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洪荒曆 » 第34,35章:夜話與夜襲(上,下)

  • 洪荒曆 - 第34,35章:夜話與夜襲(上,下)字體大小: A+
     

    最新網址:    (PS:兩更一起,接下來還陸續有,看看今天是4更還是5更。)

        李銘對歷史的真相產生了懷疑,而且是巨大的懷疑。

        在李銘所知道的歷史中,洪荒歷時代,人類第一次發出吼聲是在人類城,昊連續誅殺一百零七名圣位,除了一名圣位逃脫,其余全部誅滅,這可不是打破形體,而是真正的連同圣道一起誅滅,那一戰,驚天動地,也是人類在這個多元宇宙第一次發出自己的咆哮聲,同時,昊將自己的一切都分給了人類,自身永世沉淪,再無超脫超生之時,但是人類,卻承載了血色氣運,就有英豪趁勢而起。

        在那一代,人類的血色氣運徹底引爆,自多元開辟,到多元終結,再也不會有如此多的人類英豪誕生在同一個時代了,古,鈞,接引,準提,和華,李二,李三,李四,斯,塞冬,迪斯……

        自那之后,萬族齊攻人類,將人類逼迫到了絕境,在最糟糕時,全洪荒大陸僅剩余不足一千萬人類,而且這個數字還在不停下降中,在那人類的最后關頭,終于爆發了影響整個多元未來的大事件,開天戰役就此爆發。

        而在歷史上,從未有過大領主吳明的傳說,這是不可能的,也不正常的。

        李銘進入這軍團后,從旁人的介紹中,知曉了大領主吳明的往事,真是英雄啊,他心里如此的感嘆著。

        從一個凡人成為了魔法學徒,假借半人半幽魂的身份,一步一步攀登向上,數次戰爭,奇跡般的獲勝,然后最終成為了商業聯盟與掠奪者聯盟的霸主,縱觀其從微末崛起,所作所為都是英雄了得,現在更是高舉人類戰旗,向著銀色大地而去。

        若他真拿到了不周山,那人類歷史還真可能就此改變。

        李銘暗暗想著這些,心里對于既定的歷史產生了懷疑,同時又對大領主的未來產生了遺憾與惶恐,說實話,若是未來注定,那么大領主的下場可能不會太好,畢竟,連昊都可以在最隱秘的記錄中留存,但是大領主的信息卻是點滴不存,這已經預示了太多太多了。

        “李銘,你是哪里人士。”

        忽然間,一個聲音傳來,李銘立刻望去,果然就看到吳明站在他身旁,他現在是凡人之身,根本沒有任何超出凡人的靈覺,便是有誅仙四劍,但這也不是他自身的實力,待到吳明都已經走近他都沒有發現。

        李銘立刻站起道:“大領主,您怎么來了。”

        吳明笑了笑,示意李銘坐下來,此刻兩人在李銘的軍用帳篷中,現在是晚上,軍團駐扎后,除了巡邏警戒人員,其余人基本都在休息,不過現在時間也不算很晚,底下的士兵,特別是被強壓而來的那些外聯盟士兵,他們肯定是不允許隨意走動的,但是高層幾乎不在此列,這不,吳明就眼巴巴的來找李銘了。

        說真的,連續裝X這么多天,吳明覺得自己早就心神不動如山了,任憑路上發生什么事情,他都可以裝X如山,唯有這樣才能夠徹底坐實他人類大領主的真實身份,

        效果很好,這只突然拉起來的部隊士氣越來越高,跟隨他的傳奇,半神,靈位們士氣越來越高,連同恐神,財富女神,以及被強壓而來的別的圣位們,士氣也是越來越高,吳明就聽說,最近兩天,恐神提議組建一個新的神庭,以吳明為主,然后各自分配神職和領域,務必不要彼此沖突,而且人類的基因似乎有融合特效,只要吳明可以鎮壓得住,讓他們氣運不會降低,保護人類也不會降低氣運,幫助人類也不會降低氣運,和人類基因融合也不會降低氣運,眼看著吳明英雄蓋世,眼下更是大成之機,他們心里也有了自己的想法。

        事實上,這才是吳明與阿莫爾,與子牙他們商量后,真正的最大底牌,除了合縱連橫以外,就是這個了。

        只要他領導的人類,異族不管是和平相處,還是幫助這些,全都不會降低氣運,就只剩下了基因融合還沒試,但是想來應該也不會降低氣運才對,而有了這個,說實話,除非吳明腦子有坑,立刻表明異族全部該殺的態度,不然說實話,人類和異族已經沒有必死一方的仇結了。

        正是因為如此,加入到吳明一方的圣位們,在將圣道刻印于主神后,又從恐神與財富女神哪里知曉了這些,他們心里的想法立刻就產生了變化,雖然不敢說忠心耿耿,但是除了財富女神依然時不時嘀咕著什么吳明還是凡人,什么吳明守不住這底蘊,什么吳明這次可能會失敗的腦殘言論,其余圣位們都與恐神開始了勾搭,一心確立什么圣位不擴散條約,同時開始積極組建神庭,還有推動各自種族與人類的融合。

        事實上,在人類出現的早期,這么想這么做的種族可真不少,畢竟人類雖然是垃圾種族,什么超凡之力都沒有,體內也沒能量循環,甚至也無法學會職業道路,但是人類是先天道體啊,而且繁殖力優秀,再加上第二代人類往往都具備智慧,光是這個就足夠了,當時打人類主意的萬族可不要太多,要知道實力強大,但是不具備先天道體,要凝結先天道體萬分艱難,而且繁殖力太弱的種族,那真是一抓一大把。

        閑話旁說,李銘看著吳明和他一起坐在帳篷中,他心中有些忐忑,也不知道吳明的來歷,吳明就笑著對他說道:“別想太多,每個來投的人族英豪,我都去看過,你們是吾族少有的英豪,也是吾族的希望,特別是你,居然氣運如此之濃烈,能夠獲得誅仙四劍,這可是最頂級的先天靈寶,光憑這個,你未來的成就就不可限量啊。”

        李銘卻是嘆了口氣,他拿起旁邊的瓦罐喝了口酸酒,強笑道:“先不說這次隨同大領主征戰,是否能勝……光是我的身體素質,恐怕就是命不久矣了。”

        吳明愣了一下,他仔細看著了李銘的身體,片刻后一笑,他伸手一招,手上就出現了一顆光球,而看到這顆光球,李銘口中的酸酒一口噴了出來,還好噴的方向不是吳明,不然他還真會尷尬到死,當下李銘就驚叫道:“掌,掌上位面!?大,大領主,這可是掌上位面?”

        吳明笑著點了點頭,這可是他的自豪啊,在人類歷時代,便是圣位和仙人們都渴望的東西,他現在就有一顆,這種感覺就如同在偏遠村莊里的某人,突然間有了一架宇宙飛船一般,不知道的人只以為是大鐵鳥,讓他想裝逼都沒法。

        緊接著,從這小光球中就有浩瀚道韻爆發而出,李銘口中已經沒有酒了,他想要噴血,不,噴內臟也行。

        作為一個曾經的正統修真者,再沒有人比他更清楚,一個正統修真者,配上一個掌上位面,再將洞天與掌上位面的天脈結合后的恐怖了,但是這很難,非常難,難度比成仙還要難,首先你要有一個掌上位面,在人類歷時,掌上位面的稀少程度幾乎和先天靈寶都差不多了,所以某個佛教的大佬,有著兩位數的掌上位面,這讓那些仙人大佬們,每次看到他時眼珠子都是綠的,所以這位佛教大佬基本上都是深居簡出,從不亂晃悠,甚至連名號都從燃燈加上了一個古佛二字,意為自己很古老,是過去的了,現在不存,不存,不存……

        而有了掌上位面還不夠,還需要將自己的洞天,或者仙天升華到極限,怎么說呢,就是道韻值的極限,有學者論證過,要將一個洞天與掌上位面相合,至少需要四千萬到五千萬的道韻值,這是一個什么概念!?

        對了,另說一句,隨著洪荒歷結束,人類歷開始,全多元的道韻都在緩慢的減退與消散中,待到未來正統修真橫行多元時,道韻值已經是非常昂貴的戰略物資了,想要湊一個四千萬到五千萬的洞天……呵呵……

        而現在,吳明就有一個掌上位面,而且掌上位面里還有一個道韻值破了天際的洞天……

        李銘有一種羨慕嫉妒到無法羨慕忌憚的感覺,這是洪荒歷時代,即便這個大領主天賦異稟,又是魔法師,或者是傳說中也能夠解析本源的奧術師,估計也沒有辦法建造洞天,換言之,這個大領主找到了一個擁有自然洞天的掌上位面,這狗屎運,恐怕血色氣運也沒法給出兩座來吧,全多元很可能就吳明手上這一座了。

        就見得吳明招出了這浩瀚道韻,然后對著李銘一指,一道劍氣噴薄而出,這劍氣量不多,只有一絲一縷,但是其質可怕到無法想象,光是存在,就切割著空間,湮滅著物質,而吳明看到這一絲一縷的劍氣,口水都快流出來了,他直接二話不說,用自己的洞天鎮壓了這劍氣,將其收納到了掌上位面之中。

        而李銘沒了這劍氣在體,他連吐了幾口淤血,整個人都舒坦了起來,這還不算,吳明看著李銘剛剛的表情,以及對他的穿著,掌上位面的稱呼等等,已經知道了許多事情。

        又一個穿越者,而且很可能是正統修真的穿越者,只是沒有主神,沒法修煉,不過氣運之厚簡直可以說是逆天,誅仙四劍,這可是誅仙四劍啊。

        吳明這些日子心里其實一直懸吊吊的,直到李銘的出現,他才真覺得自己有天命在身,奪取到不周山的可能又大了許多。

        這可是誅仙四劍啊,合起來的誅仙劍陣,號稱開天辟地以來第一殺陣,只要能夠立下完整的誅仙劍陣,便是高階圣位落入其中,不死也要脫了半層皮,有了這誅仙四劍,到時候他去搶奪不周山去了,只要在路口立下來,多的不敢說,至少阻擋個幾分鐘總是沒問題的吧?

        唯一的缺點就是,李銘的實力似乎太弱了一些啊。

        吳明想到這里,就將道韻籠罩向了李銘,而李銘本來正在感受身心舒爽,終于是少了誅仙四劍的劍氣負荷,猛然間,熟悉的道韻感降臨,他下意識的就運用了解析法,然后這些道韻就被他調律著化入體內,然后在他體內轉化為了靈氣。

        李銘一臉懵逼,他立刻跳起來道:“對,對不起,大領主,我不是故意的,這個……這個……”

        道韻不是這么用的,道韻化為靈氣,這是多奢侈的行為?正統修真者雖然可以這么用,但是誰用誰傻逼,而且這還是吳明的洞天道韻,這是削減整個洞天的潛力啊,李銘心中的愧疚難以形容,可是他沒發覺的是,這些落入體內的靈氣并沒有消散掉,而是在他體內開始了運轉。

        “不礙事。”吳明哈哈一笑,對著帳篷外打了個響指,很快的,就有幾名侍從抬入了食物與酒液,吳明拿起食物就開始吃了起來,同時也對李銘說道:“我這掌上位面,和里面的洞天得來輕松,而且這也不算什么浪費,你的實力提升了,這誅仙四劍的威力也就越大,再說,這次我們一定會獲得勝利,未來時候還長著呢,整個洪荒大陸的人類都需要我們照顧看護,你可不要說什么赴死就行,有時候,活著比死亡更需要勇氣。”

        李銘聞言,同時詫異的感覺到體內靈氣并沒有消散,他心中漸漸安定了下來,他看著吳明,當下就跪拜下來,沖著吳明磕了三個頭,然后一言不發的開始在吳明身旁凝聚靈氣,這道韻所化靈氣是最合宜的靈氣,但是道韻的消耗是不可逆的,洪荒大陸本是超魔位面,靈氣漫天都是,誰都不會使用這種辦法來變強,但是李銘現在卻是沒法。

        (果是豪氣蓋世,大領主……可為人皇!!我李銘,當輔佐之,百死不辭!)

        旁的話,李銘也不多說什么,在這幾乎無窮量的道韻支撐下,特別是這道韻還是洞天道韻,吳明早就展開了洞天權柄,李銘的計算力,解析力,那怕是被動之下也提高了至少十倍以上,短短數十分鐘,他就從普通凡人成為了練氣期的修真者,雖然只是練氣初期,但這已經是超凡,再非普通凡人可比,由此操縱誅仙劍,他也有了更多的手段演化。

        最關鍵的是,他可以開始解析符文了,這對正統修真者來說,意味著根本上的轉變。

        李銘這時就停了下來,他估算了一下,光是如此,他至少都消耗了一千多的道韻值,當下他又羞又愧的對吳明道:“大領主,可以了,過猶不及。”

        李銘是舍不得消耗吳明底牌的道韻,可是對于吳明來說,七千多萬的道韻值,足可以讓李銘吸納到成仙為止,當下只是微笑,不過過猶不及倒是確實,當下他就站了起來道:“今夜打擾了,明日晚間,我們再喝酒。”

        李銘心中感動,只是舉手為禮,目視著吳明離去,待到吳明遠遠看不到時,他才回到了帳篷中,看著留下來的豐盛食物與酒,當下他就是一笑,直接拿起食物與酒吃喝了起來。

        (當真是英豪,掌上位面,天然的洞天,這等寶貝,說消耗就消耗,我與大領主素味平生,但是說消耗就給我消耗了,果真是有人皇之資,這等英雄豪氣,難怪那些異族圣位都對他恭敬有加,吾人族當真是世代有英雄,若非如此,未來又如何能成主角之族……)

        (而且大領主如此的英豪蓋世,他的實力,我剛剛成就練氣時也感應了一下,淵深似海,比圣位還要強大,有誅仙四劍輔佐保護,不周山或許還真有可能獲得,若真是如此,那未來人類的大劫可免,這個時代的人類可救……大領主!當可為人皇!)

        李銘吃飽喝足,看著自己的誅仙四劍,體內有真元力流動,莫名的,他感覺到了一種心安,他雖然愿意為了人族而死,但好歹也是生命,若是能夠不死,而且還榮耀加身,那誰會愿意死啊?

        若是大領主當真成功了,那人類血色氣運爆發,所有人類陣營都會得到巨大的好處,當初伴隨古和鈞的那批人,個個未來都成佛做祖,要知道未來并非是絕對不可改變的,若大領主真的成功了,那他莫不是未來也可以成為那樣的存在?

        而就在吳明確認了李銘的價值,李銘也“確認”了吳明的豪氣時,在離這軍團遙遠外的天空之上,幾名巨人虛影,正對著一個黑袍人恭敬的侍立,這黑袍人默默的看著遠處的軍團,它就說道:“我欠你們巨人族一個人情,夸,你確認是要用在這次?”

        名為夸的巨人恭敬的鞠躬道:“魔君,正是用在這次,我用預感,這人類大領主,真有可能成為吾族的大敵九頭氏,甚至不光是吾族,連同萬族都有可能受到此害,只是可惜旁的族鼠目寸光,看不清這威脅,他們以為這大領主手下有萬族,而且也沒想過大屠殺,就真的高枕無憂了嗎?甚至還有好些族的圣位找了上去,想要從大領主手中獲得主神的獎勵點數,他們這是在與虎謀皮啊,還請魔君擊殺大領主!”

        這黑袍人嘿嘿一笑,就說道:“巨人族的夸,洪荒陰謀家,這話當真是沒說錯,我們萬族為什么會如此迫害人族?原因不就是因為不迫害人族,氣運就會下降嗎?但是據我所知,這吳明領導下的人族,就不會再有這個特性,他確切的分流了血色氣運,你可知道,這讓多少大佬心中都松了口氣嗎?不然,為什么他打起人族旗號時,大佬們都在旁觀?而這樣一來,你們巨人族又算什么?所以他還真可能成為你們的大敵,一旦吳明成勢,人族融入萬族,你們巨人族就將死無葬身之地,但不是我們的大敵,這與我們萬族無損,甚至他真成功了的話,只要不再去想過往的仇恨,安心融入萬族,我們還會賞他一口飯吃,呵呵……”

        名為夸的巨人神色不變,只是鞠躬著,而黑袍人就冷冷的道:“我欠你們的人情,還值不得我本體出手,這因果太大,若是殺他不成,血色氣運反噬,吾族就有危險了,所以我只是分身出手,不過你放心,這人情足可以讓我分身使[悠悠讀書 fo]出全力,至于他是死是活……”

        “且看天意如何。”

        黑袍人說話間,身影已經消失在了此處,緊接著,軍團天空上就有五色光華出現,從空向下刷去,仿佛要將整個軍團都刷入其中一般……



    上一章    下一章