說道:“呵呵,說到底,也不過是你們不甘心過去的輝煌被踐踏罷了?論靈能,我們雄性確實比雌性更加具備潛力與優勢,除了先知,現在最強的靈能前五不都是我們雄性?若是你們繼續守舊,那我們蟲族就繼續回到蒙昧時代多好,除了先知,別的蟲子全部無思無想,這豈不是合了你們的意?”

        女性蟲子頓時大怒,但是也不知道該如何反駁,只能夠說了一句無理取鬧,接著就閉目感知起什么來。

        隔了許久,冥冥之中似乎有什么聲響,這女性蟲子就睜眼道:“銀色大地即將開啟第一重變化了,死去的地靈族英靈們,即將化為復仇機械回歸,讓硬蟲們準備好,殘酷的戰爭即將開始。”

        說到正事,其余蟲子也沒有為難這女性蟲,她是預備先知,有著先知的那種資質,至少在這戰場上,她的作用獨一無二,這些蟲子都各自去準備了,唯有之前一開始說話的那只雄性蟲子面露猶豫,似乎在思考著什么,半響后,他才說道:“你覺得……我們真的應該離開原始海,跑來參加這場戰爭嗎?”

        女性蟲子看向他,一言不發,這蟲子就繼續說道:“外界不知道我們的虛實,再加上有硬蟲衍生一脈與軟蟲衍生一脈,再加上先知的庇護,我們確實置身事外,那怕當年的萬族大戰,也基本沒有種族來招惹我們,也多虧了原始海的屏蔽……這些種種,讓我們可以瞞天過海,既然如此,為什么這時非要出來呢?我覺得……先知會不會……”

        “閉嘴!”女性蟲子立刻狂怒的吼著,她種種喘息了幾口氣,這才冷靜下來道:“不可以質疑先知,若無先知,我們蟲族早就已經被這天地所消滅,或者比現在的人類還要悲慘,這一切都多虧了先知,既然先知要我們現在出來,要我們攻略銀色大地,那就自然有先知的道理。”

        雄性蟲子低著頭沉思了半響,這才咬牙堅持說道:“是,先知不可能出錯,但是我也要合理的推論一下,外界以為我們也是來搶奪不周山的,這確實可以掩飾我們真正的目的,但是……但是到最后總歸要暴露出來,這世上不可能有絕對保密的事情,若是……我是說如果,如果我們蟲族的本質暴露出來了,那怎么辦!??”

        “若是暴露出,我們殺萬族,也會如人類一樣被天地所標記,也會侵染上罪孽,那又怎么辦!??”

        “那就奪得我們的目標!!”女性蟲族聲音尖銳的道,她冷冷的看著這只雄性蟲子道:“你是族中的天才,思維上幾乎算是外界的智者一說,這在我們蟲族里是絕對的稀有,我們蟲族的后代,一萬個里面才會有一個誕生智慧,所以這次才派了你來,你的任務不是想東想西,而是輔佐我,輔佐我們蟲族奪得目標,這才是真正的道理,懂嗎!??”

        雄性蟲子苦澀的笑了一下,他抹了一下臉,用他的復眼看向了遠處的不周山道:“我懂,我也知道這個道理……罷了,我在這里就再說一句,除了那個目標,那個人類大領主吳明也可以納入到另一個目標中,最好能夠活捉他,實在不行,殺死的尸體也可以,據說他不受天地罪孽的影響,殺死萬族也不會被標記與侵染,這或許是變種,或許是特異,但總是有價值,現在他高舉人類大旗,這本身就受萬族忌諱,我會想辦法促成一次聯盟,專門針對這吳明,不過前提是,他必須足夠靠近不周山,就是如此。”

        女性蟲族沉思了半響,這才點頭道:“只要不耽擱正事,這些旁事你可以拿主意,不過切記了,除非逼不得已,不然我們原蟲族絕對不能夠出手,可以讓衍生族出手,它們有好幾個圣位,這恰好可以成為戰力。”

        雄性蟲子點頭道:“我知道,我們原蟲族隱藏的大秘密,絕對不可以就此暴露……”

        女性蟲族又想了想道:“最后我再提醒你一次,我們的真正目標,以及絕對要達成的最終目標是……”

        雄性蟲子不耐煩的道:“我知道,我記得,不是不周山,不是地靈族的底蘊,這些都不是,我們的目標是……”

        “不周山下鎮壓著的……”

        “最初之人的尸體。”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