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洪荒曆 » 第44,45章:如此去做與皇(上,下)

  • 洪荒曆 - 第44,45章:如此去做與皇(上,下)字體大小: A+
     

    最新網址:    (PS:今天要出門,可能只有三更,我盡量早些回來,盡量四更,補齊之前的缺額。)

        楊烈覺得自己做了一個夢,在這夢里,他仿佛變成了另一個人,一個名為楚孤云的人。

        沒錯,楊烈雖然知道這個開門副本千奇百怪,但是這么奇怪的,完全仿佛看電影一樣的副本,他還真是第一次遇到。

        好吧,和做夢還是有很大的不同,應該是類似于真實體驗電影之類的感覺吧,看得到,摸得到,但是改變不了。

        這是一個名為楚孤云的人類的夢……

        楚孤云從不覺得自己是好人,好人到底應該如何定義?你覺得好的事情,在別人看來或許就是不好,甚至是犯罪,是邪惡,當然也有所謂的公德或者普世價值觀,但是一個人的思想與普世價值觀不同,難道說這個人天生就是壞人?就是邪惡的?

        或者是大多數人的暴政那樣,以大多數人的正確去鎮壓少數人?

        所以從小時候開始,楚孤云心目中就不存在好與壞,他非常清楚自己的世界觀,那是有用與否,那是秩序與否,那是有益與否,至于好與壞,正義與邪惡……以為這個世界是童話故事嗎?

        楚孤云在成為人類皇帝的前夕,忽然間穿越到了這個洪荒大陸上,而且還是在一個最卑微的原始人類身上復活過來,這讓他心里本就憋了一口氣。

        之后他潛心在地底下發展勢力,收納原始人,教導原始人,毆打原始人……然后他發現,所有的原始人全都是白癡,無論如何教導都沒有用,這讓他差點就絕望了,幸虧這個時候他發現,第二代原始人,也就是新生兒似乎智力正常,這讓楚孤云如獲至寶,他大幅度修改了自己的計劃,從短期潛伏到長期潛伏,為此,他生生熬著,在地底下潛伏了數十年之久,這期間,他也做出了無數次的抉擇。

        隨著在洪荒大陸所過時間越久,他越發知曉這方天地對人類的壓迫,不光是異族的壓迫,也包括了天地的壓迫,人類在這個世界就如同害蟲一樣被天地所厭。

        不過楚孤云心性堅韌無比,十幾次總基地被異族攻陷,或者是自然災害而沒了,他的班底十幾次的死亡重建,他都是咬牙硬撐了下來,十幾次的重頭再來,每一次都讓他心志更加堅韌,終于,在距離他覺醒記憶六十多年后,他帶領人類從地底而起,建立了首個殖民基地,然后就瘋了一般的開始擴張。

        也虧得是運氣好,那時候正好是萬族大戰早期階段,各族矛盾重重,又害怕因為自己族而引發大戰,所以楚孤云趁著這個時間空檔期,搶占了一塊弱小種族的地盤,恰好避過了他最危險的時期。

        再然后,以基地車為單位,楚孤云領導下的人類開始了瘋狂的擴張,暴兵,暴武器,暴克隆人,暴機甲,暴航空飛船,暴宇宙飛船……

        楚孤云六十余年的累積,每一次總基地被毀時,除了他自己的性命以外,就屬他培養的第二代人員最為重要,便是拼卻基地的一切都不要,這些二代人員也都要拯救出來,雖然每次都會有損傷,但是六十年累積下來,也讓他有了對他忠心耿耿的十萬下屬副官。

        這些下屬全都是楚孤云一人親手教育出來,在楊烈的視線中,這些初代原始人所生下的孩子,從他們還是嬰兒時,就被楚孤云移到了無菌室中細心培養,用最科學的方式對他們進行幼教,為這個,楚孤云每建立一處地下基地,第一時間除了建造生命維持系統以外,立刻建造的就是嬰兒的幼教系統。

        然后在三歲開始,他會親自用皮鞭毆打驅趕這些孩子開始鍛煉身體,然后每天的學習,食物與各種營養的充足,以及人類至高無上,所有非人類全都該是人類的走狗,牲口,食物,以及試驗品來源,還有就是要忠誠于他這個未來的人類皇帝,只有他才是人類的救世主等等洗腦。

        如此到十四歲時,就會放出去獨立帶領原始人建造新的地下基地,這樣的反復六十余年,十余萬的精銳副官,這才是楚孤云最大的底蘊。

        而一朝爆發,從地底到地面,如同滾雪球一般的,短短二十年時間里,這片差不多一億六千多萬平方公里的土地,已經被楚孤云打造成了鋼鐵要塞大地,戰術武器,戰略武器,宇宙飛船,機甲軍團,特種量子戰甲衛隊……

        這種情況下,楚孤云意氣風發,開始向著周邊進行著征戰與殖民,所有人類被統一管理了起來,初代原始人是人種血脈來源,給予福利,給予二等公民身份,給予簡單的工作教導,二代血脈從生下來就被流水線一樣的管理,純粹軍事化管理,斯巴達化教育,鐵與血的征戰履歷,給予一等公民身份,為人類帝國征戰六十年可以退休,然后回歸城市,擔任軍事教育者,科技技術人員,或者是準軍事化民兵等等。

        而征服之地的異族,視其形態與能力,要么貶為奴隸,要么人道超度(物理),要么給予三等公民身份而不等,一般來說,具備強大個體實力的異形類異族,統統人道超度,具備人形態,與人類沒有繁殖隔離的,會給予奴隸身份,其中具備高端知識(薩滿,法師,德魯伊……)的人形可繁衍異族,給予三等公民身份,其人類混血二代給予二等公民身份,人類混血三代給予一等公民身份,視為人族。

        那個時代,還是萬族大戰的早期,萬族從古獸時代結束到現在也沒多久,楚孤云的科技比萬族先進了無數年,事實上,在有超凡之力存在的世界中,需要大規模集眾的科技之路幾乎無從萌芽,所以在楚孤云幸運的崛起后,幾次對異族大規模戰爭,遇到的又都是無圣位異族,那怕這些異族里出現了傳奇,半神,靈位,在不計犧牲,不計代價,完全被楚孤云鐵血洗腦化的副官指揮下,星際級戰略武器洗地的情況下,便是靈位都得跪,而楚孤云還因此活捉了幾名靈位,然后在楚孤云的命令下,有生物學天賦的科學家們對他們進行了研究,生命藥劑之類大幅度提高壽命的造物出現了,不過這些藥劑需要壓榨至少半神級強者的生命本質,所以只有人類帝國高層才可以享用,比如楚孤云就是使用的靈位級生命藥劑,他的壽命已經達到了上萬年。

        而隨著人類帝國的越加擴大,這個時候,楚孤云第一次遭遇了圣位。

        那是凡人對神靈的戰爭,除非凡人跨越出某個臨界點,比如科技進步到極限后所出現的修真科技之類,否則任憑凡人數量多少都要給跪,而楚孤云,堂堂人類帝國的皇帝,掌管近百個異族集群生死,掌管億億人類未來的他,自縛自身,跪在了該圣位主神殿前三天三夜,大雪掩埋了他半個身軀,而他依然跪在哪里。

        圣位原諒了他的冒犯,也看到了人類帝國的實力,與野外的人類不同,在楚孤云的掌控下,這些人類居然并不會讓萬族損失氣運,這種情況下,圣位讓楚孤云領導人類帝國,成為了這名圣位所在種族的附庸族。

        楚孤云恭敬以待,有任何好東西立刻都上貢給宗祖國,看到宗主國的人,那怕是平民,他都是鞠躬低頭,卑躬屈膝,自稱自己是宗主國的狗,只為了宗主國而戰……

        楚孤云本是英豪,不但將人類國度經營得井井有條,甚至還幫助宗主國全面現代化,而他的英雄氣概,也讓這名圣位為之傾心,在侍奉圣位的三十年后,該圣位宣布楚孤云是他的丈夫,未來人類將可以完全融入到該族中,成為該族的二等公民,而楚孤云將與她一起執掌大權。

        如此,五十年后,一場圣位神戰開始了,那時候,萬族大戰已經開始進入火熱化,強大的種族奴役弱小的種族,將整個洪荒大陸都打得天翻地覆,而楚孤云所侍奉種族,也與另一個種族打得不可開交。

        然后在一次最終決戰時,楚孤云的宗主國自認為有人類一方的輔佐,無數的機甲,無數的人類戰士,無數的飛船都損失在了那一戰中,也讓對方種族損失慘重,宗主國自認為已經勝券在握,因此發動了最終戰役,神戰爆發,而就在這時,人類軍團全面反水,在該圣位被糾纏的時候,人類軍團從內部幾乎屠盡了該種族的幾乎所有種族成員。

        而楚孤云,更是帶領精銳士兵,突襲了該圣位的現實信仰樞紐核心,作為初級圣位,所擁有的種族氣運越強,實力就越強,信仰越強,戰力就越強,而且那個時候還沒有東天二皇的禁令,圣位神靈就更是極度挖掘氣運與信仰的潛力,許多圣位甚至會將高緯度的神國降臨在種族核心隱秘處,在哪里,有著該圣位的圣道。

        而楚孤云,手持著敵對圣位所給予的神器,站在了他的圣位妻子面前,看著妻子朦朧虛幻的身影,他眼中有淚,依然決絕的將神器刺入到了圣道之中,然后又拿出了另一件帶著硫磺氣味的器具,開始吸收這些圣道進入自身體內,而他所帶來的那些精銳士兵,忠心耿耿的子民,全都是他獻祭的對象。

        “為什么,為什么……孤云,我有什么地方對不起你?我們如此恩愛,我甚至愿意與你一起分享權柄,人類也可以作為二等公民加入吾種族,為什么……為什么……”

        看著妻子逐漸消散消失,楚孤云良久不言。

        他已經跨越了靈位階層,實力開始向著臨圣而去,但是他依然控制不住眼角的淚水,那怕只有幾滴,那怕無人看見,那怕這是鱷魚的淚水……

        “從小到大,我的父母教育我,我是一個人,生而為人的驕傲……”

        “我的老師告訴我,除了人類還有許多的星際異族,但是人類才是最值得驕傲的種族!!”

        “我的朋友告訴我,他們要去參軍了,為了人類而抵御那些異族的侵襲。”

        “我的子民告訴我,皇啊,請拯救我們。”

        “這數十年,你是唯一走入我心里的女人……不,女異族。”

        “我背叛了你,我殺了你,我滅了你的族,沒錯,我做了!”

        “是我的父母,我的老師,我的朋友,我的子民,我的一切讓我如此去做的!!”

        “我,無怨無悔!!!”

        楚孤云轉身離開,留下燃燒著的樞紐,接著,他獻祭了所有該族殘余的異族,數量不夠,他直接就獻祭了超過千萬的人類,召喚出了惡魔,魔鬼,煉魔等等深淵地獄的大軍,接著,在惡魔,魔鬼,煉魔等高階存在的賞賜下,持著血腥的武器,在惡魔,魔鬼,煉魔軍團,以及人類軍團的幫助下,弒神成功,第一次,戰勝了圣位……

        而后百年,楚孤云作為惡魔,魔鬼,煉魔等等生物的一條狗,忠心耿耿的為他們征戰這洪荒大陸,更是任憑這些魔鬼們在人類領地中橫行霸道,人類成了魔鬼們的一條狗,更是魔鬼們的糧食來源,而這一切,楚孤云都只是漠視,他甚至向惡魔,魔鬼,煉魔們的高層宣城,他愿意獻祭自己的種族,讓這些高階存在將他轉變為魔鬼們的其中一員。

        百年時間,楚孤云的做法毫無疑問取信與取悅了這些硫磺味的怪物們,不過人類在機械科技化后的潛力還是巨大,楚孤云作為他們的皇帝,毫無疑問是具備最高指揮權的,這些高階存在們承諾楚孤云,只要為他們征戰,取得了最終勝利,楚孤云可以單獨一人成為他們的一員,而人類就會消失在歷史長河之中,亦如萬族大戰時消失的那無數種族一樣。

        楚孤云欣喜若狂,對魔鬼們也更加恭敬,而在這征戰途中,楚孤云的實力也越來越強大,同時,他手底下的幾個最重要副官似乎戰死了沙場,似乎尸首都找不到了……

        不,他們還活著,帶著楚孤云的命令,帶著楚孤云數次生死大戰,數次險死還生得來的圣位殘骸,先天靈寶碎片等等,來到了外位面,楚孤云用無數人類血肉硬生生趟出來的安全外位面,在哪里,研究繼續著。

        人類成圣法,人類基因改變法,權柄的來由,圣位的奧秘……

        等等一切,都在研究中,而這些研究太過高端,那怕是楚孤云所來的世界都是遠遠不如,而在這種情況下,楚孤云再次隱秘的屠殺了大量異族與人類,與低緯度的存在取得了聯絡,而這些低緯度的存在仿佛早知道楚孤云會聯絡他們一樣,他們稱楚孤云為大領主,居然沒有反噬楚孤云,而是真的為他的研究盡心盡力。

        這種情況下,楚孤云制定了三條道路,第一條,人類成圣法,成功最好,若是失敗,那就進行第二條道路,地靈族計劃,以及第三條道路,巨人族計劃。

        一切都在按照計劃而行,但就在這個時候,萬族中,以龍族與鳳族為核心,聯合了眾多的光明善良向種族,開始了與惡魔魔鬼一系對攻的展開,這一場戰役持續了千年之久,這期間,作為惡魔魔鬼的附庸種族,人類的科技軍團遭到了重大打擊。

        雖然人類的科技軍團,幾乎無法對圣位造成什么威脅,但是大規模殺傷性武器的威力巨大,破壞力十足,而且為了應對戰爭,楚孤云更是喪心病狂的更改了領地中大部分人類的基因,每一個月一胎,每胎三到五人,雖然母親的死亡率極高,而且新生兒的壽命只有三十歲不到,但是新生兒卻是如野草一般瘋長,再配合科技的快速成長,科技軍團的副官要多少有多少,至于士兵,克隆人類的數量簡直不要太多。

        這種情況下,光明陣營的強者開始對人類腹地進行毀滅性打擊,楚孤云的人類帝國岌岌可危。

        與此同時,兩方陣營的決戰也即將開打,其決戰地點是生命之森里的生命古樹位置,也被稱為世界樹,撐天樹等等名字。

        這一戰中,楚孤云再次背叛了魔鬼陣營,集中了人類精英,帶著科學家們研究出來的最新式武器,他更是親自帶隊,決絕的沖向了深淵,地獄,煉獄等等空間與洪荒大陸的連接點。

        他成功了,九死一生,自身更是奄奄一息,所隨同的成員百不存一,第一次惡魔,魔鬼陣營的戰爭結束,生命古樹被燒,精靈族誕生等等……

        而楚孤云,命令士兵,將他押送向了光明陣營的陣地,面對十多名高階圣位,他跪地求死。

        “是我帶來了惡魔與魔鬼,是我開啟了與深淵地獄的連接點,是我獻祭生命召喚了他們,一切都是我做的,人類只是我的工具,只是我的武器,他們只是聽令于我,人類帝國已經被摧毀,剩余的人類已經再無威脅,我命令他們禁絕一切科技研究,人類將重返蒙昧。”

        “今日,我會死在這里,以絕最后的后患,也為人類贖罪。”

        在楚孤云過來之前,已經通過秘密渠道告之了首席副官瓦羅,要他立刻斷開外位面與洪荒大陸的連接點,除非人類成圣,或者地靈族計劃與巨人族計劃完成,否則永遠不許回歸洪荒大陸。

        而他自己,不能走,高階圣位擁有大能,若是他不死,他們不會心安,那怕是割裂了與洪荒大陸的鏈接,他們也可以輕易找到人類的去向,唯有他死,瓦羅他們才能夠活。

        然后,楚孤云自焚而死,火焰從他心靈之中燃燒而出,將他的肉身從內到外寸寸燃滅,這種死法,形神俱滅,再無轉世,再無再生……

        這時,在楚孤云自焚而死的同時,有聲音響徹天地,有本源自天而臨,有位格出現多元。

        其名為……皇!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